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旗飘扬,至此之后世间再无北洋水师--甲午黄海海战战术分析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作者:北冥巨鲲

  中日甲午战争政治、战略、军备分析的很多,但是黄海海战战术分析的很少,所以这篇我作为一个军事外行沙盘模拟黄海海战的战术,提出自己的分析。

  黄海海战时甲午战争海战中关键的一役,这是历史上第一次蒸汽舰队之间的大决战,同时也是两支年轻的海军,两支菜鸟舰队的决战。中日两支海军都只有20年左右的历史,否则如果日本海军是一支成熟的海军,它决不会去挑战大清北洋水师——因为几乎没有胜利的可能;而大清海军如果是一支成熟的海军则也决不会畏惧日本海军的挑战——因为同样几乎没有失败的可能。

  两只敌对的庞大舰队将会在黄海进行决战,所以当时的黄海是全世界瞩目的中心,除了北洋水师和联合舰队的舰只之外,英、法、美、德、俄都派了军舰来观战。

  有意思的时,在其他国家的海军眼里这段时间的中日海军都表现的十分奇怪,北洋水师除了为运兵护航之外似乎无心旁骛,而联合舰队在主动寻找北洋水师决战未果的情况下也好像也安下心来去当护航队了。

  而这场关系到两国国运,影响到东亚以至整个亚洲历史进程的殊死搏斗竟是以一场偶然的遭遇战开始的。

  

  (黄海海战)

  1894年9月17日上午7点,日本联合舰队到达了黄海海洋岛附近,炮舰赤城号巡逻回来的报告是未发现敌舰。舰队司令官伊东祐亨发出了队形练习的指令,全舰队向鸭绿江口开去。

  9点15分,北洋水师进行了一小时的阵型练习和舰炮舐击训练。

  10点23分,最前方的吉野号发‘前方发现一条煤烟’的信号。伊东司令官并没有过多注意这个信号,因为这一带海域观战外国军舰不少,发现一条煤烟并不能说明什么,全舰队还是在继续前进。

  11点30分,北洋水师发现了八艘联合舰队军舰,与此同时吉野发出信号:东方发现三艘以上敌舰,几乎可以肯定这是北洋水师的主力了,有意思的是伊东立刻下令‘全体吃饭’。你可以说这是大将风度,也可以说对大战毫无信心,先吃饱了再说。

  12点05分,战争打响。

  双方阵容如下:

  北洋水师:定远(旗舰,7220吨铁甲舰),镇远(7220吨铁甲舰),经远(2900吨装甲巡洋舰),来远(2900吨装甲巡洋舰),靖远(2300吨穹甲巡洋舰),致远(2300吨穹甲巡洋舰),济远(2300吨穹甲巡洋舰),超勇(1350吨撞击巡洋舰),扬威(1350吨撞击巡洋舰),广甲(1300吨无防护巡洋舰)。

  联合舰队本队:松岛(旗舰,巡洋舰),严岛,桥立,千代田,比叡,扶桑

  第一分队:吉野(第一分队旗舰,高速巡洋舰),高千穗,秋津洲,浪速

  12点05分,联合舰队第一分队降低速度以缩小和本队之间的距离,赤城号和西京丸从原来队形的左侧调整到了非敌战斗侧的右侧。其余还是日本海军的一字纵队(Line Ahead),向东而去。

  北洋水师以一字横阵(Line Abreast)迎战。

  这阵势有没有问题?答案是“不知道”——蒸汽舰队决战的最佳阵势确实还没人知道。北洋水师从一开始就采用了一字横队的战斗阵型,是北洋提督丁汝昌的英国顾问,北洋水师总教习Lang William M上校制定的,它非常符合北洋水师的舰船特性,因为北洋水师的核心是定远和镇远这两艘7000吨级铁甲舰,以及舰首配备有四门30.5公分巨炮。采用一字横队时这种炮位主炮无需转动炮塔即可直接开炮,皇家海军的作战宗旨就是舰首对敌,因此起码在理论上这种阵型没有什么可以指责的地方。

