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磕华尔街,挑战特朗普,桑德斯这次能走多远?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在宣布参加竞选的一天内,桑德斯的竞选团队就已经募集到了600万美元的选举经费。特朗普“吓坏了”!

  撰稿 | 叶君浩

  尽管2019年才刚刚开始不久,但对于像特普朗这样的一众美国政客来说,2020年早已经来临。

  周二,美国佛蒙特州联邦参议员伯尼·桑德斯公开宣布,将再次以民主党人的身份参加2020年美国总统选举,挑战特朗普。

  正所谓,已有之事,后必再有;已行之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桑德斯有成功的可能吗?

  01

  桑德斯能在一年后扳倒特朗普吗?

  自2007年起,桑德斯任佛蒙特州联邦参议员,2015年他宣布参选美国总统,但是在角逐民主党内提名资格时,不幸败给了前美国国务卿希拉里。一个多月后,他宣布退出民主党。

  尽管如此,那一次参选还是帮助桑德斯收获了不少“草根”支持者。在民主党党内提名选战期间,他的民意支持率一度与最终获得提名的希拉里相差无几。

  

  ▲希拉里与桑德斯(图/图虫创意)

  毫无疑问,如果可以赢得民主党内的提名,桑德斯应该是特朗普谋求美国总统连任最为强劲的挑战者。此前已有不少民主党人士宣布参加2020年的美国总统大选,其中包括参议员卡玛拉·哈里斯、夏威夷州联邦众议员图尔西·加伯德、曾任奥巴马政府住房和城市发展部部长的朱利安·卡斯特罗克等。

  重新出发,77岁的桑德斯正式预告了一场政治抱负的重演。

  在去年的美国中期选举中,民主党赢下了435个席位中的235个,时隔8年重夺众议院的控制权。外界普遍认为,中期选举是美国总统大选的风向标。

  在野党赢得中期选举的胜利、一个当前支持率惨淡的现任总统,以及一个可能的来自参议院的总统候选人,风会往什么方向吹?

  正如桑德斯从不相信自己会重蹈覆辙,历史也从不甘当引路人,它的表演欲强烈,正踏着宿命般的步点,走入了当下的美国政治舞台。

  1994年初,比尔· 克林顿入主白宫后的第二年,其支持率一直在40%左右徘徊。对克林顿而言,任期内的首次中期选举绝对是一场灾祸。当年纽特·金里奇凭借拟定的“美利坚契约”,帮助共和党赢得了民主党把持几十年的国会众议院。除此之外,当时共和党还拿下8个参议院席位,以此占据了两院的多数控制权。

  在共和党人看来,1996年总统选举的胜利已是囊中之物。然而,共和党却提名了时年73岁的参议员鲍勃·多尔为总统候选人。这是一位十分严肃的“华盛顿老人”,除此以外的各方面都异常乏味。随后,他在选举人团投票中被挫败,民主党的克林顿成功连任。

  2010年中期选举之后,民主党失去了63个众议院席位和6个参议院席位,当时关于奥巴马的总统任期预测也同样惨淡。尽管在参议院民主党还拥有微弱的多数席位,共和党却重新掌握了众议院的多数控制权。与此同时,奥巴马的支持率降到45%左右。

  共和党人又一次笃信,奥巴马将会成为“单届总统”。然而在2012年的总统选举中,他们提名了一位与多尔极其相似的候选人——参议员米特·罗姆尼。对于共和党中的保守派,他几乎没有任何吸引力,而激进派也戏称他是一位“脱轨的精英”。

  后来的结果大家也看到了,2012年末,奥巴马的支持率不断维持在50%左右,随后轻而易举地击败了罗姆尼,成功连任。

  

  ▲2013年,奥巴马成功连任美国总统(图/图虫创意)

  除了上述二者,在近年的总统选举中,那些来自参议院声名卓著的“政治老人”都一败涂地。比如1984年的沃尔特·蒙代尔、2004年的约翰·克里、2008年的约·麦凯恩和2016年的希拉里·克林顿。他们通常只有通过铲除异己或凭借政治资本的方式来获得提名,而并非依靠来自党内基层的热情。

  桑德斯面临着近乎一模一样的时代环境。

  他已经做了近13年的参议员,他所代表的民主党刚刚赢下中期选举,但党内氛围并不好。特朗普的支持率停滞在40%-50%之间,这对他而言,会是一个好消息吗?

