獾、药和摇滚—皇后乐队梅博士的牛津演讲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很多人不知道,皇后乐队的传奇吉他手布莱恩.梅除了弹得一手好吉他之外,也是天体物理学博士,又十分有爱心……夫复何求啊?!2013年,布莱恩受牛津大学辩论社之邀,去牛津大学作了演讲。演讲涉猎之广、布莱恩的高深莫测智慧和个人魅力让人由衷肃然起敬。

  译:忙姐

  编:郭大妖

  

  牛津大学辩论社主席:女士们,先生们,欢迎来到牛津大学辩论社的第七周演讲。今天我们极其荣幸地请来了布莱恩.梅 (Brian May) ——传奇吉他手、作曲家和大家最爱的皇后乐队创始人之一。如果这些成就还不够,布莱恩也是音乐剧《我们要将你摇滚起来 (We Will Rock You)》之父,天体物理学博士和作家,也是为人权而大力发声的社会活动家。

  

  布莱恩今天的演讲的题目为《巢穴、药物和摇滚(音似Sex, drugs and rock ‘n’ roll,即性、毒品和摇滚)》,尤其关于英政府对獾的扑杀行动,布莱恩会阐述他坚决反对扑杀的理由。

  一直以来,作为动物权利的人类倡导者,布莱恩设计了以他的一首歌命名的的运动——《保护我》,以此来倡导人们保护英国本土的野生动物。女士们,先生们,我相信比起我的介绍,你们肯定更有兴趣听布莱恩的演讲,请和我一起鼓掌欢迎布莱恩.梅。

  

  布莱恩:非常感谢,欢迎辞太棒了。谢谢你,主席小姐,先是盛情地邀请了我,又给我致了悼词一样的介绍词。我希望在座的各位能在我的演讲结束以后也能像刚刚那样热烈鼓掌。

  

  嗯……跟你们说哦,能来牛津演讲真的很兴奋,能有机会和你们这些最精彩、年轻有活力的头脑交流,你们才是塑造这个国家未来的人。

  我真的十分荣幸,但是同时我得告诉你们,我也有点儿怵,因为世界不是说改变就能改的变的:我在校时曾经是辩论社团的主席……因为没人想干这活;所以每次我站起来辩论的时候都怕死了,今年65 岁的我,现在站在你们面前演讲,还是怕,有趣吧,事物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

  

  这也让我想到了一个奇怪的事:今天照理来说应该是一场辩论对吧?它应该是一个辩论,但是要跟我辩论的人今天没来,我想对手应该是欧文.帕特森(Owen Paterson英国保守党议员、食物及乡郊事务部大臣),因为他如果真的有一个很好的理由扑杀獾的话,应该会站在这里逐个摧毁我的理论,对吧?所以他没来,就默认我今天赢了吧,但是我还是会假装他混在观众席里,假装他在。

  

  我会尽量不把演讲弄得太复杂,因为獾这个问题还挺麻烦。今天的话题是巢穴——Setts(音似sex,性),就是獾巢啦;药物在此指的是疫苗(药物drugs也指毒品),后面我会作一些详细的阐述;摇滚……我们可以稍后再讨论,哈哈。你们可能更愿意我谈谈摇滚是吧,所以我希望能把这个话题留到最后的问答环节,我想我也会很喜欢的,大家什么都可以问。

  

  但是如果可以,我想能非常简单地介绍一下牛结核病的历史和獾的问题。我不可能面面俱到,因为这个问题非常复杂,而我还是愿意跟你们聊聊,希望当你们今天走出这里的时候,脑海里能有一个略微不同的观念和态度,能够提出一些新的问题。

  

  嗯……说来话长,牛结核病是一个牛特有的疾病,自牛被人类饲养以来就影响着全世界的牛。其实呢,这个疾病可以被传播给任何哺乳动物——任何哺乳期的哺乳动物,包括人类。虽然这种目前影响到獾的牛结核菌株不太容易传播到人类身上,但是在战争时期中盛行的另一种牛结核菌株(比较会传染给人类)。如果你平时接触不到牛,不喝到未经高温消毒的牛奶,你感染牛结核病的概率还是非常低的。

