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像奖“大”“小”争雄,香港电影找到终极发展道路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昨日,一年一度的香港电影金像奖在香港文化中心正式颁奖,24部入围影片共同角逐19项大奖,《无双》以七项大奖成为本届金像奖的最大赢家,而影帝和影后桂冠分别由黄秋生、曾美慧孜凭借《沦落人》、《三夫》摘得。

  “回忆杀”堪称本届金像奖的一大特点,在红毯上郑伊健、陈小春、谢天华、钱嘉乐、林晓峰齐齐到场,《古惑仔》又一次合体,令人感慨万千。杨千嬅和余文乐牵手走过红毯,恍惚中志明与春娇又一次向着观众迎面走来。

  

   从左到右:郑伊健、林晓峰、谢天华、陈小春、钱嘉乐

  在颁奖礼最初,首先在大屏幕上以短片的形式向在2018年离世的电影工作者致敬,其中包括金庸、蓝洁瑛、林燕妮、卢凯彤、林岭东、邹文怀、岳华、计春华等一大批在去年辞世的电影人。

  谢霆锋、冯德伦、吴彦祖、李灿森四位演员上演同框,恍然间他们一起合作过的电影《新特警人类》已经过去20年了。在颁发专业精神奖的时候,钱小豪与钱嘉乐兄弟二人同时上台颁奖,也是久违的场面。

  

  从左到右:吴彦祖、冯德伦、 谢霆锋、李灿森

  虽然唱衰香港电影的论调每年都会被重新提起,但是今年的金像奖还是可圈可点的。早在提名阶段,《无双》就以17项提名领跑,而在当晚的颁奖典礼上,《无双》包揽了最佳导演、最佳影片、最佳编剧在内的7项大奖,成为当晚最大的赢家。

  黄秋生凭借《沦落人》中的精彩表演获得了最佳男主角,击败了周润发、郭富城、吴镇宇等对手,这是他继《野兽刑警》获得金像奖影帝20年之后再次获此殊荣,同时也是黄秋生的第5座金像奖杯。

  

   曾美慧孜

  曾美慧孜获得最佳女主角,成为中国内地第7位金像奖影后,前六位分别是斯琴高娃、周迅、章子怡、巩俐、赵薇和春夏。凭借《三夫》中的表演,曾美慧孜战胜了蔡卓妍、张静初等对手,在获奖感言中,她还提及感谢张国荣。

  

   惠英红

  最佳男配角由袁富华凭借《翠丝》摘得,最佳女配角同样颁给了出演《翠丝》的惠英红,这是惠英红的第五座金像奖杯,三次影后,两次女配。《翠丝》是一部关于“变性人”的电影,展现了变性人翠丝的心路历程。

  

   文牧野

  《我不是药神》获得了本届金像奖两岸最佳华语电影奖项,文牧野导演上台领奖时表示自己是看香港电影长大的,基本上有一半的电影知识是来自香港。另一部内地影片《红海行动》则将本届金像奖最佳动作设计、最佳视觉效果和最佳音响效果等技术类奖项收入囊中,展现了这部电影过硬的技术实力。

  

   林郑月娥为谢贤颁奖

  谢贤获得终身成就奖,由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到场亲自颁发。专业精神奖则颁给了龙虎武师、谐趣动作演员,有“鱼头允”之称的刘允。

  【文/赵春晖】

  火线快评:

  在金像奖的地盘上,大片和小片是平等的

  香港电影和香港金像奖被人唱衰很多年了。我15年前在都市报做娱乐版的时候,媒体上就是“港片已死”的调门,近年来可能是喊得疲惫了,哀怜的声浪低了些。

  看了昨晚新鲜出炉的颁奖结果,我是欣慰的。香港电影已经找到了有效的发展之路,那就是:以合拍片的形式在内地大市场中攻城略地,以港产片的形式在香港本土记录时代和人心。

  

  《无双》拿到了七项大奖,包括分量最重的最佳影片奖、最佳编剧奖和最佳导演奖。这是对带领香港电影寻得血库、蓬勃生长的电影和电影人的奖赏。《无双》还拿到了最佳剪辑奖、最佳摄影奖、最佳服装造型设计奖,这是对《无双》影像效果和视觉美感的表彰。

