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的年代 血染的风采——追记因公牺牲的阜阳籍战士李涛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和平的年代 血染的风采(上)

  3月29日,陆军某部的训练场上,阜阳籍战士李涛连续奋战,不幸因公牺牲。4月8日,在生前部队的护送下,李涛的骨灰在家乡颍东区插花镇前于村李后庄安葬。

  “昨日的硝烟已经散去,大地一片鸟语花香。亲爱的人们啊!你可知道,我在什么地方……”墓前,战友们低声清唱。27岁的李涛用生命的定格和9年的军旅生涯,讲述着和平年代军人的奉献与牺牲。

  

  噩耗来

  3月29日一大早,李家连就走出家门,与同事一起前往太和县办事。11时左右,李家连的手机响起,正在徐州从军的儿子李涛来电,李家连划了一下接听键。

  电话中李涛显得有些兴奋。他告诉父亲,自己所在的部队刚刚结束了一次高强度的训练,考核成绩很好。他准备向部队请假,4月初回家探亲。届时,他将带着父亲外出旅游,时间大约一周左右。探亲结束后,他要立即返回部队投入外训。

  围绕着外出旅游的线路等话题,父子二人“争执”了很长时间。挂断电话时,李家连发现他与儿子的通话有10多分钟,并招致同事的埋怨,“你和儿子居然能说这么长时间的电话?”

  其实,这是李涛从军以来给父亲打得最长的一个电话,平时通话都在3分钟左右。

  “马上又可以见到儿子了。”时间过了大约两个小时,李家连尚沉浸在喜悦中,手机再次响起。来电者是李涛所在部队的领导,他对李家连说:“李涛出了点事,训练中被车撞了,已被送到部队医院,希望家人尽快来部队。”

  李家连立即联系车辆,几分钟后就驶入高速公路,向徐州方向疾驰而去。途中,他相继接到六七个部队来电,打电话的人也换了4个,且均为李涛所在部队的领导。李家连渐渐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到达医院后,李家连得知,儿子李涛参加部队训练时连续奋战,不幸因公牺牲。

  李家连身上的气力瞬间被抽干,人一下子软在了车上。

  

  从军征

  4月6日,徐州市第二殡仪馆内哀乐低回,李涛的追悼会在这里举行。一批批身穿军装和便装的人相继赶来,他们都是李涛生前的战友,有些人已经退伍多年,远在河南、江苏、山东、安徽等地。

  李涛出生于1992年,2009年考入阜阳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体育系。2010年,看到相关部门发布的征兵广告,李涛立刻报了名。当年12月份,李涛成为陆军某部的一名战士。

  刚到部队时,李涛也像很多新兵一样,不太适应部队的生活,想家,嫌部队的规矩多,甚至想时间能过得快一些,尽快退伍回家。

  在领导的教育和鼓励下,李涛迅速调整了心态,全身心投入训练中,成绩稳步提高。

  李涛是一名装甲步兵,所用的步战车重达20吨左右。行驶过程中,车辆几乎处于全封闭状态,里面没有空调,夏季时温度高达50摄氏度。但是,为了掌握步战车的性能,他在车内一蹲就是几个小时。训练结束,作训服能够拧出水来,风干后上面裹着一层白色的盐末。

  就这样,李涛相继成为连里的训练骨干、步战车驾驶员和副班长,曾多次荣获“优秀士兵”称号。他所在的单车也多次被评为“优秀单车”,并在2016年获得旅装甲车驾驶专业比武第一名,受到上级领导和战友们的称赞。

  同时,李涛还参加了一系列重大军事活动。在2015年举行的实兵对抗演习中,他充分发挥岗位特长,短短半个小时内就带领全班战士完成战场搜索与掩体构筑,为连队冲击阵地提供了可靠的战场优势。

  去年6月份,部队举行新装备首次水上驾驶训练,李涛主动请缨,驾驶连队的“头车”。

  新装备首次水上驾驶是一个危险系数极高的训练科目,一旦车辆进水,后果不堪设想,对驾驶员的操控技能和心理素质要求极高。李涛驾驶“头车”入水,相当于“为全连战友挡子弹”。

  训练当日,李涛身着橘黄色的救生衣,心里默想操作流程,关闭百叶窗、操作档位、打开离合器阀、轻踩油门……只见车尾处水浪翻滚,战车缓缓驶入预定水域,训练成功进行。

  

  练铁拳

  因为军事素质过硬,表现优异,2013年9月,连队授予李涛带训新兵的任务。此时,湖南湘潭籍战士王红升刚刚分到新兵连,因为体质弱,三公里跑课目一直亮“红灯”,王红升心里打起了“退堂鼓”。

  “跑步谁都会累,就看谁能坚持!”李涛及时鼓励他坚定信心,战胜困难。此后,每次连队组织三公里跑课目,李涛总会陪在他的身边。

  人的潜能是无限的,李涛的激励就像“催化剂”,点燃了王红升体内的“火把”。他的训练成绩不断提高,由不及格提升为优秀。

  如今,王红升已经成为一名新训班长。每次训练新兵时,他的脑海中总会想起李涛的嘱咐:“战争的胜利不是因为一名兵王,而是因为一群合格的士兵。我带的兵并非都要出类拔萃,但绝不能比我这个班长差,要让每个战士成为战场上的铁拳头,砸在敌人身上就是一个坑,让敌人感到彻骨的疼痛。”

