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历抗倭援朝战争中的平壤之战,为何明军会换上朝鲜军服作战?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万历朝鲜战争(五)上一篇文章小院说到李如松平定拜之乱后,统帅明军入朝,即将与侵朝倭军正面交锋,这篇继续往下说,感兴趣的朋友请查阅之前文章。大明万历二十年十二月二十五日,经略宋英昌、提督李如松统帅大军入朝,当时李如松四十三岁,作为军人来讲,正是年富力强,建功立业之时。事实上刚过不惑之年的李如松早已成为大明当世名将,由他统帅大明天兵征倭,再合适不过,谁能料到他竟会在七年之后的一次轻骑追击的军事行动中意外身亡,一代名将如此陨落,实在可叹,此是后话。能成为名将,李如松当然并非有勇无谋之辈,到达朝鲜后,他首先做的事,是派出了游击将军沈惟敬前往平壤城,与城内主将小西行长和石田三成进行和谈,此和谈当然并非是真和谈,用意是为了麻痹倭寇,同时为军队进攻做好准备。有文事者必有武备,在沈惟敬前往平壤的同时,李如松正在义州城外的明军中军大帐中紧密部署作战,他请来了朝军元帅李镒进行参谋,共同谋划如何攻克平壤城。

  

  平壤是古朝鲜的政治、经济及文化中心,在公元前194年就已成为朝鲜首都,从古到今都是朝鲜的重中之重。这样重要的城市,当然是一修再修,到了朝鲜王朝时期,平壤是平安道首府,城池分内城、中城、外城、北城四部分,共有大小城门达18座。而且平壤北靠牡丹峰,西枕苍光山,东傍大同江,三面据险,易守难攻。但就是这样的坚城,却在日军进逼之下,被朝鲜国王直接放弃,倭军未费一兵一卒就轻松占据平壤,如今再要攻克,谈何容易?然而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派去和谈的沈惟敬在李如松授意下,已与小西行长达成协议,签订了明倭停战协议书,定于正月初五前去接收平壤城。这份协议当然也有些古怪,日军人多,又占据地利,岂会平白无故将平壤拱手相让?小西行长也是名将,怎么会如此愚蠢?不过兵不厌诈,达成所谓协议的目的已经达到,李如松要的只是一个准备期和合适的行军借口。万历二十一年正月初五,明军抵达平壤城下,正月初八,侦查部署完毕,攻克平壤之战正式开始了。在平壤城外,有根刺必须要拔除,就是城北的牡丹峰,它与平壤城互为掎角之势,上面驻守着前藤忠一率领的五千多倭军,李如松派遣的是戚家军老将吴惟忠率领手下三千藤牌军攻克牡丹峰,同时派佟养正率八百骑兵进行策应。初八辰时,万道金光撕碎了笼罩平壤城上空的重重迷雾,城下万物终于清晰地出现在西城城头倭兵眼前。大明士兵黑压压如乌云般簇拥过来,伴随其中的还有明军的杀手锏:各类轻重型火器。火箭车和天字大将军炮前文已经介绍过,这里再说一下虎蹲炮。虎蹲炮是一种轻型管身火炮,由戚继光在抗倭作战中专门为了反制倭寇的鸟铳而发明,后来成为明军重要火器。《火炮式谚解》:虎蹲炮铸铁而制,全长40厘米,口径4厘米,外径14厘米,填装一次需要炮捻半条,火药6两,土隔两寸,铅丸70颗或铁丸30颗。发射前再将一颗大铅子(重5两)放在炮口中央发射。

  

