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中民投“断腕”:后续百亿资产处置已在路上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导读:为了应对这一笔笔即将到期的巨额负债,缓解中民投资金问题,中民投内部正拟再分拆出售一大批资产。这批拟出售的资产共有六大类,分别涉及环保、航空、健康医疗、租赁、建筑和房地产开发。粗略计算,这批分拆出售的资产估值应在百亿规模以上。

  

  本文由叩叩财讯(ID:koukounews)独家原创首发

  作者:周嘉薇@北京

  虽然中民投总裁吕本献对媒体回应说,退出董家渡项目是属于战略转型的部署。但是,外界似乎都更愿意相信,中民投忍痛卖出这块当年其用来“立业”的地王资产,是为了还债。

  “这是在中民投几年来,过得最惶惶的一个春节。”一位中民投的中层人士对叩叩财讯坦言,而他的这种担忧实际上早在2018年下半年就已经渐渐隐现。

  在经历了2015年-2017年的疯狂盲目扩张后,2018年之后,中民投迎来了债券和信贷的密集偿还期。

  “内部人士大多比较清楚,前些年中民投通过信贷和发债等方式手握巨额资金,四处投资,但产生的投资收益却与之不成正比。要继续盘活中民投的整个资金链条,除了处置资产,便是要继续借新还旧。”上述中层人士表示,其对于中民投的2018年所面临的困局,虽然早有预期,但结果却比想象中更为严重。

  让这位中层人士第一次感到局势“紧迫”的时间点,是中民投在去年7月底的一次发债。

  斯时,中民投计划发行一期规模为15亿的超短融,结果差一点重演东方园林在几个月前的发债惨剧,东方园林在去年5月计划发行10亿债券最终仅获得5000万认购。而中民投则是在缺口达10亿的紧急情况下,在债券行权日的当日凌晨才通过各种方式借款凑足。

  “虽然是虚惊一场,但却已经隐隐让人感觉到了中民投债务压顶带来的压力,因为这一笔15亿的短融就是用来规归还当时即将到期的一笔公司债和几笔银行贷款的。”上述中层人士回忆道。

  随后,2018年10月,原中民投董事长董文标正式辞职,一大批中民投高管随之换血。

  三个月后的2019年1月29日,中民投一笔30亿规模的“16民生投资PPN001”债券到期,因超时还款,其构成技术性违约,这犹如一记惊雷,正式撕开了中民投表面那层繁花着锦的袍子,露出了一地的“虱子”。

  在此之前,外界不会想到,当年口衔金汤匙而生的中民投,竟然会与差点成了资本“老赖”。

  1)疯狂的代价

  

  中民投正在为其前几年疯狂盲目的投资战略和缺乏内控的管理机制付出承重的代价。

  2015年至2017年是中民投飞(疯)速(狂)发(扩)展(张)的时期。

  据公开数据显示,这三年期间,中民投的总资产分别为1470.17亿元、2724.70亿元、3061.13亿元,实现了三级跳;营业收入分别为46.64亿元、195.15亿元、286亿元,也同样增长迅猛;但蹊跷的是,净利润却并未出现较大的增长,甚至一度还曾出现大幅下滑,分别为46.41亿元、36.76亿元、55.64亿元。

  成立于2014年的中民投,虽然近几年名声在外,但在真正的投资圈中,近两年渐渐地已经并不入主流之中。

  “他们开展的业务也一直觉得神神秘秘的,他们具体负责投资的团队大多数人都不是圈里的资深人士,这几年来,在很多大型的圈内场合,基本上也很难碰到他们的人。”沪上一位在投资圈侵淫数年的大佬级在中民投出现债券违约事件后,感叹道。

  叩叩财讯采访了数位投资界资深人士与来自于中民投内部人士,其大多数认为中民投走到如今地步,原因复杂,但外部投资战略眼光的失误和内控管理机制的混乱,则是造成中民投高开低走,打烂了“一手好牌”的主要原由。

