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制裁下,伊朗中产阶级的惨淡生活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穷人本来就没钱,富人资产在海外

  

  距离特朗普重启对伊朗制裁已过去了半年的时间,伊朗经济与民众生活受到巨大影响。

  美国对伊朗的首批制裁于去年8月启动,波及伊朗的金属、汽车等非能源领域;而涉及到能源、金融领域的重量级制裁则在去年11月重启。

  其中关于能源出口的禁令使得伊朗经济遭受了重创。伊朗政府收入严重依赖石油,石油出口占政府收入的35%以上,石油贸易锐减,导致伊朗政府的实际收入大幅下降。

  伊朗公布的新财年预算案总额为4700万亿里亚尔,虽然名义上比去年预算新增1000万亿里亚尔,但由于伊朗货币大幅贬值,新预算实际仅约合470亿美元,尚不及去年实际预算规模的一半。因石油出口受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亦下调了伊朗经济增长预期。该组织预测,伊朗经济将在2018年下滑约1.5%,2019年将进一步萎缩约3.6%。

  

  位于伊朗阿巴斯港的炼油厂 / 视觉中国

  比石油禁运更致命的是制裁对伊朗市场信心的打击。早在制裁正式生效前,伊朗的外汇市场就陷入一片混乱,持有外汇的出口商捂金惜售,对里亚尔失去信心的伊朗民众则疯狂抢购外汇避险,汇率的黑市价格如同火箭般一路狂飚。去年8月,美元兑里亚尔汇率升至全年最高点1:17万。

  伊朗政府随即加强了外汇管控,冻结有多笔大额金钱交易记录的外国人银行账户,以防止外汇外逃;临时叫停了外汇钱庄的自由交易,只买美元不卖出。汇市的乱象初步得以控制,钱庄重新开市后的美元兑里亚尔汇率维持在1:10万-12万。

  

  去年11月,美国能源制裁之前伊朗官方公布的汇率,但正规渠道很难兑换外币,黑市汇率则远高于此 / 视觉中国

  飙升的汇率成为物价上涨的直接导火索。根据伊朗中央银行的2018年11月的最新统计,伊朗消费者价格指数(CPI)较去年同期上涨39.9%,其中食品与饮料类涨幅高达59.9%。虽然面粉等主食享受国家财政的直接补贴,价格较为稳定,但诸如蔬菜、牛羊肉和鸡蛋等副食品价格涨幅十分显著。

  伊朗的羊肉价格在半年内涨幅超过40%,鸡肉价格则上涨了一倍。目前首都德黑兰多家享有国家补贴的肉铺都采取了限购政策,规定以优惠价格购买的肉类斤数上限,导致肉铺门前都排起了长龙,有时甚至排队两小时也买不到一公斤羊肉。

  

  德黑兰肉铺门前的人群 / 作者供图

  里亚尔贬值也导致伊朗进出口贸易受阻,许多外国制药和农产品企业迫于汇率和制裁的压力,选择终止与伊朗的贸易。一些初级原料依赖进口的伊朗加工业首当其冲,造纸行业就是典型的例子。

  由于纸张等基础原材料享受伊朗政府的汇率优惠政策,伊朗进口商大力进口外国纸张,外国纸制品占据伊朗纸业市场的95%,伊朗本土造纸业受进口商品挤压,生产能力极为薄弱。在去年下半年货币大幅贬值外加结算渠道受限的双重影响下,进口纸张价格飞速上涨,每包A4纸的价格在短短3个月内翻了一倍,从15万涨到30万里亚尔,导致伊朗各地出现“洛阳纸贵”的短缺现象,国内60%以上的打印店都难以为继而倒闭,伊朗企业不得不提倡“电子化办公”,多家餐厅被迫取消纸质菜单,而新闻与出版行业同样遭受波及。

  

  去年11月,美国能源制裁之前,德黑兰的街市景象 / 视觉中国

  伊朗引以为傲的“波斯地毯”也在制裁和汇率动荡中损失惨重。

  手工编织地毯是伊朗除石油外的第二大出口商品,据伊朗工业部统计,伊朗每年生产约400吨手工编织地毯,其中80%用于出口。在2017年3月至18年3月期间,伊朗手工地毯的出口总额高达1.8亿美元。据伊朗手工地毯编织协会的一份报告显示,伊朗出口地毯35%都流向美国,此次特朗普将地毯列入制裁商品的举措无疑会重创伊朗地毯行业。

