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房养老”梦碎,老人巨债围城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文 | 魏帆

  以手里的房子进行理财,就能获得高达24%左右的年利息,每月还能获得超过一万元的利息,并且到期还能返还本金。

  这种吸引许多老人的“以房养老”项目,听起来很美好,然而也正因其太过美好,让人嗅到危险的气息。

  实际上,参与该项目的老人,最后不仅没有了回报,还欠下了数笔巨额贷款。作为这些贷款的抵押物,他们的房产也将被拍卖。

  这不是馅饼,而是针对老人精心设计的陷阱。

   “以房养老”变成“抵押房屋贷款”

  “以房养老”不是新词,只是被骗子们用来装上了“新酒”。

  传统意义上所谓的以房养老,顾名思义,这是一款将住房抵押给保险公司以换取养老金的保险产品,其本质目的是为了补充国内养老体系。这里的重点在于,接受抵押的保险公司,应为具有相应资质的正规保险公司。

  实实在在的以房养老不是个容易的活,事实上,从这一项目开启试点之后的四年间,参保者仅有寥寥,市场存在感极低,且投保人多为无子女老人。

  但在一系列充满骗子气息的金融公司眼中,“以房养老”却成了摇钱树,以此衍生出一种新的骗术。

  一家名为中安民生养老服务有限公司的机构,与多名老人签订合同,并为老人购买了中安民生旗下的退休系列产品,承诺“以房养老”项目按月付给老人佣金。但是在给了两三个月后,老人的银行的卡里再也没有看到钱。

  中安民生号称是一家专注于养老产业发展与服务的专业性平台式企业,2014年中安民生就借助政策的热潮,开始在试点城市通过宣讲“以房养老”,循循善诱推销设计好的养老项目给老人。

  他们通过选择老年人居多的社区,摸排拉拢到老年人客户,向老年人推广养老项目,顺利的俘获老人们进行投资。

  

  猫腻就藏在这些投资和养老项目中。老人们最后发现,在自己与中安民生的“以房养老”合同中存在“三角”甚至“四角”关系。

  中安民生的业务员们劝说老人们抵押房产向个人或金融机构借款,接着,让老人们用这笔借款购买了中安民生一款名为“月月薪”的产品。并且向老人们承诺将会返还理财收益。

  看到这里,中安民生的套路已初见眉目。让老人们抵押自己的房产,并且用抵押来的资金购买中安民生的理财产品。这哪里是养老项目,完全是理财产品推销的路数。

  事情到这里还没完。前3个,老人们的确每月收到了1万元左右的回报。就在老人们完全沉浸在高额的受益喜悦时,危机正在悄悄酝酿——中安民生的“以房养老”项目实则还没有获批。

  一家金融公司,将一款尚未获批的产品兜售给老人,而且还忽悠老人们将房子抵押出去。这样的操作,实实在在表现了中安民生这家公司清奇的脑回路和匪夷所思的大胆。

  

  随后,中安民生找到另一家合作伙伴A公司,但这家合作伙伴自身却是一个遭受资金危机的癞皮蛇。一个有钱,一个缺钱,臭味相投的两家公司凑在一起后,一个连环套设计成型。

  此时,手握抵押产证的债主,很快以A公司没有偿还利息为由找到老人让其还款,并承诺为老人们解决问题。解决办法就是,将老人们的房产进行二次抵押,获得新的贷款。在这一过程里,部分老人的房产甚至进行过三轮以上的抵押。

  按此套路,中安民生在老人不清楚合同条款的情况下,将老人价值上百万的房子进行多次抵押。而此时,老人们要面临的是没有“养老金”,还遭遇借款方的催款。而这里边的种种套路里,老人们毫不知情。

  老人们唯一清楚的是,通过抵押房产,购买公司的理财产品,每个月将会获得高额的回报。

   表面合法 老人维权无门

  其实从试点开始,“以房养老”就成为社会热议话题,有的孤独的老年人抱着高收益的心态,期望通过自己的房产“老本”暗度晚年。而没料想,被拉入一个深不可测的无底洞。

  2018年9月12日,北京法院审理了一起“以房养老骗局”案。

  原告高女士以房屋作为担保向王某借款220万,委托王某指定的龙先生作为其房屋抵押、出售等事项的委托代理人。不料龙先生滥用代理权与买房人刘女士恶意串通,在高女士不知情的情况下将其房屋高价出售获利。为此高女士诉至法院,要求确认房屋买卖合同无效。

