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皇家园林辉煌的见证者——园林画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古典园林建筑在清代全盛时期随着政治需要和经济发展,最终形成了两大系统,即北方的皇家园林系统(北派)和南方的私人园林系统(南派)。南北园林构筑中的主要区别在于使用功能与个性表现。南派园林主要分布于江南,具有因地制宜、小巧玲珑及寄情于景的特点。北派园林则是帝王之家权力和物力的象征,其特点是极度堂皇的规模、体制的程式化及至高无上的天人思想。

  清代皇家园林的兴盛及特点

  清代皇家园林的建设,一定程度上利用了辽、金、元、明历代皇家园林的基础。乾隆诗“平地起蓬莱,城市而林壑”,十分典型地体现了我国古代皇家园林与都城建设密不可分的关系。像对待宫殿、坛庙等建筑一样,古代帝王从来没有疏忽过对皇家园林的经营。自康熙以后,清代帝王甚至养成了常年居住在皇家园林的习惯。春、冬天寒时节,他们经常在城内的“三海”特别是南海听政及居住,有时在南苑行围打猎;夏季常住北京西北郊“三山五园”一带(主要是圆明园,鸦片战争后则常住颐和园);夏、秋间则常住在热河(今承德)避暑山庄,并往木兰围场举行秋狝典礼,团结蒙藏各民族;只有冬季祭祀和岁首举行重大典礼时,才回到紫禁城中度过一段时间。因而在皇家园林附近陆续建成许多皇室成员和元老重臣的赐园,总面积达到1000多公顷,构成一个庞大的皇家园林群。香山静宜园、玉泉山静明园、万寿山清漪园(颐和园)、圆明园和畅春园是其中规模最大的五座皇家园林,即“三山五园”。“三山五园”既独立成园,又相互连接,浩浩荡荡次第展开。

  清代皇家园林的鼎盛发展取决于两方面的因素。一方面,这时的封建帝王全面接受了江南私家园林的审美趣味和造园理念,而它多少带有与主流文化相分离的出世倾向,于是有些皇帝常年在园林或行宫中料理朝政,名曰“避喧听政”。另一方面,皇家造园追求宏大的气派和皇权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导致了“园中园”格局的定型,所有皇家园林内部的几十乃至上百个景点中,势必有对某些江南袖珍小园的仿制和对佛道寺观的包容;同时出于整体宏大气势的考虑,势必安排一些体量巨大的单体建筑和组合丰富的建筑群,这就往往会将比较明确的轴线关系或主次分明的多条轴线关系带入原本强调因山就势、巧若天成的造园理法中来,这也是皇家园林有别于私家园林的地方。

  由于清代皇家园林功能齐全、规模浩大、建设恢宏、金碧辉煌,尽显帝王气派,建筑风格亦多姿多彩,加上皇帝对园林的喜好与重视,从而吸引了大批清代宫廷画家将园林艺术行之以笔、入之以画(图1)。

  

  1.《颐和园风景图》轴,局部,清,纸本设色,187.5×374厘米,故宫博物院藏。此幅描绘颐和园全景,用笔设色工细写实,更接近西洋画风,尤其是远山的画法,具有版画效果

  清代宫廷画家笔下的

  皇家园林图像释例

  康熙、乾隆年间,皇室除了罗致一些专业画家供奉内廷外,还变相笼络一些文人画家为其服务。宫内除了设立如意馆等机构以安置御用画家外,还用入值“南书房”的形式,延纳学士、朝官成为宫廷画家。他们经常画些奉旨或进献之作,这些作品大多署有“臣”字款,统称宫廷绘画。其内容主要有:描绘帝后、大臣、少数民族上层首领的人物肖像画,表现帝后生活的宫廷生活画,记录当朝重大历史事件的纪实画,供装饰、观赏用的山水、花鸟和园林画等。风格面貌比较多样:人物画有传统的工笔重彩和白描画法,还有些吸收了西洋写实画法;花鸟画有宗法黄筌的工笔写生和恽寿平的没骨法;山水画则多属“四王”派系;唯大写意画法未在宫内传布。这一时期,最负盛名的人物画家有焦秉贞、冷枚、金廷标、丁观鹏、姚文瀚、张若澄、唐岱等;山水画家有徐扬、张宗苍、方琮等;花鸟画家有蒋廷锡、邹一桂等;还有一批供奉内廷的外国画家,如郎世宁、王致诚、艾启蒙等,他们带入西洋画的明暗法和透视法,创造了中西合璧的新画风,还培养了不少弟子,深受皇帝器重。而在上述画家中,冷枚、张若澄、唐岱等,可谓佼佼者。

