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星简史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序

  在很久很久以前,在很远很远之外,有爱之种族“月星人”。

  虽然月星的起源至今仍是未解的谜,但我们有理由相信谜底是浪漫的。因为,简单来说,“月星人”是一种光靠爱就能活下去的生物;而爱,是一种奇迹。

  (一)万物生

  如同植物的生长依靠水、空气和阳光,月星人的心体之中也有类似的生存机制。人与人之间的亲情、友情、爱情,或是人对外物的崇拜、信仰,都可以产生爱,并使其成为生命的原料和能量。

  学者认为,月星先祖对爱的理解是原始而纯粹的。男女相恋相亲,爱便会产生。女人生下孩子,也生出母爱。当孩子长大成人,他会懂得如何去爱——爱是认可,是关心,是付出,总之对先民而言,爱是一种真诚而自然的“本能”。在那被称为“远古时代”的历史时期,月星人的祖先已是自给自足,仿佛乐天知命。

  此时,距离月星世界的真正诞生,还非常遥远。

  (二)摇篮里的梦

  在月星文明蹒跚起步、咿呀学语的蒙昧时期,社会的制度逐渐完善,星城的生活日益多彩。贸易的兴起予人方便,精密的数字发人深思,诗者的歌谣口耳相传,一个被纯真的爱所雕刻的时代在月星诞生了。后人称之为“古典时代”,亦即“摇篮时代”。

  伴随着摇篮的晃荡,智者如婴儿般仰望星空,开始思考世界、反思自身,并且第一次从真正意义上,去思索关于月星的“终极问题”——什么是爱;而普通人不必在意这所谓的终极一问,因为爱就流淌在他们的生命中。

  正如童年对于整个人生的意义,文明的启蒙阶段,也为它的未来提供了无尽的宝藏和秘密。

  (三)夏末午后

  后来,月星人时常向往先民和古人的生活,因为,他们将永远地失去它。

  相比于漫长的古典时代,“繁荣时代”显得短暂而繁复。星城屡屡拔高,新的社会结构诞生,月星科技进展飞速,物质淹没了精神;人与人的关系细碎稠杂,人的心颓靡败腐;爱泛滥成灾,爱也越来越不纯粹。每个人都似乎是幸福地爱和被爱着,可日复一日、代复一代的心体的孱弱,却铁证般地说明着爱的变质。

  昔日浑然天成的清澈,于历史的奔流中流逝着,某种浑浊已肉眼可见。

  月星究竟怎么了?迷茫、恐惧和混乱,慢慢地从社会蔓延到越来越多月星人的心里——以拷问的形式,“终极问题”第二次爆发——什么是爱?

  人们对此追问不休,不仅找不到满意的答案,还让爱越发地不可捉摸。

  (四)饿

  以爱为生的种族,竟会有不知爱为何物的一天,这实在是人们所能想到的最可笑的事。但当时的月星人笑不出来,或者说,连发笑的气力都没有。在佝偻瘦削的身体上,他们的眼睛,显得异常地巨硕、沉重。

  近半数的月星人,要被活活饿死了。这就是“饥荒时代”。

  回想过去,即使在繁荣时代的强弩之末,即便是最落魄的流浪汉也能勉强过活,因为世界上的某个角落,总还有一个人默默地爱念着他。可现如今,人们在华美的殿堂里望着彼此,眼神空洞,想要去爱,爱他人、爱世界、爱天神,要去爱,却无能为力。

  发展带来了繁华中的虚荣和虚假,繁华穷尽后更诞生了虚幻和虚空,爱在精神的荒漠中几近枯竭。昏暗的月星,业已深陷无爱的危机。

  爱的遗失,使月星伤痛,也使月星困顿。一部分月星人变得消沉,另一部分则滋生了厌愤。爱和爱的能力,只留存于一小部分月星人的心体之中。

  星城的辉煌即将倾覆。

  (五)容器

  但月星世界还能变得更糟。

  在所有文明中,对科学的敬畏应是一种共识。但“容器”的发明,本身就是一场不顾一切的冒险,也无异于一种饮鸩止渴,这是科学的走投无路的选择。容器,可以提取爱;换言之,可以夺走爱。当爱被“物质化”,进而成为一种可分配的资源,那便意味着无休止的纠缠,也意味着有目标的争战。