  实际中问题很大,一字横队带来的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两侧军舰无法确切认清中间旗舰的指挥信号,特别在炮战一开,甲板上硝烟一片的情况下,无法有效地指挥舰队随机应变地转换作战队形和战术。以北洋水师可疑的训练度,以及未翻译成汉语的信号(用英语在实战中指挥中国的普通士兵水手,这得多富有想象力?),加上舰只舰龄和舰速相差太大,排成一字横队以后一经开动,两翼的小舰旧舰立即掉队,成了一个倒V字型,为首的是定远镇远两巨舰,落后的是两边的扬威,超勇,广甲和济远。。。

  13点00分,北洋水师与联合舰队作战示意图(全部自己手绘,请无视美观。。。)

  

  (北洋水师与联合舰队作战示意图)

  第一炮是12点50分定远号在5800米距离向日本联合舰队开始的。有一种说法是30.5公分的这一炮的巨大震动,把站在上方舰桥上的丁汝昌抛了起来又摔了下去,使得北洋舰队在大东沟海战刚刚开始就失去了指挥。虽然丁汝昌拒绝了让他下去休息的请求,带着伤在坚持,就是坐在地下也要鼓舞士气,但已经无法履行主帅的指挥职责。但是北洋水师在整个海战过程中没有发送过一条信号的原因,我个人认为是因为之前的丰岛海战操江号被俘,所以北洋水师的密码本已经落到了日本人手里。

  联合舰队还是保持着第一游击队在前,主队在后的一字纵队从北洋舰队的前面默默穿过,一直沉默到了距离缩短为3000米时才由吉野打出了第一炮。在大东沟海战中日本海军有两个阵形上的创举。除了坚持一字纵队之外,这种由高速舰只组成自由行动的分舰队,在海战中不断对敌舰队进行分割包围,配合主舰队行动的战术也是日本海军的首创。黄海海战后,这种战术很快被英德美法等国的海军仿效,只有习惯了打坚固的阵地战的傲慢的俄国人不以为然,这也是日后在日俄战争中两支俄国舰队全被日本人歼灭的一个重要因素。

  联合舰队先头的第一游击队以高速抢过了北洋舰队的横头,以纵队拦住了北洋舰队的进路,13点05分,在吉野距离扬威只有1600米的时候,联合舰队一齐向北洋水师射击;五分钟后,舰龄已经15年的超勇和扬威无法抵挡第一分队的炮火,起火离开战斗序列,并于13点30分沉没。

  第一分队之后立刻180度左转弯,联合舰队本队越过北洋水师之后又转弯包抄。问题是最后面的扶桑、比睿,西京丸(只加了一门炮的商船,国父曾乘其逃亡)因为又老又慢被来远,致远,广甲捕捉到了。与此同时,第一分队完成了左转弯,与本队一起相隔6000米,对北洋水师形成夹击。

  从当时来看,比叡怎么也跑不掉了,但是比叡号的舰长樱井规矩之左右(就是这个名字。。。),做了一个和他名字一样古怪的动作——从定远和来远之间穿插了进去,当时离来远只有400米,定远1000米。来远发射鱼雷,但是400米对于当时的鱼雷来说还是太远了,那颗鱼雷在离比叡号7米的地方沉默。待比叡号通过北洋水师行列后,定远30.5公分的主炮一炮就集中了比叡号的士官室,打死打伤40多人,比叡号就此脱离战斗。

  来远,致远,广甲继续炮击另一艘炮舰赤城,13点25分,赤城号舰长去见了天照大神,14点15分的时候来远逼近赤城尾部300米处,是就在此时,赤城尾炮突然击中了来远,来远舰首发生爆炸起火,其他两艘致远和广甲也莫名其妙地停止了追击。距离拉开到3000米时,赤城开始自救,到17点15分才又重回了战列。

  假军舰西京丸就更加处境不妙,西京丸是艘被海军征用的日本邮船的2900吨的客轮,装了一门炮就跑出来。黄海海战的时候还赶上这门炮还出了故障,打不响。14点40分 西京丸准备撤出战场的时候,平远和广丙和援兵中的鱼雷艇福龙号又冲了上来。福龙号艇长蔡廷干下令发舐鱼雷,当时两舰距离只有四十米,可以说是必中。可以由于距离实在太近,这枚鱼雷从西京丸的船底下面穿过去以后再浮了上来。