  冷枚《避暑山庄图》轴

  冷枚(约1670—1742),胶州(今属山东)人。师从清初宫廷画家焦秉贞,擅画人物、仕女、山水、花鸟,画风工整细致,色彩浓厚。康熙后期至乾隆七年间供奉内廷,并受到西洋绘画的影响。

  

  2.冷枚,《避暑山庄图》轴,清,绢本设色,254×172.5厘米,故宫博物院藏

  此幅《避暑山庄图》轴(图2),款署“小臣冷枚恭画”,钤“臣冷枚”“夙夜匪懈”二印。作者以写实手法描绘了避暑山庄后苑部分及其四周的崇山峻岭。构图为鸟瞰式,自景区上方向下纵向取景,景致描绘细致入微。此图从避暑山庄东部崖殿“万壑松风”殿座画起,一层层向北展开,包罗四围秀岭:十里澄湖的整个湖区、平原区的主要建筑群和湖光波影、树石林立的自然风貌。右边画到武烈河及东部山区,左边画到西岭山区为止。以青绿着色和浅绛渲染相结合,冷暖色调和谐呼应,成功营造出山庄静寂清幽的氛围。笔法灵活多变,山石树木或以干笔皴擦,或以青绿烘染。建筑物的描绘,作者在传统工笔界画基础上,又巧妙地吸收了欧洲的透视法,从而更科学、客观地表现出建筑物的物理结构,同时也加强了画面的纵深感,表现了冷枚将宽旷的避暑山庄后苑部分和远山列岫全部纳入画幅内的高度概括能力和精湛的艺术技巧,观之令人心旷神怡。此图同时是一幅反映康熙时期避暑山庄建筑的图样,对于我们了解避暑山庄的建筑沿革有着重要的图像价值。正如乾隆在《食蔗居诗》中所阐述:“石溪几转遥,岩径百盘里。十步不见屋,见屋到咫尺。”

  

  冷枚,《避暑山庄图》轴,局部

  将此图所收景物与沈喻《避暑山庄三十六景》比对,可以了解这幅巨作中包括了康熙三十六景中的“万壑松风、芝径云堤、无暑清凉、延熏山馆、水芳岩秀、金莲映日、云帆月舫、西岭晨霞、澄波叠翠、天宇咸畅、镜水云岭、曲水荷香、香远益清、甫田丛樾、莺啭乔木、濠濮间想、水流云在、双湖夹镜、长虹饮练、芳渚临流、石矶观鱼、远近泉声、锤峰落照、四面云山、北枕双峰、清枫绿屿、南山积雪、云容水态、暖流渲波、泉源石壁”,整整三十景。至于行宫内的“云山胜地、烟波致爽”,梨树岭内的“梨花伴月、澄泉绕石”,榛子谷内的“松鹤清越、风泉清听”六景,因地望关系,不便取景,未收入画内。

  从画家对避暑山庄精彩的描绘中,我们可以知道,避暑山庄不仅是一个避暑的好地方,而且有其深远的政治目的。当年康熙皇帝在北巡途中,发现承德地势良好、气候宜人、风景优美,又是满族皇帝家乡的门户,还可俯视关内,外控蒙古各部,于是选定在这里建行宫。康熙四十二年(1703)开始在此大兴土木,疏浚湖泊,修路造宫,至康熙五十二年(1713)建成三十六景,并建好山庄的围墙。雍正朝曾一度暂停修建,乾隆六年(1741)到乾隆五十七年(1792)又继续修建直至完工,建成的避暑山庄新增加乾隆三十六景和山庄的外八庙,形成界墙内占地约564公顷,规模壮观、别具一格的皇家园林,为后人留下了珍贵的古代园林建筑杰作。

