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苦短 一起为这个星球做点小事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发现西双版纳之美

  顺手公益 参与雨林修复

  欢迎订阅〖小象的雨林〗

  ele-forest

  余生苦短,一起为这个星球做点小事

  2019年1月7日清晨,我被轰隆隆的炸雷声惊醒。

  窗外大雨哗哗从天而降,睡眼迷糊的我一时恍惚,差点错乱了时空。

  

  西双版纳的基诺山

  正值西双版纳的干季,通常从11月到2月,几乎不下雨,偶尔来一阵,也是意思意思,点到即止。

  但这个干季,从2018年12月中旬到元旦,已经下过两轮雨,每次都持续好几天,还都不小。

  7号这天的预报,是暴雨,要持续两三天。

  

  基诺山的茶农周腰说,天气不正常,干季下这么多雨“从我记事起,没有过。”

  我问他:“下雨好吗?”

  他说:“不好,干季要休整地,雨多了,草发得快,要多干活。”

  我又问:“对刚种的树好吗?”

  他说:“好。”

  我笑了,对树好,就是好雨。

  

  2018年,我们带着基诺山巴飘寨的8户农民,种下了3500棵树,筹划了整整一年的雨林修复项目,迈出了第一步。

  最后一批树苗是10月底种下的,已进入干季,缺少雨水浇灌,往年这时通常不种树了,因此,我们很担心这批苗的成活率。

  老天眷顾,用几轮反常的雨,滋润树苗们安全度过漫长的干季。

  伴随着新年喜雨,我辞职移居西双版纳,已经6年了,小象未来成长计划6岁,我们参与保护亚洲象6年。

  而距离2009年4月,我们答应基诺山巴朵寨的茶农小布,帮她卖茶,帮她用自力更生的手段脱贫致富,已经9年零9个月了。

  

  到今天,仍然有人在问我:你是做什么的?

  有人找我买茶,因为我是个茶老板。

  有人找我住店,因为我是个客栈老板。

  有人找我要酒要香肠要野蜂蜜要百香果

  因为我是个好吃好喝的老板。

  

  小象公益农产品

  有人找我当向导,因为我已经带过两千多人,体验了非著名景点的西双版纳,朋友们手机镜头里的雨林、傣寨、哈尼饭、基诺舞,古茶山的云海、澜沧江边的晚霞,让他们的朋友莫名惊诧:怎么不是我去过的西双版纳?!

  

  西双版纳特有,中国国务院最后确认的第56个少数民族--基诺族

  

  古六大茶山之首--攸乐山(现称为基诺山)

  

  和小象合作基诺山无公害有机示范生态茶基地

  更多的人找我看小象,因为从2013年6月至今,我作为发起人的“小象未来成长计划”,参与了中国野生亚洲象的保护,招募了上百位志愿者来体验象爸的生活和工作,记录和传播保护亚洲象辛苦工作的日常点滴;我们也有幸直接参与了救助小象羊妞,为她能活着,能长得胖胖的还挺淘气,尽了一份心力。

  

  救助象--羊妞与照顾她的象爸爸

  仍然,有人找我搞策划做传播,因为我曾是个老媒体混子。2013年在北京国子监给野象谷征集LOGO,揭开了中国保护亚洲象的传播序幕;2014年春节期间,策划并组织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特别节目组,在野象谷进行了连续5天的现场直播,2个多小时的播出节目,仅次于当年春晚的收视率,让曾经不为外人所知的中国野生亚洲象种源繁育和救助基地,以及中国人保护野生亚洲象的故事,从此被媒体和公众广泛关注,不停骚扰。

  

  也因为此,2016年,我被推荐担任了西双版纳州热带雨林保护基金会的理事,理事理事,本来不理也没事,可理事长樊高潮和秘书长梁玉强,多次找我喝茶吃酒,让我帮基金会出出主意,策划活动,扩大影响,增加募款。

  

  基金会理事长樊高潮用心地为小树苗浇水

  我自以为是,口没遮拦,站着说话不腰疼的瞎白呼。

  理事长慈眉善目,谦虚低调,总是夸奖,然后挖坑:

  “小张你的主意很好啊,可是我们做不到啊,要不,你来?”

  “小象未来成长计划好啊,不光要宣传保护亚洲象,也应该为保护热带雨林多做宣传啊,要不,一起来?”