  对于古时的城池攻防来说,控制距离是最重要的,明军虽然单兵火器不如日军,但拥有各类轻重火炮,最是适合攻城,日军从未见过如此场面,被散弹重炮打得哭爹喊娘,连小西行长本人,也在虎蹲炮的散弹之下左臂挂彩。“在距城5里许,诸炮一时齐发,声如天动,俄而花光烛天”,““倭铳之声虽四面俱发,而声声各闻,天兵之炮如天崩地裂,犯之无不焦烂…”火力准备后,云梯升起,逐次登梯。这时候,是最考验攻守双方意志的时候,日军据城顽抗,鸟铳居高临下射击,巨石、沸水不断被投下城墙,造成了明军不小的伤亡。李如松在攻城前的部署是这样的,中军杨元、右军张世爵领兵进攻城西七星门,左军李如柏、参将李芳春领兵进攻城西普通门,这两路看上去声势浩大,明军主力仿佛都集结在这里。实际上,这只是李如松的瞒天过海之计,明军真正想要突破的,是城南的芦门。城南明军由祖承训和骆尚志率领,朝鲜将领李隘、金应瑞率朝军协同。最关键的是,明军在战甲之外都披上了朝军服饰,加上有真正朝军混杂,城墙之上的日军哪里分辨得出。对于朝军的战斗力,日军早已领教,看到是朝军攻南门,日军完全不放在眼里,甚至抽出兵力支援城西其他二门,城头只有八百倭兵。等到明军黑压压涌到城下,掀去伪装,日军才幡然醒悟,再要调兵遣将,哪里还来得及,祖承训率领的明军率先突破城南的芦门,负责守城的日军副将池田方平死在祖承训的三眼铳下,祖承训攻破芦门,总算是报了上次在平壤损兵折将之仇。芦门一破,日军腹背受敌,含谈门、普通门、七星门、牡丹峰相继被明军攻占,任凭小西行长如何激励,日军兵败如山倒,放弃了城墙,躲避到城内小巷之中,小西只得召集残兵,退守城北风月楼。李如松这手计策,对中国人来说其实并不陌生,小西行长也自谓熟读《三国演义》,却不知临阵该怎么使用,失败咎由自取。据守平壤城的小西行长第一军团人数有15000人,战到此时,明军已斩获倭寇首级1000余颗,按比例推算,此时日军的伤亡已经达到了4000-5000人,已临近崩溃的边缘。

  

  风月楼是位于平壤东北角的一座五六丈高的塔楼,底宽顶尖,外墙异常坚厚,各个角上还有角楼,墙面密布射击孔和瞭望窗,是一座坚固的堡垒。小西行长发出号令后,城内四面八方聚拢过来的日军越来越多,败局早已注定,困守在这里显然是等死,小西行长决定突围。《孙子兵法》上说,“围师必阙”,意思就是包围敌人时必须要留出缺口,如果四面未定,被包围的敌人无路可退,必然下定决心鱼死网破,但如果有路可逃,不管是指挥官还是士兵,心理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这就是兵法的奥妙。作为熟读兵书的名将,李如松当然不可能不明白这点,他故意留出东城大门不管,作为让倭兵突围的最佳地点,但同时,他早已安排了查大受和李宁率领三千骑兵和轻重火器埋伏在日军的必经之路上,以逸待劳,拦腰进行截杀。小西行长果然中计,当夜他即组织风月楼内全部日军从东门突围,等日军到达东城大同门外,原先的15000余人只剩了9000多人,损失已经超过三分之一,而正当他们准备从大同江上的浮桥过江之时,明军的火器已经倾泻在他们头上,辽东铁骑也开始冲锋,强弩之末的日军早已无心恋战,在弃卒保车的战术下,付出了惨重的伤亡,才终于突围到江对岸,这时,小西行长的第一军团只剩下了6500多人,已不成编制。对于平壤之战中日军的伤亡,中日朝三方史料记载颇有出入,这也是正常现象,不管哪一方,都会将己方的伤亡取最小计算,瞒报虚报也都是常事。

  

  明朝的大多数史料记载的战斗成果,都是焚杀一万余人。《日本战史》也称,平壤之役后,小西行长部减员11300余名,仅余6600人,减员近三分之二,完全丧失了战斗力。其他有日本史料称:第一军小西行长部,原有人数一万八千七百人,显存六千五百二十人。但《梨羽绍幽物语》《吉见家朝鲜阵日记》等却又记载小西行长的第一军团只战死一千余人。朝鲜的《朝鲜王朝实录·宣祖大王实录》中记载的数字却是杀死日军六七千人。考虑到双方的作战人数,李如松的明军倾巢出击,加上配合的朝军,总数不少于四万五千人,平壤城内的日军是一万五千多人,这个数字没有争议。而双方六万多大军厮杀一天一夜,最后明军取得了压倒性胜利,还有城外的埋伏追击,却只杀死日军一千多人,这个数字显然不合常理,根据明军上报所斩得的首级来推算,日军减员一万多人是个合理的数字,气焰嚣张的侵朝日军遭到了当头一棒,受到了极其惨重的损失。篇幅所限,下篇文章继续更新,之前的文章,请戳这里:万历朝鲜战争(一)明朝的灭亡,始于这场四百多年前的抗日战争,三个王朝因此崩溃万历朝鲜战争(二)万历皇帝为何决定抗日援朝?此战是大明崩溃的开始万历朝鲜战争(三)大明辽东铁骑第一次对阵日本正规军,为何会惨败?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尹梦说历史

挖掘精彩历史事件

头像

尹梦说历史

挖掘精彩历史事件

280

篇文章

0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