  李涛的话,战士赵善平同样铭记在心。去年,赵善平训练时存在畏难情绪,经常“泡病号”、“躲猫猫”。

  李涛主动把这个“刺头兵”接了过来,手把手地教他专业知识要点,一遍不行就两遍,两遍不行就十遍。赵善平训练中扭伤,李涛自费给他购买云南白药、红花油等药品,打饭洗衣照顾他的生活。

  赵善平被感动了,一夜间好似变了个人。年底连队专业比武中,赵善平的专业成绩名列前茅,被连队列为重点培养对象。

  “关心战友胜过爱自己,他有着党员的责任和担当,李涛就像亲哥哥一样言传身教……”张宜磊是一名排长,与李涛相处只有5个月,但是,张宜磊坚信李涛是一位可以用性命托付的兄弟。

  张宜磊清晰地记得,今年初连队野外驻训时天气寒冷,他的双脚出现了冻伤,李涛请假到驻地集镇为他买棉鞋垫。连队实装实弹训练警戒时,李涛看到他的警戒位置危险性很高,立即把自己的钢盔取下来给张宜磊戴上。

  

  创荣光

  若以小利计,何必穿征衣。陆军某部合成一营教导员高翎飞是李涛的领导,亲眼看着他由一名大学生变成一个新兵,然后慢慢成长为一名优秀的战士。

  高翎飞说,军人从穿上军装那天起,就意味着献身国防。李涛精武奉献的品质,必将激励着全营官兵练兵备战,笃定前行。

  高翎飞记得,2015年10月李涛被批准入党时,曾唱过一首歌,歌名叫《在和平年代》,其中的几句歌词是“亲爱的妈妈,你可知道,我有什么渴望……在和平的年代里,为你站岗,情依然坚强,爱依然宽广。在和平的年代里,创造荣光……”

  4月6日,李涛的遗体在徐州火化。4月8日,他的骨灰在战友们的护送下回到阜阳市颍东区,安葬在故乡的红花绿水旁。

  那一天,上百名现役和退伍军人矗立在李涛的墓碑前,《在和平年代》的旋律回荡在田野和每个人的心间,久久不散……

  

  和平的年代 血染的风采(下)

  李涛已经牺牲半个月了,母亲冉素荣一直觉得浑浑噩噩,时光在她脑海中一次次倒流。

  1年前,李涛因病住院,冉素荣到部队探望。打针时,那个军中硬汉坚持让妈妈抱着,说这样打针不疼。

  9年前,李涛参军,冉素荣夫妇到阜阳站送行,看着列车渐渐远去。

  27年前,冉素荣怀李涛时,被医院查出肿瘤。考虑到药物可能对孩子有影响,直到李涛出生后,冉素荣才进行手术治疗,因此留下了后遗症。

  有一种情叫母子连心,有一种痛叫老年丧子。有时,冉素荣希望时光可以倒流,但如果时光真的倒流了,选择依然不变……

  

  母亲的规划

  27年前,冉素荣怀孕了,再为人母的喜悦还未过去,她就感觉到身体不适。

  医院检查后确认,冉素荣患上了肿瘤。医生建议她立即手术,但她担心药物可能会对腹中的孩子产生影响,没有住院,也没有吃药。

  李涛出生后,冉素荣才做了手术。因为耽误了最佳的治疗机会,冉素荣留下了后遗症。27年来,她一直病恹恹的,需要常年吃药。

  或许是一种本能,李涛小时候很乖,很少哭闹,尤其对母亲异常孝顺。

  李涛的父亲李家连告诉记者,李涛四五岁时就养成了一个习惯:吃饭时,母亲不动筷,他就坐在餐桌前傻傻地等。长大后,每次亲友聚会,李涛总是先给母亲夹菜。参军后,李涛一有空就会给母亲打电话,或者跟母亲开视频,一聊就是二三十分钟。

  “老妈在家干啥呢?”“老妈你今天开心吗?”“老妈,你开心我就开心。”这些话往往是李涛母子聊天的开场白,然后再是家长里短。但这些话李涛从不会向父亲说,李家连因此有些羡慕妻子。

  羡慕的原因远非这些。李家连共有两个儿子,长子性格内向,孝顺父母但言语不多。次子李涛性格外向,嘴很甜,“天天把他妈妈哄得乐呵呵的。”

  这样的孩子冉素荣自然喜欢,而且给他规划好了人生的路线。2009年李涛成为阜阳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体育系的学生,冉素荣就盼着他早早毕业,然后在家乡当名教师,娶妻生子,安安稳稳地过一辈子。但李涛并未按照这样的路线走下去。