  2017年11月21日,小象计划和热带雨林保护基金会签定十年合同,成为这家具有公募资格的基金会的第一个常设项目。

  

  2018年4月,我被选为基金会副秘书长,负责干活,往好听了说,叫执行秘书长。

  有一天,我和理事长到勐宋考察鸟塘,探讨雨林鸟类保护,理事长和村民喝了些酒,下山路上,他微醺微醉,笑咪咪的对专心开车的我说:今年我最得意的事情,就是把你给弄来了。

  

  在山寨里举行的鸟坛摄影展,其中摄影者有来自各个山寨的守林人

  人在江湖飘,难免会中招。

  我本来就说不清的身份,又多了一层麻烦。

  我到底是做什么的?

  

  基诺山又称攸乐,曾是六大古茶山之首,在基诺山的亚诺寨还保留着古老乔木树种的古树茶

  我在继续卖茶,生长在雨林深处的原生态好茶;

  我也在卖小布的香肠、布鲁飘的酒、岩光的傣家古法红糖、基诺山的野蜂蜜,以及各种来自雨林的好吃好喝的东西;

  我们帮扶的茶农,资布鲁、小布和布玛老师家都已买了车,布鲁飘做酒的收入早已远超橡胶,我们资助的傣族小姑娘西纳已经从小学念到初二,拉祜小寨的11个孩子,也第一次有人坚持到了初三。

  我的小象客栈开业两年了,墙上挂的所有照片,都是我们和朋友们拍摄的雨林、古茶山和雨林村寨的风土人情。这里是热带雨林基金会的志愿者接待站、小象未来成长计划的办公室,是小象的朋友们了解西双版纳、体验雨林之美的开始。

  

  我带着更多的朋友,去更深远的村寨,更原始的雨林,见识更丰富的文化,品尝更地道的美食,触摸更纯粹的版纳。

  我去的地方越多,就越无奈、越担心。我看到更苍茫无边的橡胶林,更多丑陋的新式小别墅,更频繁使用的农药和杀虫剂,更多的城市文化对边远山寨的侵蚀和同化,雨林原住民文化和生活方式,在更快的消失。

  负责基金会的工作,我有机会对雨林有更多的了解。

  我得知科研人员进行了为期一年多的灵长类调查,在整个西双版纳没有发现白颊长臂猿的踪迹,他们不敢贸然宣布这个可爱的生命已经在版纳灭绝,准备再做一轮调查。

  
白颊长臂猿

  体型仅次于亚洲象的印度野牛,这个通体灰黑、靠近四个蹄子部分是白色,黑夜里远看像穿着“白袜子”飘浮的怪兽,二十多年前在版纳还有四千余头,到目前仅被发现有20多头,残存在布朗山一片小小的区域。

  还有孔雀,来西双版纳的游客能在景点看到孔雀放飞,数百只孔雀闻哨而起,飞过树林和湖面,飞到定时喂它们的人面前,场面壮观。只是大部分人不知道,这都是原产自印度和斯里兰卡的蓝孔雀,属于家禽之一,可以吃,味道不如鸡。

  西双版纳本土生长的是绿孔雀,体型高大,色彩绚丽,颜值远超阿三,被称为“龙鸟”,版纳人也叫“大鸟”,最后一次在版纳被人观察到,是2014年在中缅边境的大勐龙勐宋。

  

  傣族曾经是西双版纳人数最多的民族,上千年前,他们就在村寨附近种植速生的“薪柴林”,以减少对雨林的砍伐。以前,每个傣寨还有一片“竜林”,竜(音:lon)是傣语,本意是森林,“竜林”就是神林,是神居住的地方,这里的一草一木,所有动物,都是神的伴侣,不能砍伐或猎杀。“一片叶子都不能拿回家”。

  

  散落在每个傣寨的竜林,曾经遍布西双版纳,为动物的迁移提供了休息和庇护的场所,用现代的说法,是在人类聚居的区域,保留了点状的生物廊道。

  但是,前两年开展的竜林调查发现,大部分傣寨的竜林已被砍伐,种植了橡胶树或其他经济作物,有的村寨还保留了一棵标志性的大榕树,作为竜林的象征。有些跑得更快的村寨,连大榕树都没了。

  

