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名挂靠、食堂外包 "名校办民校"的教育资本化隐忧频现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未来网北京3月18日电(记者 程婷 梁希理)粉条样品有霉斑不合格,其余17个样品未发现问题;食材霉变照片系家长伪造;解聘校长,重组学校董事会……3月17日上午,持续了多日的成都七中实验学校(以下简称“七中实验校”)食品安全风波迎来官方调查结果。

  未来网记者注意到,多家媒体在跟进这起校园食品安全事件时,也起底了七中实验校。如今风波逐渐平息,但一直为人所诟病的“名校办民校”、民校做大背后资本推手的隐患此次也被推向前台。

  

  截图自成都市温江区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官方微博

  食堂不得外包 食堂管理办法变空文?

  此次被曝光的学校食堂,实际被外包给四川德羽后勤管理服务有限公司经营,曾被评为“省级示范食堂”。

  全国人大代表、雅安市雨城区第二中学校长庹庆明告诉未来网记者,“企业承包学校食堂一般就是为了挣钱,且承包方通常需要向学校上交利润分成。企业以获得最高利润为原则,就会尽量去压缩食堂运营成本。如果对其缺少监管,食材质量就难以保证。”

  

  截图自成都七中实验学校官网

  未来网记者注意到,2012年教育部等15部门印发的《农村义务教育学校食堂管理暂行办法》要求,“学校食堂应以改善学生营养、增强学生身体素质、促进学生健康成长为宗旨,坚持‘公益性’、‘非营利性’的原则”;“学校食堂一般应由学校自主经营,统一管理,不得对外承包”。

  虽然上述办法只强调农村中小学不得外包,但包括四川在内的很多省市在制定地方规定时,早已将办法要求的适用范围扩展至所有中小学。

  

  2014年8月10日,四川省教育厅与四川省食品药品监管局联合下发的《四川省学校食堂食品安全管理办法》正式实施。《办法》对学校食堂许可办证、食品安全管理机构和人员、管理制度、采购、贮存、加工等方面作出严格规定,要求义务教育阶段学校食堂一律不准外包。非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引入社会经营的食堂,应选择有资质能承担食品安全责任的餐饮公司,建立准入和退出机制。

  不久前,教育部等三部门联合发布《学校食品安全与营养健康管理规定》,要求各类学校全面实行“校长陪餐制”。有业内人士指出,在监管部门人手十分有限的情况下,制度要真正有效落实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自上海中芯国际学校食品卫生事件以来,私立名校的食品卫生出现问题已非个例。

  2018年10月底,深圳高端民办学校深圳南山中英文学校A级食堂被学生家长在微博曝光食品过期、使用不知名食用油及辅料问题。有媒体引述业内人士评论,称目前多数民办学校食堂都属于私人承包性质,经营者多为个体户,食品和法律知识欠缺就增加了食品安全事故发生的概率。

  这次因食堂外包导致的食品安全风波,也让通过挂靠名校、资本介入教育产业的“名校办民校”模式隐忧显现。

  名校、民校利益捆绑 教育资本化隐忧

  官方通报显示的“粉条样品有霉斑不合格,其余17个样品未发现问题;三家长伪造食材霉变图”结果,显然还不足以让人对名校光环下的民办校完全放心。

  据了解,成都七中实验学校是由知名公立高中成都七中与冠城集团高达投资签署合作协议、由高达投资投资兴办的民办学校。高达投资负责学校的具体运营,成都七中则投入品牌和师资、管理。

  据上游新闻报道,七中实验校每年的利润接近亿元。与学校管理公司签订业绩对赌协议。

  2017年,为收购七中实验校股权,A股上市公司勤上股份和皖新传媒曾引发“争抢”。

  当年2月,勤上股份停牌筹划股权收购,标的为高达投资及其投资的成都七中实验学校90%股权,在双方谈判达成收购意向后不久,七中实验校要求终止已有协商谈判成果,但勤上股份并未放弃。与此同时,皖新传媒及旗下创投公司皖新金智也在争夺同一标的,并最终以低于勤上股份的收购成本夺下七中实验校65%的股权。

  但这场收购最后因成都七中发布维权声明、要求非营利而中止。成都七中还对七中实验校的侵权行为进行起诉。

  “成都七中是一家公办学校,七中实验从创办之初,便规定是民办非营利性学校,这是成都七中与高达投资合作提供教育教学配套服务的基础,而不是投资利益最大化。”从这次的食品安全问题来看,2017年成都七中负责人接受媒体采访时的这段表述难以为其“名校办民校”的责任洗清干系。

  尽管成都七中仅向七中分校投入品牌和师资、管理,但是单凭“七中”这块无形的信用担保大牌,七中也已成为民校事实上的投资关联者。公校在向民校借出品牌资源让其高价招生之后,也不该忽视其运营管理。

  资本与教育矛盾不可调和?

  可以看到,近年来许多资本跨界而来,大力介入民营教育领域,收并购教育资产。而上述两家A股企业争夺七中实验校就是其中一个案例。

  

  全国政协委员、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金融研究所所长刘惠好。未来网记者 程婷 摄

  全国政协委员、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金融研究所所长刘惠好对未来网记者表示,当前从家庭到社会都越来越重视教育,政府工作报告在谈及扎实推进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时也提到,要“用好教育这个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治本之策”,无论是从国家政策还是市场的教育需求来看,民营教育市场都尚存较大空间。企业投资教育,进行市场化运作本身无可厚非。

  

  全国政协委员、山东大学金融研究院院长陈增敬。未来网记者 程婷 摄

  全国政协委员、山东大学金融研究院院长陈增敬则表示,企业跨界做教育属于提供社会服务行为,这是在教育与社会的发展中,为满足社会需求而应运而生的。

  资本介入一定程度解决了优质学位供给问题,但资本与教育之间的未经调和的矛盾一旦爆发,或许就会发生此次的食品安全风波。

  陈增敬指出,“由于教育行业发展有自己的规律,转型做教育对一些跨界企业而言还有一定难度,长远看这些企业最终也未必能发展下去。”

  刘惠好也表示,企业跨界办教育,可以聘请具有丰富办学管理经验的人员来打理;若出问题,往往揭示企业内部管理存在一些漏洞。

  “我们应该正向看待资本愿意把它的营运资金用来办教育。比如现在职业教育的发展与市场需求、企业结合不够紧密,如果有资本来投资我觉得对职教发展是件好事。”全国政协委员、西京学院院长任芳同时指出,“鼓励支持”和“监管”是两条线,一方面应该鼓励支持社会资本来发展教育;另一方面要对资本的准入和运营监管抓到位。

  

  全国人大代表、雅安市雨城区第二中学校长庹庆明。未来网记者 程婷 摄

  庹庆明则认为,在政策财政资金有限的情况下,社会上的企业愿意投钱办教育,是对教育资源的一种很好的补充,关键在于如何规范其发展。企业应加强对自己办的学校的内部监管,包括建立专门监管部门与制度,如:一旦发现学校食堂运营者存在违法违规操作立即解除合同等。

  庹庆明建议教育、食药监部门加大监督力度,建立食物留样制度,不定期对学校食堂进行未下通知下的突击检查;同时学校食堂运营公开透明化,让学生能参与监督食堂情况。此外,庹庆明认为应该加大对这类违法违规经营行为的惩治力度,通过重罚来提高违法成本,打击企业违法犯罪行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未来网教育新闻

关注青少儿教育与健康成长

头像

未来网教育新闻

关注青少儿教育与健康成长

2654

篇文章

3313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