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乡见闻:一个财经人眼里的西北小县城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作者:都市丽人马翠花

  转载授权(文末留言,或添加微信:mzy2117)

  都说一过春节,“都市丽人”会变身“村东头翠花”,“都市小开”会变身“村西头二狗子”。

  但是到了正月十五,大家又变回了都市人儿的身份。不过作为财经人,职业本身所具备的敏锐洞察力,让我们成为了此次“回乡见闻”大潮中的主力产出者。

  在春节时,我们可以从家乡居民的消费、住房、出行等种种变化中见微知著,把脉产业和宏观经济的动向。不仅可以得出地域层面的投资参考,也可以观察祖国各个地区的发展态势。

  风貌概览

  今天就带大家走进一下我的家乡(确切地说是我祖父母家的所在地),位于祖国大西北甘肃省天水市下辖的一个小县城。

  说是甘肃省,其实这个小县城的地理位置离西北五省之首陕西更近:小县城距离陕西宝鸡只有不到200公里,比到甘肃省省会兰州市还近不少。

  

  距离西安也不到400公里,所以论过年时亲朋好友在一起讨论年货时,说这是“西安买的”比这是“兰州买的”更为洋气。

  地理上的接近让这里的方言和陕西话更为相像,也让西安的部分概念融入到这个县城,例如,县城街头的小馆子“羊肉泡馍”的数量就比“兰州拉面”多很多。

  当然,年轻人出去打工也比较爱选择西安、宝鸡等城市,因为工资高,也能见见世面,以后再去兰州打工的话,工资都高。我的家族中很多哥哥姐姐都是从西安打工后,又跳槽回了兰州。

  几个消费细节

  1.水果摊

  分析了许多回乡见闻后我发现,很多人觉得在四、五线的小县城里水果并不是消费的主力,开水果店多半要赔,但在这里恰恰相反,水果店的生意,还不错。

  不过卖水果的不能称之为“店”,而是在县城中心类似于集市的自由市场中的水果摊,一到过年,这些水果也会像大城市一样码放的整整齐齐,还有果篮,甚至还有“高逼格”的车厘子出售。

  不过价格普遍要比西安、和兰州上浮20%。

  例如同样规格的沙糖桔,西安北郊某市场卖4.5元一斤,而县城的水果摊上要卖到6-7元一斤。

  

  西安某市场的沙糖桔4.5元一斤

  笔者惊喜的发现,县城的水果摊上还有车厘子,85-108元一斤不等,目测只是普通的J级(比一二线城市都贵)。

  在月收入平均只有2500-4000元的县城来说,可谓天价,不过生意还不错,我买几斤香蕉沙糖桔的功夫,陆续有几个人来问价格。

  

  有个人过来喜滋滋的买了200元的车厘子,说是要去走亲戚买点这比给小孩发红包压岁钱还有面子,看来车厘子这阵风早已吹进了中国县城。

  2.洋气的西饼屋

  要说在县城做什么小买卖最赚钱,通过我这几年的不间断观察,我认为是开在县城的蛋糕店比做餐饮的或者其他搞零售的都赚钱,不是卖几块钱一斤蜂蜜蛋糕的点心店,我们要叫它洋气的名字——西饼屋。

  

  把时间倒推回四年前,当时家里老人生日,远在魔都回不去的我为了聊表孝心,无意在大众点评上搜到了小县城的西饼屋,加了店主微信给奶奶定了个蛋糕,从那年开始,我就在朋友圈见证了西饼屋小哥从一穷二白到现在开了四五家分店的“发家史”。

  之后的每年我都会订蛋糕,但是小哥却越来越忙,越来越没时间送,送蛋糕的价钱也从曾经的加5元到了现在的加20元。

  两年前我在回老家时到店和小哥聊过,他说他赶上了小县城人过的越来越讲究的好时候,以前过生日可能煮碗鸡蛋面就打发了,但是现在哪怕附近的村子上有人过生日,都会不远几十公里过来买个蛋糕提回去。

  当然,这里的蛋糕比大城市的要便宜许多:

  

  8寸只要48-58(同等规格在魔都和帝都要180左右),但是样式吧,没有大城市的精美,还停留在90年代的蛋糕审美上,你们随意感受一下:

  

