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一起来捉妖吗?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目前,《一起来捉妖》危机与机遇并存。 第一手棋下完,腾讯获得了不错的开局; 但想把这局棋盘活,也没那么容易。

  刺猬公社 | 陈彬

  经过一番思想斗争,蓝海决定起床出门,去抓一只稀有妖灵。

  他迅速从床上起身,利索地套上了一件外套,匆匆忙忙穿上鞋子,动身出门,寻找游戏地图中标识的地方。

  “一般不会太远,就附近一两百米的地方,直接去一趟也就两三分钟。像我(下班)回来都是直接往床上一趟,所以出个门还要穿衣服穿鞋子,一般要花个十分钟左右。”蓝海告诉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

  蓝海和他的朋友们,最近迷上了AR(增强现实)探索类游戏《一起来捉妖》。互相之间分享抓妖灵成果,成为了他们的日常。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还是丢球?

  4月11日,腾讯首款AR探索类游戏《一起来捉妖》,开启不删档测试。

  “AR捉妖”是这款游戏最核心的玩法。游戏地图内,会出现各种虚拟的妖灵,供玩家抓捕。通过AR技术,这些虚拟的妖灵,会透过手机屏幕,出现在熟悉的生活场景之中。抓捕妖灵需要游戏内道具“封妖灵珠”,有时会遇到抓捕失败或者妖灵逃跑的情况,这时就需要多次抓捕或者朋友协助。

  除此之外,《一起来捉妖》还拥有妖灵培养、交易,专属猫以及擂台对战等游戏玩法。

  

  图源:游戏截图

  《一起来捉妖》运用了“LBS+AR”技术。在国内,此类型游戏并不多见。

  资料显示,“AR”指的是增强现实技术,是一种实时地计算摄影机影像的位置及角度并加上相应图像、视频、3D模型的技术;“LBS技术”,指的是基于地理位置的服务。两种技术结合之后,屏幕中现实的风景,虚拟的影像,全部融合在了一起,虚拟与现实的边界越来越模糊。

  据七麦数据,开服当天,游戏一口气冲上了App Store 游戏免费榜首位,成绩不俗;直到4月20日,《一起来捉妖》依旧稳居榜单首位,连续霸榜8日。小米、VIVO以及魅族等安卓手机应用商店中,该游戏也一直保持游戏榜前五。

  《一起来捉妖》如此受欢迎,一是和它玩法新颖有关,二是游戏本身品质不俗,第三则是来源于腾讯强大的推广能力。

  《一起来捉妖》并非是国内第一款采用了“LBS+AR”技术的游戏,可之前的这些游戏要么游戏质量堪忧,要么则是缺乏相应的推广渠道,导致国内的AR游戏市场,接近于一片空白。

  相比之下,腾讯无论是在美术还是玩法上都下足了功夫。原创设计了近400种妖灵,在“AR抓妖”等玩法上做出了优化,还推出了“神行”系统,让不方便出门的玩家也能自由地抓妖灵。再加上微信和QQ,这两大超级社交媒体的流量加持,自然风靡一时。

  游戏热度居高不下,口碑却有些不尽如人意。

  TapTap是一个第三方游戏下载应用平台,兼具游戏社区功能。TapTap游戏社区中,《一起来捉妖》下载量位列前茅,却仅有5.1的评分,全部8956条评论,看法褒贬不一,口碑不佳。在腾讯自家的论坛“兴趣部落”,玩家也没太给面子,各种吐槽不断。

  

  图源:TapTap截图

  玩家诟病最多一处,是其玩法上仿照了现象级游戏《精灵宝可梦GO》。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还是丢球?抄袭玩法就算了,这个还抄袭。精灵球丢出去后不会立刻抓牢,所以都会晃几下;结果这个游戏丢的球,抓住之前也会晃几下,就幅度不一样,也是服了。”宝可梦游戏粉丝IC对刺猬公社吐槽道。

  

  起点:《精灵宝可梦GO》的神话

  2016年,索尼和微软等一众游戏公司,纷纷推出了各自的VR(虚拟现实)游戏设备,部分游戏开发商也开始着重开发VR游戏。因此,这一年被不少媒体称为“VR游戏元年”。

  没想到的是,“VR游戏元年”内,出尽风头的,却是一款AR游戏。

  据新浪游戏2016年的报道,《精灵宝可梦GO》在8月17日获得了5项吉尼斯世界纪录认证。

  “上线一个月以来收益最多的手游”、“最快取得1亿美元收益的手游(耗时20天)”、“上线一个月后下载次数(约13000万次)”、“上线一个月后在最多国家下载次数排行第一(约70多个国家)”、“上线一个月后的收益额在最多国家排行第一(约55个国家)”,其受欢迎程度可见一斑。

  由于技术等种种因素,国内无法玩到这款游戏,但它在国内却有着极高的人气。央视曾做过相应的报道,讲述了这款游戏在全球范围内的火爆,以及国内的受欢迎程度。

  “本来都以为腾讯会代理,结果等了快3年居然等出个腾讯自己开发的游戏。不过只要《精灵宝可梦GO》开国服,我肯定第一时间下载支持。”宝可梦游戏粉丝IC对刺猬公社说道。

