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宝游记:真正的且末料有多贵,戈壁滩上也无料…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阿宝的戈壁滩游记相信很多人之前都看过了,堪称戈壁滩版的荒野求生,此文为阿宝戈壁滩游记完结篇。我们首先从且末料的市场说起。

  很多人对和田的巴扎有所了解,但对且末的和田玉巴扎知之甚少,作为山料产出最多的地方,那里的市场是怎样的呢?我们跟随阿宝的脚步一起来看看吧。)

  探秘且末玉巴扎

  

  2018年9月16日,行程第十三天,今天在且末县休整一天,逛逛玉石巴扎。

  

  ▲这些小白块细度还不错,基本上都能出挂件。

  给大家提示一下,新疆和田玉山料买卖基本上都是按公斤算价格,而且不单卖,比如这一堆,一公斤价格如果是1500元,总重100公斤,总价就是15万。你看上了,在这个总价的基础上谈价。有很多朋友想买新疆的山料,就拿一两块,或者一两公斤,不是一定不给卖,这样单拿价格很贵也不合适,如果挑选一公斤,可能价格就是3000元以上一公斤。你再找玉雕师加工,怎么算,价格都不如买成品合适,而且还有风险。

  

  ▲这样的块头算大的了,基本上每块都有一两公斤。而新疆和田玉山料同等品质色系的情况下,能开出手镯的料,和能开出手把件和挂件的料价格也都不一样。能出手镯的料基本上都在一公斤以上,价格也最高,依次是把件料,挂件料。

  这一堆料子白度欠缺一些,其他还都不错。且末市场上的糖白,糖青白基本上都在这种白度上下,白度好的很少,价格也很贵。

  

  ▲这个摊子上的料老乡是分开放的,中间偏上的位置还有三块青玉。像这种情况,中间这些分开放的料子,就能单卖。但通常这样,价格不会便宜。看上了中间那块青玉,七八百克,老乡要价一千五,我先还到600元没有给我。通常这种颜色的青玉,一公斤不会超过500元,加到1000元也没有成交,果断放弃。后面和其他老乡打听这块料子时,他们说,这块料子在市场上都半个月了,低于1200不卖的。

  

  ▲这两块料,块型不错,白度一般。价格也都在中四。手镯肯定是出不来,价值就大打折扣了。

  

  ▲像这样白度好、糖色好的料子价格要高一些,这料子不是金山矿的,是远矿的料子,镯子肯定出不来,风险也大。开价就要一万多一公斤,这一块要六七万呢,太离谱了,不熟悉宰生人呗。几轮谈价下来,失败告终。

  且末市场上的糖白料,我说的就是正宗的糖白,能达到白玉标准的,不算青白。从一公斤几千元到几万元都有。价值的高低就要从多角度衡量,例如:细度、白度、油润度、干净程度、块头、糖色鲜艳程度等等,综合判断料子的价值,包括出活率的高低。

  在这里加一句题外话,且末市场上的成品,糖白手镯糖白挂件百分之五六十以上,不是本地且末山料加工的,都以俄料为主,全国市场也都一样。一只白度中等的糖白手镯,中几千元,甚至小几千元能拿到,它一定不是新疆且末的糖白料,包括若羌产的糖白和喀什产的糖白。

  新疆山料的开采成本和出活成本,低于参考的价格区间,就不可能是新疆的料了。就算是,产地这么多玩玉的也轮不到您手里。从2003年开始,和田玉国标实施,就导致了整个行业、市场的鱼龙混杂,以次充好普遍存在。不管是在产地,还是全国任何玉石市场买玉石,不懂的情况下,多看少买,还是找熟人找信得过的商家。不管花钱多少,起码买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刚好有实物,给大家做个参考。这四只手镯且末金山矿第一手货源切的镯子。我的成本一只8000到12000元不等,价格可能不算最便宜,但性价比是很高很高的。料子不白,有略微发青,还有发黄的,没有其他大毛病。而市面上从直观上看,青海料,俄料比他们白,比他们好看,价格实际上比他们还便宜。如果疆外产地同等颜色下,一定比他们便宜。

  所以中几千元,甚至大几千元,买一个新疆的糖白料手镯没有瑕疵的,只能是上当。而新疆山料矿脉,基本上都在阿尔金山,昆仑山海拔四千米以上,开采成本难度大,那个价格连原料都不可能买到。还是那句话:真货你嫌贵,假货看不上,又好又便宜只能是上当,每天上一当,当当不一样。致:只关注价格不关心品质的人!

