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京 SOHO 无关风水,你绝对不知道的秘密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图片@视觉中国

文 | 亮相财经

2013年12月10日,癸巳年甲子月庚戌日,宜开光,忌造屋。

望京SOHO的塔1、塔2刚刚完工,开始亮灯测试。

两栋圆弧型大楼的灯光缓慢亮起,再逐渐熄灭,33秒一个循环。

站在大街上,走出百米,回过头,闭上眼,还能感到远处刺眼的白光。

睡城望京,静如夜晚的太平洋。望京SOHO在大洋中心,亮起一盏航行灯。

这场航行中,人们怀揣梦想登船。

成功者上岸,落难者搁浅,水手迷信风水,舵手相信科学,还有五环里的看众,调侃着船上的故事。

创业大潮,望京SOHO平稳航行,那流线型的楼体,最适合降低风阻。

潮起潮落,水涨船高。

创业场无关风水与科学,都只是人的故事。

01 船

上世纪80年代,望京是一片花椒田。每到9月,花椒丰收,田间鲜红胜火,远远就能闻到花椒清香。

90年代,开发商推平了花椒地,建起了居民楼。望京成了CBD白领“晚上睡一觉”的睡城。

2009年9月3日下午4点半,一锤定音,SOHO中国经过213轮竞价,以40亿高价拍下望京中央的B29项目用地,溢价率164.3%。

期间,代表SOHO中国的10号牌,举起不下百次。

未到现场的潘石屹,打给举牌竞拍的同事:快回来,等你们一起开香槟。

望京的酒桌上觥筹交错,往来都是生意,早无花椒清香。

潘石屹十分看重B29,只要从首都国际机场进城,这里将是人们看到的第一个北京地标。

这似乎在预言,望京SOHO必将是聚财之地。

自2010到2011年,国十一条、国十条、9.29新政、新国八条相继出台,北京楼市限令升级。

住宅商品房市受阻,投资客奔向商业地产市场。

2011年08月,北京市房地产交易管理网数据统计,望京SOHO办公、商业分别签约119套、18套,成交均价分别为47718元/平米,87103元/平米。

其中,5000万以上客户占比6成。

2014年,望京SOHO建成。4月中旬,触控科技一次性租下2.3万平方米,成为望京SOHO第一个租户。

此前,这家公司研发的《捕鱼达人》,在20小时内爬升至App Store中国区免费榜第一。

9月,又是花椒成熟时,瑞士达沃斯吹来双创风:

要在960万平方公里土地上掀起大众创业、草根创业的新浪潮,形成万众创新、人人创新的新势态。

几个月间,望京SOHO出租率超75%。一年之内,52万平方米全部租售。

其中,IT企业占比达到90%。

大潮来袭。望京SOHO被潮水推起,成为怀梦者的渡船。

陌陌是怀梦者之一。

2014年上市前夕,陌陌团队扩张到200多人,就离开搬进了望京SOHO。

彼时,房租5元/天/平米,比国贸和中关村的单价便宜8块钱。

在前台,陌陌立起一块和人等高的LED屏,实时显示用户增长数据。创始人唐岩每次进门,都会能看到数字。

他知道,这个数字每增加一点,陌陌离上市就更进一步。

这一年12月11日,唐岩在纳斯达克交易所敲钟,陌陌登岸。

潘石屹转发微博祝贺:

又出现了一家上市公司,这里风水好,适合互联网企业发展。

02 潮

这是属于草根的大潮。

IT桔子数据库中,2014年新成立公司9262家,几乎是前两年的总和。

与之相对,一般从业者能数出的互联网公司,不会超过两位数。

到了望京SOHO,才能知道巨头的阴影下,数以万计的创业者身居何处。

2018年11月,30岁的创业者于宙把团队从海航实业大厦搬到了望京SOHO。

前一年,这个20人的小团队做了一款名为JOIN的陌生人社交软件,形似陌陌。

于宙将公司迁到望京,希望能找到属于创业的海域:

海航实业大厦大多是国企,每天6点,楼里就没什么人了;望京SOHO全是创业公司,晚上12点,打车要排队60多人。

在他看来,在北京,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比望京SOHO更适合草根翻身。

湖南农村走出的李智,一毕业就在望京SOHO开了一家3D打印公司和一家花店,一开就是五年。

花店名叫BETTER ME:一个更好的我。

他在花店兼卖分子料理,人均80元。

这个定价,着实不符合草根的定位。考虑到人们务实的消费观,分子料理改成了热狗快餐,人均35元。

不过他认为,望京SOHO是未来的CBD:

这里有希望。

2018年,他在望京SOHO对面小区买了套房,均价近10万。

从美团离职后,沈鹏在这里创建了水滴。

几十平米的办公室,没地方开会,大家就在楼下的空场席地而坐。

望京SOHO三栋狭长大楼呈品字分布,中间是人形空场,通道变窄,风速会猛地加快。

在这风口之上,草根起航。他们日夜不歇。

据称,2015年望京SOHO有13家公司获得融资,融资总额达44.89亿元。融资额排名前十的公司中,有4家都坐落于望京SOHO。

入夜,连续加班十几天的项目经理,下楼买了包烟,回公司奋战。路边等车的女程序员,拍下灯光璀璨的楼体,发给甘肃小城的父母。

便利店买下15瓶红牛的白领,在柜台打起了盹,惊醒后匆忙离去,落下两罐饮料。

传媒公司通宵加班,保洁员一早进了办公室,听到一屋子的呼噜声此起彼伏。

北京地铁十四号线望京站,通道的广告牌上,印着灯火通明的望京SOHO,广告语写着,为奋斗在路上的自己点个赞。

有人在夜里,看见一个年轻男孩从楼里走出来,唱着汪峰的歌,哭着离开望京SOHO。

歌声在风口流转:

我在这里欢笑,我在这里哭泣。我在这里活着,也在这儿死去。

北京,北京。

03 冬

2011年,网友调侃房价,设计了一种以“潘”为单位的计量单位。

1潘币代表1000元/平,10潘币就是10000/平。

10月26日11点,潘石屹自嘲性地在微博发布潘币征求意见版的图片,不到7个小时,评论超2万,转发达4.5万。

征求意见版酷似人民币,正面印着潘石屹本人,背面印的是望京SOHO。

潘币没有流通,但望京SOHO成了创业者寻梦之地。

图片上,这座建筑顶部,印着巴哈伊教的创始人阿博都巴哈的警句:

只要战争意念一冒头,就要用更为强大的和平思想来遏制它,要用更为强烈的友爱思想去消除仇恨的念头。

潘石屹未能料到,望京SOHO将成为中国互联网最激烈的战场之一。

2014年,千团大战临近尾声,O2O大风吹起。美团部分业务团队,将望京SOHO作为办公地点,距离总部不到两公里。

他们下楼时发现,这片土地已然成了战场。

战场中,创业者烧着热钱,粗糙学步,计划复制巨头的成功之路。

楼下的人行道,成了O2O的地推战场。

数十家创业公司的地推小分队,如摊贩般盘踞盲道,摊位上摆着水果、文具、毛绒玩具和米面粮油。

摊主还会叮嘱,3天后才能取关,因为那时他已经拿到两块的提成。运气好的话,地推人员一天能赚800多块的提成。

2018年9月20日,美团于港交所上市,在寒冬登岸。

那两天,望京SOHO门口的红绿灯失灵,行人乱走,车辆抢行。

浮萍终究失去了方向。

据 IT 桔子监测,2018年新经济领域新成立2623家公司,同步减少66%,融资事件数量直线下滑,同比减少近20%。

投中研究院C/PE统计报告也显示,2017上半年市场完成募集资金的规模达1342亿美元,而在2018上半年仅为341亿美元,同比下降74.59%。

投资人朱啸虎说,都长在有寒流的地方。

而创业者不是鱼,是不会游泳的人。他们等不到上岸,纷纷下船。

望京SOHO的中介小马回忆,2017年望京SOHO 2000多套办公室中,空置不到50套,去年下半年,锐增到400多套。

2018年,BETTER ME花店的公司订单减少了30%,消费者订单少了50%。

之前一次性订下30束花点缀办公桌的老客户,去年只订了1束花,放在前台,粉饰门面。客户业绩不好,前台和行政也被抓去做了销售。

保洁阿姨陈姐曾接了三家公司的私活,加上本职工作,月入5000。如今她手里只有一家公司的私活,月收入不到3000。

望京风水之说,开始在互联网人的朋友圈中流传。

一战期间,人类学家马林诺夫斯基旅居西太平洋的小岛,岛民迷信巫术。

不过,岛民在海面平静的礁湖区捕鱼时,只靠技巧,当他们进入风大浪大的外海,才会求助巫术仪式。

望京SOHO并非风水局,而是风浪中的大船。

水涨船高,泥多佛大。

2015年,一个攀爬爱好者爬上200米高的望京SOHO楼顶,俯瞰京城。

楼下行人如蚁,从四面八方缓缓而至。

巨轮依旧平稳航行。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老曹科技

分享科技资讯信息!

头像

老曹科技

分享科技资讯信息!

1106

篇文章

648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