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剧造星史:从圈粉利器,到尚能饭否?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文 │ 薄荷

  从网综到网剧,网生影视的造星能力持续加码,2018年可谓是值得载入史册的辉煌年份。

  人人都在谈造星法则,运用在网综里是所谓的“养成系”,在网剧里则叫做“以剧带人”,相比之下,后者更考验新人的艺能,也更倚重天时地利人和。在网剧新人不断涌现的同时,娱乐圈的传统流量们和台剧顶级梯队虽然没有受到明显的影响,但是随着大卡司大IP的“魔力”逐渐退散,这些或翻红、或直接是破土而出的网剧新人,不可避免地抢走了观众的注意力。

  在网剧具备造星能力伊始,关于“新人们究竟是恒星还是流星”的命题就持续盘恒在舆论场里。网剧本身是辉煌不足五年的新生事物,艺人们的命运不仅牵动着粉丝和资本的心,也和行业的未来紧密相关。

  长久以来,造星行为和“偶像”这一概念几乎密不可分,最容易产生新星的网剧以偶像剧为主,青春剧、悬疑剧的造星能力也相对强劲。

  最早被网剧捧出的盛一伦和张天爱俨然已是前辈姿态,而声量较高的朱一龙、胡一天等人也有着不错的资源支持。无论是在台播剧里亮相还是成为网剧咖中的翘楚,他们的星途已经趋于稳定。


  在今年开年播出的网剧中,青春题材的剧目仍然不少,但是能够拔节而出的新人,似乎明显减少了。

  

  光鲜背后

  在网友热烈讨论谁究竟才是娱乐圈新四小花旦的时候,胡一天同时也在热搜榜上占有一席之位。


  回望胡一天从突然爆火到如今热度仍在的这段历程里,他的走红轨道,和流量艺人极其相似。因此,当他在2018年中被爆出绯闻后人气受到的反噬,跟流量明星遭受的境况也几乎一致。这也是为什么胡一天的声量相比之前有了大幅度的消减,还有一方面则是素人出身的他在演技方面还需要提升的缘故。

  偶像型艺人+业务能力不成熟造成的反面效果,在从《小美好》中走出的沈月身上也十分明显。身为女性艺人,能够主动为其发声的粉丝群体,和偶像型男性艺人的数量规模相比低微了一些,但是沈月身上出现了流量明星的两个极端境况:资源好和观众缘差。

  沈月登上2019年春晚小品舞台,网友对她身材、穿着和表演的不满冲上热搜,不熟悉沈月的普通观众发问“这人是谁”,有相当一部分人则讳莫如深的说:沈月的资源真是好到可以。


  在当下娱乐圈的舆论环境中,“流量”仍然是高危词汇,言行不按常理、富有个性的艺人往往容易走向被喜欢和讨厌的两种极端情绪中,利用个性成功完成圈粉的杨幂至今仍处在黑红之中,无法被称为顶级流量的沈月等人显然更加危机重重。相比之下,那些有了知名作、行事相对低调的资深艺人,反而因为不常出来营业被冠上“神隐”的美誉。

  网剧艺人,却无法“神隐”。

  他们快速走红后,其事业版图的规划和网剧本身的特性十分相似:因为资历新,更迭快,所以需要稳固在大众的视野里。而网剧也需要有兼具知名度和业务能力的艺人来“带剧”,同时完成“带新人”的作用。

  胡一天目前待播剧有4部,其中3部为青春爱情题材,还有一部是在他风头鼎盛时官宣的《绝代双骄》。从《双世宠妃》中火出圈的邢昭林,去年以《双世宠妃2》继续出山,稳固热度。


  然而,随着传统影视人入局网剧行业,大明星试水网剧开始变多,台网差异进一步拉开却因为政策监管趋同,网剧造星的成果开始肉眼可见地减少。

  

  离弦之箭

  从网剧中走出的那些艺人们,都留下来继续“建设”网剧发展了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如同很多网剧导演一剧成名后被发掘去拍了电视剧、电影,处在大众所能接触最前端的艺人们,自然拥有了更多的出头机会。

  在2018年暑期,屈楚萧还是《媚者无疆》里的影子长安,被调侃是小糊剧里的十八线男艺人,今年春节档便凭借《流浪地球》一跃有了破十亿的国民度;从《最好的我们》里将事业抬上一个台阶的刘昊然也是典型案例。屈楚萧和刘昊然代表的这些艺人大多是科班出身,本身具有较为扎实的专业功底,在出演网剧前有过表演经历,恰到好处的网剧本子造就了适合他们的角色人设。网剧之于他们来说,更像是一块跳板,而不是终点站。