  

  ▲新疆的和田玉纵观历史几千年。它的质感,油润性,浑厚度,其他产地的料子,很少能与新疆和田玉媲美的。

  

  ▲接着逛,这个摊位上有很多不错的"戈壁料",细细一看才发现了问题。而这些戈壁料都是用山料仿作的戈壁料,个别确实高仿到以假乱真的程度。不见实物,不上手不好辨认。

  

  ▲这块是仿造阿尔金山土沁皮的料子,这种作假技术是这两三年才出来的。主要阿尔金山腹地的戈壁料整体品质都不错,大家也很认可。对于他们来说,大家认可的东西,也好出手,价格也相对高一些,做假的利润自然就大了。表皮纹理结构做的很好,土沁皮很不自然,油性也有欠缺。

  

  

  

  ▲上面这些料子都是用山料作假的,用料的品质还是不错的。只是单从稀缺性,山料和戈壁料还是有本质区别的。这样的戈壁料怎么都要小几千元,而山料就便宜多了。

  

  ▲这块小料做的还是挺有水平的,形状纹理都做的挺好,都是手工一点一点修出来的。

  

  ▲这种颜色属于若羌米兰地区的料子,不过做的不用心,细节,纹理形状都没有做到位,一眼看上去就不舒服。拿回去再二次修修出来卖,百分之九十的人看不出来。

  

  说到且末,说到戈壁料也再提一句,这么多年跑遍了若羌县和且末县的戈壁滩,能去的都去过,能产戈壁料的都跑过,也遇到过无数戈壁滩上的捡玉人,到现在为止,实践了解的情况,且末县行政范围内的戈壁滩不产戈壁料。离且末县最近的一片产戈壁料的戈壁滩,在若羌和且末交界处的塔什萨依,而这片区域的归属范围属于若羌县。除此之外,我就不知道且末哪个区域还产戈壁料了,也从来没有听任何且末的捡玉人收玉人说过。而且,且末捡玉老乡的捡玉范围,除了若羌阿尔金山腹地,其余都在若羌瓦石峡乡到米兰镇315国道两侧,也就是阿尔金山的北面。每次到若羌的戈壁滩捡玉收玉,10个帐篷,有9个帐篷都是且末老乡的,他们对捡玉的热爱和吃苦耐劳的精神,我们若羌的捡玉人是没法比的。

  所以到目前为止,且末县已知的戈壁滩是不产戈壁料的,不排除未来某一天会发现“新大陆”,或者没有跑到的地方有戈壁料。

  

  ▲若羌地形沙盘,我画出了捡玉石的区域。捡玉石的最西侧就是若羌和且末交界处的塔什萨依。

  

  ▲卫星平面图

  戈壁料的稀缺性,大家有目共睹,由于产量太少,品质高的戈壁料几乎在市面上很难见到,大多都在私下的圈内交易了,哪怕是交易,都是追谈好久才拿下的。很多爱好者、藏家都是只收不出,他们也都知道,也许过不了两年,戈壁料就和95于田料一样,成为和田玉里的神话了。价格更是不言而喻,必然水涨船高。

  (藏玉注:看完且末的市场,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感想,不得不说,好的且末料难寻,而真的戈壁料如今更难寻。戈壁料的造假很多人没有去关注过,其实戈壁料的造假技术甚至比籽料都要高。

  很多人以为戈壁料的造假很容易就能看出,但如今的造假技术其实早已不是以前的那种低端造假,很多人工做出来的戈壁料你完全分辨不出来。所以当我们看到戈壁料的艰辛的时候,也要对戈壁料有比较多的了解。

  书接前文,我们接着来看,在戈壁滩上,阿宝会捡到什么戈壁料呢!)

  最后的旅程,再寻戈壁料

  

  当你久处于无人区,生活在戈壁荒漠、雪山的环境下,突然见到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景色,那种喜悦不言而喻,仿佛重回人间。

  自古都是春夏秋冬,当你倒过来历经白雪酷寒严冬,切换到金草秋高气爽,一切就像是在梦中。“人家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确实理解了地势差距中的梦幻美景。

  

  ▲看到骆驼,有没有想起《沙漠骆驼》,我将穿越这边沙漠,找寻真的自我,身边只有一匹骆驼陪我……

  

  ▲雪山、草场、蜿蜒的河流,将山里九曲十八弯的绝美景色展现给世人。

  

  这里的牧民,就像一个大家庭一样,相互熟知,互助友爱,和谐安定。

  到场部后,所有的外来人员要第一时间登记,熟悉掌握流动人口情况,保证村里的安全稳定。

  

  这里是吐拉牧场的场部,而牧民生活居住和放牧区,都在我们刚才路过的那一片草场。

  

