纠结的鄂东三市(黄石黄冈鄂州),如今的破碎、畸形格局如何破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一般而言鄂东是指黄冈、黄石、鄂州三市,但它们与武汉的关系,剪不断、理还乱,所以必须要作为一个整体来看待。

  

  黄冈:地处湖北省东部、大别山南麓、长江中游北岸,与省会武汉山水相连,京九铁路中段;自北向南逐渐倾斜,东北部与豫皖交界为大别山脉;辖七县、二市、一区(黄冈市下辖黄州区、麻城市、武穴市、团风县、浠水县、罗田县、英山县、蕲春县、黄梅县、红安县);是武汉城市圈的重要组成部分。

  

  黄石:位于湖北省东南部,长江中游南岸,东北临长江,与黄冈市隔江相望,北接鄂州市鄂城区,西靠武汉市江夏区、鄂州市梁子湖区,西南与咸宁市咸安区、通山县为邻,东南与江西省九江市武宁县、瑞昌市接壤。黄石是新中国成立后湖北省最早设立的两个省辖市之一,武汉城市圈副中心城市,长江中游城市群重要成员,华中地区重要的原材料工业基地,全国资源枯竭转型试点城市,也是国务院批准的沿江开放城市。黄石市下辖4区、1县,代管1个县级市(黄石港区、西塞山区、下陆区、铁山区、大冶市、阳新县)

  

  鄂州:位于湖北省东部,长江中游南岸,东北临长江,与黄冈市隔江相望,是湖北省省辖市。辖鄂城、梁子湖、华容3区。

  鄂东的雏形是秦朝的衡山郡,汉代演变为江夏郡。南北朝时分设了许多州郡,隋将其整合为江夏、永安、蕲春三郡,唐时又改称为鄂州、黄州、蕲州的。这种三足鼎立的格局维持了六百多年,直到明代黄、蕲州被捏合在一起,成了大黄州府,便是后来黄冈地区、黄冈市的前身。鄂州则由武昌路、武昌府延续下来,到清末一直保持原有的格局。它的重大变化发生在民国,武昌府废,辖境内的江夏与原汉阳府城、汉口厅组合成为武汉市,这就彻底打乱了原有的格局。到了当代,由于城市发展的需要,武汉市吞掉了北部的黄陂、新洲二县。黄陂原属继承汉阳府的孝感地区,新洲则是由黄冈县西部分置出来的新县。原属武昌府的鄂城县(武昌县)则由于梁子湖的阻隔无法与武汉融城,先是归属黄冈地区,后来又单立出来。在此期间,大冶县境内又切块设了一个黄石市,最后又管辖了大冶与阳新二县。这样原武昌府境一分为四:武汉、鄂州、黄石、咸宁。

  百年以来,鄂东格局大变,地名也乱了。原来的武昌府治在江夏县,废府之后把府名做了首县名,江夏县成了武昌县。组建武汉市后,武昌县城成了武昌区,郊区部分成了江夏区。而武昌府内还有一个武昌县,为了不重名,把它改成了寿昌县,此后规范全国地名时又把它改成了鄂城县,升格为市时又改为鄂州市。于是就出现了真武昌变成了假鄂州,真鄂州变成了假武昌。说起它们的关系真是一言难尽,让人哭笑不得。现在想来,当初如果直接用江夏之名,后人就不会有这些麻烦了,何须这样张冠李戴呢?既然要废府,又何必贪图“武昌”这块招牌。

  

  随着市管县的推行,地级坐实为一级行政区,最终形成了今天鄂东破碎、畸形的格局。不仅对管理造成了困难,而且因为行政壁垒阻碍了区域经济合作,制约了社会经济的发展。就拿黄冈来说,新洲是它的老根据地,失去这一块它与北部的红安、麻城的联系就被阻断了,南部的蕲黄广原来就自成一体,再加上它经济的孱弱,导致了南北都离心离德,坊间拆分黄冈的呼声甚嚣尘上,还编了“拆黄冈、奔小康”的顺口溜。实则对于武汉而言,要一个阳逻足矣,没必要整县吞掉。咸宁失去了核心,群龙无首。鄂州因为单列孤立无援,缺乏发展空间,不知该怎么定位,制定将来的规划。黄石则由于市县分治造成了严重的土客矛盾,难以与大冶、阳新融合,发展受阻。