  去年播出的《将夜》,由陈飞宇和宋伊人两位新人演员挑大梁,还有一众老戏骨和品质制作班底的加持,这部剧的流量和热度表现都很不俗,但是未能出圈。随着《将夜2》男主换人的消息传出,一时间关于内幕纠葛的猜测嘈杂喧嚣,既对剧集美誉有了折损,也从侧面显示,网剧行业中的诸神混战愈加激烈,一部作品凭借类型或者巧思就能被观众看到并赏识,或许已经很难。

  虽然在推出新人的成果上有所减弱,但是网剧在带动成熟艺人翻红上仍然得心应手。《延禧攻略》捧红了“白月光”秦岚,也带动了TVB花旦佘诗曼热度回流,跟当年《白夜追凶》时潘粤明的境况如出一辙。


  相比之下,从网剧中翻红的朱一龙、潘粤明等有演技又有观众缘,同时自带话题度的艺人属于红榜中的安全牌,他们没有流量型网剧新人的窘境,有着较为稳固的粉丝基础,在行业内的资源话语权和业务能力也比新人更有优势。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能够高枕无忧、一路顺风顺水。潘粤明在今年开年凭借一部网剧和一部台剧走高声量,与此同时,对于他挑选剧本和人设的争议也随之而来。朱一龙则是陷入了偶像型艺人的困境中——粉丝招黑,比出演一百部品质剧的伤害来得更大。

  无论是空降爆红的新人,还是翻红回炉的成熟艺人,网剧在为他们提供了旋转跳跃的舞台之后,功能性锐减。所谓“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这些从网剧中走出的艺人们,星途或好或坏,网剧都无法再起到帮衬和决定性作用了。

  

  辅车相依

  在网剧集中造星的红利期逝去后,如今的网剧新人们出现了分散、圈层化的趋势,并且之后戏路较为重复,也并不利于他们的未来发展。总而言之,网剧的造星能力明显减弱。

  反过来看网剧本身的发展情况,随着许多台播规格的剧集以网播形式播出,台剧和网剧的界限已经十分模糊,新人凭借一部剧出圈的机会也随之减弱,毕竟在大卡司入局网剧的情形下,资本愿意启用新人演员来押宝的情况已经罕见,网剧早已过了那个在蛮荒中拼命生长的时代了。

  在所谓的影视寒冬和政策管控加强的背景下,网剧跟台剧的创作限制开始走向齐平,昔日的题材优势被削弱,尽管在制作上已经有了不输给台剧的规格,但是在内容、题材、风向上,网剧还未能摸索出成熟的模式。在寒冬之时,仍在未择之路上行走。


  数据来源:骨朵数据

  从开年的网剧排播计划便能看出,青春题材居多,不确定、带有风险的题材鲜有出现,同时留给古装积压剧的通道也给纯网剧的排播造成了一定压力。而台剧那厢,以现实主义题材为首,收视率和口碑度、讨论热度都呈现了上升趋势,网剧缺乏构建现实主义题材的土壤,在这股大潮中先天失利。

  网剧本身的播出情况不佳,也是造星能力减弱的重要原因。在成名网剧咖和电视剧咖的双重积压下,新人出头的机会愈加艰难。

  在骨朵数据艺人热度榜中可以看到,长期占据前列的是朱一龙、赵丽颖、蔡徐坤等人,以及张艺兴等有在播剧的艺人。新秀榜则跟网剧排播情况更加贴合,《东宫》女主角彭小冉、《奈何boss要娶我》女主角王双、《独家记忆》女主角李婷婷目前都在新秀榜的前列。


  有趣的是,虽然在播剧捧出的“新秀们”以女性艺人为主,但是持续占领新秀榜首位的却是胡一天,而现在距离他的成名作《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播出已经过去了一年半时间。这一年半以来,未能有更加强有力的对手取代他,也意味着至少是同类型题材的网剧出现了疲态。“下一个胡一天”就好比“下一个蔡徐坤”,基本难以复制。


  数据来源:骨朵数据

  谁也不能否认流量艺人和追星女孩们的存在合理性,它们映照出了市场对于喜好变迁的迎合程度,但是当数据、艺德等敏感问题再一次被提上台面,大众情绪燃了又燃,这剂药引或将面临失灵。出爆款需要天时地利,成功制造出新星更是带有偶然性。

  如今凭借角色、人设、妆容颜值,或者剧集质量出头的新艺人们,走得十分努力,也战战兢兢,稍有不慎便会被顶出各式各样的热度榜单。

  网剧人也许会很怀念2018年的夏天。《镇魂》《延禧攻略》双双出圈成为典型案例,然而大热如这两部剧中走出的各个主角,如今已是四下分散,境遇各不相同。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 参与 1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骨朵传媒

网络影视垂直行业平台

头像

骨朵传媒

网络影视垂直行业平台

4120

篇文章

2639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