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字胡认出了杨怀仁就是当日那个把九天玄铁典当给他的那个书生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八字胡认出了杨怀仁就是当日那个把九天玄铁典当给他的那个书生。 只不过当日那个书生衣衫破旧,面黄肌瘦,一看就是个无钱无势的穷酸秀才,而眼前的这个人,荣光满面,一副富家公子的模样。 杨怀仁怕他说漏了嘴,急忙伸手卡住了八字胡的喉咙。 “小心说话!” 八字胡说不出话来,看着杨怀仁充满杀气的眼神,忽然觉得自己如今说什么都没有用了,如果能让眼前这个人给他来个痛快的,也省的在被那些恶魔们继续折磨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你现在这个样子,想活着走出这里是不可能了。如果你按我说的去做,我可以给你个痛快。”

  

  
八字胡早已经生无可恋,迷离的眼神中,似乎看到了他惨死的家人,想想能很快下去陪他们,不再活着受罪,他艰难的点了点头。 杨怀仁缓缓松开了卡住她喉咙的手,轻声细语的说道:“一会儿我问你当日那个把九天玄铁典押给你的那位公子的模样,你知道要怎么回答吗?” 八字胡喘着粗气,又点了点头。 “不错,之后我会给你点东西吃,刚开始吃过之后会有些难受,不过很快你就会摆脱这些痛苦,你明白吗?” 八字胡知道这是给他吃毒药了,布满血污的脸上的痛苦之色渐渐的不见了,仿佛看到了希望似的,嘴角竟微微上扬,流露出慰藉的笑容。 杨怀仁往后退了一步,转身背对着八字胡,面对着牢笼之外的众内卫,装出一副残忍的样子,阴声说道:“看来本使不使出看家的本领,你是不肯交代了。

  

  
哼哼,不知你可听说过‘千刀万剐’之刑?没听过本使就给你说说。 ……” 杨怀仁绘声绘色的把后世听说的凌迟的刑罚是怎么回事说了一遍,说到受刑的人一刀一刀被割肉,割上足足一千刀才受尽折磨而死的时候,八字胡早吓晕了过去。 连子庚和另外几位内卫们,成为内卫之前就被训练过怎么刑讯逼供,各式各样的残酷刑罚更是用的十分熟练,且给人行刑,无论多么残忍的刑罚从他们手里使出来,从无怜悯之意。 可当他们听说了千刀万剐这种刑罚的时候,也听得心惊胆战,忍不住浑身发抖,想起早先听说过杨怀仁身为一个厨子,刀法娴熟,大殿之上宰杀分割一条河豚的手法精妙至极,想必杀人的手段也不会有什么不同,顿时对这位新堂主更加心生畏惧。 实际上,凌迟这种刑罚,最早出现于古罗马,中国古代最早的记载出现在五代时期。 北宋是没有这种残忍的刑罚的,民间知道的也不多。直到后来的大辽和金国,才又重新有了这种死刑形式,用来处罚犯了谋逆这种大罪之人。

  

  
而凌迟真正写进律法作为定式的刑罚,要到元代了,而这种刑罚大肆使用,是在明清两朝,最著名的被凌迟处死的人,是明正德年间的大太监刘瑾,根据史料记载,他挨了三千三百多刀才死。 所以杨怀仁现在拿这种让他自己都觉得恶心的刑罚来吓唬人,效果就非常明显了。 众内卫都恐惧的低下了头,不敢直视杨怀仁的双眼。杨怀仁觉得机会来了,转过身去掐住八字胡的嘴,把一个包裹了毒液的肉丸子塞进了他的嘴巴。 他动作很快,除了何之韵瞧见了整个过程,外边的几位内卫都没有注意到。 八字胡转醒过来,意识到杨怀仁给他喂的时毒药,心想终于可以摆脱痛苦早登极乐了,也能给自己留个全尸,竟主动把那颗肉丸嚼烂了吞了下去。 “半个时辰之后就会发作。”杨怀仁小声跟八字胡说了句,然后又大声问道:“给你最后一个机会,把那个典当了九天玄铁之人的样貌如实描述出来,说!” 八字胡知道自己还有半个时辰可活,不如就顺着杨怀仁的话,胡扯一番,敷衍了这帮内卫,也算报答了杨怀仁给了他一个痛快。

  