  14点20分,联合舰队本队和第一分队分别往内转了180度,再次对北洋水师进行合围。

  虽然有援军平远,广丙两艘鱼雷艇的加入,15点10分,定远号前甲板中弹引起火灾,提督帅旗倒塌并且暂时失去作战能力。

  就在定远大火,镇远独木难支的时候,只有2300吨的巡洋舰致远号挺身而出,迎战第一分队旗舰,当时号称全世界最快(23节)4200吨的吉野号。

  论吨位,论火炮,论速度,致远都无法和吉野号较量。真要拼命,致远也只有一种选择,那就是最古老的海军战术,冒着炮火,使用冲角撞击吉野。

  致远在第一分队的攻击下沉没了,但是它为旗舰定远赢得了宝贵的自救时间——定远在这段时间扑灭了大火,重新返回战斗。

  致远号的管带(舰长)邓世昌是英雄,无论是在中国和日本——日本海战史在甲午战争中都会提到邓世昌和他的致远号,并表示极高的敬意。

  

  (致远舰)

  有英雄很不幸也有懦夫,15点15分,在丰岛海战时就临阵逃脱的方伯谦(济远号管带)和吴敬荣(广甲号管带)从战场逃跑,在18日03点30分第一个回到了旅顺口基地。方伯谦虽然事后被斩首正法,但他创造的纵观十九二十两个世纪全世界海军唯一的军舰阵前脱逃的耻辱却无法洗雪。

  15点25分,超勇,扬威,致远三舰被击沉;济远,广甲逃跑,在这种情况下来远,经远和靖远也开始擅自脱离战场,此时战场上就只剩下了定远和镇远了,而且定远还身负重伤。

  联合舰队第一分队去追击来远,经远和靖远,本队对定远和镇远围了上来。

  15点25分,镇远30.5公分重炮击中联合舰队旗舰松岛,炮弹穿透舰身,一直到12公分左舷前炮炮盾附近才爆炸。30.5公分的炮弹的爆炸力本身就是极为恐怖的,加上这颗炮弹的爆炸还引爆了堆放在附近的12公分炮弹,分队长志摩清直大尉以下28名当场死亡,68人受伤。同时松岛上的12门速射炮一下就哑了6门,所有甲板上的信管也被损害。

  16点07分,在损管无效的前提下,伊东祐亨司令官升起了‘unable to control'信号旗,退出战斗行列。

  趁着旗舰受损引起的混乱,定远镇远开始向西北方撤退。

  16点30分,联合舰队第一分队追上了经远,经远于17点30分被击沉,同时第一分队接到本队‘回归’的信号,两队于18:30分回合。

  黄海海战就这么结束了。

  联合舰队赢了——没有沉船,除松岛,比睿,赤城受伤失去战斗力外其他所有战力还在。为什么会赢,赢在对海权的理解,应在全国上下对胜利的追求,赢在艰苦的训练,赢在灵活的战略战术应用,比如用大量的速射炮来对抗30.5公分的巨炮,用速度来对抗吨位,无论是本队还是第一分队自始至终都保持严格的阵型,以及从开战几年前就认真的测量北洋水师舰队的数据。

  相比之下北洋舰队有舰队无长官,有阵势无指挥,有敌人无目标,有组织无纪律——从战斗一开始丁汝昌即受伤不能指挥,可是丁汝昌并没有将指挥权明确移交给谁,造成在五个小时的海战中北洋舰队并无实际上的最高司令官,在一开始摆出了一字横队以后,在没有人去过问这个横队的目的,进展和维护,所以几乎在联合舰队第一轮炮火之后这个横队就已经支离破碎,几乎不存在了。除了济远号可耻的逃跑以外,在第一回合战斗时左翼来远,致远和广甲三舰一起追打联合舰队最小的炮舰赤城号也是不可宽恕的失误。