  如今游戏热度已不如2016年,《精灵宝可梦GO》的营收却在逐年增长,至今,仍是美国App Store 游戏畅销榜第3名。外媒“Sensor Tower Store”数据统计称,2018年全球营收约7.95亿美元,同比2017年增长了35%。

  

  图源:七麦数据截图

  《精灵宝可梦GO》能够成为第一款风靡全球的AR探索类游戏,除了新颖的玩法之外,也和其IP强大的号召力,以及这一玩法与IP的完美契合有关。

  2016年,环球时报报道了香港一场的“游行”,理由实在是让人哭笑不得。

  年初,任天堂宣布将在游戏中加入简体中文与繁体中文,规范了中文译名。例如大陆民间的称呼“神奇宝贝”,统一改成了“精灵宝可梦”。

  但香港的粉丝无法接受这一改变。在香港,那只电老鼠一直被翻译为“比卡超”,任天堂将其统一成“皮卡丘”,让他们觉得“童年回忆被篡改”。

  “若任天堂不改就永远拒买相关产品!”

  这帮粉丝居然上街发起了一场“游行”,甚至递交了6000人以上的联署信,要求任天堂改成香港民间的翻译。任天堂最后自然没有同意。从这个事情中,我们显然能瞥见这一IP的强大号召力。

  

  图源:环球时报

  当时,AR游戏本身又较为少见。

  “我们没有AR项目,也没有AR研究,只有VR。”

  即便在《精灵宝可梦GO》全球流行之后,新浪科技询问了许多国内游戏大厂,依旧没有开发AR游戏的意愿。直到一年之后,腾讯才设立AR游戏项目,最终推出了《一起来捉妖》。

  “AR+LBS”技术打造出来的AR探索类游戏,又能完美契合“精灵宝可梦”这一IP的世界观。在宝可梦的世界中,人类与宝可梦,两者相互扶持共同生活。通过《精灵宝可梦GO》,幻想中的宝可梦世界,与现实世界重叠在了一起。

  3个因素融合而产生的“化学反应”,让《精灵宝可梦GO》在游戏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3年之后,腾讯推出《一起来捉妖》,意图复制《精灵宝可梦GO》的游戏神话。

  

  “AR+LBS”技术能否支撑起一款游戏?

  一年不到,美国互联网调查公司ComScore就曝出《精灵宝可梦GO》玩家流失了80%。

  最大的原因,是玩家厌倦了AR探索玩法。

  该玩法简单易操作,但不像MOBA玩法可以深度挖掘,时间一久便成了“重复机械劳动”。《精灵宝可梦GO》除了AR探索玩法之外,仅有“挑战道馆”一种玩家对战的游玩方式,不少玩家抓完宝可梦之后,陷入了无事可做的地步。

  这一现象,《一起来捉妖》身上也能看到影子。

  “我抓妖时AR都是关掉的。这个玩法很无脑了,就是看脸,还很肝(费时间)。”该游戏的重度玩家羅神告诉刺猬公社,自己每天要花上7-8个小时游玩《一起来捉妖》,因为比较喜欢竞技,最喜欢的玩法,还是打擂台。

  刺猬君也下载体验了《一起来捉妖》这款游戏,发现10级以前,除了“抓妖灵”,几乎没有其他任何玩法,很容易产生单调感。

  除了AR探索玩法,“LBS+AR”技术也尝试过和第一人称射击玩法相结合,给游戏带来不同的可能性。

  NEXT GAMES曾借用“行尸走肉”IP,通过这一技术,制作了第一人称射击类游戏《行尸走肉:我们的世界》。你可以通过“AR模式”,游玩过程中,体验自己卧室中遍地“僵尸”的恐怖感觉。游戏推出之际收获了不少玩家,但因游戏运营失败,最终免不了用户流失的结局。

  其中,“LBS+AR”技术的应用,除了给游戏带来了新鲜感之外,似乎并没起到太大的作用。毕竟,同“僵尸”酣战时,谁会在意游戏的背景,是否是自己的卧室呢?

  

  图源:游戏宣传片截图

  由此看来,目前“LBS+AR”技术所打造的玩法,实际上并不成熟,难以做到长期吸引用户。且AR探索玩法,实际上与传统移动游戏的玩法相悖。

  游戏玩家蓝海所生活的地方,各种妖灵分布密集,因此游玩成本较低。但对部分玩家来说,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很多妖怪刷在危险地区,没办法去抓。今天也是,我打开捉妖雷达,看到一只银角。我开开心心跑了过去,然后妖怪在山上。那种靠山路的山,根本不知道怎么上去,可把我气坏了。”游戏玩家Polar day在《一起来捉妖》的兴趣部落发帖吐槽道。

  游戏玩家大肉也告诉刺猬公社,妖灵的地区分布会根据妖灵的属性来定,导致有些地方,就是没有特别强力的妖灵,只能走到特定地区。有时就很远,很糟心。

  移动游戏的流行,和其休闲化与碎片化的特质密不可分。

  艾瑞网“2018年中国移动游戏行业研究报告”中提到,棋牌与MOBA类游戏的用户粘性最高。反观这两种类型的共同点:随开随玩、碎片化时间、重交互、没有持续活跃要求、玩法上深度可挖掘。