  桑德斯自然不希望自己的第二次参选再次失败,尽管一切都如此相似。

  或许现在谈这些都还为时尚早,因为桑德斯并未获得最终的民主党内提名,但人们总是忍不住为经典的剧本脑补它的主人公,桑德斯身上正笼罩着多尔或是罗姆尼失败的影子。

  需要说明一点,伯尼·桑德斯的年龄比特朗普还大。

  他可以摆脱宿命,在一年后扳倒特朗普吗?

  02

  桑德斯:时代与党派的局外人

  就在桑德斯宣布参选后不久,特朗普发表评论说“(桑德斯)错过了时机”。

  一直以来,桑德斯都以“民主社会主义人士”自居,特朗普觉得这很可笑,但桑德斯似乎很乐于接受个标签,这是他一贯的政治立场,甚至说是一种政治信仰。

  在接受CBS《今晨》栏目的采访中,桑德斯直言不讳地说自己是一位民主社会主义者:“我不会把美国变成委内瑞拉那样经济极端萧条的国家,虽然特朗普一定会这样攻讦我。我只是想了解,为什么世界上有些国家可以在处理收入和贫富差距问题上做得比我们更好。”

  

  ▲桑德斯(图/图虫创意)

  不同于寻常的左派政客,桑德斯的政治路线更为激进,他一直以来把自己视作工人阶级的坚定拥护者、华尔街和富裕精英的强劲敌人。

  他时常把这样一句话挂在嘴边:“美国最富有的三个人,他们所拥有的财产比全部底层人民所拥有的还要多出50%。”

  他还特别对亚马逊和沃尔玛在工人待遇问题上大肆批判,因为他一直想为工人们争取15美元的最低时薪。

  这些政治主张使他获得了很多小额赞助者的支持,在宣布参加竞选的一天内,桑德斯的竞选团队就已经募集到了600万美元的选举经费。

  

  这让特朗普坐不住了,要求支持者也加入到“众筹”大战中来。按照桑德斯的说法,特朗普“吓坏了”!

  在2016年的那次大选中,他获得的选举赞助金额仅次于希拉里和特朗普,当时希拉里的人均赞助高达2700美元,而桑德斯只有34美元。

  但是,《华盛顿邮报》的分析文章认为,小额捐款将是这次民主党初选的一个关键因素,因为民主党的基层选民已经认识到,大企业家、财团和有钱人的大额捐款会对未来的政策产生影响,所以他们开始不信任那些主要靠大笔政治捐款的候选人。

  当然,桑德斯参选也并非无懈可击。比如,在这一次再度角逐总统宝座,他依旧在谈论过往的经验,并没有推出任何新的政策。

  在致支持者的邮件中,桑德斯强调了一连串的竞选政策主张,而这些议题对他的支持者而言再熟悉不过,甚至有些生厌:推行全民医保、提高最低工资、免除公立高校学费、关注女性生育权、降低处方药价格以及改革刑事案件审判等等。

  相较而言,那些众议院的左派同僚和更为年轻的党内政客们比桑德斯要灵活得多,除了推行“全民医保”,他们还承诺逐步淘汰石油燃料以及撤销移民和海关执法局。又比如,美国新任的女众议员拉希达·特莱布,前不久,在宣誓就职数小时后,她就立即呼吁要弹劾总统特朗普。

  

  ▲拉希达·特莱布(图/视觉中国)

  艾奥瓦州塔玛县的民主党主席戴夫·德格尼尔说:“在2016年之前,不会有人像桑德斯那样大肆讨论全民医保和大学教育,他真的把这些议题都灌输到了人们的主流思想当中。当然,如果他再老生常谈,我并不会觉得意外。”