  

  这个牛结核病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大约从1938年开始, 它慢慢受到了人们的关注,成千上万的动物因为牛结核病而必须被屠杀。牛结核病是一种十分令人讨厌的疾病,早期的主要病症在呼吸道,但在晚期,受感染的动物的其他系统也会开始病变,最后死的非常非常痛苦。纵观大局,现在我们不会让动物的病情恶化到晚期,一旦被发现感染就要尽快扑杀。

  

  我不想照着演讲稿给你们念,我更想看着你们的眼睛,我就大概给你们一些数据吧:在1938年,四万七千头奶牛因牛结核病而被扑杀;奇怪地是到1979年,病例数减少到628头牛。他们是怎么做到的?他们设计了皮肤测试(皮试),假如一群牛中有一头被发现患病了,整个牛群都要被扑杀。这项规定看似过于严厉,但使用这种方法与更好的牛群活动范围控制相结合,牛结核病几乎被消灭了,也没有一只野生动物受到牵连。我们最好记住这一点。

  

  不幸的是,到了2008年,问题又出现了,大约两万,两万一千头牛因为感染了牛结核病而被扑杀。尽管存在这个巨大的退步,奇怪的是,在近五年你不经常听到这个事实,过去五年中,每年这个数据都在减小,估计是因为更好的牲畜活动范围控制、更好的生物安全措施,总的来说就是人们更小心了吧,因此过去五年患病扑杀率减少了大概40%。所以如果别人跟你说牛结核病在英国爆发已经失控,事实并非如此。

  

  1971年,有一只在格洛斯特郡的獾被发现好像患了牛结核病,病的快要死了,然后立刻就有人呼吁,说这是一个染了病的獾,所以獾才是牛结核病的病源。从那一刻(1971年)起,这种言论就传播开来,导致了后来令人难以置信的獾的大量捕杀。獾们本身就已经很不好过了,它们是饵料的受害者,断了腿的獾会被狗追到然后被农场主们绑起来,人们对獾造成的伤害真是令人发指。

  

  现在农场主们又对獾产生了一种仇恨,因为觉得这就是害我牛群生病的罪魁祸首,我们得斩草除根。所以现在的形势对獾来说越来越不利了,獾就会被农场主们用毒气、毒药弄死,被射杀等等,所以从1971年开始就形成了农场主对獾的扑杀潮。但是哪怕是在这么严峻的扑杀獾形势下,牛结核病正如你们所见,还是大规模爆发了。

  

  刚开始我们提到的那只悲催的獾,其实一直没有接受过检查,所以没有人知道它究竟是不是被冤枉地“确诊”了牛结核病,连病因都没有检查就被扑杀了。但是由于这只獾,我们处在了这个情形之下。事情发生之后,引起了大规模讨论。人们开始引用各种各样的证据(证明獾才是病源), 但大部分是证据都是轶事证据, 你懂得,有人说自己看到一只獾跳过栅栏(感染到牛)等等等等。

  轶事证据没毛病,但是同时也缺乏科学性。不幸的是,在这个讨论圈子里,人们往往会模糊科学理论和科学依据。在场的各位有很多是科学家,你们肯定能非常明确的区分科学理论和科学依据。科学实验都需要一个对照组,一次只有一个变量,因此你看到一个结果的时候才能断定其原因。

  

  整场风波中只有一个科学实验——RBCT,随机獾扑杀试验(Random Badger Culling Trials)。试验是在1997年开始的,试验的目的是判断扑杀獾是否能够改善牛结核病的传染情况。纳税人们花了5000万英镑(约合4.2亿人民币)来做这个乏味的试验,试验中11000只獾献身科学被残忍扑杀了。

  在这项为期10年的研究结束之后,克雷布斯勋爵(Lord John Krebs,英国动物学家)和他的科学家团队的结论是:宰杀獾对牛结核病的控制没有任何意义。这么多知名科学家,花了这么长时间得出结论当然是非常明确的。