  ▲喀吾力带我们到场部的“花果山快餐店“吃个拌面。场部虽有移动信号,但也只能打电话,没有流量。给家人和朋友报个平安。

  

  ▲这里还有”花果山宾馆“和”花果山商店“,商品也是琳琅满目,应有尽有。

  

  吃完饭,喀吾力帮我联系了场部的朋友,看看谁手上有戈壁料。运气说好也好,说不好也不好。好吧,还有这几个。不好吧,艾麦尔江昨天送给朋友一个特别好的。

  在这插一个小话题,因为新疆这些年经济落后,国家为了扶持新疆经济快速发展,疆外的城市有相对应援助新疆的城市,对口援助建设。且末县对口援建的城市是河北唐山市。他唐山的一个朋友过来在吐拉牧场考察,就顺便送给他了,太可惜,和我无缘。

  

  ▲我们从场部到牧场区里有10公里的路程,这次不用着急赶路,尽情享受这牧场的美景和安逸。

  

  ▲我们在整个草场和河道里穿梭,左拐右拐,还要躲避沼泽。我完全认不清路了,身陷迷宫一样。进来再让我独自出去,估计是不太可能了。

  

  玉友们,看看我遇见谁了?大家要是看过我2016年的游记,肯定记得他。前年第一次到大山深处寻找戈壁料,也就是这次我带李哥去的地方,就是他当向导,带我们捡到了很多品质不错的和田玉戈壁料。

  

  ▲前年的照片,两年没有见了,和田玉又让我们相遇。

  

  ▲到达喀吾力家,这就是他们常年生活居住的地方。他们是真正的牧羊人。

  

  ▲吃过饭,我让喀吾力把家里所有的戈壁料都拿了出来,他分了好几包,分别是爸爸、妈妈还有他捡的,当然也把好的分开装到了一起,挑选了一些。为了感谢喀吾力这次的帮助,均没有还价,再一个,喀吾力给我的价格也特别优惠。

  这些料子黑皮青玉居多,光线不好,就感觉很普通。他们在山里以及下山后,卖了一部分,这次来的太晚,也只给我留了这些。

  在这里说说产地的事情,好多年了,身边玩和田玉戈壁料的朋友都会提到吐拉牧场的戈壁料,也就是我现在的所在地。而实际上吐拉牧场以及牧场周边不产戈壁料。这个产地信息已经误导玉友很多年了,也是我2016年第一次揭露吐拉牧场是不产戈壁料的。

  这么多年一直误导误传,主要原因有两个,第一,捡玉人和收玉人普遍都是吐拉牧场的牧民。他们每年6月份到9月份赶着羊群到若羌辖区的阿尔金山腹地,边放牧边捡玉石,其他时间段,戈壁滩都被大雪覆盖,而且每年且末县畜牧局都要给若羌县畜牧局协调打招呼,虽然都属于阿尔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但是跨越分属两个县。每年捡到的玉石,回到吐拉牧场就被人收走了。

  第二,收玉人和捡玉人为了保护这片区域不被更多人知道,提起这些料子产地时,自然而然的就说是吐拉牧场的。直到2016年,我深入阿尔金山腹地才揭开了这片面纱。

  

  2018年9月15日,行程第12天,进入无人区的第11天。

  ▲旭日东升,吐拉牧场的早晨格外美丽。蓝天白云、雪山牧场、河流羊群、帆布帐篷、国旗飘展以及友爱可亲的牧羊人、忠诚的牧羊犬,一副纯美景色,让人流连忘返,虽说一直在寻找远方,但此刻不想赋诗词,只想用一句简单粗暴的话概括:真他x的美啊!

  

  ▲这是牧羊人一早的工作,骑着摩托车去放羊。

  

  这一片的牧民都在这里了,很多都很熟悉。他们夏天去若羌的阿尔金山腹地放羊捡玉石,秋天回到吐拉牧场,冬天又要赶着羊群去60公里外的山里过冬。

  祝大家一切顺利,明年见。

  

  中午12点从场部出发,一路向西,依然有搓板路。

  在翻越最后一个达坂到达山顶时,几辆车在路边停靠。荒山野岭的见到任何车辆和人都是很亲切的。吐拉牧场畜牧局的吾斯曼也在这里,陪同铁路总公司的领导在这里勘察,打个招呼认识一下,顺便休息,这一路骑的屁股痛。他们知道我从依吞布拉克骑摩托过来的,都称赞不易,我心里也有点小傲娇,这十几天的行程走到这,确实不容易,东西横向穿越阿尔金山无人区,最高海拔到4600米。从这下山后,海拔持续降低,温度也会升高,也不会再有山路。