  李涛的大伯、叔叔、堂兄都是军人,退伍回乡后为人正直,敢担当,在村里威望很高,人缘也好。李涛觉得这是部队给了他们经历,大学二年级,李涛和父母商量,准备报名参军。

  当时,冉素荣并不乐意。她担心儿子在部队受苦,更担心他受伤。但李涛说到部队这所大学锻炼一下挺好,退伍后可以继续上学。

  那年12月,冉素荣和丈夫到阜阳火车站为儿子送行。李涛穿着崭新的军装,胸前佩戴着红花,一脸英气,挥手向他们告别,走得异常坚决。

  

  有国才有家

  如果不是李涛留下的日记,冉素荣永远不会知道,儿子刚到部队的种种不适应,以及对家人无尽的思念。因为每次打电话,李涛总是说部队这好那也好。

  刚开始,冉素荣以为义务兵结束后儿子就会退伍。但两年后李涛打电话给父亲,让他到学校问一下自己的学籍能保留多久,他想在部队多干几年。

  “只要你在部队,学籍将一直保留。”收到学校的回复,李涛留在了部队,军衔由上等兵变成了下士。

  之所以做出这样的选择,是因为部队急需技能过硬的老兵。李涛对母亲说:“有国才有家,三年后我就退伍,回家再好好孝顺你。”

  2015年,李涛下士期满,他向部队提出了退伍申请:“我妈妈身体不好,我要回去照顾她。”

  考虑到部队的需要,领导劝他留下,并专程赶往他家,希望李家连夫妇一起做儿子的工作。“李涛是一名优秀的士兵,部队十分需要这样的人才。”

  “妈妈身体还好,自己能够照顾自己。你自己既然选择了从军这条路,就应该继续走下去,好男儿志在四方。”在父母的劝说下,李涛继续留在部队,军衔由下士升为中士。

  2018年,李涛中士期满,又一次面临着去留的选择。在部队领导的建议下,李家连夫妇专门赶往不对,劝儿子继续为军队建设出力……

  

  爱家的男儿

  李涛其实是一个特别爱家的孩子,也特别依恋父母。但因为部队的训练任务重,他又是所在连队的训练骨干,他只能把这份爱和依恋藏在心里。

  李家连清楚地记得,儿子入伍9年,一共请了5次探亲假。2013年20天,2015年20天,2016年30天,2017年30天,2018年30天。

  每次探亲,到家的第一天一定是全家人一起吃顿饭,第二天李涛就会抱着小侄女到阜城的公园玩耍,然后再到商场里给孩子买一大堆东西。

  第三天开始,李涛会与同学、战友聚会,但聚会的地点往往选择在家里,“可以多陪陪老妈。”

  9年来,李家连夫妇还有两次到部队看儿子的经历。一次是他们途经徐州,顺便看他。那天,李涛宿舍的所有战友都没有到食堂用餐,大家用饭盒打饭回来,围坐在李家连夫妇身边,叽叽喳喳地说着部队的趣事,“有些孩子甚至坐在了桌子上和地上。”

  另一次是李涛生病,在部队医院实施了手术,李家连夫妇专门前往徐州探视。

  刚到病房门口,夫妻二人就听见李涛大喊大叫:“不打了,太疼了。”原来,他打针怕疼,两个战友都摁不住他。看到父母走进病房,他突然安静下来,张开双臂,笑呵呵地对母亲说:“老妈,你抱抱我吧,你抱着我打针就不疼了。”

  众目睽睽之下,这个多次荣获“优秀士兵”的军中硬汉,居然趴在母亲的腿上打完了针。

  

  同样的选择

  如今的骆瑞林,不太愿意提李涛。他是颍州区人,与李涛同年入伍,又分到同一个班,后来他们又被分配到同一辆步战车上。李涛是驾驶员,骆瑞林是炮长,两人是过命的兄弟。

  训练中,骆瑞林经常对李涛说:“你负责冲锋陷阵,我保护你的安全。”

  2015年的一次训练中,两人因公负伤。李涛伤势不重,骆瑞林眼部骨折,腰部骨裂,视神经损伤,2017年骆瑞林因残退伍。

  去年底,骆瑞林的女儿即将出生,李涛专门请假回来,就是想第一眼看到这个孩子。他说从军不易,自当珍惜后辈。

  “和平年代军人同样有流血和牺牲,正是他们的流血牺牲,我们的生活才更加美好。”如今骆瑞林以打工为生,视神经的损伤依然在折磨着他,甚至有失明的可能。

  3月29日下午,看到李涛牺牲的消息,骆瑞林连夜驾车赶往徐州。此后的一个多星期里,他一直守在李涛父母身边。

  冉素荣浑浑噩噩,回忆母子相处的岁月时,骆瑞林也在想同样一个问题:假如时光可以倒流,他和李涛以及他们的家人会如何选择?

  此时手机响起,屏幕上女儿出生100天的照片亮了,孩子举着胖嘟嘟的小手,笑颜如花。骆瑞林和冉素荣心里都有了答案:即使时光倒流,他们的选择依然不会改变……

  颍州晚报记者 曹亚伟 梅飞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3 参与 3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颍淮大地新闻

媒体工作人员 新闻资讯

头像

颍淮大地新闻

媒体工作人员 新闻资讯

336

篇文章

428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