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彼察邦: 面对专制统治,你最终会自我审查, 或者过度依赖隐喻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在过去的三十年中,这位出生于曼谷的金棕榈得主,执着的影像作者致力于揭露在自己祖国土地上发生的镇压和腐败行为。但是现在, 他开始筹备一部设定和制作于泰国境外的长片。这是为什么?

  关于阿彼察邦这部新片,可先阅读下文

  《柜中野兽》的男主在哥伦比亚为阿彼察邦拍了一部纪录片

  泰国是一个充满矛盾的国家。蒸蒸日上的旅游业与专制军事政权并驾齐驱。专制统治下,公众集会超过五人就会被禁止,审查频繁且严苛。

  

  出生于曼谷的影人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在过去的三十年里,通过一系列的长片,短片和装置艺术巧妙地揭露着这种镇压。例如, 多平台装置 《原初(Primitive)》(2009) 探讨了1965年政府在偏远的纳布阿村(Nabua)进行反共伏击的故事, 反映了泰国政治动荡的现状。另外,他的长片《幻梦墓园(Cemetery of Splendor)》(2015) 中嗜睡症蔓延的寓言,也映射着泰国当下的黑暗现实。

  

  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幻梦墓园》 (2015)

  “在泰国的生活是非常不稳定的, 总会有一些事情困扰着你。” 韦拉斯哈古说。“对于批判言论的限制让越界更有诱惑力, 你会总想要寻找一种颠覆性的方式去观察或表达你的生活状态。”

  

  但是, 随着政府对媒体越发严格的限制和频繁非法逮捕的压力下,电影制作变得越来越困难。“特别是当你想拍一部长片, 需要很多合作伙伴参与的时候,”他补充道,“一个项目被叫停是风险很大的事情。”

  由于这个原因, 目前正在制作的由蒂尔达·斯文顿主演的新电影《记忆》(Memoria)将是他在泰国境外制作和拍摄的第一部长片。

  

  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与蒂尔达·斯文顿

  维拉斯哈古曾用微妙的手法来质疑泰国日益严重的侵犯人权行为,但尽管视觉隐喻是一个有力武器, 但最近他却因为其局限性而感到窒息。"你最终会自我审查, 或者你太依赖隐喻了。我认为人不应该对隐喻感到舒适——当它变成了一个公式,你就不再需要思考了。因此, 为了做出改变, 我想花上几年在泰国境外制作长片。

  将于2020年上映的《记忆》设定在哥伦比亚。它探讨了这个国家的殖民历史, 以及从对创伤的集体记忆中产生的恐惧。为了了解创伤和恐惧的关系,韦拉斯哈古与心理学家、心理治疗师和哥伦比亚的日常民众交谈。“我发现9/11事件发生后, 在哥伦比亚寻求心理治疗的人激增,”他说。“我很惊讶, 因为这件事没有发生在他们自己的国家。但人们恐惧未知——恐惧是一种将全世界的人联系在一起的情感。”

  

  韦拉斯哈古特别被哥伦比亚吸引的原因来源于其人民对于历史上的暴力所展现出的反叛精神。“这就是我被南美洲吸引的原因, ”他说。“因为在那里, 人们一直在挣扎, 经历了那么多(苦难), 但人民依然非常顽强。他们有一种代代相传的抗议文化。与之相比, 泰国就像一个婴儿。”

  韦特斯哈古解释道,泰国守旧的原因来源于根深蒂固的服从文化。“这些不合逻辑的事情总是跟随着你, 成为你的一部分。” 他说,“ 当我看到一个来自北韩的故事时, 我说: ‘人们怎么会这么盲目?’然后我看着自己和泰国的其他人,发现没什么好惊讶的。这是一种编程;它非常坚固, 你不可能轻易摆脱。就像宗教——是超出逻辑范畴的。”

  

  《十年泰国》 Ten Years Thailand (2018) 狄也·阿萨拉 / 韦西·沙赞那庭 / Chulayarnnon Siriphol / 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

  韦特斯哈古的作品内化又表达了这种斗争。在他的电影中, 鬼魂因为其隐喻价值而被召唤:穿行于迷信的世界中。 “我非常被灵性吸引, 但是从心理学的角度。” 他说,“本质上来说, 我非常支持科学。我因为好奇而去体验。 但是我不相信,我甚至觉得这是非常危险的。”

  

  他获得英国当代艺术奖(Artes Mundi)的最新的短片《影子》(Invisibility)探讨了这种托词文化, 直入泰国过去与当下腐败的阴暗面。这部短片是探索一群士兵梦境的系列影片中的一部,其中还包括了《幻梦墓园》和《热室》(Fever Room)。

  

  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影子》 Invisibility (2016,12min)

  这种朦胧的现实与导演的非线性、实验性的电影制作方法相呼应, 要求观众自由探索解读方式。“过度解释不是我的工作,” 他说,“电影的目的不是如此——它是一种存在, 在很多方面都像是一个人, 我更为不那么透明的存在而着迷。

  韦拉斯哈古拒绝了影片中英雄和反派的原型,尽管在讨论泰国或者哥伦比亚政治的时候它们很容易被利用。但是为什么他抗拒善与恶的二元对立呢?

  

  “因为这种看法太简单了,” 他说“总有灰色地带,没有黑色和白色。我的反派甚至可能是一个物体,而不是一个人。比如,我的电影中出现很多雕塑——它们存在着,但你不能说它对你造成了实质的威胁。更多的是将你包围的恐惧。你能感觉到它,像是一个监狱一样。”

  翻译:梦洁

  阿彼察邦 | 远离奥斯卡,回到日常的工作

  回顾|阿彼察邦:家与光

  

  「导筒」微信号 directube

  

  潜行南方城中村,诞生更强的娄烨

  推广/合作/活动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导筒directube

导演宇宙漫游

头像

导筒directube

导演宇宙漫游

1266

篇文章

192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