  

  ▲崇山峻岭,千岩万壑,层峦叠嶂,哎呀没有形容词了。我站在阿尔金山木纳布拉克达板的最顶端,现在开始一路下山,大家看图感受吧。

  

  也给我的摩托和大山合个影,正式穿越完阿尔金山无人区,虽然一路坎坷,动力下降,但是没有出现任何故障,谢天谢地。后面的路就是一马平川了,全是柏油马路,瞬间这个世界都平静了,有点不习惯。

  

  ▲到达木纳布拉克联合检查站

  

  在这里遇见卡迪尔真是巧了,小麦告诉我他摩托车后面都是收的料子,我说等会看看和他谈一谈。随后登记检查顺利过卡。

  

  下午六点整过卡子,还有75公里到达且末县。

  

  ▲新疆风沙大,南疆很多公路,需要定期维护,清理公路,不然很快就被沙漠掩埋。

  

  ▲一路全速前进,卡迪尔前面拼命的跑。不想给我看料子的节奏,一直追到且末河大桥才追上他。

  和他简单聊了几句。我说看料子,确实有点不情愿的感觉,说回到县城再看,也只能答应了。原因在于,他收的料子很多,都没有做整理,害怕我把货头都给抢走,剩下的他不好卖了。

  

  

  ▲到达县城路口,没等他愿不愿意.我就把他车上的行李包裹拆了下来。也基本上都是黑皮青玉。这个时间段,牧民也基本上下山,把料子都卖的差不多了。我挑了几块,明天再到他家里去看看好的,随后老乡就回乡里了。

  

  到且末县城找宾馆住下,已经晚上9点钟。洗漱一下出去吃饭,看看摩托车里程表,从出若羌县,横穿阿尔金山无人区到且末县跑了1322公里,平均行程一天一百多公里,到达若羌还有近300公里的路程,明天在且末县小住一天,去看看玉石,后天回家。

  2018年9月17日,行程第14天。中午到老乡家看玉石。

  

  

  ▲基本上都是黑皮土沁皮的料子,有些肉质倒还不错。加工作品没有一点问题,还能把黑皮利用上。

  土沁皮顾名思义就是玉石表面附着一层泥土,不过在高海拔地区千万年的附着,粘度还是很高的。用温水长时间浸泡、清洗是可以洗掉的。很多这样的玩料,我倒是没有清洗的习惯,保留它的原生态。

  

  看看玉石,聊聊天,时间过的很快。下午四点钟才开始出发,回家,向若羌前进。

  

  

  ▲戈壁滩里孤独的胡杨树,感受新疆不一样的风景,戈壁胡杨大漠情。

  

  

  回家的心情总是美好的,一路顺风,而过去13天的日子里,可是艰难险阻,不过,这就是我要的生活。

  

  晚上九点半,终于安全到家。摩托车里程数36590,穿越阿尔金山无人区行程14天,行驶1677公里。我觉得这也算一项壮举吧,给我们的人生经历留下了精彩的一笔。

  

  

  

  

  

  

  

  

  游记写到这,也算结束了。都说万事开头难。对于我来说,收尾也很难。连续三年闯入阿尔金山无人区,一个是对无人区探险的向往,一个是对和田玉戈壁料的喜欢,两者结合,缺一不可。正是因为这样,才有了这么强大的动力和毅力,每年进山走一遭。上面这些料子是今年进山前后以及在山里和伙伴们收的若羌阿尔金山腹地的料子,料子不多,都是这个区域的。

  

  

  ▲若羌阿尔金山腹地的料子有一些都是这样满黑皮,有些被泥土包裹着,要有好眼力和丰富的捡玉经验,否则很难被发现或者捡到。

  

  不管是在山上的戈壁滩,还是山下的戈壁滩。现在的和田玉戈壁料越来越难遇见,只能靠人工捡拾碰运气。它不像籽料和山料有固定的区域开采挖掘,而一望无际的戈壁滩,寻找戈壁料犹如大海捞针。而我只能做大自然的搬运工,十年如一日,阿宝坚守,每一块戈壁料都再来自戈壁深处。渡它一程,让这些美丽的精灵与它的主人结缘。

  2019年阿尔金山无人区再见!

  藏玉App是一款专注于传统和田玉的移动社交交易平台,集分享、交流、科普、买卖于一身。这里汇聚了玉雕名家、收藏名家、资深玉友以及众多和田玉爱好者,欢迎下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2 参与 3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藏玉

藏玉,专注传统和田玉。

头像

藏玉

藏玉,专注传统和田玉。

2277

篇文章

15995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