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光山色欧罗巴,新天鹅堡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路德维希二世与新天鹅堡

  路德维希二世,巴伐利亚王国传奇国王,一位对治国没有什么兴趣,却对艺术有着狂热爱好的君主。他一生深受著名剧作家瓦格纳的歌剧影响,作为瓦格纳的脑残粉,他在登上王位后不断资助瓦格纳,甚至兴建了拜罗伊特剧院专门上演瓦格纳的歌剧。

  路德维希二世参与设计并建造了众多宫殿城堡,最著名的就是这座屹立于阿尔卑斯山下的新天鹅堡。

  

  它的选址如此精妙,以至于一年四季呈现出不同的景色却都美轮美奂,白色的城堡一如白天鹅般高傲身姿连同四周的山水就像是油画般完美的结合,似乎只有在童话世界中才能看到这样的景色。

  但路德维希二世本人却没有等到这座倾注他毕生心血的梦幻城堡竣工的那天,1886年,路德维希二世被宫廷政变宣布患有精神疾病而软禁。

  

  五天后他和他的精神病医生被发现溺死于慕尼黑郊外的斯坦贝恩湖。而他悲剧的命运也让新天鹅堡在诸多欧洲人文景点中人气爆棚。

  亲眼见到新天鹅堡之后,很多人觉得它很眼熟,的确这座城堡的完美造型使得它成为虚拟世界中许多城堡的模板。

  

  2001年第一次造访新天鹅堡,3月一场大雪后的城堡周围银装素裹,事先没有做过功课,完全不了解城堡修建背后悲伤的故事,使得参观人文景点颇有点蜻蜓点水的味道。如今时隔十五年再次造访,在了解了城堡主人与著名剧作家瓦格纳以及表姑茜茜公主的感情纠葛之后。

  我决定在城堡附近的施万高镇(Schwangau)小住一晚,这里是离天鹅堡最近的一个小镇,所以住在这里将有机会,由远到近,由白天到黑夜全方位全时段地欣赏一下这座传奇古堡。

  

  从奥地利再次进入德国高速,似乎想将萨尔茨堡的不快抛在脑后,在没有了限速的约束后,心中的狂野得到释放,与蒙总家的头车交替领跑,以至于车队最后的陆总事后评论,看你们俩车的间距我总担心你们会追尾。

  即使这样间距的尾行,我们还是跟丢了蒙总,下高速的时候头车已经不见了。于是我们成了领路人,夏天的德国乡道附近山峦起伏,一望无际的农田和着车上许巍的《在路上》,即使烈日下行车两小时,却丝毫没有疲劳。

  

  乡道上又行驶了近一小时的路程,副驾驶开始无聊自拍,后座的乘客也昏昏欲睡,直到它出现在眼前。说实话从车窗中刚刚看到新天鹅堡白色的轮廓,车上一阵激动,然而也有些许失望,毕竟从远处看,城堡更像是一个玩具。

  晚饭就在施万高镇上解决,美食美景中天逐渐黑了,我们准备上山去欣赏一下夜色中古堡。搭乘蒙总家租的大奔,到达新天鹅堡的停车场时天色已经暗下来了。

  

  这里没有白天的熙熙攘攘,从这里上到观察新天鹅堡最佳角度的圣玛丽安桥,其实有两种方法,一种是继续驾车开到半山腰的停车场,然后步行,另一种则是从山下停车场直接从小路步行上山。

  由于我们对路况不熟,不确定开上去以后能不能再开下来,所以还是决定步行上山。来之前没想到要爬小路,所以一个个穿着人字拖,爬起来真是要了亲命。不过看到自家75岁的老爸照样健步如飞,那也没啥可抱怨的了。

  

  于是有着恐高症的老朱叔叔和精力永远用不完的呼呼同学一路飞奔冲在最前面,我照顾着老爸和缺乏锻炼的蒙总殿后。就听到不远处呼呼大嗓门说,这里人好少,路边草丛里撒尿都没人能看到,真开心!

  就在蒙总叉着老腰快不行的时候,前方探路小分队说到啦,看到桥啦。一路小跑冲上圣玛丽安桥,微凉的山风中远眺暮色中的新天鹅堡,有种指环王中护戒小分队面向Mordor进发的悲壮。

  

  四周全暗之后我们返回住处,01年看到的是春雪后的天鹅堡,这次看到的是夜色天鹅堡,白与黑背景下完全不同的两种景致,颇有些期待明天万里晴空下的新天鹅堡。

  高天鹅堡是伴随路德维希二世长大的父堡,我们特意选择了中文语音导览,这样可以更多得了解国王的童年生活以及对将来人生轨迹的影响。堡中现在有总共十多个房间开放,其中最有名就是天鹅骑士大厅,大厅内的壁画就是瓦格纳的《罗恩格林》中天鹅骑士的场景。

  

  十五岁那年在看过这部歌剧之后,国王就幻想成为剧中的那位天鹅骑士,而这也可能是他之后兴建那座伟大城堡的初衷。

  从高天鹅堡的窗户望出去,可以看到Alpsee和Schwansee两个湖泊的美丽风景。1868年路德维希二世在给瓦格纳的一封信中第一次提到想在另两座城堡废墟上兴建一座新的城堡的构想,这里将寄托这位年轻国王所有的童话梦想。

  

  有时候完美的作品往往只有偏执和富有幻想的人才能完成,而这样的人的内心世界也往往是孤独的。新天鹅堡纯白的外墙和挺拔的身姿似乎也在暗示路德维希二世的孤芳自赏和曲高和寡。

  随着新天鹅堡建设的不断进行,国王有时会去新堡居住。而我们也准备离开高天鹅堡后,跟着国王的脚步去新堡参观。我们选择了坐巴士去新天鹅堡。

  

  巴士的下客地方距离圣玛丽安桥很近,可以去那里看城堡的全景。从下客点到城堡大概还有走10分钟左右,这是一段上山小路,与圣玛丽安桥看到的角度不同,这里能欣赏到新天鹅堡的另一面,还可以看到山脚下的两湖和高天鹅堡。

  购票在山下,同时预约进城堡参观时间,不同语种的解说对应不同的入场时间,这样就可以做到有效分流,控制参观人数。

  

  城堡里不能拍照,所以无法留下影像,感觉这次开放的房间跟上次看到的有所不同。城里装饰品,水龙头,壁画中随处可见的天鹅造型无一不在提示着城堡主人对天鹅的极度喜爱。

  一边参观一边听着讲解,似乎被路德维希二世的命运感染,整个参观的行程心情都有些沉重,在走出城堡那一刹那居然有种黑暗中久行重见天日的惊喜。

  

  1886年6月12日路德维希二世最后一次视察新天鹅堡的工程进度,第二天这位传奇国王在离奇溺死于施塔恩贝格湖,享年41岁。

  直到他去世,新天鹅堡总共360个房间仅仅完工了14个。好在城堡建设的进度并没有因为主人的离世而停止,六周后城堡对公众开放。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4 参与 28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爱看娱乐的盲僧

娱乐快讯

头像

爱看娱乐的盲僧

娱乐快讯

1977

篇文章

428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