  与日前大多数陷入债券违约风波的民企类似,于外部而言,中民投折戟在前几年的“大举扩张”却遭遇投资标的行业的景气困境。

  中民投外部投资的铩羽,主要败走在新能源领域的光伏产业,这也是中民投从成立以来一直重点关注和投资的对象。

  “中民投将争取在五年内投资1500亿元,实现累计光伏装机容量20GW,实现光伏全产业龙头目标。”这是中民投成立之初,时任中民投总裁李怀珍为其画下的宏伟蓝图。

  然而,光伏行业在十年前经历了一番火热后,豪赌景气周期和国家政策的中民投至今未等来行业的再次火热,已砸出的上百亿资金,则成为了一笔又一笔鸡肋的“烂账”。

  已经意识到早前战略部署投资危机的中民投,在2018年也加快了对此前光伏产业布局的资本化脚步。

  2018年2月,专业从事电池类新能源系统集成产品制造的圣阳股份发布公告称,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相结合的方式购买中民新光的100%股权。

  中民投旗下,新能源领域专业投资平台为中民新能投资集团(下称“中民新能”),其投运的31座光伏电站累计发电21.5亿千瓦时。而中民新光为中民新能旗下企业。公开信息显示,中民新光为中民新能“新能源板块”分布式业务统筹平台,以“中民新能进万家”战略为引领,推动清洁能源进万家。

  但两个月后,圣阳股份表示,“由于本次重大资产重组方案中涉及的标的公司资产状况比较复杂,上市公司认为目前收购标的公司的条件尚不成熟。”于是,中民投光伏业务的首次冲击上市宣告失败。

  仅仅6个月后,在内部资金压力的迫使下,中民投光伏业务继续向上市发起第二次冲锋。

  2018年11月12日晚,同样是圣阳股份,对外披露重组方案,拟作价12.33亿元收购中民新能宁夏同心有限公司(下称“新能同心”)100%股权。

  新能同心则为中民新能旗下另一家从事光伏电站的投资开发、运营、电力销售的子公司。

  目前这一重大资产重组案还在推进之中,而此次中民投所爆发出来的资金困局,显然也给该次重组的前景蒙上了一层厚重的阴影。

  说到中民投的内部管理机制的混乱,一位在2016年-2017年曾在中民投内部工作的相关人士在回忆起他的这段工作经历时坦言:“当时的氛围弥漫着一种盲目的热情,内部好大喜功,集团内派系多关系户多各业务板块缺乏协同。

  “内部很多人假公济私,中饱私囊,加上由于其复杂的内部股权结构和人事安排,使得高层之间派系重生,且相互不服,一些投资团队的负责人又是董文标当年在民生银行中的亲信,而董文彪的风格又秉持‘重赏勇夫’,以高业绩激励大干快上,于是出现了很多激励机制与约束机制不匹配的漏洞。”另一位曾在中民投中担任过较高层级职务的人士深刻反思道。

  于是“大跃进”似的项目,内部利益输送,甚至是“损公肥私”的行为,在近年的中民投中屡见不鲜。这些,则或许可以从一些故事与传言中可得以窥见一斑。

  上述曾在中民投工作的有关人士谈及自己在中民投时经历的一起收购案例称,2015年中民投收购的香港上市地产公司上置集团(1207.HK),两年后,通过上置集团在英国两个写字楼项目和美国一个住宅开发项目。当时去参加经验分享会,去了之后发现是花钱买完东西后在开庆功表彰大会,“投资团队之前并没有过收购或资产管理经验,殊不知中资境外投资地产项目都是坑,更不要说是需要开发或改造的项目了。”

  中民投内部也传言称,当时收购上置集团时基本未有做尽调,仅两天就拍板决定买了。但尤其上置集团原本的资产中相对优质的资产逐步出售股权卖掉,新收购的民生银行资产包还未退出,期间上置集团的股价从2016年的0.45一直到2019年1月的0.12。

