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民投“断腕”:进出口银行百亿债权成大债主 中民投求两年宽限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导读:吕本献还代表中民投对于现场的债权人提出四点要求,既是希望在坐金融机构到期贷款尽量不抽贷、不资产保全、先予以续贷和给予中民投一些支持,让其能够以时间换空间寻求资产变现。至于宽限的时间,中民投方面提出最好是2年。

  本文由叩叩财讯(ID:koukounews)独家原创首发

  作者:覃寒池@北京

  一向高企与神坛之上的神秘中国民间资本大鳄——中民投轰然间的摇摇欲坠,在2019年一开年便令市场惊诧万分。

  一笔30亿债务的“技术性违约”成为了撕开中民投华丽外表的口子。

  虽然在违约16天后,相关债权人的账户终于收到兑付资金,但摆在中民投面前的危机却才刚刚开始。

  “中民投在去年底已经拟定了一份可供出售的资产清单,准备套现还债,另一边也在积极与国内外一些大财团接触,希望引入新的战投。”早在2月中旬,一位接近中民投的知情人士便向叩叩财讯透露了中民投的有关计划。(详见叩叩财讯2月15日报道《深度|| 中民投“断腕”:后续百亿资产处置已在路上》)

  然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出售资产与引入战投的推进皆不尽如人意。

  在爆出债务问题之后,藏无可藏的中民投终于决定直面危机。

  2月25日下午4时,中民投在上海召开首次债权人会议,希望就有关中民投的现状与债务兑付问题与相关债权人进行沟通。中民投董事局主席李怀珍、总裁吕本献均出席了该次会议。

  “会上正式成立了中民投债权委员会,共公布了11家金融机构作为该债权委员会的负责牵头机构,将来这11家机构代代表债权人与中民投方面直接协商沟通。”一位当日债权人会议的与会者透露。

  然而,该次持续仅一个多小时的债权人大会却并不能打消债权人的所有担忧。

  “对于中民投目前的真实财务状况依然是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它们到底还有多少资产,具体还有多少债务。”上述与会者表示。

  1)“大债主”进出口银行

  

  担任此次中民投债券委员会主席一职的是中国进出口银行,其会同交通银行、交通银行、兴业银行、浦发银行、大连银行、中原银行等另外10家机构组成了债委会联席副主席。

  有消息称,之所以由该11家机构牵头债委会,主要原由则是因为这11家机构为中民投最大的债权人。

  此前一直被外界认为与中民投有着天然而直接关系的民生银行未出现在其前十大债权人的行列中。不过,进出口银行成为中民投的最大债主,这或许令人意外,但却又似乎在情理之中。

  早在中民投成立之初,其与进出口银行之间的瓜葛就远超过被市场认为与之形成亲密关联关系的民生银行。

  早在2015年,进出口银行便表示将积极推动“一带一路”项目落地,助推重点企业广泛进军海外市场,拓展国际发展空间。而中民投在2014年成立之初,便以“深度服务‘一带一路’建设,引领中国民营资本抱团出海”为“噱头”。

  “促成上海重点企业‘走出去’赴欧美发达国家成功收购项目”,四年前,进出口银行方面便公开表示支持多家企业成功收购欧美产业项目,其中便包括中民投。

  2016年4月,中民投成功收购保险集团SiriusInternational Insurance Group, Ltd. 便是由中国进出口银行上海分行作为牵头行组建银团提供资金支持。

  2017年10月30日,中民投旗下的租赁集团还与进出口银行在北京签署200亿元人民币融资框架协议。根据协议内容,双方将在共同关心的领域里,特别是航空和航运方面开展密切合作。不过,据叩叩财讯目前获得的消息称,中民投旗下包括航空租赁业务在类的资产,目前正在计划出售,以筹措资金还债。

  那么作为中民投最大的债主,中民投到底欠进出口银行多少钱?

