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约护士”获官宣,“上门”难在哪?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文/《新产经》林洁如

  日前,国家卫健委发布《关于开展“互联网+护理服务”试点工作的通知》,让“网约护士”饱受关注。

  实际上,“网约护士”并非新鲜事物,几年前,国内已陆续出现多个网约护士平台,如医护到家、U护、金牌护士等。长时间以来,由此引发的规范化和安全性争议不断。但近日国家卫健委出台新政,对“互联网+护理服务”的提供主体、服务对象、服务项目、服务管理、风险防控等提出了原则性要求,并确定北京、天津、上海、江苏、浙江、广东六省份作为试点。尽管如此,市场声音依旧“嘈杂”,究竟“网约护士”在良性发展的快车道上还有哪些障碍?

  

  从业人员积极性不高

  之前的各类平台上,有的是患者在手机上进行注册和身份认证后,选择所需服务,上传医疗机构开具的处方、药品及病例证明,即可等待护士接单。订单通过审核后,护士就可与患者预约时间,开展上门服务。有的是用户从平台下单,医疗机构接单后再派护士上门,医疗机构如果自身护士不够,可以从平台上雇佣一个护士上门提供服务。广东省家庭医生协会常务副会长吴育雄介绍,广东2015年推出的U护平台,都是利用护士碎片化的空闲时间就近提供上门护理服务。针对护士的资质,医护到家医学风控部经理胡劲南也表示,新政出台前,平台自行规定是三年以上临床经验。

  但此次试点对“网约护士”划定了门槛,明确实体医疗机构将作为“互联网+护理服务”的主体,依托互联网信息技术平台,派出本机构注册护士提供服务。而派出的注册护士应当至少具备5年以上临床护理工作经验和护师以上技术职称。天津市卫健委医政医管处副处长律扬表示,和媒体报道的类似网约车模式不同,“互联网+护理服务”更多的是指实体医疗机构的派出服务,护士入户提供护理服务可以视为执业机构的服务延伸。医疗机构派出自己的护士,护士则是完成本职工作。

  如此看来,随着相关政策的实施,互联网平台与医疗机构的联合将成为未来“互联网+护理服务”的主要方式。但是部分医疗机构的护士也向《新产经》表示,“具备五年以上临床护理工作经验和护师以上技术职称的护士,平时在医院的工作已经十分繁重,其实没有太大精力完成外出的任务。”而一些工作量小的医疗机构护士又面临工作经验不够丰富的问题。

  不仅如此,“不安全”也是“网约护士”最多提到的字眼。目前护士主要为女性群体,面对危险的总体应对能力较弱。在外出过程中易遭受不法分子的袭击,而且在目前医患关系问题较为突出的现实情况下,一旦发生与患者家属发生医患纠纷,人身安全易受到威胁。

  对此,试点方案单列出一条应对“互联网+护理服务”风险,并明确提出:试点医疗机构要为护士提供手机App定位追踪系统,配置护理工作记录仪,使服务行为全程留痕可追溯,配备一键报警装置,购买责任险、医疗意外险和人身意外险等,切实保障护士执业安全和人身安全。中研普华研究员揭小兰也建议,医疗机构可以要求服务对象上传身份信息、病历资料、家庭签约协议等资料进行验证。

  不难看出,除了精力以外,外出服务的人身安全同样影响护士的积极性。北京中医药大学法律系医药卫生法学副教授邓勇坦言,“只有护士的执业人身安全得到保障,才能鼓励更多的护士进行网约上门服务,造福更多的患者。”

  患者观望居多

  《新产经》登录“医护到家”APP发现,上门皮下和肌肉注射需要159/次,但在医院,相同服务价格大约10元/次左右,《新产经》对比发现,相同的护理服务,在不同“网约护士”平台上的价格并不一致,互联网平台的价格普遍高于医院门诊10倍以上。

  面对如此高价服务,大多数消费者表示“无福消受”。揭小兰则向《新产经》表示,“网约护士”的费用一般收费标准包含护理服务费、交通费两项,这就会根据具体的情况收费,因此收费不一样是非常正常的,而且对于一些患者来讲,护士上门省去了自己去医院的时间和交通费,总体是合算的。业内人士也指出,“网约护士”提供的并非是基本的医护服务,而是“附加”和“升级”服务,因此价格比医院门诊高属于正常现象。

