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公司数十员工涉嫌诈骗 家属称是被教唆,公司说是个人行为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据华商报2月17日报道,通过正规招聘手续进入陕西宝芝林医药有限公司的42名员工,于1月16日上班期间同时“失联”。直到数天后,员工家属们才陆续接到来自上海警方的拘留通知书,称其因涉嫌诈骗被带到了上海。

  2月19日,上海警方通报称,被拘留的多名该公司员工实乃电信诈骗团伙,该犯罪团伙通过冒充“名医”等方式诱导被害人以高价购买药,获取高额提成回报,而这些所谓的“祖传特效药”不过是平价非处方药。据媒体报道,目前该案33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提请批准逮捕。

  宝芝林一位行政主管向红星新闻称,宝芝林员工“诈骗”客户是为了冲高销售业绩的个人行为,与公司无关。

  目前多位员工家属来到被认为是陕西宝芝林医药有限公司的母公司今正集团讨说法。

  员工微信卖药涉诈骗

  公司主管称系个人行为,与公司无关

  事发前,网上就有了对陕西宝芝林医药有限公司的质疑。去年10月,一名网友在贴吧发帖,举报宝芝林官方微信号卖假药,数名网友在跟帖中称,自己收到药物发现不对劲,线上售药者却失去了联系,缴纳的定金也无法退款。

  通过微信进行卖药,是被上海警方拘留的宝芝林员工上班时的主要工作。被拘留员工家属杨女士向红星新闻记者出示了一张自己妹妹在宝芝林工作时使用的工作微信截图,该微信ID为“宝芝林*藏元养睾方”。杨女士说,妹妹在宝芝林的工作就是通过微信卖药,她只知道和男科疾病相关。

  在杨女士看来,妹妹的工作更像是客服,不管收取顾客钱款还是寄送药物给顾客,她妹妹都没有参与。

  陕西宝芝林医药有限公司的一位行政主管告诉红星新闻,他所了解到的“诈骗”主要涉及两个方面:第一,刻意夸大疗效;第二,销售人员冒充专家或名医。但该名行政主管辩解称,宝芝林员工“诈骗”客户是为了冲高销售业绩的个人行为,与公司无关,宝芝林从未教唆过员工欺诈顾客。

  据上海市公安局的通报,该诈骗犯罪团伙是公司化运作,内部分工明确。且销售人员按照公司印发的“话术单”,频繁使用问诊专业术语,误导被害人相信其“医生”身份和“诊断”结果,进而夸大所谓的“祖传特效药”效用,以吸引被害人购买,但这些所谓的高价“祖传特效药”,只不过是市面上随处可以买到的OTC非处方药而已,并无“特效”。

  

  拘留通知书。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诱骗成功后以药物价格10倍报价

  据华商报报道,与陕西宝芝林医药有限公司紧密相关的今正药业集团法人代表闫伟于2月16日承认:“(宝芝林)这些药品都是从外面采购回来的,我们不生产(药物)。”

  宝芝林上述行政主管告诉红星新闻,此次查处由上海警方执行,主要就是因为这些药物大部分都卖到了江浙沪一带,后遭人举报才被查处。

  对于冒充“名医”,家属王先生说,公司曾对员工说过,与“名医”签过合同,可以被允许代为行医。王先生表示,正是因为有这样的许诺,员工才会有冒充名医的行为。

  一位执业医师告诉红星新闻,业内不存在所谓授权代为行医的说法,任何没有医师资格证、执业医师证的行医行为均属非法行医。

  杨女士回忆,妹妹曾在公司接受过入职培训。据上海市公安局通报,所谓的培训指的是,销售人员加入公司后,会有两周的培训课程,期间有‘中医老师’讲解医学知识,还有‘销售老师’传授销售技巧,而这些冒充名医的销售人员均无从医背景或者学医经历。两周以后,接受过培训的销售人员正式上岗,成为了一位“速成名医”。