  张若澄《静宜园二十八景图》卷

  张若澄(生卒年不详),桐城(今属安徽)人。乾隆十年(1745)进士,官至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擅长水墨山水与花卉。

  

  3.张若澄,《静宜园二十八景图》卷,局部,清,绢本设色,28.7×427.3厘米,故宫博物院藏

  此幅《静宜园二十八景图》长卷(图3),后幅有张若澄录乾隆帝《御制静宜园二十八景诗》,款署“臣张若澄敬书”,钤“臣张若澄”“载笔西清”二印。画面描绘的是位于北京香山静宜园的28个景点。静宜园为乾隆时期营造,依凭山势,逶迤绵延,分成若干区域,步移景易,人造建筑与自然景致互相融合。

  
张若澄,《静宜园二十八景图》卷,局部

  二十八景各有小字榜题:勤政殿、丽瞩楼、绿云舫、虚朗斋、璎珞岩、翠微亭、青未了、驯鹿坡、蟾蜍峰、栖云楼、知乐濠、香山寺、听法松、来青轩、唳霜皋、香岩室、霞标磴、玉乳泉、绚秋林、雨香馆、晞阳阿、芙蓉坪、香雾窟、栖月崖、重翠崦、玉华岫、森玉笏、隔云钟。画家将界笔建筑和文人写意山水巧妙结合,既符合文人画含蓄蕴藉的审美情趣,也详尽地交待出每一处景点的位置布局。

  

  咸丰十年(1860),静宜园被英法联军焚毁,此幅画卷再现了静宜园被烧毁前的胜境,成为今人研究静宜园的重要资料。图中的建筑和山水多以传统写意画法出之,这种画法是清代宫廷建筑画中另一种文人画法——“意笔楼阁”的表现形式。

  沈源、唐岱

  《圆明园四十景图咏》册

  

  4-1.沈源、唐岱,《圆明园四十景图咏》册之《九州清晏》,清,绢本设色,(各)66.4×66.4厘米,法国国家图书馆藏。图片来源/本刊资料室

  清雍正二年(1724),雍正皇帝决定扩建康熙年间即已开始兴建的圆明园。在雍正、乾隆两朝持续不断的大规模扩建中,通晓西洋建筑学的郎世宁曾与法国传教士蒋友仁、王致诚等一起参与园内著名的“西洋楼”的设计和工程督造,并有机会在较长的时间里住在这座东方名园内,为装饰殿堂画了多幅作品,其中既有欧洲风格的油画,也有以欧洲焦点透视法在平面上表现深远效果的“线法画”(注1)。

  

  4-2.《圆明园四十景图咏》册之《长春仙馆》。图片来源/本刊资料室

  虽然郎世宁在圆明园的这些创作由于兵燹而早已无存,但从此组《圆明园四十景图咏》册(图4)中,我们仍然可以看到郎世宁等西洋宫廷画家在宫廷建筑绘画上的高超造诣。正如乾隆皇帝在《圆明园图咏》中描述“远近胜概,历历奔赴,殆非荆关笔墨所能”,又有诗“西窗正对西山启,遥接尧峰等咫尺。霜晨红叶诗思杜,雨夕绿螺画看米”,可称得上是“凝固的诗,立体的画”。

  清代宫廷画家笔下

  皇家园林的意义和价值

  从某种意义上讲,清代宫廷绘画是历史的再现,在文人士大夫眼里有些匠气,缺乏艺术性。这是由宫廷画家的创作风格决定的。究其原因:一是皇帝要求他们所绘对象完全写实;二是中西画法相结合,吸收了透视学的科学道理与传统构图方法,使得他们的作品非常写实逼真。宫廷画家不可能用夸张的手法,严格说也不敢用夸张的手法创作,他们服务的对象不是帝王贵胄,就是皇家建筑园林等,他们是由皇帝指定作画的。虽然宫廷绘画在当时不受重视,但现在几百年过去了,这些绘画作品在我们今天看来是非常珍贵的,具有特殊的史料价值。因为有些皇家园林已经被损坏,甚至连文献记载也没有留下来,如果要恢复它,就要依据这些清代宫廷画家笔下的作品了。