  如果我再给大家提供一些细节信息,你们可能会分成两派。这些可怜的獾的确是会感染牛结核病的,所幸獾并没有因牛结核病受那么多罪,因为这些动物非常适应能力十分强,哪怕染病的动物,獾也可以交配产子。实际情况呢是牛会把这种疾病传染给獾,形成两个物种间的菌株交流。欧文.帕特森会很正确地跟你说明,我们不能只对一个物种进行治疗而忽视另一个物种。必须两个物种同时进行治疗。

  

  所以当RBCT报告提交了几个星期之后,当时的政府派了个人,大卫.金(David King),在一周内评审这个十年研究。但是大卫.金评审完以后说RBCT试验得出的结论是错的,“实际上,扑杀獾可以有效控制牛结核病在牛群中的传播”。大卫.金这个人跟我一样也是从伦敦帝国理工学院毕业的,这件事让我无地自容。这个人在一周内草草否定一个精英团队十年的努力讲真很丢人,他发的文章都没经过同行评审,《自然》杂志还因发表了他的文章而受到了攻击,然而这篇文章依旧被一再引用,来推进扑杀獾的行动。

  

  现在这种情况一次又一次地出现。去年秋天又有人尝试让政府重新实施獾的扑杀,同时有传言说我们制止了这次尝试,但是我们真的没有阻止他。真正阻止他们是他们自己的无能——因为他们懒得去数獾, 直到为时已晚、獾的实际数量里与预估已相差十万八千里。

  

  我们组织了一些活动,设法如此提高公众意识,来让这些扑杀獾的支持者无法逃脱责任、无法隐瞒事实。我之前说的“我们”是指我帮助建立的獾队(Team Badger),我为之感到非常自豪,它是个这个国家最伟大的动物组织的联盟,包括RSPCA(皇家防止虐待动物协会)、IFAW(世界动物福利基金会)、Badger Trust(獾基金)和Born Free(生来自由基金会)等等。

  

  有史以来第一次,所有这些厉害的组织竟然组成獾队同时发声了。我并不是獾队的领导者,我很多情况下就只是个发言人,仅仅因为人民群众认识我。但是我还是希望能把这份獾队对欧文.帕特森今天官宣的“扑杀将会继续”的官方回应念给大家听。

  可能听起来有点奇怪,我其实觉得欧文.帕特森今天在采访中站出来官宣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因为市面上一只有一种“我们赢了,獾不会再背锅了”的错觉,然后我刚刚跟你们说我们其实没有赢,问题很复杂,他这个官宣就充分说明了政府将会采取行动进行成千上万的獾的大屠杀,我等下会告诉你们具体数字。

  

  我们獾队官方声明是这样的:政府无视科学事实、公众意见和议会决议,今年夏天将会在西格洛斯特郡、西萨默塞特或多赛特的部分地区实施扑杀。扑杀獾不是消灭牛结核病解决方案。

  这个做法不但违背了人道主义精神、不切实际,并且,众多权威的科学家和科研机构的众多研究反复地证明了扑杀獾并不能够解决牛结核病的传播问题。

  獾队,这个日益兴盛的志同道合的动物福利组织联盟,在近期向环境、食品和乡郊事务部门递交的评论中说:给獾接种疫苗是一个控制疾病的可行方法,比农场本身的安全措施更加有效率。獾队承诺将会继续与同道中人合作来推广牛结核病疫苗并采取合法行动来阻止扑杀。

  

  所以,我们有了疫苗这个概念。如果獾在传播疾病中起了很大的作用,那么在座的你们肯定会觉得在獾中消灭这个疾病一定会防止整体的传播。政府做提出的议案是随机地扑杀獾。然而真正獾的牛结核患病率,之前RBCT试验给出的数据大概只有5%,这还是在牛结核病高发区。这就表明,随机扑杀会错杀95%的健康獾。獾的家族世世代代在英国繁衍着,比英国人类的历史都要长,所以我认为它们有足够的权利生活在这片土地上。

  未 完 待 续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3 参与 3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摇滚天堂

无节操的摇滚吐槽时间

头像

摇滚天堂

无节操的摇滚吐槽时间

662

篇文章

1723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