  不久,“容器战争”席卷月星。保有爱的少数人成为众矢之的,他们被嫉妒、被胁迫、被虐杀。他们的爱,变成了罪。此后,爱一边流转一边流失,如被稀释般地越来越稀有。最后,越来越少的爱,仅仅只是从一个容器流到另一个容器而已。在以猜疑和贪婪为本质的战争中,爱不再产生,流再多的血与泪,也只是无谓的徒劳。

  这个被称为“容器时代”的绝望时期,或许是月星文明最悲惨的岁月。

  (六)出埃及记

  历史的前进和上升总在循环和轮回中生生不息。

  连年的战乱,终于一点点地,让月星人在废墟中想起了被遗忘的东西,在灰烬中找到了摇曳闪烁的爱。那与生俱来的爱的能力,在苟延残喘之际,回归到人的心中。最终,爱在地狱中重生,并在重生后燃烧,那光芒中蕴含着一抹今非昔比的色彩。

  在对爱与和平的呼唤声中,所有容器被参战者摧毁,月星迎来新生——“新月时代”来临。星城重建,月星人也开始重新认识爱的本质,在伤痛中缓缓前行。在这复兴的进程中,人们惊喜于在古典时代、饥荒时代,先哲们对世界的理解有多么深刻,也惊异于当时(也包括现在),无视甚至唾弃他们的世人,有多么无知。

  就这样,第三次“终极问题”,关于什么是爱,被月星人自觉地提出。而这一次的答题者,汇集了古往今来的全体月星人。不知不觉间,一场全月星人共赴的“满月盛宴”,悄无声息地来临。

  (七)自我答辩

  一个无比伟大的时代即将降临。

  当月星人发现,最宏伟的爱就在自己身上时,不禁感慨,曾经向他人、向家国、向宗教,甚至向物质中寻求爱的自己,是何等的愚不可及。所有的爱都必须以自我为核心才能真正运转,这必是关于爱的真理。自此,月星人走向繁盛,他们重新发现并重新认识真、善、美,并用爱将自我和世界引导向更光明的未来,一个“真爱”的时代。

  以“自爱”为口号,月星开创了“大爱时代”

  月星人因自爱而获得自由,也因自爱而获得了一种超越性的博爱。当一个社会的每个成员都真正地爱着自己,认识着自我,发展着自己的宇宙,整个世界便足以诞生出一种开天辟地、日新月异的力量,或魅力。

  这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繁荣的时代。

  尽管,灭亡的种子也已深埋。

  (八)卜算子

  由于爱的产生前所未有之丰富,人的意志也史无前例之自由,星城的科学和技术亦借此数度腾飞,直到月星文明迎来精神和物质的双重繁荣,亦即“终极繁荣”。

  这时,成熟的智者们向全体公民提议,为了让月星彻底告别无爱的困境,为了将“终极繁荣”更进一步地化为“永恒繁荣”,为了某种意义上的“无上福辉”,请求研制“至高容器”——爱河。至于它的作用,很简单,那即是:储存爱。而它的意义则在于,将月星人的生命之源,爱,化为无限的资源。

  一时之间,月星人分裂为两派。反对者们警惕地认为,所谓爱河的理想,只是欲望的作祟,容器将葬送“终极”,并代之以“终结”;持支持意见的激进派则坚定地表示,曾经使月星绝望的容器中,隐藏着通往光明的钥匙。

  双方争持不下,最终决定以和平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大投票”即将举行。最后的投票结果,将代表全月星的选择。而最后的结果是,支持方获胜。

  当容器正式启动,当爱河开始流动,满怀着希望,月星人奔向了“无疆时代”。

  (九)伊甸园

  爱河静静流淌,河畔欣欣向荣。

  月星之上,所有的爱都被汇入爱河。储存在至高容器中的爱,人人可以受享,更重要的是,未来也被赡养。自由终于发展为“自主”——月星不仅实现了自由,而且超越了自由。

  在荣华与质朴已融汇一体的、象征着永恒和无限的无疆星城中,月星人无忧无虑地从事生产、研究和思考,无拘无束地做着任何想做的事和梦。每个人都能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每一个。同时,在爱河的创举之后,科学获得了更无畏的跃进,种种无法思议的技术被发明,比如遗传基因编辑、心体改造计划,以及寿命设计(也称“永生术”)。