  
连子庚见八字胡要交代新的口供,忙去唤了一个熟练丹青的属下来,铺开了桌案开始根据八字胡的描述,画出一个人的图影来。 “小底知道的都交代了,再也没有隐瞒。” 八字胡说完了,黯然的低下了头,整个身体也瘫软下来,等待着死亡那一刻的来临。 “算你识相!” 杨怀仁说完从地牢里退了出来,拿起那张根据八字胡供述画出来的人像,差点笑喷出来。 那张人像上画的,哪里是一个穷酸书生,明明就是一个五大三粗,相貌丑陋的大胡子山贼模样。 更夸张的是,这人长得也太奇怪了,鼻孔朝天不说,鼻尖上还有一颗大大的黑痣,眼睛却细小的仿佛只有一条细线,左脸上还有一道长长的刀疤。 几个内卫看了这个图像,实在不敢相信这样一个类似江湖中大盗的粗鄙汉子,会拥有一块世上罕见的九天玄铁。 连子庚开口问道:“特使大人,这……” 看着众人怀疑的表情,杨怀仁怒喝道:“怎么?不相信本使的手段问出来的口供吗?不信你亲自再去审问!”

  

  
说罢挨个瞪了众人一人一眼。众人心里打鼓,这图像上画的人,实在跟之前八字胡交代的那个书生身份的年轻人相距甚远。 但是既然这是新堂主问出来的,他们也没有人敢提出质疑,只得吩咐人照着这个图像去临摹上几千份,送到各地的内卫手中,让他们按照图中所画之人的样子寻找。 事情办完了,杨怀仁离开了这个让他感到不舒服的地牢,重新回到地面上,沐浴在阳光之下,才让他重新呼吸顺畅起来。 第一次杀了人,杨怀仁的心情有些奇怪,虽然可能毒杀了八字胡,才是对他最大的怜悯,可是那种感觉,就像是一块大石,重重的压在了他的心头之上。 确实如杨怀仁所预料的一样,他走了小半个时辰的工夫,八字胡就毒发了,或许是曼陀罗的麻醉作用,他并没有承受多么大的痛苦,就这么解脱了。 等到牢头发现他死了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半天光阴。牢头不敢说人犯在他手底下出了意外,对上面的报告中只推说是人犯受刑不过,咬舌自尽了。

  

  
回家的路上,杨怀仁一言不发,何之韵知道他心情不好,也没有去烦他,只是靠在他肩膀上,让他感受到自己的温暖。 心情沉重归沉重,但杨怀仁绝没有后悔。 杨怀仁安慰自己,既然重生在这个时代,就要遵从这个时代的生存法则。 无论你想过怎么样的日子,或者有什么样的理想,要实现它们,首先应该先让自己生存下来,然后才能慢慢的强大起来。 拥有了权力和力量,才能过上想要的生活,才能保护自己的家人。 现在他忧心的是,太皇太后那么精明的人,看到了那幅搞笑一样的人像,会怎么想呢?她是一定不会相信那个样貌丑陋的人,就是那个典当了第一块九天玄铁的书生。 危机并没有因为八字胡的死而解决,或许只是延缓了一下危机来临的时间而已,杨怀仁也恰恰需要一段时间,来想清楚怎么面对将来的危机。
莲子三兄弟决定扮作杨怀仁的随身护卫留在杨家庄子,一是方便跟内卫联络,二是可以随时保障杨怀仁的安全。 其实他们心里还有另外的目的,他们察觉到了杨怀仁不单单是个小书生或者小厨子那么简单,在他们眼里,杨怀仁的将来,绝对不会只是一个堂主,他的成就也绝不会局限于内卫之中。 连子庚很相信他的眼光,他们兄弟三个跟着杨怀仁,会有一个更好的将来。 虽然不是农忙时节,杨家庄子里确是一如既往的忙碌,不断有运送随园春和豆腐的货车进进出出。 游师雄领着一帮人在偏院里叮叮当当的敲打出一块又一块的压缩饼干,他的手艺比不了专业厨子的杨怀仁,所以做出来的压缩饼干味道上差了一些。 但是在游师雄看来,这个味道已经不错了,怎么都比原来的硬邦邦的干粮强,最重要的是,压缩饼干体积小,一个士兵,可以随身携带够吃两个月的压缩饼干。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郁怡和爱乐

快乐的看待娱乐圈的是是非非

头像

郁怡和爱乐

快乐的看待娱乐圈的是是非非

2243

篇文章

4940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