  

  可以说现行的区划布局严重制约了鄂东的发展,无论官方还是民间都有强烈的洗牌意愿。然而怎样调整,却是一个极大的难题。武汉想成为一个超级大都市,东南西北四面出击,自然想把东边的鄂州并入,但因为梁子湖的阻隔难以融合。黄冈辖境辽阔,但城市偏居一隅,规模较小,希望近水楼台先得月,与隔江相望的鄂州合并。夹在两者之间的鄂州处境尴尬,无所适从。想跟着省会混,有梁子湖阻挡。和近邻黄冈合并吧,又有点不情愿,自己的级别要降低,经济也会被拖后腿。麻城希望联合北部三县独立建市,可资本不够,仅凭交通优势尚不足以服众,黄冈也不愿意放手。蕲黄广三县也想自立为地级市,却有内部不和,蕲春、武穴(广济)都想当老大,互不相让。黄梅分为上乡、下乡两部分,下乡亲九江,特别是小池镇,意欲脱鄂入赣。

  

  黄石在南进受阻后考虑向北、向东发展,将鄂州花湖、浠水散花二镇收入囊中,并有将蕲黄广招至麾下之野心,但黄冈、鄂州不乐意,蕲黄广也不想屈就。各方都有自己的打算,争执不下,意见难以统一。

  如此这般,究竟怎生是好?有人主张实行省直管,可这样会造成更多的行政壁垒,由此将会打开一个恶性竞争的潘多拉盒子,进而由于边界的阻隔制约城市的成长,江汉三市就是前车之鉴。有人主张增加麻城、蕲州两个地级市可是由于上述的原因难以实现,而且增设地级市一则增加行政成本,二则又多出两座山头,得不偿失。

  还有人主张设立武汉直辖市,将鄂东三市全部纳入其中。但兹事体大,不但会对湖北造成巨大影响,还会引发全国政区变革的连锁反应,国家断不会轻易冒险。笔者倾向于鄂黄黄组合,姑且命名为东楚市或黄州市,将之打造成湖北的新一极,这也是湖北城市发展的惯例。不过这个东楚市会对武汉的地位造成巨大的压力,武汉很难容许在卧榻之旁出现这样一个庞然大物。况且之前有过一个荆沙合并的“失败”案例,只要三地在磨合过程中出现经济回落,就会成为风口浪尖的话柄,为千夫所指,不知哪位领导能有这样的勇气和魄力。

  

  就目前情况来看,三市发展走向尚不明朗,各方难以达成共识,区划调整时机未到。但决不能因此画地为牢,止步不前,应该跳出区划这个框框,打破行政壁垒,探索跨区域合作的新模式。笔者建议湖北省派出一个鄂东工作委员会,统筹、协调三市发展事务。三市之间应该本着平等互利的原则进行广泛的经济文化合作。黄石的用地问题可以通过租赁的方法解决,也可以尝试股份制合作。

  黄石、鄂州存在经济共性,应协商分工,避免同质化竞争。黄冈则与这两市都有互补性,三地应摒弃陈见,共享资源,合作共赢。在项目建设上,三市要从长远出发,从整体规划,避免重复建设与资源浪费,遇到利益争执互谅互让。

  随着经济文化的发展,城市的扩大,地缘相近的鄂州、黄冈、黄石终将会走到一起,成为湖北的一颗耀眼明珠,到时合并也是水到渠成。如果能在城市一体化的同时,保持行政上的相对独立性,那么更好,那将是我国政治体制的伟大进步。再进一步看,未来“东楚”与武汉将会共同构成一个巨大的都会区,如何治理这个大都会区,东楚模式将会为此提供宝贵的经验。到时,梁子湖将不会是地理上界限,而是一个生态涵养带。凄风苦雨之后,鄂东终能修成正果,诸君且拭目以待。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66 参与 105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呆呆的美食屋

专注分享美食做法和技巧。

头像

呆呆的美食屋

专注分享美食做法和技巧。

283

篇文章

95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