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营投资巨舰——“中民投”的豪门粮荒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资产规模超3100亿元的民营投资巨舰——中国民生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民投”),正面临成立以来的最大挑战。

  为了解决火烧眉毛的兑付危机,中民投2月13日折价出售了公司旗下最有价值的资产之一,上海董家渡13、15地块。此外,公司还在积极引进战略投资者,并宣称近期就将取得重要进展。

  5年前,经国务院批准,中民投由全国工商联发起,59家行业领先企业联合设立。它是中国首家“中字头”民营投资公司,商界大佬董文标任董事局主席,创始股东包括泛海系卢志强和巨人网络史玉柱等一众资本豪强……从成立就自带耀眼光环。

  中民投的“雷”爆得猝不及防,差点颠覆这艘巨舰的滔天骇浪从何而来?

  一位接近中民投的人士对市界直言,感觉中民投刚开始干得比较猛,但后来也就那么回事。作为投资方之一,他们公司前两年退出了。该人士透露,上海市政府在帮助解决债务危机,卖掉一部分资产,毕竟这个雷爆掉的话会很麻烦。

  超级众筹

  “全中国每个人给我一块钱,我就是亿万富翁了。”这个暴富美梦可能大部分人都做过。

  2013年5月,民生银行灵魂人物董文标提出类似设想:“中国100家大型民营公司,每家民营企业出1个亿,就是100个亿,成立一个中国民营企业投资公司,也是一个很强大的民间外交平台。”

  

   中民投原董事局主席董文标

  这件事真的做成了:中国首家“中字头”民营投资公司——中民投,正是脱胎于这样一个看似不切实际的超级众筹梦。

  2014年5月9日,中民投在上海注册成立,由59家知名民营企业联合发起,注册资本高达500亿元,一出生就成为“巨无霸”。

  中民投带着深刻的民生银行烙印。董文标从奋斗了18年的民生银行退场,辞去董事长一职,摇身一变成为中民投董事局主席,并拉来亿达集团董事局主席孙荫环、泛海集团董事长卢志强、巨人网络董事会主席史玉柱以及韩亚金融集团副社长李银珩一众大佬担任副董事长,原民生银行监事会副主席李怀珍出任总裁。

  成立之初,中民投野心勃勃,立志走“产业集团+金融集团”结合之路,地域横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对标被视为产融结合典范的美国摩根财团。

  彼时,董文标认为,市场遍地是黄金,价值已经形成只是散落各处,他需要做的就是通过整合,把这些黄金捡起来。

  中民投重要业务之一便是对光伏、钢铁、物流、船舶等产能过剩产业进行整合,此举也被外界视为董文标在民生银行时“捡垃圾”理论的延续。

  激进扩张

  公众对董文标寄以厚望,希望其能将中民投打造成“第二个民生银行”。

  董文标在位的4年多时间里,中民投的确实现了大跃进式发展。在他的带领下,中民投资产规模如滚雪球般扩大,到2018年9月末,其总资产已高达3109亿元。与之相伴的,就是一路激进的买、买、买。

  2014年11月,中民投联合外滩投资、佳渡置业,以248.5亿元的价格拿下上海外滩董家渡地块,问鼎上海总价“地王”。中民投一战成名,风头一时无两。

  这次拍卖仅加价一轮,用时2分钟,溢价率仅为0.2%,在当时引发“内定中民投”争议。

  

   中民投创始股东之一,巨人网络史玉柱

  不过,巨人网络创始人史玉柱对此仍不满意,直言反对中民投拿这块地,并称投了反对票,嫌“太贵!”

