辟谣“易会满或任证监会主席”出错 ,证券日报副总编被停职罚款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深蓝财经传媒频道2月20日消息,因为在辟谣“易会满或任证监会主席”报道中出现重大事实错误,《证券日报》日前对以化名撰文假消息的副总编辑董少鹏给予停职反省、罚款5000元的处罚。同时,给予在审稿、发稿环节出错的新媒体中心主任白宝玉罚款3000元的处罚。

  

  图/百度百科

  本文约1532字,阅读全文约需10分钟

  证监会主席人事变动备受资本市场关注。在自媒体率先披露易会满或将担任证监会主席一职之后,《证券日报》官网在1月25日迅速刊发辟谣文章,并特别强调“有关人士指出,自媒体不是法外之地,对于不负责任的虚假信息传播,应当依法依规处理。”

  但一天之后,易会满确认出任证监会主席,《证券日报》的辟谣消息遭“打脸”,引发业界批评。

  

《证券日报》在内部通报中称,经查,该文是本报副总编辑董少鹏以“翼远”名义撰写,未经请示和审核,即安排自己分管的新媒体中心刊发。该文对“证监会主席换人”这一涉及重大人事变动的报道,未进行充分采访,亦未按采编流程管理办法履行程序,造成重大报道差错。对此,《证劵日报》对董少鹏等相关责任人进行了处罚。

  颇有意思的是,1月28日,针对新任证监会主席易会满,《证券日报》副总编辑董少鹏还在媒体上进行了谏言:

  一是坚持资本市场集中聚焦定位,避免目标分散。资本市场应当是“诚信定价、公平交易、依法治理的市场体系”,其中,定价机制是引领一切的牛鼻子。

  二是坚持夯实市场基础。要切实提高上市公司质量,强化公司治理,完善多层次多管道的优胜劣汰机制。要进一步加强证券公司等专业服务机构建设,发挥其定价谈判、市场纠错的功能。

  三是坚持壮大中长期投资者队伍。要通过税收差异化安排,建立多元化机构投资者矩阵,吸引长线资金入场,壮大长期投资规模。

  

   以下是《证券日报》通报全文

  1月25日《证券日报》官网刊发文章“证监会人事变动消息不实”一文,针对有媒体传言“易会满或将任证监会主席”进行了辟谣,引起较大反响。事隔一天,即1月26日,易会满出任证监会主席。一时间《证券日报》成为众失之的,骂声一片,给报社形象和品牌造成严重伤害。

  经查,该文是本报副总编辑董少鹏以“翼远”名义撰写,未经请示和审核、安排自己分管的新媒体中心刊发的。该文对“证监会主席换人”这一涉及重大人事变动的报道,未进行充分采访,亦未按采编流程管理办法履行程序,造成重大报道差错。新媒体中心主任白宝玉在发稿时未按报社“副总编辑稿件需经社长总编辑审核”之规定将稿件送审,亦负有把关不严责任。

  1月28日,社委会召开扩大会议,研究对此报道差错的应对措施以及对相关责任人的处理意见,大家一致认为, 此报道严重失实,给报社品牌和形象造成了巨大伤害,必须按照报社的规章制度严肃处理。

  根据《证券日报社各终端出版差错处罚和纠错奖励办法》,“报道失实,视问题严重程度对相关责任人(记者、编辑、值班编委)处以500-5000罚款。根据问题严重程度,予以行政处罚(包括通报批评,停职反省、降职使用等)相关现定,参照此前因《读者》标题错误给予相关责任人“停职反省1个月,做出深刻检查、罚款3000元”的处理意见,社委会扩大会议决定:

  分别给予执笔和分管副总编辑董少鹏“停职反省(视检查和反省程度决定时间长度)、做出深刻检查、罚款5000元”;新媒体中心主任白宝玉“做出深刻检查、罚款3000元”的处理决定。

  为慎重起见,上述处理意见已经报请上级相关部门和领导批准,董少鹏停职反省自2019年2月15日起执行,时间为1个月。

  社委会再次强调,报社全体员工要强化政治意识、责任意识,严格遵守组织纪律、宜传纪律和工作纪律,认真吸取教训,严格按照采编流程管理制度和程序,加强管理避免类似情况再次发生。

  

  

  董少鹏除了媒体人从业人员,还有一重身份——中国股市政策专家。

  2001年前,他先后在上海证券报社、中国证券市场研究设计中心任职。是中央电视台、北京电视台、凤凰卫视中文台的特聘专家。

  但就和易会满的“打脸”消息一样,他对股市的一些见解也同样“打脸”。

  2015年,发生了投资者公认的“股灾”。在2015年7月,人民出版社、新浪财经频道联合举办了“打赢中国股市保卫战”读者见面会。

  见面会现场,董少鹏公开指出:“未来3年,我觉得上证综指达到8000点是基本确认的。”


  此外,在“2016中国金融年度论坛金融创新峰会”上,董少鹏还在演讲中批评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吴敬琏,称其“破坏股市15年”。

  

  

  在文末,深蓝君也给大家附上一篇董少鹏在2015年6月发表的A股分析性文章

  副总编的分析能力如何,大家自行判断吧~

  附董少鹏旧文:认清抹黑打压中国股市的四大手法

  中国股市从来就不乏抹黑和拆台者,其目的就是打压中国股市的正常发展。近期的抹黑和打压手法又出现一些新的特点、新的趋势,现择要列举如下:

