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荟萃 | 袭人:心比天高,终为下贱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公众号ID:hlmyj001

  投稿:hlmyj001@163.com

  

  作者

  小飘

  晴雯在书中的判词是“心比天高,身为下贱”,说晴雯心比天高,我觉得对也不对。

  说对,是因为,一个家生的奴才丫头,竟然在心里盼望和贵公子有种纯洁的感情而厮守一世,这份感情在当时之人,如王夫人之流看来,实在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妄想。

  说不对,是因为这到底只是一个美丽少女的朦胧幻想,没有付诸实施的计划,也没有奢望一世不变的承诺,最终梦醒人亡。这心也实在没有多高。

  其实,看整个大观园,心最高的丫头,我觉得无过袭人。

  

  袭人的心高从没在人前表现出来过,只体现在她的行动上。

  袭人对自己的人生有着强烈目的性和严密的计划,这一点,大观园的任何一个丫环都比不了她,连红儿也不行。

  她的目的是什么呢?就是从奴才升级为主子,成为宝玉的“姨娘”。

  她也几乎成功了,至于最后没有完全达到目的,只能用说是“非战之罪”。

  袭人是全书中明写的宝玉第一个性伙伴。

  这事发生得偶然,袭人只不过抓住了机会。

  

袭人伸手与他系裤带时,不觉伸手至大腿处,只觉冰凉一片沾湿,唬得忙退出手来,问是怎么了。宝玉红涨了脸,把她的手一捻。袭人本是个聪明女子,年纪本又比宝玉大两岁,近来也渐通人事,今见宝玉如此光景,心中便觉察了一半,不觉也羞得红涨了脸面,不敢再问。仍旧理好衣裳,遂至贾母处来,胡乱吃毕了晚饭,过这边来。

  

袭人忙趁众奶娘丫鬟不在旁时,另取出一件中衣来与宝玉换上。宝玉含羞央告道:“好姐姐,千万别告诉别人要紧!”袭人亦含羞笑问道:“你梦见什么故事了?是那里流出来的那些脏东西?”宝玉道:“一言难尽。”说着,便把梦中之事细说与袭人听了。然后说至警幻所授云雨之情,羞的袭人掩面伏身而笑。宝玉亦素喜袭人柔媚娇俏,遂强袭人同领警幻所训云雨之事。袭人素知贾母已将自己与了宝玉的,今便如此,亦不为越礼,遂和宝玉偷试一番,幸得无人撞见。自此,宝玉视袭人更与别个不同,袭人待宝玉更为尽心职。

  此本是小儿女情事,要说袭人此时存心勾引宝玉太过诛心,但要说她没有心机只是被动接受则未必。

  袭人既已“渐通人事”,却又对宝玉“含羞笑问”,听了“流出脏东西”的故事,又“掩面伏身而笑”,那之后和宝玉“初试云雨”就是自然而然的事了。

  “今便如此,亦不为越礼”与其说是发生关系的理由毋宁说是袭人和宝玉“初试云雨”的动机。

  此时若晴雯伺候宝玉,恐不会和宝玉“初试云雨”吧,否则一样的大丫头,但凡有此心,贴身伺候宝玉这些年岂能到死都是“清白身子”。

  “初试云雨”后,“宝玉视袭人更与别个不同”,也许,袭人的心就从此时开始大了。

  所以,清人洪秋蕃批点此文时说:

  

“袭人后来弄权杀人,皆从此日云雨始 。”

  能和宝玉上床,自是袭人向上爬的第一步。

  而此时袭人和宝玉的关系,正如书中所说:

  

“偷来的锣儿敲不得 。”

  虽然袭人自己安慰自己说“不为越礼”,但看后文王夫人言语便知道,此种私下和宝玉的关系,实在是危险之极。

  随便扣个勾引爷们的罪名,便能让她们粉身碎骨。

  所以把这关系挑明便应是袭人下一步要完成的了。

  

  这一步的契机就是宝玉的挨打。

  宝玉挨打后,袭人借机对王夫人说的那段话,是她往上爬的关键。

  而这段话可说是杀机很深,处处刀笔。

  