  傣寨曼掌村村口的菩提树

  竜林的丧失,不仅让动植物消失怠尽,随之消失的,是傣族依雨林而居的生活方式和雨林文化。

  说文化显得虚空,具体到吃的吧。

  傣族美食让人垂涎,傣族人喜欢用西红柿加各种本地香料食材,制作蘸料,叫“喃咪”,有本地老大哥说,他小时候,傣族寨子里的老妈妈能用各种材料组合,做出上百种喃咪,现在,“做不出来喽,很多原料已经找不到了”。

  

  左上:番茄喃咪,左下:螃蟹喃咪,右:菜花喃咪

  基诺族面临相同的苦恼,基诺山有一种野生香料,烹煮肉类时使用,去腥,香味独特,类似我们常用的八角,汉语叫“攸乐八角”。现在,整个基诺山能结出攸乐八角果的树,只在巴飘寨有一棵,巴朵寨有六七棵。有人尝试培育,以前是能够长大,但结不出果。小布说,这两年有能结果的了,但闻着香,吃着不是那个味道。有老人告诉我,攸乐八角的籽,必须被某种鸟吃过,再拉出来,这样发芽长大的攸乐八角树,才能结出好吃的果。这种不知名的鸟,早已绝迹了。

  有几位本地的老大哥,或曾是政府领导,或是本地知名文化人,我时常和他们聚会喝酒,酒过几轮,就请他们讲和雨林有关的故事,有一位李老师对我说:你喜欢雨林,我们小时候是害怕雨林,因为雨林里有虎豹,有大象,有毒蛇,白天进雨林都提心吊胆,晚上更不敢进,有鬼火,后来才知道是千百年腐烂的植物,发出的磷光,蓝色的,远看星星点点的飘着,就像电影阿凡达里的样子。

  

  我闻之沉醉,唯有神往。

  这样的雨林已经难得一见,曾经覆盖西双版纳的密密雨林,如今基本上被连绵不绝的橡胶林、台地茶等单一经济作物取代。

  很多来版纳旅游的朋友,都惊叹处处是绿色,是森林,却不知,看到的大部分都是橡胶林。从版纳州最繁华的景洪市出发,往东南到中老(挝)边,一百多公里的车程,沿途两边尽是橡胶;往南到中缅边境的大勐龙勐宋,整整一百公里,只有最后几公里山路,海拨超过1000多米后,才出现森林,其余,除了小片的香蕉林,也尽是茫茫橡胶。

  每年干季中后期,橡胶林叶黄枯落,从飞机上俯看,大片大片的斑秃,和被割裂的、恒久常绿的森林,形成迥异的对比。

  

  橡胶树被称为抽水机,胶林里除了杂草,其他植物很难生存,动物也无食可觅,难以存活,因此,橡胶林也被称为绿色沙漠

  橡胶林蚕食后的西双版纳,并不美丽。

  橡胶曾经给版纳人带来过丰厚的收益,做出过巨大的贡献,人类的发展也需要橡胶,这无可厚非,没有对错。西双版纳的问题,是种多了,种滥了,橡胶只适合种植在海拨600米以下的地方,而现在,大量海拨超过800米,甚至1000多米的地方,也因为当年胶价一度疯涨,被疯狂种植了橡胶。

  

  近些年,胶价持续低迷,当年闻风而至,包山砍树种橡胶的老板,很多已经消失,因为雇人割胶的收益还不够支付工钱,而农民但凡有其他收入的来源,也不愿再去辛苦割胶。目种植的结果,是白白破坏了环境,村民却没有相应的收益。

  过去一年多时间,在我走访调查的基诺乡巴飘、巴朵、新司土、么卓、小普希、普米、巴亚等村寨,都有村民在考虑如何处理橡胶地,有的想把地卖掉,但价格低廉,卖掉之后,钱能用多久?或者打算种水果,但种什么呢?几年后水果挂果,能卖出去吗?价格如何?

