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圣母院的火已近熄灭了,可网民的骂战烽火再起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今天早晨起床刷到了巴黎圣母院起火的消息,眼睛好像花了,满屏好像只有心痛二字。作为一名学习艺术史的学生,感触尤为深刻。我并不信仰基督教,但只要看到这座高而直,空灵,虚幻,似乎直指上苍的哥特式建筑,便有被指引着奔赴天国乐土的极致崇高感。

  

   我爱巴黎圣母院的玫瑰窗,当我们做着中世纪宗教题材艺术的作业时,玫瑰窗就是我们吸引老师目光的制胜法宝。巴黎圣母院的失火对我来说,也就是使我回想起在上课时对它的惊艳,做作业时让我又爱又恨(想我一个纯文科生为了它硬着头皮啃了一周的建筑学论文),而如今,一个曾经特别想去亲身探访研究的地方,却突然遭到了毁灭,心下也是不由自主的有一些怅惘。我们的老师也尤其热爱国际哥特式艺术,一提到这些美丽的玫瑰窗,总是要说她的口头禅:美的半死。甚至于在我们的课程上,她有专门安排一单元来讲述中世纪的花窗玻璃。今天上课前,大家都议论纷纷她会不会为这些文物的毁灭而感到哀叹。像她这样专门从事这类研究的人或许会对这些损失更加的扼腕叹息,但她也是淡淡的,比起朋友圈微博中,或是说着天道好轮回的无知者,或是为圣母院哭天抢地者,倒是正常的反应。很多人也在社交工具上表达了自己的惋惜。

  

  

  诚如我列表中的好友所言

  

   在巴黎圣母院突遭大火的事情上,确实有不少人跟风,弄得是假文青,真笑话。

  

  

  假文青也不过是一时的尴尬,总归上无伤大雅,可更让人痛心的是一些充满戾气的评论。

  

  但这种偏执的话语也很容易引起反对

  

  还有很多人也发出了自己的疑问

  

   我坚决不同意那些愤青所谓的烧了活该之类的话语,民粹主义的尽头就是种族仇视,何况艺术成就与政治确实在一定程度应当分开看,在和平年代,巴黎圣母院是全人类共同的文化财富。你可以不关注,因为文化这种东西确实离你很遥远。但是你不能去否定那些被它的美感染的人,对于它的毁灭而叹惋权利。雨果为圆明园发声,他与圆明园远隔重洋,他为中国的不幸命运而悲叹,其实与他而言,中国与他并无太大关系,他只是本着自己的良知,本着他对人类文明成果的尊重而谴责这种强盗的行为。然而今天那些幸灾乐祸的人,把雨果推出来做挡箭牌,可自己的行为却与雨果背道而驰。或许,在圆明园被烧的那个年代,这群人也会说,这是满清王朝搜刮民脂民膏而造就的园林,被烧了那是报应。

  

   同样,这群“愤青”可笑的逻辑也被网友们拿出来玩梗。

  

   我依旧也是要反对那些公知们所说的,今夜我们都是法国人。我们只需要正常的表达自己对这件事情的情感,不必为赋新词强说愁,也不必给对这件事不关心的人盖上不尊重文化的大帽子。我们都应该用一种正常的态度,如果对此有所了解,感到心痛,可以抒发自己的情感,希望人类的文化遗产不要遭此横祸,但你的生活还是像往常那样,该吃吃,该喝喝,该睡睡。为何网上吵的像是圆明园与巴黎圣母院是不共戴天的仇人似的?相互盖大帽子,道德绑架难辞其咎。弄得惋惜巴黎圣母院的就是精神法国人,崇洋媚外,卖国贼,圣母,公知;提到了圆明园的就是假爱国,心胸狭窄。不忘圆明园的国耻与痛惜巴黎圣母院的毁损并不冲突。

   我觉得圆明园遗址官博说得非常好:每座博物馆都是人类文明的宝库,祈愿所有文物都能远离灾难,代代传承。

  

   我也希望更多的国人可以在经过巴黎圣母院失火的大讨论之后,不再是执着于给对方扣慕洋犬,或者是爱国贼的大帽子。与其网络上口水横飞,不如善用网络,多多了解这些人类文明,传承文化财富。物品不能永存,它们更多是作为精神文明的载体,就算如今巴黎圣母院惨遭此横祸 ,可雨果的笔下的卡西莫多却永远留存在人们的记忆里。塞纳河畔的巴黎圣母院终究有一天会不复存在,可人们心目中的巴黎圣母院永存。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艺术史矿工

哥特少女,艺术史搬运工

头像

艺术史矿工

哥特少女,艺术史搬运工

6

篇文章

12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