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论|债市反腐会否打响新一轮金融反腐重大行动的第一枪?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债市反腐会否打响新一轮金融反腐重大行动的第一枪?
2019年2月19日,元宵节,市场曝出一个惊人消息:南京银行金融市场部兼资管部总经理戴娟失联。
2019年2月20日,南京银行在官网公告称,该行资产管理业务中心总经理戴娟、资金运营中心副总经理董文昭及该行投资机构鑫元基金副总经理李雁因个人原因,不能正常履职,该行已指定专人负责三人的工作。
南京银行是债市的重要参与机构,也被称为债券交易员的“黄埔军校”,戴娟更是南京银行甚至债券行业的元老级人物,因此此事受到业内极大关注。对于上述三人,南京银行内部人士强调此事是个人原因,是协助调查,与银行目前业务无关。
有市场消息称,其失联或与“丙类户”利益输送和债市反腐有关。
一般来说,涉及债市反腐都是“翻旧账”。自2013年掀起的债市反腐风暴,在后续几年仍有案件曝出,涉及债券一级市场、一级半市场和二级市场。
其实自2013年债市经历钱荒以来,债市反腐揭黑就已经进入经侦的视野。
目前,银行间市场的投资者账户分为“甲类户”、“乙类户”和“丙类户”。甲类为商业银行,乙类一般为信用社、基金、保险和非银行金融机构,丙类户则大多为非金融机构法人。
按照相关规定,丙类户不允许直接参与债券交易,必须通过甲类户的账户进行代理结算。丙类户游走于一、二级市场,往往拥有丰富的渠道,扮演着交易对手之间的中介角色。“丙类户”推出的初衷是活跃市场交易,但是逐渐有专业人员通过开设丙类户,进行“代持”、“养券”、“倒券”等灰色债券交易活动。丙类户长期活跃在债券发行的一级市场,部分账户通过低价拿券,转手高价卖出,获取差价。
如通过企业发行债券时,丙类户在与承销团成员签订关于分销数量及利率的协议之后,获得相应新券,然后在二级市场卖出。但实际上,有不少丙类户是依靠“空手套白狼”的方式赚取债券“点差”而盈利的,期间交易常由银行来垫资,甚至还存在金融机构直接低价卖出、高价回购债券等形式向丙类户直接输送利益的行为。
这种利益输送的基本套路是:负责人利用负责债券定价、发行和分配的权力,把发行利率高于当期市场利率的债券分配给自己指定的金融机构为其代持,待上市日再由代持机构平价卖给自己控制的丙类户,丙类户当即以市价抛出赚取差价。
债市套利的利益输送说白了就是在利用不同市场之间的债券价差谋取收益。而一级半市场利益输送可谓“重灾区”,企业债则属高发地,这主要因为早前企业债不需要簿记建档,债券分销的权力完全由主承销商掌握。
债市一级半市场利益输送,主要就是为了能认购到债券,向债券承销商输送利益。多年前,债市刚起步并快速发展,债券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与近两年的情况截然不同,债券在二级市场上市流通的价格往往会较一级市场的发行价格高,因此只要能抢到债券并等待时机在债券上市后高价卖出,就能稳赚不赔。彼时,主承销商在分销债券时有很大的自主决定权,使得一些机构或个人想尽办法从主承销商手中拿到债券。
早年,中票、短融等债券在银行间债市都是人工簿记建档,主承销商分销债券时能操作的空间较大。而之前企业债根本不需要簿记建档,即不需要权威的公证机关全程监督债券发行过程,债券分销的权力完全由主承销商掌握,因此可操纵的空间可能更大。随着后来改为电子建档,定向分销的操作难度随之加大。
近几年,一二级市场的价差不断收窄,套利空间也在缩小。一级半市场利益输送的情况有所好转,但并未完全消失。
2013年,以“丙类户”为核心而存在的复杂利益链成为“债市打黑”风暴中成为重灾区。当年最著名的莫过于债券女王孙明霞案。
孙明霞曾被誉为“债券女王”,一度是企业债市场呼风唤雨式的人物。
案发时孙明霞任华林证券副总裁,2010年5月至10月,华林证券先后承销发行5只企业债(10鄂国资债、10平湖债、10嵊州债、10绍黄酒债、10嘉建投债),孙明霞等人决定以“溢价分销”索要回扣的方式销售这些债券,交由侯宇鹏(时任债券销售交易部总经理)具体执行。所谓企业债“溢价分销”是指,债券发行的价格高于其面值价格,当投资者获得债券额度后,转手在二级市场卖出,便可获得差价。
宏源证券叶凡得知此事后,告知陈智军等人,在征得宏源证券高管同意后,宏源证券参与上述5只债券分销,共计获利1.04亿元。此后,叶凡和侯宇鹏联系返还回扣事宜,双方商定通过操控债券交易,将好处款留存在指定的“丙类户”公司账户中。宏源证券正是通过“丙类户”的方式向华林证券孙明霞等人返还回扣。侯宇鹏提供了三个丙类户账户,叶凡通过35笔低买高卖的交易,将高额收益留存在丙类户,共计返款孙明霞等人7681万元作为实际的回扣款。
以其中一笔交易为例,2010年6月1日,宏源证券将面额为1.4亿元的09嘉善债卖到浙江绍兴恒信农合行,浙江绍兴恒信农合行将该债券卖到哈尔滨银行,哈尔滨银行于当日以102.4元的价格卖到丙类户公司炯宇公司,炯宇公司于当日以105.38元的价格卖回到哈尔滨银行。通过此环节将给侯宇鹏等人的好处费417.2万元留存在炯宇公司。后哈尔滨银行将该债券卖到国金证券,国金证券再卖回到宏源证券。在“好处费”进入指定丙类户后,侯宇鹏按照孙明霞的指示,将回扣款分配至孙明霞、侯宇鹏等多人。
2016年,债市风暴又一波来袭,这次查到了银行间债市的中票、短融一级半市场的利益输送。工行私人银行部副总经理王华、恒丰银行资管部总经理李晓强、上银基金子公司负责人冯坚被徐州公安部门带走调查。
2019年1月1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强调,要加大金融领域反腐力度,对存在腐败问题的,发现一起坚决查处一起。2019年2月22日,习近平在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三次集体学习时发表的重要讲话中,再次提及要管住金融机构、金融监管部门主要负责人和高中级管理人员,加强对他们的教育监督管理,加强金融领域反腐败力度。
不知道南京银行戴娟“失联”一事,会否引发新一轮的债市风波乃至打响金融反腐败重大行动的第一枪?
(作者陈浩供职于某银行总行投资银行部,王笑供职于某银行总行财富管理与私人银行部。文责自负,不代表所在机构观点。)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澎湃新闻

专注时政与思想的新闻平台。

头像

澎湃新闻

专注时政与思想的新闻平台。

183995

篇文章

1922677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