  最终,法院一审认定龙先生代理高女士与刘女士订立的房屋买卖合同无效,判决刘女士协助高女士将房屋登记变更至其名下。

  可见,围绕“以房养老”的骗局,这并不是第一期。

  

  中安民生设计的“月月薪”就是号称一年期资产养老产品,通过预估老人的房产评估价格按300万计算。前文提到,正规的以房养老本应是将房产抵押给合法保险公司进行合规抵押。而一些个人或小公司为了高额收益,诱导老人们将房产过户到自己的债主名下。而事实上通过正规渠道把房产抵押给保险公司的人很少。

  有的养老服务公司在这个过程换着花样诱导老人,北京的刘阿姨,在房产抵押的公正环节,原本约定抵押协议从2015年11月30日开始,到2016年12月30日截止。但刘阿姨的房子实际上在2016年8月15日就被过户给了另外一个人。原来是在公正过程中,老人在养老公司诱导下,签了借款合同实则期限为1个月,而不是此前约定的1年时间。

  令人无奈的是,“以房养老理财”变成“抵押房屋贷款”的操作中,由于整个房子抵押、委托公证的过程看似完全合法,导致老人们维权困难。

  尽管老人们整个过程是被“忽悠”,但由于有本人签下了将自己房屋抵押的凭证,且买卖、产权转移等都进行了公正,整个过程中忽悠人的那一方却牢牢占据着“合法”的位置。 因此,才有了当老人们意识到被骗报警后,有的案件中仍旧面临房产易主的风险。

  实际上,按照正规“以房养老”合法流程是,房屋在老人合法抵押给保险公司后,老人可以继续居住,老人去世后房屋将由保险公司“继承”。但各种打着养老服务名号的公司,通过各种利诱下将老人们引诱到提前设计好套路中,直接骗取了老人的房产。

   被利用的“以房养老”

  以房养老的方式在国外比较普遍,目前在国内还处于起步阶段。2014年开始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地试点实施。

  以房养老,通俗来讲,就是老人将自己的房子抵押给保险公司,继续拥有房屋使用权,由保险公司按照约定条件向老人发放养老金。待老人身故后,保险公司在处置房产后优先偿付养老保险费用,其余返还给老人的继承人。

  以房养老的最终目的是为孤寡老人解决养老后顾之忧,为老人建立起一笔长期、持续、稳定乃至延续终生的现金流入。

  “正因为无需自己偿还贷款,才愿意与这些养老服务公司合作。”记者采访时受骗老人表示,虽然房本抵押给了个人,但签署了一份合同,而且养老服务公司表示,6个月后如果想办理解押合同拿回房本,养老服务公司也会偿还老人的借款。

  

  铁杵成针的诱导下,养老公司继续打着国家政策的旗号,其宣称他们是民政部慈孝特困老人救助基金会,以房养老基金公司是其下属基金,通过这一系列的政策名号开始大行其道。

  从2015年开始,先后有多位老人落入圈套,这其中骗局的套路如出一辙,其实老人们的房产抵押的钱先后还没有在自己的账户上停留一周时间,就被诱导用于购买了养老服务公司的养老产品。

  就这样,他们紧抓老年人在晚年养老,健康等问题方面的担忧,以及对新生事物及概念不理解的心态。借助国家政策的名号,别有用心的开展各种类似于政策宣讲、健康讲座等活动,向老年人兜售理财产品、保健品。

  老人在接触到以抵押房子借款的投资理财项目时,由于太容易相信他人,又缺乏法律常识和投资理财的知识,加上还有高额经济收益的诱惑,就稀里糊涂地签署了一堆条件苛刻的、包括借款合同和房产全权委托协议在内的文件。

  在老人们受骗过程中,不难看出,多是轻信熟人介绍,利用老年人对“以房养老”概念的不理解,骗取老年人的信任。

  其实,这些根本不是以房养老,而是打着“以房养老”的名义,做着借贷和投资的本质。

  编辑:胡相越

  如果可能、那就走在时代的前面

  如果不能、那就同时代一起前进

  但决不要落在时代的后面

   ——布留索夫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 参与 1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时代周报

影响有影响力的人

头像

时代周报

影响有影响力的人

13131

篇文章

193852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