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靖两兄弟合伙纠纷,数场官司争夺地产公司股权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谈及兄弟合伙纠纷,云南最引人关注的莫过于桥香园江氏兄弟,时至当下,这场马拉松式的官司已持续了7年多。无独有偶,不久前,曲靖市一场同样涉及股权和公司控制权的兄弟合伙纠纷拉开帷幕。这对来自富源县的兄弟又经历了些什么?

  工商相关登记资料显示:哥哥杨常稳是曲靖市安居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简称“曲靖安居房地产”)法定代表人,持有公司50%的股权,另外50%由弟弟杨鼎持有。在自主创业之前,杨常稳是某银行曲靖分行主要领导。10年前,他离职创业。

  也就在他即将开启自主创业时,杨鼎承建的曲靖白石江公园验收不达标,因此公司各方面受限,经营举步维艰。据杨常稳讲述,那时杨鼎把救企业于水火的希望寄托于他。就这样,两兄弟合伙了,约定“一人一半”。之后,公司步入了平稳健康持续发展阶段,这也便是“兄弟同心,其利断金”的最好写照。

  然而,10年后好景没有继续。据曲靖工商管理部门确认,杨鼎等人提交虚假材料将曲靖安居房地产法定代表人变更他人,杨常稳对公司失去了控制。围绕着股权的争夺愈演愈烈,杨常稳相继接到杨鼎及其妻子、小姨子关于“股权纠纷”的起诉。

  除了要应对缠身的官司,杨常稳还在争取法人身份早日实至名归。在曲靖市工商管理部门作出为杨常稳恢复其法定代表人身份的决定后,他便着手申请载明其法定代表人身份的公司营业执照正副本,但得到的回复是:“要等所有行政诉讼判决出来。”

  目前,这对兄弟的纠纷还未完结,其间的法理、财富、权利、亲情纠葛,对滇商来说,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曲靖安居房地产开发的位于曲靖白石江公园旁边的鼎盛世家。

  陷入困境

  弟弟企业几乎倒闭

  据相关资料显示,曲靖安居房地产注册于2004年8月份,注册时法定代表人是杨鼎。“公司是弟弟一手经办注册的,主要负责经营房地产开发等。”此时,杨常稳还在某银行曲靖分行担任高管。据杨常稳讲述,曲靖安居房地产早期发展还算顺利,2006年承建了位于曲靖市北市区的白石江公园。

  然而,也就是这个项目让曲靖安居房地产陷入泥淖,一度濒临倒闭。“在2007年,相关政府部门对项目进行验收,未达到相应要求,当时相关领导明确表态项目‘不达标,不准验收,地产开发手续不予办理’。”据杨常稳介绍,“随着这样情况的出现,公司举步维艰。”曲靖安居房地产进入经营最艰难的时期,各方面危机相继爆发。“不到半年光景,负债两亿左右,员工、农民工工资无法正常发放。”杨常稳说,“当时在承建白石江公园的同时,还负责开发位于公园北边的住宅,因为用地事项和当地村民也矛盾、冲突不断,公司陷入‘僵化’。”

  为了进一步求证这些说法的真实性,本报记者曾先后两次电话联系杨鼎进行核实,第一次其表示“去找他(杨常稳)”后便匆匆挂了电话,第二次其表示“等有空会主动联系(本报记者)”。然而,截至发稿,杨鼎尚未联系本报记者。

  哥哥离职谋划创业

  入伙弟弟公司

  也就在这段时间,杨常稳离开了之前的单位,正谋划着自主创业:“我从1979年便在银行体系工作,对房地产、基建方面的项目运作,以及融资方面的操作,都驾轻就熟,再加上多年的管理经验,当时看来我具备自主创业的条件。”

  在曲靖安居房地产举步维艰的时候,杨鼎便主动找到了杨常稳。“当时他知道我也正有创业的打算,让和他一起做。当时也就预想过兄弟一起创业可能会存在纠纷,再三拒绝,但最终难耐父母游说。作为哥哥,我有责任在弟弟创业遇阻时,兄弟合心去化解,最终答应了。”杨常稳说:“当时两人商议,杨鼎以公司注册资金为入股条件,而我以管理运营经验能力为入股条件,并担任法定代表人,双方最终以书面协议来确定股权。”

  在一份见证单位是“云南恒序律师事务所”、落款日期是2007年4月6日的《合作经营合同》上写着:兄弟两人经协商,就合作经营事项,达成相应协议,除了其中的鼎盛世家项目股权分配比例是杨常稳30%杨鼎70%外,其余的双方均是50%。

  据天眼查信息显示,两人在曲靖安居房地产持股比例各半;另一家两兄弟合伙创办的曲靖市家和物业服务有限公司(简称“曲靖家和物业”)持股信息显示,杨常稳51%,杨鼎49%。

  