  橡胶地,已经成了很多村民的鸡肋。

  2018年雨季来临时,我们开始了“雨林修复”计划,就是想在保障村民的收入不低于割胶收益的前提下,动员村民们退胶还林,一起修复这片雨林,他们的家乡,我们的远方,努力还原西双版纳曾经的美丽。

  写这篇文字的时候,我到深圳参加黑马训练营组织的同学企业参访,陈列共和的创始人钟晓莹,带我们参观了她的布置得美美的公司,介绍了她在从事的,美好的事业。

  

  “用美打造竞争力”、“美好之物,治愈人心”,晓莹同学分享她的观念,我想起的是基诺山那片雨林,沟谷里树藤千缠万绕,无数大树挺拨向上,树干有兰科植物和苔藓相依相附,阳光透过翠绿的芭蕉叶,洒在数不清的花草和灌木,停下脚步,是溪流的欢歌和各种鸟的鸣唱,山螃蟹慌乱的乱进泥窝,花样百出的昆虫,一声不吭的,等着我们这些陌生人走过。

  每次走进雨林,都会有惊喜的收获,发现自然和生命的奇妙;每次凝望雨林,浮噪的情绪都会慢慢平静,然后生起内心欢喜,感到无法言说之美。

  

  这是大自然“陈列”给地球的美好之物。她一次又一次的治愈了我,和来自都市的朋友们。

  雨林之美,才是西双版纳真正的竞争力。

  我在深圳度过了45岁的生日,哀叹时光飞逝、余生无多的同时,也很欣慰,在来到西双版纳6年之后,我找到了自己愿意为之努力的事情。

  修复雨林,是把橡胶林替换成多样化的树种,只要减少人为的干扰,多年之后,大自然会慢慢自愈,生发出更多的物种和精彩

  

  修复雨林,是为亚洲小象和所有雨林的精灵重建家园,让他们至少拥有能存活下去的空间。

  

  修复雨林,也是为当地人保留和寻回他们的文化和生活方式,他们的音乐、歌、美食,和在雨林里生存的技能。

  

  保留这些精彩和不同,不止是为我们这些外来者,为旅行者,提供短暂的惊叹。更不是为了猎奇,或者为了所谓文化的多元。

  不论是亚洲象,还是当地的原住民,他们曾经与雨林共生共存的方法,对自然保有的敬畏和信仰,对这个星球起码的尊重和不同的解读,值得我们偶尔放慢脚步,用心了解,细细品味。

  

  这注定是一件漫长的事,在我有生之年,也只能初见成效,但好在已经开始。

  2018年,我们种下了3500棵树,截止2019年元旦,有229棵被朋友认领。

  其中,我的44位北京国际关系学院的校友,在88级师兄浩哥的组织下,第一批远程完成认领,在此之前,我一直忐忑,会有人参与我设计的这个项目么?关键时候,校友亲啊!从美国回来休假,专程来版纳种树看小象的,82级的师姐孔平说,要让她的孩子们,和更多国关的“关二代”,一起参与修复这片雨林。

  

  我的太极师妺多多老师,带着她的北京金阳朗月小学堂的50多位孩子和家长,来版纳亲手种下并认领了40棵树,她的魔法森林,会伴随孩子们一起长大。

  

  黑马17期同学许文杰,还没有来过版纳,却第一个以企业名义,认领了100棵树,他的杭州克勤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成为我计划推动成立的,中国热带雨林保护联盟的第一家企业。感谢同学,纯粹的支持。

  

  还有几十位朋友,在我还没有正式推出项目说明时,就参与了项目,衷心的,感谢你们。也许,多年以后,你们会发现,自己参与开创了一件伟大的事。

  未来很多年,我们会在雨林修复的社群里,一起关心每棵树的成长,关注那些管理树苗的农民的生活变迁,了解这片雨林的逐步扩大,品尝到这片雨林里出产的,水果、茶叶、土鸡土猪,和其他好吃好喝的生态农产品。或者,随时来一次旅行,来检查树苗的成长,来一场雨林边的相聚。

  

  2019年,是我,也是小象未来成长计划,全新的开始。

  我的人生已经过半,余生苦短,以后的时光,希望和朋友们一起,为这个星球做点小事儿,为小象,为这边的孩子和年青人,也为我们自己。

  这个微信公号:小象的雨林,就是专门为这件事开设的,内容会有和雨林有关的有趣的知识和故事;会带你深入了解西双版纳12个原住民的雨林文化,体验和雨林有关的美食美景,当然,还可以直接参与保护雨林、亚洲象的行动。

  在版纳做事儿不容易,进展也慢,但方向对了,慢慢去做,总会有结果,有时候,既然选择了远方,真不必风雨兼程。

  【END】

  感谢您的阅读

  文字|张锡炎

  编辑|黄慧文

  图片|来自所有参与小象之旅的客人和参与志愿者活动的工作人员们拍摄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 参与 1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九行

比远方更远。

头像

九行

比远方更远。

775

篇文章

11537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