屡吃罚单、不良率攀升的霍山农商行 此番上演股东互撕大戏为哪般?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本报见习记者 辜海燕 记者 孟俊莲 北京报道

近期,偏居大别山一隅的霍山农商行因一场股公然开撕的股东大会而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

3月22日,安徽霍山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霍山农商银行”)召开了2019年度股东大会。然而,本应该很寻常的股东大会却因为股东之间矛盾爆发、当场互撕而变得火药味十足。

对此,《华夏时报》记者多次联系霍山农商行,该行工作人员称“不清楚”,便不再接受相关采访。

事实上,在此之前,霍山农商行就已经问题重重,此次股东内斗公开化让该行内忧外患的境遇昭然若揭。

股东之间矛盾爆发

霍山农商行2019年度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董事会工作报告》、《监事会工作报告》等11项议案,选举产生了霍山农商银行第二届董、监事会成员。然而,在会议过程中,股东之间却发生严重争执。

据了解,在霍山农商行董事长彭先海宣布2019年度股东大会召开相关流程后,大股东之一的文峰置业的委托人表态,认为本次股东大会召开存在异议和重大瑕疵,既不合法也不合规。

“开会前4天,我才无意中从普通工作人员那里得知要开股东大会。”文峰置业董事长李先生表示,“股东大会的召开,董事会应当将召开时间、地点及审议事项于会议召开20日前通知各股东。”李先生认为,如此重要的一年一度的股东大会居然是通过微信方式通知,极不正规地发送到下面基层员工手机,而非正式地发函通知,且明显不足20天。通知明显仓促,不符合法定程序。

对此,彭先海表示:“3月22日召开股东大会,我们肯定按程序告知了股东,3月7日在官网公告是迟了几天(至3月22日召开股东大会,即时间为15天),但是早在3月7日前,已在银行大厅张贴纸质通知公告过,时间约有21天。”

此外,董事候选人和分红问题也成为会议上股东们争执的焦点。

李先生表示,他作为第一大股东,曾在去年提出一名董事人选,可是最后这一提名在没有任何书面理由的情况下,莫名其妙地在股东大会提名名单上消失了。李先生认为董事会剥夺了股东的提名权和知情权。

彭先海解释道,关于文峰置业的董事提名权,董事会下设的提名与薪酬委员会其实提名过,“私下解释是相关监管机构要求我对董事候选人名单进行调整,但也没有给出文字性材料。”

在股东大会上,彭先海提及文峰置业欠贷款和房租问题,而文峰置业表示双方并无贷款往来,且租金问题已解决。

文峰置业认为彭先海的说法,不仅对文峰的声誉造成了巨大的伤害,还造成了经济损失。因此,已经向霍山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彭先海个人公开致歉。

在当天股东大会上,另一家股东代表安雅集团对分红等事项也提出质疑,“2017年的分红方案股东大会通过后,已经进入2019年了,现在还没有下文,没有进展也没有管理层的书面说明。”

业绩增收不增利

霍山农商行前身是安徽霍山农村合作银行,于2015年2月改制为安徽霍山农村商业银行,注册资本3.18亿,拥有32家分支机构。

根据霍山农商行2017年同业存单发行计划,2014年-2017年6月末,该行的营收分别为3.34亿元、3.41亿元、3.1亿元、1.6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26亿元、0.3亿元、0.29亿元、0.18亿元;不良率分别为3.73%、4.37%、4.66%、4.64%;拨备覆盖率分别为237.03%、182.75%、165.17%、180.83%。

从数据看来,该银行的发展从2015年开始走下坡路。此外,3月22日的2019年股东大会透漏出霍山农商行2018年业绩增收却不增利。

该行2018年营业收入4亿元,同比增长7.23%;利润总额2511.8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2138.6万元;净利润1836.93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约1600万元。2018年末,霍山农商行不良贷款余额为2.6亿元,不良贷款率为5.7%,拨备覆盖率100.62%。

根据银保监会发布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全国农商行不良贷款率3.96%,拨备覆盖率132.54%。可见,霍山农商行不良率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而拨备覆盖率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均触及监管红线。

彭先海表示,不良率升高主要是经济下行带来的压力,“经济下行经营上可能会有些问题,但这不仅是我们的问题,很多中小银行机构都这样”。

彭先海进一步解释,行业平均不良率低于霍山农商行,“可能是因为它们没有真实反映不良的情况,而霍山农商行5.7%的不良率是真实反映了贷款五级分类中不良资产情况,预计今年上半年会将不良处置到位,风险逐步降低。”

对于增收不增利和拨备覆盖率低于监管要求的问题,彭先海称,收入逐年递增,净利润出现下滑是因为赚取的利润用于消化不良贷款等资产,同时也造成没有更多的利润提取拨备,“今年我们盈利后应该会逐步提高拨备覆盖率,明年应该就能够达到监管要求的指标。”

屡被监管部门处罚

此外,偏居大别山一隅的霍山农商行此前还因屡屡收到银监会的罚单而备受关注。

2018年1月3日,原六安银监分局披露了一则对霍山农商行的处罚信息,该行因重大关联交易未按规定进行审批和报告,被罚款20万元。同年12月7日,霍山农商行再一次收到原六安银监分局的罚单,该行因贷款“三查”严重不尽职,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被罚款50万元,多名相关经办人员被监管予以警告。

针对以上种种情况,《华夏时报》记者多次联系霍山农商行,该行工作人员表示不清楚情况,记者又试着电联该行董事长彭先海,但并未取得有效联系。

业绩走下坡路,不良率、拨备覆盖率触及监管红线,屡屡吃监管罚单,如今又上演一场股东内斗大戏。看来,内忧外患的霍山农商行想要扭转局面,还得先处理好内部矛盾。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5 参与 18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华夏时报

财经媒体

头像

华夏时报

财经媒体

19528

篇文章

105125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