  此外,由于编织名贵地毯的原料真丝大部分需要从中国和韩国进口,里亚尔贬值使得伊朗的真丝地毯的成本普遍涨幅超过30%以上。德黑兰菲尔多西广场旁著名的地毯大厦,三年前还是一派商铺繁荣,客人络绎不绝的景象,如今却变得冷冷清清,整栋大楼只有零星几家店铺还照常营业。由于地毯进货成本大幅上涨,但制裁和游客数量下降导致销路不畅,地毯商压货严重入不敷出,许多伊朗人都转让或直接关闭了自己经营多年的店铺。

  

  在冷清的地毯大厦编织地毯的小贩 / 作者供图

  制裁引起的汇率暴涨同时致使伊朗社会的阶级分化愈加严重。

  伊朗富人的主要资产和收入来源多集中在海外,在伊朗国内也持有商业、民用住宅等不动产,其财富受汇率波动影响较小;而伊朗穷人因为较少购买进口产品,能满足日常生活基本需求的必需品又大多有政府补贴,所以其生活支出虽受影响,但仍在可接受范围。

  汇率崩盘波及最严重的当属伊朗庞大的中产阶级。因为他们几乎没有海外资产,收入以里亚尔计价,又有购买进口产品和出国留学或旅游的需求,受本次汇率风波影响,数百万中产阶级的财富在一夜之间缩水。

  36岁的德黑兰人哈桑曾是典型的中产阶级,他的工作和生活重度依赖进口商品。他和妻子两人共同在德黑兰Tajrish广场经营一家专门销售如乐高这类进口儿童玩具的商店。2016年生意好的时候,两人的月均收入能达到1200美元。但汇率暴跌使他不得不放弃进口新一批产品,想要提价又遭受伊朗物价局限价政策的重重限制,在去年12月,两人的月均收入直线下降到不足500美元。

  

  去年11月,美国能源制裁之前,德黑兰的商店街景象 / 视觉中国

  中产阶级一直是伊朗现任总统鲁哈尼的有力支持者。相比于固执守旧的保守派和宗教人士,他们更寄希望于这位致力于和西方改善关系的温和派总统。但政府对国家经济的无能为力,对美国的软弱无能让这些饱受汇率煎熬的中产阶级逐渐丧失希望。鲁哈尼的前政治顾问Abbas Torkan近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伊朗的中产阶级已经缩减了50%,政府应当予以关切。

  事实上,面对行将崩溃的经济和动荡边缘的社会,伊朗政府也曾试图力挽狂澜,让国家走向正轨。在国际制裁的打压下,鼓励伊朗社会自给自足,尽量减少对进口商品的依赖似乎成为自救和与美国抗争的唯一方式。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在2016年就提出“抵抗经济”这一概念;总统鲁哈尼也在去年3月的伊朗新年讲话中把去年的年度口号定为“大力支持国产商品”年。然而,由于政府收入锐减,国家为国产商品提供的补贴和实际支持微乎其微。

  

  伊朗总统鲁哈尼在上周参观德黑兰的科技展 / 视觉中国

  虽然制裁使得伊朗人的生活喘不过气,政府仍希望鼓舞士气,把人们对政府、对伊斯兰政体的不满转移到特朗普和美国身上。伊朗2月初成功试射最新型号的“Khovezeh”弹道导弹,并成功发射“友谊号“卫星,不断增强的国防实力就如同一针强心剂,大大增强了伊朗人民的自信心。而马路两旁迎风飘扬的伊朗国旗,和大街小巷随处可见的政府宣传画,也在无时无刻刺激着伊朗人的民族自豪感。

  

  2月17日,伊朗阿巴斯海军基地,伊朗第一艘国产半重型潜艇Fateh正式服役 / 视觉中国

  今年恰逢伊朗伊斯兰革命40周年,伊朗政府却面临着史无前例的挑战。如何继续和美国硬“刚”,有骨气地挺过当前的经济难关?如何保持社会稳定,让伊斯兰政体再“辉煌”下一个四十年?

  在目前的严峻形势下,伊朗政府的可选择余地并不多——只能要求民众继续忍耐,并期待两年之后,迎来一位对伊朗不这么苛刻的新任美国总统。

  世 界 说

  韩静仪

  责任编辑 | 苗 硕

  运营编辑 | 贾珍珍

  版面编辑 | 彭宁楠

  文章版权归原作者,谢绝商用

  如需转载请私信

  微博 @世界说globusnews

  了解全球局势,世界趣闻,微信关注一个就够了:世界说(ID:globusnews)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21 参与 361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世界说

关注全球资讯,讲述全球故事

头像

世界说

关注全球资讯,讲述全球故事

518

篇文章

81300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