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一对航天夫妻:约会常在机场 青春献给国防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图说:嫦娥五号副总设计师查学雷(右)和团队年轻人在实验室里 查学雷供图

他高大魁梧,却被妻子笑话为“娇弱男”。常年泡在研究室、总装厂房和试验基地的他,参与神舟一号至神舟十一号,天宫一号、二号的核心设计,为载人航天奉献24载青春,如今又转战探月工程;她娇小纤细,却被丈夫戏称为“女汉子”。经常奔波在各承制单位、试验场和戈壁滩上的她,在战术武器系统总体岗位上兢兢业业。

他喜欢多姿多彩的生活,却把大部分时间奉献给了实验室、发射基地;她也想夫妻甜甜蜜蜜、如胶似漆,但两个人总是聚少离多,不能常伴相守。

查学雷、熊敏艳,中国新一代航天技术专家,一个是嫦娥五号副总设计师,一个是某战术武器型号副总设计师;他们是一对航天夫妻,在国防事业这个广阔的舞台上,义无反顾地付出心血和汗水。无怨无悔,又坦然潇洒。

图说:某战术武器型号副总设计师熊敏艳在工作中 熊敏艳供图

因航天两个年轻人结缘

1994年,查学雷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毕业后加入上海航天技术研究院某总体研究所。“1992年,我国开启载人航天工程,当时上海航天负责神舟飞船的推进舱结构装配、推进分系统、电源分系统和测控通信分系统设备的研制。我挺幸运的,赶上了工程刚起步的时候,全程参与其中。我记得我们同一批有15个人进了研究所,其中有5个人加入了载人航天工程,我就是其中之一。”这15人里面,还有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的熊敏艳。那一年,两个年轻人因为航天事业相识。

当时有一批老专家手把手地教他们这帮新手。“从手工画图开始学习,画根线,要把铅笔削成多尖才能下笔,都有规定。他们这种严谨细致的态度深深感染了我们。”查学雷如饥似渴地学习航天知识,一头扎进载人航天的研制工作。

1996年,查学雷和熊敏艳参加上海航天组织的集体婚礼,没有婚宴,没有蜜月旅行,两个人都一心扑在工作上。“刚结婚的时候住的还是集体宿舍,大概两年后才住到一起。”在熊敏艳的回忆中,那个和邻居煤卫合用的小小房间,承载着小家庭最初的烟火气。

犹记得首发时艰难等待

1999年11月20日凌晨6时30分,我国第一艘无人实验飞船“神舟一号”在酒泉成功发射。这是查学雷夫妇永生难忘的时刻。“发射前一年的一次重大实验失败了,不少设备出了问题,压力非常大。虽然科学都有成功概率,但我们载人航天工程必须通过在设计、制造、试验、测试等各环节,把工作做深、做细、做透、做到极致,控制一切可能存在的风险,确保100%成功。从产品研制到发射全过程的每一项工作对我们来说,都是一次考试,而且必须考100分。”

发射前那天夜里,查学雷几乎在塔架上呆了一宿,精神高度紧张。熊敏艳同样担心得夜不能寐。“当时还没有电视直播发射现场,我也只能在上海等前方的电话,也特别能理解他当时面临的压力。”

当发射成功的消息传来,熊敏艳松了一口气,也仅仅是松了一口气。“干我们这一行的都明白,压力永远都在。”一直到2003年神舟五号发射的时候才有了电视直播,航天员杨利伟出舱的画面经过现场直播传遍全世界。“我终于可以第一时间知道前方的情况。”

从神舟九号开始,查学雷担任中国载人航天工程飞船系统副总设计师。他还记得,神舟九号飞船在发射前测试关键阶段,推进舱突发故障,按照常规程序,需要将故障装备从酒泉运回上海厂房,4至6个月才能排除故障。查学雷凭借丰富经验,带着3位同事经过三天三夜的分析研究和反复试验,最终彻底排除故障,确保了神舟九号飞船按照预定时间成功发射。

“我参与了十几次发射任务,每一次都是如履薄冰。一项工作从无到有的困难,不经历无法想象,经历过毕生难忘。”

最难忘在基地半天团聚

在查学雷工作日益繁忙、宇航事业蒸蒸日上时,妻子熊敏艳也扎扎实实地拼搏在航天另一领域的一线。“在航天系统里,他是‘金领’,我是‘蓝领’。我的工作环境可比他‘糙’多了。”熊敏艳调侃说,因为太空实验设备精细,宇航产品非常‘娇贵’,查学雷常年泡在试验厂房里讨论技术细节,攻克技术难题,工作环境相对舒适。

熊敏艳做外场试验却是“哪里环境恶劣就去哪里”,严寒、酷暑、风沙、暴雪,各种恶劣天气她都经历过。她曾是某战术武器主任设计师、总师助理,经常要到大漠戈壁试验、攻关,有时几个月都不能回家。在戈壁滩上,为了某个型号飞行试验的顺利进行,她时常披星戴月,顶着凌晨刺骨的寒风,任由滚滚黄沙在身上翻滚,一站就是几个钟头。“经常吃着饭,沙粒就卷进了饭盒里,我们就当没看到,接着吃。”