袭人答应着,方要走时,王夫人又叫:“站着,我想起一句话来问你。”袭人忙又回来。王夫人见房内无人,便问道:“我恍惚听见宝玉今儿捱打,是环儿在老爷跟前说了什么话。你可听见这个了?你要听见,告诉我听听,我也不吵出来教人知道是你说的。”袭人道:“我倒没听见这话,只听说为二爷霸占着戏子,人家来和老爷要,为这个打的。”

  此前袭人明明已经知道是贾环在贾政面前污蔑了宝玉,才导致宝玉被打。

  而且这话是“老爷的人说的”,自然可信。

  但面对王夫人时袭人却矢口否认,不但否认,反倒诬陷宝玉“霸占”戏子,这罪名倒和贾环说的逼奸母婢相映成趣。

  袭人以此来证明宝玉挨打不关别人的事,全是宝玉自作自受。

  如此说词自有她的目的,但身为宝玉的身边人如此厚诬宝玉,实在让人齿冷。

  袭人为贾环掩饰自是不愿得罪赵姨娘以至于让贾政反感,而诬陷宝玉霸占戏子则是把被打的责任全推到宝玉胡作非为上面。

  把个宝玉说成了薛霸王一样的人物,实是为了下面这段话铺垫:

  

袭人道:“我也没什么别的说。我只想着讨太太一个示下,怎么变个法儿,以后竟还教二爷搬出园子来住就好了。”王夫人听了,吃一大惊,忙拉了袭人的手问道:“宝玉难道和谁作怪了不成?”袭人连忙回道:“太太别多心,并没有这话。这不过是我的小见识。如今二爷也大了,里头姑娘们多,况且林姑娘、宝姑娘又是两姨姑表姊妹,虽说是姊妹们,到底是男女之分,日夜一处起坐不方便,由不得叫人悬心,便是外人看着也不像大家子的体统。俗语说的‘没事常思有事’,世上多少没头脑的事,多半因为无心中做出,被有心人看见,当作有心事情,倒反说坏了。只是预先不防着,断然不好。……
……二爷素日的性格,太太是知道的。他又偏好在我们队里闹,倘或不防,前后错了一点半点,不论真假,人多口杂,那起小人的嘴有什么避讳,心顺了,说得比菩萨还好,心不顺,就贬得连畜牲不如。二爷将来倘或有人说好,不过大家直过,设若要叫人说出一声‘不’字来——我们不用说粉身碎骨、罪有万重,都是平常小事——但后来二爷一生的声名品行岂不完了,二则太太也难见老爷。俗语又说‘君子防未然’,不如这会子防避为是。太太的事情多,一时固然想不到。我们想不到则可,既想到了,若不回明太太,其罪越发重了。近来我为这事日夜悬心,又不好说与人,惟有灯知道罢了。”

  这段话表面句句是为宝玉着想,实际上却句句坐实了宝玉的“淫滥”。

  加上此前曾说“偏生那些人又肯亲近他,也怨不得他这样”,似开脱、似坐实、似实指、似虚说。

  如此种种,最后图穷匕见,剑指黛玉。

  “里头姑娘多”,那姑娘都有谁呢?