  另一位家属刘女士向红星新闻展示了员工接受话术培训的文本。她认为,所谓的话术培训其实就是诈骗技巧培训,公司通过建立话术体系让员工更好的卖出产品。

  上海市公安局通报称,正式上岗后,宝芝林为这些“速成名医”配备四到五部工作用手机,并注册多个工作用微信账号用来与诱骗对象沟通。诱骗成功后,销售人员会以药物实际价格的10倍报价,让被害人以微信红包的形式先行缴纳“订金”,后续费用则通过快递货到付款的形式收取。

  招聘员工要求喜欢微信聊天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陕西宝芝林医药有限公司成立于2002年3月28日,注册资本为300万元,法人代表为闫少军。

  2017年9月22日,陕西宝芝林医药有限公司发生过一次经营范围变更。变更前,其经营范围涵盖中成药、中药材、生化药品、化学药制剂、医疗器械、日用百货,变更后则新增了一项“第二类增值电信业务中的国内呼叫中心业务”。

  该公司多名员工家属告诉红星新闻,这些员工在入职时并未有过多担心,因宝芝林在西安当地有多个线下实体店。对宝芝林的微信售药业务,家属们称事发前闻所未闻。宝芝林的上述行政主管则告诉红星新闻,微信卖药是顺应时代的做法。

  家属刘女士说,这些被带走的公司员工都是20岁出头的年轻人且女性居多,如果不是公司教唆,他们绝对不会主动走上诈骗这条路的。她的妹妹来到这里工作,是通过网络招聘平台。

  一则宝芝林的招聘启事显示,招聘职位为“网络销售”,任职资格一栏中则写道:喜欢微信聊天,善于通过网络平台与人交流,沟通表达能力强。

  涉诈骗员工家属:到底哪家公司负责?

  1月中旬,多位员工家属来到被认为是陕西宝芝林医药有限公司的母公司今正集团讨说法。2月18日,今正集团会议室内坐满了被拘留员工的家属,会议桌上散落着数个空饭盒。

  刘女士告诉红星新闻,19日起,除过年期间有几天不在,他们的一切生活起居均在今正集团会议室解决。“家属们不都是陕西的,还有很多外省的家属,他们都是千里迢迢过来的,来了就不走,在这里看守着今正集团,因为担心一离开公司就关门跑路了。”

  另一位员工家属王女士告诉红星新闻,曾在宝芝林上班的不少员工最开始是在今正集团接受的面试,经过一段时间的培训后便被调到位于万象汇的宝芝林工作。王女士认为,这一流程恰恰说明了今正集团和宝芝林存在联系。

  红星新闻记者查阅企业工商信息后发现,陕西宝芝林医药有限公司的主要股东为史晓艳和闫少军,均为自然人股东,今正药业(集团)有限公司并未对该公司直接持股。

  据天眼查提供的企业关系图谱显示,陕西宝芝林医药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闫少军曾担任过陕西今正药业有限公司的法人及股东,而陕西今正药业有限公司,正是今正药业(集团)持股70%的子公司。

  此外,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的股权变更信息还显示,现今正药业(集团)的法人代表闫伟曾是陕西宝芝林医药有限公司的股东,持股比例为50%,于2015年11月10日退出。

  

  今正药业集团外展示墙,有宝芝林logo。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今正药业(集团)有限公司法人代表闫伟在2月16日接受华商报采访时曾说,宝芝林是今正集团的子公司。今正集团官网上也显示,陕西宝芝林医药有限公司为今正集团全资子公司。然而2月18日,今正药业集团法人代表闫伟的助理殷浩却说,宝芝林和今正药业集团没有任何直接联系,最多可以被解释为“合作关系”。

  殷浩还说,他被授权处理宝芝林被拘留员工的“解救”事宜,但此举是集团出于人道主义考量,而非意味着今正集团对此事负责。

  据上观新闻报道,目前本案中33名犯罪嫌疑人已因涉嫌诈骗罪被浦东公安分局依法向检察机关提请批准逮捕,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中。

  红星新闻记者 严雨程 发自西安

  编辑 张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3 参与 8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红星新闻

成都传媒集团旗下的新媒体平台

头像

红星新闻

成都传媒集团旗下的新媒体平台

56860

篇文章

322107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