  不要把责任推到李鸿章甚至西太后身上,作为舰队司令的丁汝昌是否真的知道他的职责?不过话说回来,丁汝昌不不能算军人,他只是李鸿章手下的一介奴才,你无法用军人的荣誉感来要求他。作为李鸿章的私家水师总管,他对得起李鸿章了,他受伤不下火线,他没有临阵逃脱,最重要的是,他所带领的这支舰队,还没有被联合舰队消灭。

  

  (北洋水师主力舰艇数据表)

  北洋舰队在黄海海战中并不是像人们想象中败的那么惨。

  虽然大败却不伤筋动骨,因为中弹159发的定远还在,中弹200发的镇远还在,定远和镇远的30.5公分大炮还在,不沉的定远这个神话依然健在,而且经过这场海战,这个神话对日本舰队带来的精神压力比以前更大了,因为真的就是怎么都打不沉。

  从联合舰队的表现来看,它是真的不敢再打一战了。从上次丰岛海战坪井航三放走了济远到这次伊东放弃追击,再到后来的日俄战争,太平洋战争这种事例一再重演,原因何在?其实很简单,这三次战争都是穷国日本对富国和大国的战争,在国家战略开始的赌博,到了战斗层次肯定会有指挥员临到头时被可能遭到的损失数字所扰,不敢轻易孤注一掷。

  日本是个穷国,日本是个小国,日本丢不起军舰,哪怕是一艘最小的赤城号也丢不起。

  当时伊东所想的只是怎样以最小的代价来获取最大的胜利,很难简单地说伊东的想法是对还是错,但北洋舰队在黄海海战后士气全无,舰队保守主义发挥到了极致。9月24日,李鸿章要丁汝昌抓紧修理军舰以便出动出动支援陆军,但除了在10月10日北洋舰队出动过一次鱼雷艇到大孤山附近海面的侦察之外看不到北洋舰队的出动纪录,伊东祐亨在注意观察北洋舰队的动静的同时,出动护航兵力准备支援第二军在花园口登陆。日军第一师团于10月22日在花园口完成登陆以后在独眼龙师团长山地第一的指挥下立即向辽东半岛全域发动了攻击,11月7日占领大连,11月21日占领了旅顺,时间只花了半天不到。在旅顺陷落前的10月18日,北洋舰队的残余舰只离开了旅顺前往威海卫。

  

  (水师官兵合影)

  北洋水师还有机会,可以前往青岛,上海甚至福建,休养生息后再卷土重来。但是北洋水师没有这么做,它只是龟缩在威海卫港内,没有人知道它在想什么。英国远东舰队司令Edmund Fremantle在自己的日记中写到:已经不可能有援军了,绝望的北洋舰队到底在等待什么?

  北洋水师在绝望中等待最后的命运。

  1894年12月16日,联合舰队重组,除了本队外更成立了4个分队。

  1895年1月19日,日本陆军第二军开始攻击威海卫,北洋水师还是没有动静,仅仅是背靠刘公岛用舰炮轰击岸上的日本陆军。

  在北洋水师不出战的情况下,2月5日凌晨,联合舰队组织了一次海战史上最大的鱼雷艇夜袭,其中最大的鹰号也就200吨,夜袭之下,定远的轮机舱被鱼雷击中导致搁浅。

  第二天的鱼雷艇攻击击沉了来远和威远。

  2月6日,丁汝昌把旗舰移到镇远号上,同意了鱼雷艇队的突围要求,但除了福龙号被俘之外,全部被击沉。

  2月7日,被日军占领的威海卫东炮台向北洋水师开火,靖远被击沉。

  2月12日,丁汝昌通过英国舰队司令向联合舰队接洽投降事宜。炮舰镇中号挂着白旗到联合舰队驻地向伊东祐亨司令官乞降,这天丁汝昌在镇远舰内吞鸦片自杀。

  1895年2月27日,联合舰队进入威海卫港,俘虏了镇远,济远,平远,广丙,镇东,镇西,镇南,镇中,镇边等九舰。

  北洋水师至此消失,成为历史。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军迷张津睿

微博军事博主

头像

军迷张津睿

微博军事博主

910

篇文章

2295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