  在2015年期间,中民投在二级市场上参与了大量定增,其中大部分被严重套牢。但这些对应的投资团队却通过一些券商的资产包接盘进行回倒的方式,利用中民投内部的管理缺陷,将其中大量的利润进行了账面兑现,已经获得了高额的业绩奖励。

  此外,在国内财经圈里还流传着一个未经证实的传闻,称中民投专门雇佣了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型财经公关公司,作为唯一的客户,中民投每年给与其的公关费用大上千万之巨,而这家公关公司的女老板或与中民投中某位高管关系特殊。

  正因如此,或许就足以解释缘何中民投近年来虽然总资产和营收增长迅猛,但业绩却一直未有起色。

  2)断腕求存

  

  “在此时爆出的中民投债券违约案,在一定程度上对中民投或并不仅仅只是坏事,一记警钟的敲响,如果管理层能以此为戒,整治顽苛,亡羊补牢,尚未不晚。”上述曾在中民投中担任过较高层级职务的人士坦承,成立已经近5年的中民投,需要停下来仔细想想内部程序与未来规划。

  对于当年中民投的成立初衷,外界至今尚各有揣测。

  更早些时候,曾有消息称中民投的定位实质上是将成为民生银行的控股平台。但该说法其后遭到中民投方面否认,称虽然管理层和业务团队大多来自民生银行,但其与民生银行两者之间将是平行业务。

  但一位接近董文彪的知情人士向叩叩财讯透露,董文彪设立中民投的初衷的确是试图以中民投为平台直接或间接把控民生银行。

  在离职民生银行设立中民投时,董文彪已经连续担任了三届民生银行董事长一职,而按照民生银行的公司章程,董事长任期最多不能超过三届。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进,一些事物,包括政商环境和金融体制秩序,在外部和内部皆起了一些微妙的变化,中民投与民生银行之间也渐行渐远,与董文彪最初的想法有了较大出入。

  “摊子铺得太大,内外的有关软硬条件都已经不足以支撑起这个局面时,就需要整合和取舍。一方面整合互补一些平台,减少资源内耗,另一方面应该消减出售一些布局,这样一来可以获得资金的回笼,以解燃眉之急,二来轻装上阵才能走得更远。”上述沪上在投资圈侵淫数年的大佬级人物认为。

  据公开数据显示,截至到2018年9月末,中民投短期借款近400亿,其他应付款超过200亿,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430亿。

  目前,债务压顶的中民投,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都已经开始做出“取舍”的打算,而在日前刚刚转让的董家渡项目,便是其出售资产的第一步。

  据叩叩财讯获悉,为了应对这一笔笔即将到期的巨额负债,缓解中民投资金问题,中民投内部正拟再分拆出售一大批资产。

  这批拟出售的资产共有六大类,分别涉及环保、航空、健康医疗、租赁、建筑和房地产开发。其中或包括十家医院资产、两家独立在港上市的房地产投资与开发企业,此外,在去年10月涉案印尼空难的中民投航空融资租赁公司的控制权也在出售的名单之中,另一家以健康产业为主的融资租赁公司也欲被中民投出手。

  粗略计算,这批分拆资产估值应在百亿规模以上。

  除了出售资产,中民投方面也承认欲引入战投。

  “我们正在与国内、国外的意向战略投资者沟通推进中,近期将取得重要进展。引入多方战略投资者后,将进一步优化中民投的资本结构,使中民投获得全新的发展动力,奠定持续发展的基础。”2019年2月14日,处于舆论风暴中心的中民投对外公开回应。

  中民投的此劫是否能安然度过?又有哪些资本大佬或集团将成为解救中民投于危机的白马骑士?中民投这艘顶着中国首家“中字头”民营投资公司的资本巨轮将驶向何方?我们也在等待着答案的揭晓。

  (完)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2 参与 2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叩叩财讯

洞悉一切资本内幕

头像

叩叩财讯

洞悉一切资本内幕

127

篇文章

434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