  两兄弟的合作经营合同。

  公司回归正轨

  白石江公园周边商住项目完成开发

  就这样,杨常稳参与到曲靖安居房地产的管理运营中,并担任法定代表人出任董事长。这在一份双方于2009年4月6日签订的《合作经营协议》中也有所体现:“甲(杨鼎)乙(杨常稳)双方作为曲靖安居房地产、曲靖家和物业董事,经约定乙方(杨常稳)为曲靖安居房地产的法人代表出任董事长。”

  杨常稳说,为了让公司尽快走上正轨,当时他做了六方面的工作:“一是通过私人关系借了50万来保障公司正常运转;二是通过融资协调3000万来解决再开工问题;三是找相关部门协调动工;四是争取政府对公司的支持,阐述公司破产带来的社会影响,并就公园开发与房地产开发分开进行了协商;五是开发能够很快产生收益的房地产,比如将别墅项目改成单元房;六是在所有项目再运转起来后,进行相应抵押融资。”

  此后,曲靖安居房地产逐步摆脱困境,伴随着新旧房地产项目开发,资金流健康地运转起来。“到了2012年,此前大多历史遗留问题都解决了,公司也回归正轨。”而今,地处曲靖白石江公园周边的商业、住宅项目早已建成,正常运营。

  据杨常稳描述,当时两兄弟感情很好,工作和外出运动几乎都在一起。

  兄弟阋于墙

  因一项目经营理念相悖

  然而,兄弟间还是出现了裂隙。

  “经过这么多天的思考,我郑重提出,我们兄弟还是分开吧。”这是杨鼎给杨常稳写的一封落款日期为2017年11月11日信中的话语。在这封信中,杨鼎将分开的缘由归结于:“可能是我们经历不同,性格使然,十年之后,再难继续在一起工作下去”“兄弟不和,意见相悖,你我经不起折腾,公司也折腾不起,与其在一起相互煎熬,还不如早点分开的好”。

  对于两兄弟阋于墙,杨常稳也认可杨鼎的说法:“我们确实有些经营理念不一样,特别是近几年开发的一个项目。由于在这个项目上已投入巨额资金,但结合政府规划来测算,继续推进将巨亏,因此我主张‘以退为进’,待和相关方协商后,时机成熟再继续做。而杨鼎不同意,甚至放话:要么带着他继续干,要么就兄弟反目。”。

  一直以来,按照上述《合作经营协议》,杨常稳对公司开发、经营、管理、人事、财务等拥有决定权,杨鼎作为董事拥有建议权并协助和服从杨常稳分配的工作。当杨常稳聊及两兄弟现状时坦言:“此前两兄弟相处融洽,感情很好,但想不到会这样。”

  出乎意料

  公司法人代表变更他人

  “2018年3月24日,公司财务总监发现公司账户上的一笔钱发生了异动,,去查才发现,公司法定代表人发生了变更。”杨常稳据了解的情况表示:“2018年3月杨鼎等人提交虚假材料将曲靖安居房地产法定代表人变更为杨素。实际上,公司已被杨鼎一手掌控。”杨素为两人的妹妹。

  “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他们修改了公司章程,并模仿我的签名。后来经过查验和笔迹鉴定,到曲靖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申请纠错。”杨常稳陈述说。2018年7月,曲靖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以“曲市工商撤字[2018]1号”文件确认,这是提交虚假材料变更法定代表人的违法行为,并恢复杨常稳法定代表人身份。

  对于这次法定代表人变更,杨鼎的理由是:因为杨常稳2017年8月1日犯寻衅滋事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不符合法定代表人任职有关规定(源自:云南省曲靖市沾益区人民法院《行政裁定书》(2018)云0328行初68号)。这份《行政裁定书》同时指出:“能否继续担任公司董事长和法定代表人,是公司内部议事自治事项,应按照公司章程规定,依照相关法律法规由公司决定。”

  杨常稳对于这次寻衅滋事解释道:“当时是公司保安和业主产生矛盾,由于现场失控,最终追究到作为公司法定代表人的我的头上,故而承担了此项罪名,在2018年10月16日矫正期满。”

  弟弟的妻子、小姨子起诉

  请求判令哥哥交回股权

  2018年5月,杨常稳感到事情不妙——公司与杨常稳走得近的人纷纷被杨鼎开除。于是,杨常稳开始寻找律师,以备不测。一个月左右,他就接到了杨鼎方起诉的传票,而且诉讼一个接一个。据杨常稳陈述,杨鼎的妻子、小姨子都成为了状告杨常稳的原告。在杨鼎及其妻子、小姨子的起诉中,多以“股权转让纠纷”为由,请求判令将杨常稳的股权恢复到他们名下。

  杨常稳提供的杨鼎妻子的一份《民事起诉状》中就“事实和理由”这样写道:2004年8月,其与杨鼎申请注册成立曲靖安居房地产,注册资本1000万元,杨鼎900万元,她100万元。2008年9月,其与杨常稳订立《股权转让协议》,约定将这100万元股份转给杨常稳,其便成为公司股东,杨常稳应于转让合同订立当日一次性支付转让款100万,可是至今没有履行支付义务。因此,该《股权转让协议》应依法解除,杨常稳及曲靖安居房地产有义务将诉争股权恢复登记到其名下。