  2017年1月,史玉柱高调宣布退出中民投,卖掉自己所持的中民投股份,并辞去全部职务。此后两个月,泛海卢志强也将所持股份悉数转让。有业内人士称,他们在中民投创立时响应工商联号召来捧场,未必真看好这个项目,择机退出实属必然。

  据媒体统计,在房地产领域,中民投到2016年时已投入约450亿元。

  中民投还曾计划5年内在武汉投资1000亿元,其中拟投300亿元建设中民长江金融中心。

  在光伏行业,中民投主要通过子公司中民新能进行光伏电站的投资运营。截至2018年6月末,中民新能完工光伏电站项目合计22个,总容量为126.60万KW,累计投资100.98亿元。中民投还曾筹划让中民新能子公司中民新光借壳圣阳股份,实现光伏业务上市,但以失败告终。

  从收入来看,中民投要收回光伏业务的成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据中民投披露,2016年、2017年和2018年上半年,中民新能分别实现营业收入4.33亿元、17.67亿元和7.15亿元,净利润2.67亿元、2.74亿元和1.12亿元。公司坦言,受制于新项目标杆电价下降较快、市场竞争激烈等因素,地面式电站项目投资收益率快速下滑。

  2018年,被称为“史上最严”的光伏新政出台,加速了光伏行业的补贴退坡,使得光伏行业提前入冬。

  一位中民投光伏业务线员工告诉市界,目前光伏方面每个月都有电费收入,但是收回成本需要的时间比较长。“电站一般建成的话,虽然收益率不是太高,但是比较稳定。”

  对于中民投债券兑付出现问题,被外界质疑公司缺钱,上述中民投光伏业务线员工坦言,“现在确实不太好。因为类似电站这样的重资产,可能它的寿命是25年,每年几乎是以近似平均的方式去算收益的。但是债券可能三五年就得还。(相当于借了一个短期的钱,去投了一个长期的项目。)”

  “另外,政府还拖欠了我们不少补贴,有的可能延迟到两三年之后了。但建电站是有资金成本的,现在付和过两年再付,资金成本就不一样了。”

  债务警报

  光伏、房地产这些都是极其耗钱的行业,中民投的迅猛扩张,建立在高杠杆之下。

  更致命的问题是“短贷长投”,即短期贷款投入到长周期的产业中。在货币宽松时,这可让企业火箭式增长,但当金融“去杠杆”来临,融资困难,新债堵不上旧债的窟窿,就会产生巨大的流动性风险。

  股权自成立以来就极度分散的中民投,筹措资金的手段主要是通过银行借款和债权类融资工具进行融资,以满足大肆扩张的资金需求,导致资产负债率节节攀升。

  

  2015年、2016年、2017年、2018年上半年,中民投负债总额分别达到988.46亿元、2004.46亿元、2292.47亿元和2320.94亿元;资产负债率分别高达67.23%、73.57%、74.89%、74.95%。积累了大量的财务风险。

  中民投的举债之路,早期极为顺利。

  2016年7月26日,中民投在新加坡发行了票息仅为3.8%的5亿美元债券。在国际资本市场创下中资企业以最短的经营记录、没有任何海外评级和银行增信的情况下,首次发行便取得了与投资级别相同的利率的纪录。

  国内市场上,以中民投在上交所发行的债券为例。2015年、2016年,中民投分别发行了金额为40亿元、135亿元的3年期债券,票面利率分别为5.19%和4.5%左右。

  但自2017年底开始,中民投发债不复此前的顺遂,融资成本也越来越高。

  2017年11月27日,证监会核准中民投发行总额不超过100亿元(含)的公司债券。中民投采取分期的方式发行。

  第一次募集还算顺利,2017年12月底,原计划募集不超过50亿元的中民投2017年公司债券(第一期)募集到44.8亿元。此后,中民投计划发行额度与实际发行额度之间的差距扩大:原计划募集总额不超过40亿元的2018年公司债券(第一期)只募集到了基础发行额度10亿元;原计划发行不超过25亿元的2018年公司债券(第二期)债券只募集到了10.1亿元;2018年公司债券(第三期)计划发行不超过35.10亿元,但在尝试两次后,均以取消发行结束,无疾而终。

  与此同时,中民投债券票面利率也由此前不到6%提高到了7.5%。而通常来说,经济实力较强的企业,债券的票面利率相对较低;经济实力较弱的企业,到期无法偿还债券的风险越大,因而票面利率相对较高。

  

   上海,中民投大厦

  新世纪评级虽一直都给予中民投AAA级的最高信用评级,但也直言不讳地指出,中民投目前已积聚了较大规模的刚性债务,公司本部负债中短期刚性债务占比较高,提示投资者关注流动性风险管理情况。

  既然看到了问题,新世纪评级为什么仍给中民投这么高的评级呢?