  第一类手法是,诱导和鼓励行政干预。

  最新的案例就是,一些人建议政府和监管部门打压市场,包括重演2007年的“5·30”上调印花税那一幕。在长江证券公司通过公开研究报告臆测“马上要上调印花税税率”之后,某券商公司人员又通过自媒体散布类似谣言,称6月16日新闻联播将宣布上调印花税。

  事实早已证明,突然调整印花税的做法对投资者是一种伤害,对政府权威也是一种伤害。除了上调印花税之外,还有人建议大量发行股票,叫停融资融券业务等。这些建议的核心诉求是用行政的手给市场降温,其实就是打压市场,直到点位“回归”到人为设定的“合理标准”为止。这种诱导和鼓励,本质上是与改革的导向相背离的。

  习近平总书记最近说,政策好不好,要看乡亲们是哭还是笑。涉及资本市场的每一项政策措施,也都应当遵循这样的基本原则。笔者认为,处于股市第一线的专业机构特别是国有控股的专业机构,应该率先垂范,坚守底线:

  

一是态度明确地维护中央政府权威和公众信心;
二是对宏观形势和政策的判断有主心骨,拒绝以讹传讹。如果国有控股的专业机构都“盲流化”了,那真是我国资本市场的一件十分悲哀的事情。希望这些机构在重大政策话题上谨言慎行。

  第二类手法是,曲解和阻止制度创新。

  当前最为突出的现象是对融资融券的“围剿”。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尹中立6月17日说,监管层叫停了场外配资,所以这一轮行情就结束了。他的说法很有代表性,即中国股市不该牛,牛市是靠杠杆造出来的。

  笔者仔细查看了有代表性的关于杠杆率的言论,较为普遍的一种测算结果是,目前场内外融资额约为4万亿元,即场内2万亿元、场外2万亿元。但有一个“牛人”,在4万亿元之外,又“找出”了5万亿元,称企业通过银行贷款投向股市4万亿元,银行理财产品1万亿元。笔者认为,第一,企业通过银行贷款投资股市的金额是如何得出的,并无可靠依据;第二,银行理财产品早已有之,其本身不是融资行为。

  杠杆率即融资额和总市值之比,如果按2万亿元比68.4万亿元(6月17日数据,下同)计,则杠杆率为2.92%;如果按4万亿元比68.4万亿元计,则杠杆率为5.84%;如果按9万亿元比68.4万亿元计,则杠杆率为13.2%。

  那么,究竟该以哪个口径为准呢?笔者认为,应以场内投资者借贷的合同为准。丢掉这个依据,就会鱼目混珠;甚至拿着放大镜看融资现象,越看规模越大。认为融资是行情上涨的主要推手,认为政府鼓励各种不规范金融行为,是对融资融券业务的严重曲解。

  由此曲解“生成”的政策主张就是,严控场外融资,压缩场内融资,以图“还原市场真相”。但是,融资融券本身是发达市场的正常业务,我们为了规范它,已经在制度上严扎篱笆。所谓场外融资,与规范的场内融资没有直接关系。场外借贷行为,应该按照现行的金融法规来规范,不需要搞运动。

  第三类手法是,直接推倒凝聚共识的股市创新概念。

  自“改革牛”提法诞生以来,得到市场参与者普遍支持。“改革牛”的内涵是先有改革,后有牛市,而不是相反。笔者要特别强调,中央政府不需要制造一轮牛市来“救改革、救经济”,而是只要坚持依法治国,扎扎实实抓经济增长、抓制度改革,股市自己就会走牛。所谓“国家牛市”概念,与“改革牛”概念不是一回事。

  有人质疑,改革开放38年了,为什么没有“改革牛”?偏偏现在有了“改革牛”?持这种观点的人,是没有看到中国股市伴随整个改革进程所取得的巨大进步,也没有看到股市发展对于改革的巨大支持。改革开放38年,其中也有曲折,也有值得反思之处,否则,就不需要现在“啃硬骨头”、“涉险滩”。始于2012年11月的新一轮改革更加全面、更加深入、更加彻底,其红利预期难以估量;并且,仅仅过去两年多,混合所有制改革、一带一路战略、新型大国关系的红利已经初步呈现出来。

  笔者认为,我们历史上并非没有“改革牛”行情,1999年起的“5·19”行情,2005年下半年起的股改行情,也是“改革牛”。认同改革对股市发展重大支持作用的人,已经越来越广泛,“改革牛”行情将随着改革进程的推进继续深度演绎。

  第四类手法是,丑化和妖魔化我国的所有制模式。

  在有关杠杆率的讨论中,有人反复提出,中国股市的流通市值其实很低,所以,杠杆率远高于20%。彭博社就说,中国股市的流通市值只有总市值的40%,而日本是75%,美国是94%。而按照我国监管部门的统计,我国股市流通市值占总市值的80%。

  如果按照所谓中国股市的流通市值只有总市值的40%的说法,中国的国有持股就必须放出来,只有“私有化”了,才能流通起来。在笔者看来,这是一剂“温柔的毒药”。其实,美国、日本的各种大股东们,也没有把他们的股份都“流通”起来,他们也不肯放弃他们的控股权。

  当然,通过创新制度设计,让我国的国有股权更具交易性,是需要突破的课题。但是,我们不能被流通市值过低的表面说辞所迷惑。

  - 推荐阅读 -

  ▽▽▽

  ● 两度IPO失败、三涉贪腐案,驻马店首富又要冲刺上市了

  ● 私募李映宏:为中华之崛起而炒股

  ● 任泽平:最好的投资机会就在中国,新一轮改革开放将开启新周期!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深蓝财经

与中国10万财经记者一起报道

头像

深蓝财经

与中国10万财经记者一起报道

2788

篇文章

72889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