  以避暑山庄为例,与康熙年间的避暑山庄相比,现今有些实景已经面目全非,有些由于自然损坏而化为灰烬,有些则成为残墙断壁或废墟一片,有幸保存下来的只是极少部分。比如,山庄内沿西岭有瀑布、溪流和池沼,万树园西有喷泉、曲水、小池可供饲鱼垂钓,植莲观赏和庭院内的石笋、钟乳、太湖石屹立其间,这些在今天已经不能看到,但从画面上仍可感受到潺潺流水和荡荡湖波,使山庄景色格外动人。因此前述冷枚《避暑山庄图》轴,即真实地反映了当时的建筑规模,成为历史的见证。再如,前述沈源、唐岱所绘《圆明园四十景图咏》册,原存圆明园中,1860年英法联军抢掠烧毁圆明园后,存于法国巴黎国家图书馆。1928年,程演生从该馆摄得画图及题咏照片,在国内出版了单行本。1980年中国圆明园协会筹委会成立后,外交部副部长韩念龙将在法国国家图书馆摄得之四十景画图及黑白照片交给了筹委会,这是一份重要的资料,为今日圆明园的复原作出了重大贡献。

  乾隆皇帝在《静明园记》中写道:“若夫崇山峻岭,水态林姿,鹤鹿之游,鸢鱼之乐。加之岩斋溪阁,芳草古木。物有天然之趣,人忘尘世之怀。较之汉唐离宫别苑,有过之而无不及也。”乾隆对造园艺术的见解,大概是因为清廷从关外入中原,还保持着祖先山野骑射的传统,加上他有很高的汉文化素养,而且皇家的特权可把大片天然山水林木据为己有,所以乾隆主持兴造的大型天然山水园林不仅数量多而且规模大,展现出气魄恢宏的皇家气派。这一时期,不论是私家园林还是皇家园林都受到文人画的直接影响,尤其是皇家园林更是受到当时帝王美学思想的影响,更重诗画情趣、意境创造,贵于含蓄蕴藉,其审美多倾向于清新高雅的格调。从乾隆三年起而后的30余年,皇家新建、扩建的大小园林计1500余公顷。乾隆皇帝不仅亲自过问园林画作的创作,他作为一个行家,更是把园林当作艺术来看待。综上所述,清代宫廷画家笔下的皇家园林全面体现了传统园林的美学思想,成为中国传统文化和民族审美心理的结晶。

  文图∣赵炳文,故宫博物院书画部副研究馆员

  注释

  1.线法画是清代宫廷绘画的新科目,可能是由郎世宁等西方传教士绘画园林与室内陈设,根据透视原理(主要是焦点透视法)绘画园林建筑与室内陈设,用中国传统笔墨颜料结合西方油画明暗法渲染而成。多用于廊庑室内的假门、背景、屏风和墙壁等装饰,以扩大空间感和增加美观度。造办处内满族拜唐阿随传教士学习并做其助手,所以线法画在清宫内一直延续到清末。

  参考书目与延伸阅读

  1.聂崇正编,《清代宫廷绘画》,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99年

  2.傅东光,《西洋传教士画师与清代宫廷建筑绘画》,《文化杂志》,2002年,第42期

  3.中国圆明园学会编,《圆明园四十景图咏》,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85年

  文刊载于《典藏·古美术》2019年2月刊。原标题:《诗画园林:清代宫廷园林绘画的意义和价值》。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3 参与 71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典藏ARTCO

生活艺术化,艺术生活化

头像

典藏ARTCO

生活艺术化,艺术生活化

1066

篇文章

802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