  而《红海行动》拿到了最佳动作设计奖、最佳视觉效果奖和最佳音响效果奖。《无双》和《红海行动》几乎拿走了全部的技术奖项,而技术奖最关乎观众在影院里的享受感和满足感。这两部电影分别是内地去年春节档和国庆档的票房冠军,这是一年当中最富商业潜力的三个档期中的两个。

  

  《三夫》《沦落人》《翠丝》瓜分了演员类奖项。这些影片不为内地观众所熟知,也并非高投资、大制作电影,而是有着艺术电影关注社会、关切命运、爬剔人性的特点。黄秋生、惠英红演技纯熟,成名既久,曾美惠孜初露锋芒,袁富华百炼成钢。港资电影在为更多的富于演技,但无法在主流商业大片中施展的演员,提供了释放光芒的机会。不管是奖掖老将,还是提携新人,总归是在为香港电影挖掘更多的表演力量。

  

  有意思的是,香港金像奖的最佳女演员奖,十分青睐内地演员。此前,斯琴高娃和章子怡两度获封影后,周迅一次女主、一次女配抡元,巩俐、赵薇、春夏也获得过最佳女主角奖。白灵得过最佳女配角奖,田沅和徐娇得过最佳新演员奖。而男演员在表演奖方面成绩稀薄。

  这也说明了一个残酷的事实:男演员可以几十年长盛不衰,经常性入围影帝的提名,本土艺人尽够使了。而女演员则因为戏份、年龄、急流勇退等原因,很难产生艺术的常青树,香港毕竟“弹丸之地”,女演员不敷使用时,便会借重内地的人才供给线。这就是内地女演员在香港金像奖机会多多的原因。

  从2014年到2019年,“商业向内地,艺术留本土”的格局稳定。合拍大片和本土小片在金像奖的竞争,大致是势均力敌的局面。一般来说,各有两部代表作品瓜分重要奖项。有些年头,本土小片会占得上风。另一些年份,合拍大片取得压倒性优势。

  2014年金像奖,合拍大片的代表是《一代宗师》和《激战》,本土小片的代表是《僵尸》和《狂舞派》。

  

  2015年金像奖,合拍大片的代表是《黄金时代》和《窃听风云3》,本土小片的代表是《金鸡SSS》,《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开往大埔的红VAN》。

  

  2018年金像奖,合拍大片的代表是《智取威虎山》《捉妖记》,本土小片的代表是《十年》和《踏血寻梅》。

  

  2017年金像奖,合拍大片的代表是《湄公河行动》和《摆渡人》,但没有拿到重要奖项。本土小片的代表是《树大招风》《一念无明》《幸运是我》,在奖项上碾压了大片。

  

  2018年金像奖,合拍大片的代表是《明月几时有》《杀破狼.贪狼》和《追龙》,本土小片的代表是《黄金花》。《明月几时有》虽然投资较高,但却是文艺片的调调,所以两边还是势力均衡。

  

  东风和西风轮番压倒对方,香港金像奖一年年走了过来。对于内地市场而言,内地本土导演已经大幅度完成新老迭代,而香港导演基本上还是老将打天下。内地冒出了吴京、徐峥、陈思诚、文牧野等新锐高票房导演,而香港仍以林超贤、周星驰、徐克、庄文强等宿将攻城略地。从票房产出看,香港导演仍然保有半壁江山,在警匪、军事动作、武侠功夫片领域独擅胜场。但从发展后劲看,内地的新生力量明显更加茁壮。

  凭借着特殊的地域优势和发展机遇,香港电影曾创造东方好莱坞的奇迹,并奉献给世界诸多的经典影片和华语电影独有的类型片—武侠功夫片。随着香港和内地经济融合,电影创作的主客易位,香港电影回归到局部能量场是大势所趋,商业片老将当然会北上继续发挥作用,而本土电影的守成和开拓只能寄望于艺术片老手和新人。

  合拍片融入内地电影主干道已是不争的事实,更令人欣喜的是香港本土电影薪火相传,每年都能产出走心之作。而且,在金像奖有意识的扶持之下,这种“自产自销自表彰”的模式已走熟走顺,势将为香港电影的基因传承和发展创新长久地保驾护航。

  

  (图片来源:新浪娱乐)

  【文/李星文】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 参与 2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影视独舌

影视独舌

头像

影视独舌

影视独舌

3072

篇文章

39573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