  桑德斯就像是一个老派的大学教授,他曾经把充满希望的政策不遗余力地传授给左派年轻人,现在他们已经成为了政坛的新生代,并把这些遗产发扬光大,以对抗新自由主义统治下的美国。

  可或许正如特朗普所说的那样,他已经错失了最佳时机,到了该退休的时候,《纽约时报》甚至豪不客气地用“局外人”一词来形容桑德斯。

  当然,桑德斯对此是毫不介意。他说:“在2016年的选举中,当我们提出进步的政策主张时,被告知我们的想法是激进且极端的。但三年的时间已经过去,由于数百万美国人民对现状的奋起反抗,这些政策已经赢得了大多数人的支持。”

  虽说选举总统的是美国人民,但获得提名却依赖于党派。当前,后者比前者更重要。桑德斯不仅是一个时代的局外人,更令他的支持者担忧的是,他可能会再一次沦为民主党的局外人。

  虽然先后两次代表民主党参与竞选,但桑德斯一直自诩是无党派人士,这也得到了美国政坛的默认,他是参议院少数的无党派议员之一,在十多年的众议院生涯中,他也一直维持自己的独立身份。

  身为民主党的局外人,他一直无法从党内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那里获得足够的支持,这是他在2016年败给希拉里的重要原因之一。

  

  ▲2016年2月20日,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在党内击败桑德斯(图/图虫创意)

  虽然一直为自己的独立性感到自豪,但是民主党人却对此感到惊愕和恼怒。他们暗示,桑德斯从来不把党派的利益放在心上,不仅指责在法案推行中得不到桑德斯的支持,还将希拉里的败选归咎于他。

  民主党的高层维特·辛普森认为:“现在的关键是,他能意识到自己站在了一个更高的舞台上吗?”

  这个问题颇值得玩味。不同于其他左翼政客,尽管桑德斯在经济政策上不能更左,可在枪支管控和少数族裔问题上,桑德斯显然与左派脱节了。

  2005年,他支持了一项法案,批准赋予枪支制造商和销售制造商最大程度上的诉讼豁免权。而且桑德斯也缺乏来自黑人选民的支持,在2016年的党内初选中,他获得的黑人选票少于20%。

  或许正如著名的语言学家乔姆斯基评论的那样,桑德斯并不是什么民主社会主义者,而是一个“罗斯福新政主义者”,他的政治观念还停留在国家干预的年代,局限于经济领域。

  如果能顺利当选下一任美国总统,那时的桑德斯已经79岁了,美国人或许并不排斥一位年纪太大的总统,但他们不需要一个思维老派的领袖。

  03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

  桑德斯可以达到支持者们的期望吗?事在人为。至少现在的他已经一改平日的温和性情,对特朗普提出了尖锐的批评。

  他说特朗普“是一个近乎病态的撒谎者”“一个骗子、种族主义者、性别歧视者、仇外者”“用专制的政治手段暗中破坏了美国的民主根基”。当然,特朗普也还给了桑德斯一个绰号——“疯狂的伯尼”。

  虽然选举战争还未打响,桑德斯与特朗普就已争锋相对,但有一点他们都是一致的,那就是他们都依赖于底层人民的支持。

  他们都了解美国社会底层的困境和社会精英的视若罔闻,注视着阶级固化问题和越发僵硬的国家机器,为美国社会的前途感到担忧。

  不同的是,桑德斯的药方是对富人和中产阶级加税,而特朗普对抗的是全球化,强调“美国优先”。

  

  ▲特朗普(图/图虫创意)

  没有谁更复古,也没有谁更激进。无论是德高望重的参议员与低支持率总统的竞争,还是沸沸扬扬的民粹主义与老生常谈的民主社会主义之间的分歧,都在历史的舞台上一次次上演。

  共识、理性、自由与温和越发成为一种稀罕物,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2 参与 2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冰川思想库

汇聚思想,分享锐见。

头像

冰川思想库

汇聚思想,分享锐见。

940

篇文章

38170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