  杨常稳提供的杨鼎小姨子的一份《民事起诉状》中就“事实和理由”这样写道:曲靖家和物业是其与他人2006年注册成立的公司,伊始占有80%股权。2008年5月,其离开公司辞去法定代表人职务,所持股份委托姐夫杨鼎代持。可最近突然得知这80%股权在2009年就被转让,其中51%转至杨常稳名下。经查询发现,有人冒用其名义与杨常稳签订一份《股权转让协议》。由于自己从未同意或参与这些股权转让,涉案《股权转让协议》无效,因此杨常稳及曲靖家和物业有义务将诉争股权恢复登记到其名下。

  对于这两起起诉,杨常稳的律师、北京大成(昆明)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代晨表示:“我们已经提交了充分的证据证实,杨鼎妻子和小姨子不仅明知股权转让,而且是完全同意的。”目前,杨鼎妻子作为原告的案件已经因证据不足撤诉;小姨子的案子,法院也接受了杨常稳方的申请,正在进行笔迹鉴定。

  

  曲靖安居房地产。

  哥哥进不了公司

  还有多个官司缠身

  曲靖市沾益区人民法院《行政裁定书》【(2018)云0328行初68号】对兄弟俩的纠纷作出了裁定。裁定书显示:原告是杨鼎,被告是曲靖市工商局,第三人是杨常稳。该案件经过一审,因曲靖安居房地产没有对法定代表人变更形成有效决议,曲靖市工商局撤销以虚假材料取得的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事项,自然恢复到之前的公司登记状态,也就是杨常稳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的状态。

  杨鼎一方对一审判决表示不服,已经上诉至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

  尽管杨常稳法定代表人身份得到工商部门确认,但由于曲靖市工商局是此案的被告,杨常稳恢复法定代表人登记状态还没有完成办理。

  据杨常稳说,他甚至进不了公司。“自从我被踢出来后,杨鼎控制着发工资。而今,我彻底进不去公司了。”杨常稳说,“杨鼎这样做是为了完全占有公司,想独吞公司所有资产财产,让我净身出户。”

  “经历这一切,我也想明白了,公司是回不去了,但我要拿到我该有的。”杨常稳表示,“目前兄弟公司资产有在建项目投入、商铺、车库、住宅等,我要的只是一笔合理的现金,也不想受累于司法途径。”

  对此,本报记者曾先后两次电话联系杨鼎核实传达这些说法,均被杨鼎婉拒。截至发稿,杨鼎尚未联系本报记者。

  尽管杨常稳表示不愿意走司法途径,但眼下他被多个官司缠身。据杨常稳透露,弟弟杨鼎多次拒绝和谈。

  申领营业执照

  相关部门回复“要等所有行政诉讼判决出来”

  一面是多个官司缠身,一面是对公司的“失控”,眼下杨常稳很着急,毕竟“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公司参与重大项目的招投标事宜,招投标单位需要查验营业执照原件;公司在商业活动中、办理银行开户、印鉴变更时都需要营业执照原件。”杨常稳表示,“为了避免失控状态带来的不必要影响,我于2018年12月6日向曲靖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申领曲靖安居房地产营业执照正、副本各一份,快三个月过去了,依然没有发给我。”

  杨常稳在申请书中提出,曲靖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应当向其颁发营业执照,理由有三:

  一是杨常稳有权申领营业执照。依据上述曲市工商撤字[2018]1号和云南省曲靖市沾益区人民法院《行政裁定书》(2018)云0328行初68号显示,杨常稳是曲靖安居房地产的法定代表人,其有权申领。

  二是公司股东是否能达成一致,不阻碍杨常稳申领营业执照的效力。按照曲靖安居房地产公司《章程》相关内容,申领营业执照属于公司日常事务,可直接由经理实施,杨常稳是公司董事长、执行董事和总经理。

  三是行政行为具有公定力、执行力、拘束力,自决定作出即发生法律效力。无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六条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一条,都规定了行政诉讼(复议)期间具体行政行为不停止执行。故而当上述曲市工商撤字[2018]1号《撤销行政许可决定书》一经作出,就代表恢复杨常稳法定代表人和执行董事的权利。

  在申请递交给曲靖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后,杨常稳收到的回复是:“要等所有行政诉讼判决出来。”2月21日下午,本报记者电话联系了相关负责人,其表示:“我们是严格依法依规来办理,谁当法定代表人要取得股东一致意见,现在两兄弟你告我、我告你,在诉讼期间不能想给谁就给谁,至于公司失控那是两兄弟的事。”

  “可要是因此带来的损失,最终谁来买单呢?”对此,杨常稳也产生了自己的一些疑问:“公司的业务能等官司打完了才运行吗?商机会等官司结束吗?”

  (来源:云南信息报)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4 参与 112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云南信息报

昆明本地都市市场报之一

头像

云南信息报

昆明本地都市市场报之一

1471

篇文章

5750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