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讲故事 | 文化站来了一位稀客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位于国道旁的西平乡文化站方站长,最近老是发牢骚,说自己单位没有客人来,一年到头冷冷清清,嘴巴都淡出鸟来。

  这一天,方站长刚上班,顶头上司林乡长就风风火火地推门进来说:“老方,刚接到省文体厅的一个电话,说他们有一位姓刘的处长出差路过咱们乡,听说咱们乡《文化志》修得好,要来和咱们交流交流!”

  一听说省里要来客人,全站人高兴得跳了起来,方站长一把拉住林乡长的手,说:“乡长,省里来客人可是尼姑做满月——难得啊!今天你可要亲自作陪喽!”林乡长摆了摆手,说:“我有急事要下乡,你们先接待一下,午饭就安排在喜来楼——标准高一些,我已与办公室主任交待好了。时间早的话我会赶回来。”林乡长说完,夹着公文包走了。文化站来客人,可谓是久旱逢甘露,方站长领受了任务就如接到战争动员令,立即把全站人员集中起来,擦桌子的擦桌子,拖地板的拖地板,烧开水的烧开水,办公室一下热闹了起来。

  一切准备停当,客人果然来了——是一位西装革履、提着大公文包的帅小伙。方站长亲切地叫一声“刘处长”,把客人迎进办公室,手下一帮人拥上前来,又是递茶,又是敬烟,热情得不得了。

  一阵寒暄后,小伙子掏出名片和介绍信,说:“方站长,我这次来有两个任务:一个是,听说你们《文化志》修得不错,想来和你们切磋切磋、交流交流,总结一些经验,向全省推广;再一个嘛,就是省厅最近编印了一套书,想请基层站帮助征订,请你们多多支持!”

  方站长一听心里打了个疙瘩:一年到头没人来,今天一来却是个推销书的啊!可眼前来人是省主管厅的,他哪里敢说“不”字,只好恭恭敬敬地接过名片,满脸堆笑地问:“请问多少钱一套?”

  “不贵,不贵。”小伙子摆摆手说,“一套书共11本,只收480元。”随即又压低声音说,“其中180元为发行费,也就是给你们个人的辛苦费。”

  方站长一听,倒吸了一口冷气,嗫嚅着说:“我们的经费……嘿嘿……有些紧张……”

  哪知,小伙子就像没听见方站长说话似的,从公文包内取出一大叠订书协议,递了过来,说:“其他乡镇对我们支持可大了,你看,有的乡镇一口气订了二十几套呢!听说你们是市里的先进,总不能太落后吧!”

  “那是,那是。”方站长见小伙子咄咄逼人,好不气恼,但面对省上的领导,他又不敢得罪,只好唯唯诺诺地附和着,心里急得如十五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

  小伙子见方站长犹犹豫豫的不答应,又拿出一摞印制精美的广告册,说:“这套书很好看的,许多内容都是刚解密的历史档案,我保证货有所值,你们订了不后悔!再说我们还给你们发行费,并不吃亏嘛!”

  “嗯,嗯。”方站长想着心思,忙接过广告册,漫无目的地翻了起来。

  哪知,他不翻不要紧,一翻吓一跳:广告册上有一幅“义和团战士”的插图,文字说明却是“旧社会的兵匪”!他对这幅图印象特别深刻,因为他昨天给儿子辅导历史,正好在儿子历史书上看到过这幅图,而且现在这本历史书就在他的抽屉里。方站长脑袋里的那根弦一下绷了起来:正规出版社怎么会有如此大的纰漏呢?来人是不是骗子?

  他这么一想,再也坐不住了,假装要上卫生间,来到外边,掏出手机,按照名片上的号码挂去……

  挂完电话,方站长松了一口气,可挠挠头皮,心里又有了烦恼:这事报不报案呢?不报案嘛,是失职;报了案嘛,上头来人七查八查的,贴工贴力不说,免不了还要贴一些费用。他犹豫片刻,有了主意:管他是真是假,稀里糊涂把他撵走最省事。于是,回到办公室,把广告册往小伙子面前一甩,说:“刘处,还是收起你这些粗制滥造的破玩艺吧!”