  该来的风险终归要来。上交所信息显示,2018年12月、2019年1月,中民投均未能成功发行新的公司债券,“借新还旧” 之路中断,成为这轮兑付危机的导火索。

  资本市场嗅觉灵敏。1月22日、23日,中民投的“17中民G1”连续两日暴跌,跌幅高达40.21%。对此,中民投解释称,债券波动的原因是有中小投资者持有部分该债券,情绪易受市场影响。

  事情还没完。1月29日,募集规模为30亿元的“16民生投资PPN001”未能如期兑付,再次拉响了中民投的债务警报。

  2月11日,“17中民G1”再度暴跌27.85%。中民投随即发布公告,自2月12日起暂停公司债券(包含“17中民G1”、“18中民G1”、“18中民G2”)在竞价系统交易, 固定收益平台正常交易。

  对于中民投当前面临的被动局面,知名财经学者、评论员布娜新对市界表示,民企融资的瓶颈有待打破,吸引外部投资也需要时刻考虑降低经营风险。

  他认为,“中民投的诞生其实是符合大趋势的,但恰逢贸易战以及经济寒冬,经济大背景是危机的主要原因。”

  火线救援

  危机时刻,中民投在上海市政府的协调下加速变现资产。

  2月11日,正大集团资深副董事长杨小平出任中民投董事局联席主席,形成“双掌门人”格局。

  财新报道称,这一职位安排,既有中民投既定战略推进之意,又有中民投谋求股权转让的信号。近期中民投也在寻找大型投资集团承接部分股权,正大集团、中信集团都是其目标。

  中民投核心资产之一的上海外滩董家渡地块也被紧急出售。

  2月14日晚,绿地控股公告称,以121亿元的价格收购中民外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中民外滩”)50%股权及相应债权。据市界了解,中民外滩主要负责董家渡项目的开发。而早在2017年上半年,中民投已转让中民外滩部分股权,持股降至50%。

  

  绿地控股此番出手非常突然。财联社报道称,2月12日,绿地就接手董家渡开会商议方案,因这一事项重大,绿地集团董事长张玉良当晚几乎一夜未眠。

  

   绿地集团董事长张玉良

  绿地总部设立于上海,是上海市国有控股特大型企业集团,这次接盘有点像临危受命。

  出售董家渡项目或许只是中民投“断臂自救”的开始。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获得的一份中民投拟出售资产清单计划显示,退出项目包含六大板块,涉及航空融资租赁、健康融资租赁、地产开发、装配式建筑、环保、医院等领域,并涉及多家已上市公司。地产开发板块资产,除董家渡项目外,中民投2015年收购的上置集团、2016年收购的亿达中国也在拟退出之列。

  2月14日,中民投公开回应了市场关心的一些问题。中民投总裁吕本献称,“这是在经济和金融周期发生重大调整背景下,我们经历的第一次真正挑战。但我们不会气馁,将全力以赴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中民投还表示,公司正在与国内、国外的意向战略投资者沟通推进中,近期将取得重要进展。

  中民投终于挺过了最危急的时刻,但警报没有完全消除。仅债券方面,市界根据2018年12月4日发布的中民投债券募集说明书中披露信息统计,在2019年2月15日后,中民投(不含子公司,下同)待偿还的债券或其他债务融资工具金额共359.9亿元,其中2019年内到期的高达210亿元。

  中民投成立之初,其“灵魂人物”董文标展望未来,曾自信地表示“民生银行用将近20年时间走完的路,达到现在的规模,中民投可能只要用一半的时间就能走完。”

  壮志未遂,2018年10月,董文标已卸任公司董事局主席,仅任董事。据媒体报道,中民投副总裁孔林山、王建平、张胜和陈国钢等董文标旧部也已相继离职。

  董家渡地块是中民投起航的地方,当年董文标依靠这个项目说服了大量股东参与中民投的筹建。危机时刻,这个黄金地块被黯然易手,象征着中民投一个时代的终结。“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3 参与 4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地山财经精选

财经全矩阵媒体。

头像

地山财经精选

财经全矩阵媒体。

209

篇文章

25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