  相比之下,《一起来捉妖》等AR探索类游戏,却对用户的使用场景提出了要求。等新鲜感一过去,这样的游戏形式还能吸引到多少玩家,就需要打一个问号了。

  “LBS+AR”技术本身成熟度也不够,问题频发。

  其中一点就是防作弊能力低下。《精灵宝可梦GO》流行之时,就有一批人通过设置虚拟定位,躺在家中就能抓到全球各地的宝可梦,被国内玩家称为“飞机党”。

  因此,《一起来捉妖》采取了异常严格的封禁措施。如果游戏登陆地点距离相差过远,就会遭到封号的处罚,而这,难免会“误伤”到部分正常游戏的玩家。

  “我昨天从学校出来,走到公交站,再坐上公交车。公交车一直在行驶,应该是卫星信号不好,角色很久才会在地图上动一下,‘闪现’到新的位置。总共‘闪现’了三四次系统就显示使用外挂封号七天,我还能说啥。”知乎网友Firewalking 发帖说道。

  游戏玩家大肉也向刺猬公社吐槽说,使用AR玩游戏太耗电。“2小时新手机电板就被榨干。但要是关掉AR的话,又少了一半的游戏体验。”

  

  开拓游戏的边界

  刺猬公社调查发现,不少重度游戏玩家不太能接受AR探索的玩法;不过,这款游戏却吸引了众多轻度游戏玩家,甚至于之前从未玩过游戏的人。

  “本来就我和我同事二个人在玩,现在我们单位的同事几乎都在玩了。我一直挺爱玩游戏的,但是我身边玩这个游戏的,很多都是轻度玩家,有些以前不玩游戏的人也被带进来了。”羅神认为,《一起来捉妖》游玩比较轻松,不会被游戏拖着,而且还能够满足社交需求,所以适应人群非常广。

  蓝海游玩这款游戏,也是为了社交的需求。

  “其实我更喜欢《王者荣耀》和《英雄联盟》,但是这个游戏我身边朋友都在玩,所以我也会继续玩下去。专门出门去抓稀有妖灵,也是为了能够向朋友炫耀。”

  《一起来捉妖》等AR探索类游戏,给整个游戏产业留下了众多想象空间。

  实际上,移动游戏尚未普及之前,众多游戏玩家与媒体,对此都持消极态度:更小的屏幕,更碎片的玩法,根本满足不了现有玩家的需求。结果,移动游戏拓宽了整个游戏行业的边界,将越来越多从未玩过游戏的玩家,拉入到游戏世界之中。

  随着轻度游戏玩家,以及非游戏玩家的入局,《一起来捉妖》等AR探索类游戏,将有可能成为下一口风口,将游戏边界再一次拓宽。

  实际上,腾讯的推广,也正是朝着这一方向在努力。在游戏上线前,腾讯选择了杜海涛与陈赫,作为游戏宣传大使,并在新浪微博等大众社交媒体上,投送开屏广告,一定程度也是为了将这款游戏,推广给所有的人群,而并非是游戏玩家这一垂直类别。

  尽管“AR+LBS”技术打造的游戏,玩法极其不成熟,但这也意味着,后续的成长空间巨大。在面临大量用户流失之后,《精灵宝可梦GO》通过大量内容更新,以及新玩法的加入,重新焕发了第二春,至今仍有不少忠实玩家。

  目前,摆在《一起来捉妖》面前,危机与机遇并存。第一手棋下完,腾讯获得了不错的开局;但想把这局棋盘活,也没那么容易。

  (文中采访对象均为化名)

  

  陈 彬

  关注行业热点、游戏领域

  添加时烦请注明姓名、机构、职务

  

  

  

  

  

  花泽香菜 地久天长

  PDD | 爱情银行 动态漫画 | 都挺好

  宅舞女孩 | 语音社交 | 胜利丑闻 | 我和我的经纪人

  贵州淘手游 | 长草颜团子 | 迪士尼收购福克斯 | 杨超越

   B吧易主 | 埃航事件 | 露露事件 | 熊猫直播| 惊奇队长

   史里芬 | 阿丽塔 | 流浪地球 | 游戏群 | 网红之乡

  花粥盗将行 | 翟天临知网 | 电音之王王绎龙

  趣头条 | 豆瓣 | 内容大爆发

  山东新媒体村

  Vlog

  END

  

  内容产业报道第一媒体

  刺猬公社是聚焦内容产业的垂直资讯平台,关注领域包括互联网资讯、社交、长视频、短视频、音频、影视文娱、内容创业、二次元等。

  

  投稿、转载、媒介合作联系微信号 | ciweimeijiejun

  商务合作联系微信号 | yunlugong

  网站 | www.ciweigongshe.net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2 参与 33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刺猬公社

听记者讲幕后,听新闻前辈讲古

头像

刺猬公社

听记者讲幕后,听新闻前辈讲古

4764

篇文章

114773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