  探春是亲妹,迎春是堂姐,惜春是堂妹,纵是宝玉胡闹,亦不会闹到自家姐妹头上,王夫人更不会这么想。

  而袭人拉上这些姑娘无非是虚晃一枪,为后面的“林姑娘、薛姑娘”铺垫。

  薛姑娘是王夫人的娘家侄女,一向喜爱,而且也从未与宝玉“日夜一处起坐”。

  纵观全书,和宝玉从小一起“日夜一处起坐”的只有黛玉而已。

  所以袭人此话别人都是陪衬,实际直指黛玉。

  以诬陷宝玉“霸占”戏子始,到“偏生那些人又肯亲近他”,再到“他又偏好在我们队里闹”,最后点明“二爷一生的声名品行岂不全完了”。

  整段话都在含沙射影地暗示宝黛之间关系的不正常。

  黛玉对宝玉的危害,顺便表白自己的忠心及处处为宝玉着想。

  这段话真是内涵丰富。

  书中虽未直写袭人对黛玉态度如何,但从平日言语中则处处表现出袭人对黛玉的不满。

  袭人既然想当宝玉的姨娘,那她心目的二奶奶自然不会是黛玉。

  所以袭人把宝黛之间的关系说得如此严重,把宝黛想像得如此龌龊,一是为了表现她对宝玉的忠心,二也是在王夫人心里种了根刺。

  而此言恐怕也正中王夫人的心意。

  书中借凤姐的口,几处暗示或是明示宝黛结合,但从未描写王夫人的态度。

  而元妃在送给众人的礼物中,倒有把宝玉和宝钗拉在一起的含意。

  做为元妃母亲的王夫人心意如何,则不言自明了。

  袭人此话的杀机便在于给了王夫人一个厌恶黛玉,拆开宝黛的明确理由。

  袭人借宝玉挨打进此一言,表面处处为宝玉的名声着想,自然深得王夫人欢心。

  也因此,她和宝玉的关系便由暗转明,过了正路,成了领导默认的宝玉“姨娘”。

  

  袭人踩着黛玉的名声爬上去了,在王夫人心里种下的刺也发芽成长了。

  后文,王夫人形容晴雯,说:

  

“上次我们跟了老太太进园逛去,有一个水蛇腰、削肩膀、眉眼又有些像你林妹妹的,正在那里骂小丫头。我的心里很看不上那狂样子。”

  堂堂一个“钟鼎之家”的嫡女,“书香之族”的小姐,竟然被和一个家生奴才相比,可见王夫人对黛玉的感情如何。

  而随后王夫人痛骂晴雯的话,更是意味深长:

  

“好个美人!真像病西施了。你天天作这轻狂样儿给谁看?”

  竟是连得病都成了罪过,这到底骂的是谁呢?

  王夫人对病美人如此痛恨,直视为轻狂,这其中袭人恐怕功不可没。

  自此,袭人挣得了在贾府中的地位,而王夫人也有了在宝玉跟前的监军。

  一奴一主,目的相同,就是清除掉宝玉跟前碍眼的人,免得让宝玉被“勾引坏了”。

  第七十七回,王夫人以雷霆手段清洗怡红院,丫环们除了袭人一派,全被赶走。

  用的理由竟是私下玩笑,而这些私下的玩笑,除了怡红院中宝玉的贴身丫环之外,再无人知道。

  那王夫人是怎么知道的?书中并未明写,但其实已经借宝玉之口说出:

  

“怎么人人的不是,太太都知道,单不挑出你和麝月秋纹来?”

  

“晴雯也是和你一样,从小儿在老太太屋里过来的,虽然她生得比人强些,也没甚妨碍去处;就只是她的性情爽利,口角锋芒些,究竟也不曾得罪你们。想是她过于生得好了,反被这好所误。”

  宝玉虽是明白,但为时已晚。

  

  袭人赢了,她现在是怡红院的正牌姨娘,再没有人挑战她的权威,也没有人胆敢去勾引宝玉。

  她只等着宝玉娶了宝钗,生个一男半女,她的人生就算圆满。

  但是,她算计到了宝玉,算计到了王夫人,却没有想到宝玉会出家,更没有想到贾府会败落,而她最终成了戏子的老婆。

  成为蒋玉涵的老婆,对袭人来说,可以说是不幸,也可以说是万幸。

  说不幸,是因为戏子在古代时的地位和奴才一样,是所谓的的下九流。

  不但自己没有社会地位,就算生了孩子也不能象她劝宝玉的那样,在科举上出人头地。

  万幸的是,虽然地位低下,但好歹衣食无忧,在她的精明算计下,想必能和琪官举案齐眉吧。

  只是不知,在此后,她生日时,袭人是否会想起那个和她同一天生日的聪慧美丽的林姑娘?

  在芙蓉花开时,袭人是否会想起那个心灵手巧的俏丫环?

  在听到丈夫唱戏时,袭人是否会想起那个宁可为尼也不嫁人的芳官?

  也许她什么都不会想。

  书中评论袭人:

  

“伏侍贾母时,心中眼中只有一个贾母;如今与了宝玉,心中眼中又只有个宝玉。”

  现在她伺候琪官了,想必也是心里眼里都是琪官吧。

  雅物 ·红楼梦研究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0 参与 1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红楼梦研究

红楼梦研究

头像

红楼梦研究

红楼梦研究

1567

篇文章

8142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