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粥的民谣太疯狂,抄袭的歌曲成了王,独立音乐人的底线在哪里?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台上光芒万丈红,台下无知尽童叟。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是小丑!

  

  
民谣歌手花粥的《妈妈我要出嫁》被爆一字不落抄袭薛范老先生的翻译作品,她本人已就抄袭事件发布致歉声明,称自己原因承担一切法律责任,该事件一出迅速上了热搜。遥想前不久花粥的《盗将行》因被某大学教授怒批作词“狗屁不通”,花粥则霸气回应“关你屁事”的态度不同,这次花粥是真怂了,因为抄袭已是事实。

  

  
这几年,凭借某音爆红的歌曲千千万,也捧出了像花粥、李袁杰这种的“独立音乐人”,但始终他们的音乐作品经不起市场的推敲,“爆红一时爽,爽完之后发现原来是抄袭。”抄袭成为了一批标榜”独立音乐人“的常有之事,如果没被发现,就可以堂而皇之的标明原创,就算被发现了,也不能把他怎么样?还有甚至其粉丝说:”抄袭怎么了,如果没有抄袭,谁知道原作者。”这样类似的话语。

  

  
关于音乐版权这件事,让我想起了李志,这个被称为“维权斗士的逼哥”,他是最早重视音乐版权的音乐人,他怼过酷狗,怼过腾讯,怼过明日之子。我始终觉得他才能真正代表独立音乐时代的到来,抛开他的作品不谈,我觉得他为自己作品维权的样子真的很酷,他让更多的作者敢于去维权,让更多人看到了原创的力量,在这个版权意识刚起步的国度,你能看到一些人在为自己热爱的领域披荆斩棘,看到他们固执的坚守,而这一点是难能可贵的。

  

  
花粥这一件事折射的不光是国内音乐人版权意识的淡薄,其背后更是代表了整个音乐圈子质量的底下,去年摇滚老炮郑钧开枪怒批现在的流行音乐和榜单,一个热爱音乐的人能把音乐骂的这么狠,说明他真的很痛心。现在想想,这两年,你所听到的某一首刷屏的歌曲,是不是都出自抖音,让没内涵的口水歌成为了现象级的传播音乐,好像成为了我们的态度。
现在的音乐作品太快,很多甚至可以通过一定的技巧批量生产出来;现在的音乐作品很容易或,一个抖音爆款抹灭了多少音乐人常年的艰辛;现在的音乐作品趋同性太过严重了,你听一首歌时讶异好像在哪听过,但仔细确认后,确实是第一次听,不管你承不承认,我认为现在的音乐作品已经成为了“复制粘贴”的工业化产品属性。

  

  
记得,我曾经和一个朋友聊老歌,那时他在火车上,他说在潮湿阴暗的车厢里,他听着许巍,朴树,伍佰,感觉自己的灵魂炮的比火车还快。好的音乐应该带给人一种超脱的力量,它不会囿于市侩的鸡毛蒜皮,不用考虑陈俗的生活苟且,他将自己的灵魂沉浸在那些号的音乐作品,泡的通透光亮。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 参与 1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晨晨爱动物

关注全球气候变暖

头像

晨晨爱动物

关注全球气候变暖

632

篇文章

20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