  “中民投与进出口银行之间的债务保守估计应接近百亿。”上述参与当日债权人大会的知情人士表示。

  据中民投2018年第七期超短期融资券征集阐明书显现,到2018年9月末,中民投获得银行授信额度1503.24亿元,已运用额度761.44亿元,未运用额度为741.80亿元。用信额排名前十的银行分别触及用信额共546.05亿元,进出口银行则列在首席。

  据另一份由新世纪评级出具的信评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3季度,银行对中民投的授信额度中,中信银行、进出口银行的授信分别为200亿元130亿元,而使用额度分别为78亿和92亿元。

  除了直接授信之外,进出口银行还是接纳中民投相关股权质押的大户。

  据公开资料显示,中民投企业的金融投资平台——中民投资本在近期出现了多笔股权质押。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2月开始,既中民投债务危机爆发以来,其出质股权行动变得更为密集。而其中最大的一笔,便是在2019年2月21日,中民投资本向进出口银行上海分行的质押股权,该次出质的数额达到25亿元。

  2)宽限期两年

  

  在出席当天中民投债权人会议的,除了包括进出口银行在内的90多家涉及债务的金融机构外,此次会议的牵头方上海市银行同业公会连同全国工商联、中国银保监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上海银保监局、上海证监局、上海市金融工作局、上海市银行同业公会、黄浦区人民政府等有关监管机构以及中民投董事局主席李怀珍、总裁吕本献等均到场。

  在当日的债权人大会上,对于如何解决中民投目前所遇到的流动性危机。

  中民投总裁吕本献提出五大举措。

  其称首先将严格财务预算管理和资产负债管理,压缩财务费用30%,增加经营现金流入;其次将推动股权及资产退出,坚决调整和退出不符合总体战略;同时推进引战工作,大力引进境内外各类资本,进一步优化中民投的资产结构;再次则是与资产管理公司在资产处置、债务重组、流动性管理、产业投资等方面开展全面合作,提升资产质量和资产价值;最后是战略转型与瘦身。

  此后,吕本献还代表中民投对于现场的债权人提出四点要求,既是希望在坐金融机构到期贷款尽量不抽贷、不资产保全、先予以续贷和给予中民投一些支持,让其能够以时间换空间寻求资产变现。

  至于宽限的时间,中民投方面提出最好是两年。

  针对中民投方面提出处理债权的四点要求,会上债权人一方亦提出9点要求,主要包括希望中民投对企业到期贷款、资产负债情况列出明细表,邀请第三方机构包括审计机构和法律机构介入,对企业的资产负债做一个评估,并希望债委会能在未来加入中民投的企业决策过程。

  此外,参会的金融监管部门也提出希望银行等金融机构给予中民投支持,营造良好的舆论环境。

  “中民投在债务爆发之处,曾向上海市政府有关部门求助,希望能获得其出手相助帮助解决债务问题,但上海市有关部门的表态则是,可以适当协调,但要求上海市方面全盘接手,则基本不可能。”上述接近于中民投的知情人士表示,虽然对于中民投的现状,监管部门虽然比较重视,但并不会为之托底。

  日前中民投出让董家渡地块50%时,能在如此短时间中达成协议,以121亿的价格出手绿地集团,其中便是有上海市政府出面协调的功劳。

  据叩叩财讯获悉,最开始中民投对于这一地块相关股权的心理定价为160亿,但最后缘何愿意折价出售,很大原由也是因为迫在眉睫的资金需求。

  有意思的是,此次绿地集团接盘上述地块的资金来源仍是通过银行借款,借款方中,资金来源方主要则是民生银行。

  陷入危机的中民投,在两年后真的能够走出困境?

  “两年后的事情很难说,作为债权人,我们目前还是希望中民投方面能公布明晰真实的财务数据,以及处理资产获得的收益款项的具体用途和安排。”上述与会者坦言,遗憾的是,围绕在中民投这首大船四周的迷雾事到如今不仅未有消散的痕迹,反而愈发让人难以估摸。

  (完)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叩叩财讯

洞悉一切资本内幕

头像

叩叩财讯

洞悉一切资本内幕

125

篇文章

347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