  揭小兰提出,若要使护士和患者都能接受费用,还是应该制定相关的标准,这就需要发挥市场议价机制,参照当地医疗服务价格收费标准,综合考虑交通成本、信息技术成本、护士劳务技术价值和劳动报酬等因素,探索建立价格和相关支付保障机制。

  除去高价服务,也有用户向《新产经》反映,部分“网约护士”平台对于医疗事故和纠纷的认定及处理鲜有明确规定,但也有平台的用户服务条款中有“对预约服务具体适用过程中出现的错误和疏漏不作任何保证”的字样。

  对此,通知也指出,试点医疗机构要与互联网平台签订合作协议,明确医疗质量安全管理制度、医疗风险防范制度、纠纷投诉处理程序、不良事件防范和处置流程等,明确各自在医疗服务、信息安全、隐私保护、护患安全、纠纷处理等方面的职责权利。虽然护理行为的风险性与医疗活动相比较小,但病人网约护士由于没有医生参与,服务也没有连续性,所以服务质量没有保证,也存在一定医疗风险。架空患者的安全保障,更不利于“网约护士”未来的发展。

  政策配套待完善

  据国家统计局统计,截至2017年底,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数为2.4亿人,占总人口的17.3%。我国患有慢性病的老年人有1.5亿,占老年人总数的65%,失能、半失能的老年人4000万左右。失能、高龄、空巢老人的增多,使得很多带病生存的老年人对上门护理服务需求激增。山西省某养老机构的管理人员向《新产经》表示,“网约护士”可以缓解护理资源供需矛盾。目前有大量病人要居家康复,如果这部分人都放在医院里,会占用大量医疗资源。另一方面,居家康复也可以提高病人的生活质量。

  虽然护士上门成了应对老龄化,满足失能半失能人群照护需求的一大途径,但根据2017年卫生健康统计年鉴,我国注册护士有380万,每千人拥有护士数量是2.7,在存量已经不够的情况下,现在又利用“互联网+”增加了护士的服务能力。业内人士认为,试点方案要求5年以上工作经验的护士才能提供上门服务,将进一步加剧这一市场人才紧缺问题。

  面对目前市场上“网约护士”的高价服务,有患者提出,“网约护士”的相关费用是否可以走医保?如果未来“网约护士”能纳入医保范围,将极大减轻患者的医疗支出,也将促进居家养病服务的发展。浙江省卫健委巡视员马伟杭则表示,“互联网+护理服务”的价格需要和相关部门进行衔接,尤其是与医保部门对接,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

  不仅如此,《新产经》搜索多个“网约护士”平台发现,目前相关平台的服务项目涵盖了基础护理、母婴护理、专科护理、检验服务等方面,包括打针、输液、采血、换药、导尿、吸痰、拆线、雾化治疗以及保胎针、产后护理等。面对患者提出的“项目太少”,通知也指出,应当结合实际,在调查研究群众服务需求,充分评估环境因素和执业风险的基础上,组织制订本地区“互联网+护理服务”项目。原则上,以需求量大、医疗风险低、易操作实施的技术为宜,可以使用“正面清单”和“负面清单”相结合的方式予以明确。马伟杭也表示,浙江省将组织护理专家和临床专家进行研究,通过分批分级的方式共同制定相关的服务项目目录,确保医疗安全。“最开始会保守一些,项目少一些。然后根据实施情况,再一点点增加。

  揭小兰向《新产经》表示,“网约护士”满足了百姓多样化、多层次的健康需求,拥有巨大的市场潜力。虽然“网约护士”市场潜力巨大,但是面临的挑战和困难也有很多,由于“网约护士”才刚起步,相关的标准、政策、规范和法律等都没有制定,容易引起各种纠纷,而相关政策的配套和行为规范,将决定产业的未来走向。因此要让“网约护士”服务健康发展,那就需要解决很多政策、法律和技术问题。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2 参与 2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新产经

产经高端月刊评论。

头像

新产经

产经高端月刊评论。

491

篇文章

697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