“他们的工作保密性很强,做了什么外人没几个人能知道,女人干这个真的很不容易。你看她这么娇小,能量大着呢。”采访中,查学雷看看妻子,心生怜惜。有时候夫妻俩也爱拌嘴,调侃对方。“我们试验队有一次要给远在基地的家属录段视频,表达思念和祝福。轮到她了,她却说老夫老妻了,工作正忙着呢,没什么好说的,可把我气的。”听丈夫这么说,熊敏艳不禁莞尔。

由于两夫妻从事的工作领域和项目不同,经常是你出差刚回家我又出差了的状态。“印象最深的是一次‘偶遇’。2001年底,神舟三号发射前,我在基地待了快3个月了,正好她也在酒泉另一个基地做试验,两个基地相距100多公里。”查学雷说,双方试验队领导那次特意给他们夫妻当了一回“红娘”,各自把他们的工作做了调整,让他们难得地在基地团聚了半天。

夫妻俩结婚20多年来,聚少离多。查学雷最长一次待在基地差不多有5个月,熊敏艳一出差也常常是一两个月。多年来,两人在各自岗位上,参与攻克了数十项重大科研难题,多次荣获国防科技奖等各项荣誉。寒来暑往,夫妻俩已经习惯这样候鸟般的生活。

互扶持再踏上新的征程

去年4月2日,天宫一号目标飞行器再入大气层,绝大部分器件在过程中烧蚀销毁。看到这条新闻,查学雷百感交集。从2011年发射升空到2016年终止数据服务,天宫一号先后与神舟八号、九号、十号飞船进行了6次交会对接,上演了一幕幕精彩的“太空大戏”。他在朋友圈写下:“从项目论证到完美谢幕,这是我参与的最完整的型号研制过程,虽然和小伙伴们一起挥洒了无数汗水,但也有无尽的收获,永远铭记在心!”

也是从去年开始,查学雷跟载人航天工程暂时告别,奔赴探月工程,担任嫦娥五号副总设计师。“在载人航天领域干了24年,参与、见证了我国载人航天事业的飞速发展,非常自豪。今年年底,我国准备发射嫦娥五号,实现月球采样返回,我参与到这项新任务中,挑战非常大,但我很有信心。”

熊敏艳近几年工作也有所调整,开始负责型号的批产、保障工作,但两个人依然常常碰不到面。“一周在家一起吃饭的次数能有两三次就不错了。”现在两人的“约会”地点偶尔在机场。“各自出差回来时,尽量预订差不多时间的航班,可以从机场一起回家。”

他们的爱简单、赤诚。闲暇时,查学雷会陪妻子追剧、看综艺节目,熊敏艳会督促丈夫锻炼。做饭时,一个烧菜,一个洗碗,配合默契。每逢春节,夫妻俩要么回查学雷的老家苏州,要么回熊敏艳的老家江西宜春。去年,夫妻俩带老人坐了一次邮轮,还是计划了好久,推了又推,好不容易才成行的,好在,双方家人都特别理解和支持他们的工作。

当记者小心翼翼问起夫妻俩为啥没要孩子的“敏感”问题时,夫妻俩却答得坦诚又诙谐。“可千万别说我们因为事业不要孩子的啊,吓得年轻人不敢进航天单位了。”熊敏艳调皮地笑笑:“有各种原因吧,错过了确实有一定遗憾。有孩子挺好,没孩子也可以过出滋味。选择了航天,尽到自己的责任,为国防建设起到我们应有的作用,我们就对得起当初的选择了。”查学雷忙不迭补充:“对对,咱们航天系统很人性化的。国是由家组成,大家也要把自己的小家照顾好。”

夫妻俩相视一笑,尽在不言中。在彼此口中的査先生、熊小姐,笑起来的样子很像。

新民晚报记者 叶薇

图说:工作第二年,查学雷带着熊敏艳回到自己的母校,在校园里拍下这张有纪念意义的照片 采访对象供图

【延伸阅读】

旅游不挑二人世界 爱跟团队打成一片

结婚23年,查学雷、熊敏艳几乎从未结伴出游共度二人世界。“这张照片是我们工作第二年,他带我回他的母校中科大,在校园里拍的,那次他可得瑟了。我们两个单独去旅游好像也就只在恋爱的那时候有过。”熊敏艳回忆说。

查学雷调侃自己是“先下手为强”,两人同年进单位,第二年就把清秀温婉的江西妹子“拿下”。

两人现在都是副总师,带团队是首要工作。“现在我们一起出游,都是参加单位组织的团建活动。我们航天队伍有朝气、有干劲。跟年轻人一起玩,开心、热闹。”熊敏艳笑言。

新民晚报记者 叶薇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新民晚报

新民晚报选择上海的理由

头像

新民晚报

新民晚报选择上海的理由

58943

篇文章

65016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