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通信成“妖”后年报首曝光:5G概念只字未提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张赛男 上海报道

  “对于这只票,我没什么可说的,没法说。”4月1日,多位分析人士在谈及东方通信(600776.SH)时,不约而同地作出上述表述。

  前一天,东方通信发布的年报显示,2018年,营业收入和扣非净利润均有所下滑,经营现金流净额持续为负。

  但是,东方通信的股价并未受业绩影响。4月1日,东方通信低开高走,早盘触及涨停,后一度开板,最终还是强力拉升,以涨停收盘,报30.99元。

  作为今年以来资本市场最耀眼的妖股,东方通信行情的持续时间已经大大超出市场预期。此前,在东方通信股价最为疯狂的时候,曾有通信行业分析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随着年报的公布,一批妖股的行情会渐渐消退,股价还是会跌回基本面。

  不过,从4月1日的行情来看,这个转折点似乎还未到来。

  5G光环褪去

  年报显示,东方通信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24.05亿元,同比下降1.33%;实现净利润1.27亿元,同比增长7.78%;扣非净利润为6072万元,同比下降26.4%;经营现金流净额为-3400万元;基本每股收益0.1元。

  这份称不上亮眼的年报,放在其他个股身上,或许不会激起浪花,但在东方通信这里,却再次搅动风云。

  4月1日早盘,东方通信低开高走,盘中即触及涨停,虽然之后一度开板,但最终还是强力拉升,以涨停收盘,报30.99元。当天成交金额达到38.61亿元,换手率13.43%。

  与在二级市场叱咤风云的境遇不同,东方通信一直并未引起机构注意,近一年来,没有机构对其发表评级分析。

  而即便是在股价飞涨之后,这份年报也并未在机构中引起波澜,未有相关研报作出点评。4月1日上午,甚至有通信行业分析师对记者表示:“还没有看过他的年报。”

  “我们没有去研究这个票,就是一只资金炒作的妖股,背离基本面,没有研究的意义。”一位大型券商通信行业分析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道。

  东方通信股价的飞涨来自于5G应用的兴起,但东方通信一度因“伪5G概念股”而备受市场质疑。

  在此前的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中,东方通信反复强调,无与5G通信网络建设相关的营业收入。

  东方通信表示,东方通信企业网与信息安全产业、智能自助设备产业和其他产业与5G通信网络建设没有关联;信息通信技术服务与运营产业主要产品为4G等运营商商用网络通信工程服务及运营服务,该产业无与5G通信网络建设相关的营业收入。

  如果要说与5G的关联,信息通信技术服务与运营产业是东方通信唯一与5G概念沾边的业务。

  2017年年报中,东方通信在谈及信息通信技术服务与运营产业时,曾对市场5G网络建设前景做出点评,其谈到“随着4G网络发展成熟,大大增加了移动通信技术服务需求,同时5G商用渐行渐近,为网络优化和服务业务打开了后续市场发展空间”以及“4G网络规模建设投资趋于缓和,2018年为5G网络建设启动前阶段,市场将处于平稳蓄势之中”。

  记者注意到,2018年,该产业实现收入 5.93 亿元,同比增加 0.75 亿元,同比增长14%,占比25%,主要系公司信息通信技术服务网优业务稳步增长。

  或许是为了避嫌,在2018年年报中,东方通信谈及该业务前景时仅表述为“随着物联网技术的规模应用以及新的通信技术逐步引入,信息通信技术服务行业仍具有持续的市场发展空间。”并未再提及“5G”字样。

  对于该提法的变化,4月1日,东方通信证券部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称,是为了“言辞上更严谨”。

  股东总数激增

  东方通信股价与业绩的背离成为市场共识,从以往的案例来看,“妖股”最终都逃不过股价回归基本面的结局。不少分析师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都反复强调过投资风险,“长期来看,东方通信的股价会按照基本面往下走。”

  但是,这一波行情确实十分“吊诡”。自2019年农历春节以来,持续暴涨的东方通信一直未迎来真正意义上的暴跌。

  2月16日,东方通信涨势崩塌,但在3月4日后再次获得4连板。3月7日,东方通信股价达到高点40.49元,收获两个跌停后,股价呈现波浪式前进的形态。3月18日,东方通信甚至又收获了一个涨停板。

  18日晚,在东方通信行情持续数月之久后,控股股东普天东方通信集团终于忍不住减持。

  普天东方因自身生产经营资金需求,计划自减持股份合计不超过2152万股,减持比例不超过总股本的2%。

  该公告无异于一枚“炸弹”,第二天东方通信股价大跌,至收盘跌幅7.83%。次日东方通信又发公告,将减持股份更正为不超2512万股。

  近期东方通信股价处于调整状态,3月29日,东方通信报收28.17元/股,较41.88元/股的盘中最高价下跌了48%。但不论是与2018年11月26日收获首次涨停前4.46元/股相比,抑或是与2019年农历春节前12.5元/股相比,东方通信至今逾30元的股价仍然十分可观。

  “反映出市场热情仍然高涨,每次股价要跌的时候,就有资金往上拉升。股价的转折点可能比想象中来得要晚。”前述通信行业分析师说。

  股价飞涨的背后,是市场上游资对东方通信“击鼓传花”式的炒作。龙虎榜显示,最近三个月,如东方财富证券拉萨团结路第二营业部9次买入8次卖出,累计买入金额5.8亿元,卖出金额5.3亿元。

  这也直接体现在年报数据上,截至2018年12月31日,东方通信共有12.2万户普通股股东,而到了3月20日,股东户数激增至21.18万户,增幅达到了73.6%。与三季报相比,吴嘉毅、张民两名自然人成为新晋十大股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8 参与 28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21世纪经济报道

中国商业新闻领导者

头像

21世纪经济报道

中国商业新闻领导者

11680

篇文章

215251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