  小伙子一听,跳了起来:“你这同志怎么这样说话?”

  大家被方站长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惊得目瞪口呆,都以为他神经出什么毛病了。

  方站长也不多说话,从抽屉拿出儿子的历史课本,翻出那幅图,往小伙子面前一拍,说:“你自己看看吧,哼!有些话就不要我捅破了,我们可是管这个的!”

  小伙子果然是个骗子,他一听这话已暗暗吃了一惊,再一看两幅图,就像吃了闷心拳样不吱声了,心想:今天是小鬼撞见阎王了,这儿绝非久留之地。赶忙收拾起材料,说:“这是排版上的一个小失误,原书是绝对不会有差错的。既然你们不支持,那就算了。我时间很紧,还要到别的乡镇去,就此告辞了!”说着退出办公室,脚底抹油——溜了。方站长追出门外,看着小伙子狼狈逃窜的背影,如打了胜仗般露出得意的笑容。

  方站长打发走小伙子,长长舒了一口气,回到办公室,却发现了一个问题:大家嘀嘀咕咕地议论着什么,一见他进门又忽然煞住——不说话了,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好像相互不认识似的,刚才热闹的场面一下变得安静了。方站长感到奇怪,瞪着眼睛问道:“都怎么了?那人可是个骗子呀!噢,你们是怪我为什么不处罚他?我们基层站哪有执法权!还是把他撵走省事嘛。”方站长见大家还是不说话,也没辙了,无奈地摇摇头坐了下来。他点燃一支烟,吸了两口,一看手表,忽然像发现了什么似的,从座位上弹了起来,把手一挥,对大家说:“都跟我来!”

  大家不知方站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好一窝蜂跟着走。

  三步两步来到大街,方站长打老远看见了小伙子,追上前就喊:“喂,你给我站住!”

  小伙子回过头看见方站长带一大帮人向他追来,吓得两腿打颤,问道:“你、你们要干什么?”

  方站长“嘿嘿”一笑,说:“不干什么,请跟我们走一趟!”

  小伙子脑子“嗡”的一声——完了,可现在是老鼠钻牛角,已无路可逃了,只好老老实实跟着走。

  方站长在前,一帮人把小伙子夹在当中,沿着大街走着。不一会儿,来到闹市区,方站长在当街一幢漂亮的楼房前停了下来,把腰一躬,手势一打,恭恭敬敬地说:“刘处长,里边请!”

  小伙子抬头一看,是一家装修气派的餐馆,不禁大吃一惊,心里如一架电脑立即运转起来:是自己还没露馅呢,还是另有名堂?他们不是经费紧张吗,怎么又有钱请客呢……

  正当小伙子云里雾里,惊得不知所措之际,从餐馆里迎出一个人来,乐呵呵地说:“这位就是省里来的刘处吧,久仰,久仰!我是政府办主任,已在此恭候多时。刘处,里边请!乡长一会儿就回来!”

  小伙子一听这话明白了,原来这顿饭是吃政府的呀。他看了看背后那群人,心里说你们也和我一样姓“骗”呀,这么说这一顿是不吃白不吃了。小伙子想到这里,长长吐了一口气,心里顿时轻松了,于是,一抹头发,挺起胸脯,拿出领导的风度,说了声“大家请!”径直往里走。

  这时,方站长扭过头来,把手一挥,对大伙说:“现在其他话都别提,咱们一起陪省里来的刘处长吃饭!”大家一听这话,“轰”的爆开了锅,一个个争先恐后相拥上前,刘处长刘处短地叫着,簇拥着客人往餐馆开去。

  这一顿饭直折腾到太阳西斜,喝得一个个舌头麻木、分不清东南西北方才收场。

  半个月后,人们在乡财务众多的接待单中,看到一张“来客单位”栏写着“省文化厅刘处长”字样……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老酒一杯无

人生随笔,世间百态。

头像

老酒一杯无

人生随笔,世间百态。

442

篇文章

156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