  3.外卖&快递

  你以为经济不发达的十八线西北小县城没有外卖?那就错了,现在送快递和送外卖是小县城最好的职业之一,甚至许多县城的公务员都羡慕送外卖和送快递的。

  举个例子,我的一个远房亲戚这两年在县城盘了个铺面做圆通派送,每个月基本可以保证5000元左右的收入,到了双11或者618大促时每个月都有7-8000元的收入,从之前的讨不上媳妇变成了现在的相亲时掌握了完全的主动权。

  从以前的网购不便的小县城到现在县城里布满了三通一达顺丰天天,只用了不过三年的时间。

  另外还有外卖产业,别以为小县城没有外卖,小县城的外卖红火的很:

  

  这次回乡,原本夜里十点多已经没人的街道,充斥着外卖小哥的身影。

  县城中心新开的正新鸡排大年三十晚上居然接了几十单,特别是一些炸鸡汉堡奶茶之类的“洋玩意儿”十分受县城居民的欢迎。

  学校见闻

  看着家乡蓬勃发展,我的心里确实倍感欣慰,下面说一个深切感受到的教育问题。

  因为我的祖父母和家里的亲戚都是这个县城里最好的中学——县一中的教师,所以这部分现象源于我十几年来的观察。

  

  该县的教育质量,其实在整个甘肃省内来说,不好也不坏。

  和省城兰州重点中学里清华北大捷报频传不一样,1985年,该县有一个考生考上了北大,一直到20年后的2005年,该县才有了第二个考上了北大的学生。

  我清晰地记的那年县城的电线杆子上挂满了这个学生考上北大喜报的大横幅。也就是说,在这二十年的空档期内拔尖的学生并不多。

  据近几年的数据统计,该县一本上线率不超过20%,二本上线率为45%左右,(其实比甘肃省的平均水平略高),另外,近几年考上北大清华的人数也增加了,现在每年都有两三个学生能考上清北。

  不过这个上线数据还含有许多复读了至少2年的往届生,因为对于农村的孩子来说,学习是改变命运最简单且公平的途径,所以在西北的县城里,考3年,甚至4年高考的学生很常见。

  另外,你以为城市的孩子压力大?恰恰相反,其实县城中学的孩子压力更大,前几年,县一中高三只有过年放2-3天假甚至还出现过就除夕一天假的情况。

  

  和一些城市的孩子会偷懒不一样,这里的“偷懒率”几乎为零。

  我祖父母家住在学校的家属院内,家属院中有许多房子租给了县一中的孩子们当宿舍,每天深夜都能看见他们在寒冷的冬夜中在院子里背书的场景,问他们这么冷为啥不进屋里去?答曰:清醒。

  还有一个现象,那就是这座西北小县城的学生,英文水平普遍不甚如人意。

  几年前,学校里总会公示学生们的各科成绩与排名,与兰州市高中里英语120分(总分150)总是成片出现的情况不一样,这里的学生英语能考120分的简直是凤毛麟角,与此同时,他们的数学和物理成绩却是出奇的高。

  我记得和我同年考上大学的一个校友出自这里的县一中,我们的高考分数一样,但是她的英语却比我低了30分,到了大学考四六级,尤其是听力部分,让她苦不堪言。

  不过近两年,院子里背单词,念英语阅读的学生明显多了起来,不知道有没有改观。

  另外,在县中学门口的知名校友栏参观时,三十多人中竟没有一个人再回到小县城,甚至回到省城兰州的人都屈指可数。

  和相熟的老师们聊天时,老师们也说:“孩子们一脚踏出去之后,有些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几年前,这所中学有个学生变成了笔者小几届的学妹,她找工作时来咨询我,挑的都是江浙沪的一带工作,甚至还有江苏某县级市镇子上农商行的柜员,我问她人生地不熟去这里干嘛,不是和回老家一样吗?

  她摇摇头对我说,不行,不能回去,回去会被家里人笑话的!

  所以这座县城在外的学子学成回乡,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考上了公务员、事业单位、银行、邮局等铁饭碗,否则回家真的会被旁人笑话:“你看他,出去了那么多年,还不是回来了”。

  所以目前,如何让人才们回乡建设,确实成了输送人才的小县城亟待解决的问题。

  回乡感悟

  1.小县城的消费水平并没有想象中的低,特别是一些大城市引进的“洋玩意儿“,比大城市的价格还高不少。

  2.快递和外卖逐渐渗透着小县城,变成了县城里炙手可热的生意。

  3.建设家乡需要人才,如何才能留住家乡的人才呢?




  来源 :财经早餐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3 参与 72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经理人杂志

影响中国管理实践

头像

经理人杂志

影响中国管理实践

4341

篇文章

231065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