  天堂,这是无疆时代的别称。

  当年的投票盛况仍然记忆犹新,月星人讴歌着集体的智慧和命运的眷顾。月星做了对的选择,至高容器爱河,确是通往光明的钥匙。然而,这把钥匙虽没有错,它的使用者也没有错,它所开启的未来也的确充满光明,但谁又曾想到,光明的背后会是暗黑的死寂。

  虽然来得很迟,“凛冬时代”终究是来了。

  (十)真假有无

  可以试着猜想,无疆时代因何而凛冽、而没落?

  这是个有趣的问题,但答案无比简单——无须苛责于人性的善变,也不必苦思于命运的无常,答案其实就在眼前——根本就没有无限,或者,根本就不该无限。宇宙是有限的,相对于生命的有限,才有了探索的无限,也才有了所谓的“无限”。而当生命真实地拥抱了无限,宇宙便只在一眼之间了。

  如今的月星人,在灵与肉上,已经永生。过去,他们遗憾于生命的有限不足以穷尽宇宙的无限;现在,他们感慨宇宙的有限不足以容纳生命对无限的渴望。时代号称“无疆”,但哪里有无限?什么又是无穷?在夏虫的眼中,夏日永不会结束;在巨鲸的眼里,隆冬仅存乎刹那。在无疆时代,在月星人的眼望中,出生便是死亡。

  此时,“终极问题”第四次爆发——“什么是爱?”

  面对同样的问题,月星人既比前人窘迫,也比前人从容。他们再也找不到回答,因为他们已经找到所有的答案;他们再也无法解答爱是什么,因为他们根本不愿探知爱的真相。他们不再恐惧未知,而害怕知道更多。

  现在,爱成了唯一的未知。爱,月星的根源,如果连它也被穷尽,月星人无异于将自己连根拔起。到那时,他们将会死去,幸福地死去,悲哀地死去,彻底地死去,无意义地死去。于是,他们选择停止。对于爱,他们不想知道、不敢触碰、不忍失望,因为此刻,失望即绝望。于是,在某种意义上,他们的历史自发地停顿了,他们的文明自主地退却了。

  爱河永不枯涸,月星荒凉无际,此即“洪荒时代”

  (十一)不是末日的末日

  但那一天还是来了。

  试问,爱的反义词是什么?是仇恨?还是孤独?其实是冷漠。如果说,仇恨是爱的挫折,孤独是爱的失落,那么,冷漠就是爱的死灭。一个冷漠的人,他不但没有爱心,甚或可以说他没有心。这样,他的自我便已熄灭。爱本是灵魂的灯芯,灵魂借爱而燃烧着,感受着,生长着,而无爱的灵魂中没有了一切的情感,这样的灵魂已名存实亡。

  现在,月星上的每个灵魂都已名存实亡,月星已名存实亡。

  经历萧索和繁华,面对饥荒和战火,月星未曾被毁灭,它究竟可以重生。因为地狱和天堂,都是爱的容身处;因为光明和黑暗,都是爱的诞生地。唯虚无的冷漠是爱的真空,唯无边的寂静是爱的止禁。

  当爱的种族对爱保持了寂静的冷漠,这个种族便在事实上自戕了。

  这次,还没有绝处逢生。

  这次,或已经无路可走。

  “流浪时代”开启,月星文明停转。

  ·跋

  在很漫长也很遥远的故事中,爱之种族“月星人”,依然流浪着。

  和月星的起源相同,它最后的结局也是一个难解的迷,但我们还是有理由相信谜底是浪漫的。因为,简单来说,“月星人”是一种光靠爱就能活下去的生物;而爱,是一种奇迹。

  The End

  星海集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举报文章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一起看小说

关注网络小说,看你最想看的小说

头像

一起看小说

关注网络小说,看你最想看的小说

11585

篇文章

2589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