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玉良因绿地接盘中民投项目“几乎一夜未眠”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债券违约、股权被冻结、抛售资产救急……总资产逾3000亿的民企“巨无霸”中国民生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民投”),近期因陷入一系列风波,被推至舆论的风口浪尖。

  财联社2月13日独家报道,绿地有意接手中民投的上海董家渡地王项目,引发了市场的广泛关注。2月14日晚,绿地控股(600606.SH)公告称,收购中民外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中民外滩公司”)50%股权及相应债权,交易价格为121亿元,证实了财联社此前的报道。

  值得关注的是,最初绿地并非主动想收购这一项目。接近绿地的消息人士向记者透露,2月12日,绿地事业二部和集团高管就接手中民投董家渡项目,开会商议方案。因这一事项重大,绿地集团董事长张玉良当晚几乎一夜未眠。

  “虽然中民投业务种类繁多,但房地产是其布局的重点,而董家渡项目则是中民投的核心资产之一。”一位曾在中民投任职的人士告诉财联社记者。

  卖掉董家渡地王项目,对缓解中民投流动性困难作用几何?随着债券违约等风波不断发酵,中民投将走向何方,谁又能拯救“大兵”中民投?

  抛售核心资产“救急”

  董家渡项目由中民投于2014年11月联合外滩投资、佳渡置业以248.5亿元拿下,成为当年上海总价地王。当时,中民投及其控股子公司佳渡置业持有项目公司中民外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中民外滩公司”)高达95%的股权。但2017年6月,中民投将45%的股份转让予安信信托用于融资。

  此次中民投出让的是董家渡项目剩余50%的股权。根据绿地控股公告,这部分股权成交价格为121亿元。而据财新此前报道,从2018年12月开始,中民投询价多个地产行业大佬,试图以160亿元的价格卖掉董家渡地块,彼时报价最高者为世茂集团,报价150亿元,但一直未谈妥。

  而安信信托2017年通过信托计划募资240亿元,其中优先级180亿元、劣后级60亿元,获得该项目45%的股权。

  由此可见,中民投此次以121亿元卖掉董家渡地王项目,属折价出售。

  绿地控股公告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标的公司总资产453.16亿元,总负债352.98亿元,净资产100.18亿元。

  “中民投虽然资产规模很大、注册资本额很高,但杠杆率也较高,这是民营企业的通病。一旦出现银根紧缩或去杠杆化的政策要求,如果不快速处置变卖资产,就可能导致企业休克。”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向财联社记者表示。

  事实上,出售董家渡项目只是中民投“断臂自救”的其中一步。据媒体报道,中民投已拟定出售资产清单计划,涉及航空融资租赁、地产开发等六大板块,并涉及多家已上市公司。

  记者获悉,中民投从去年即开始出现流动性困难。而在中民投寻求转手董家渡项目过程中,其持有的中民外滩公司及中民嘉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中民嘉业)的大部分股权,均在今年2月1日公示冻结。

  尽管2月13日上海金融法院对中民投所持中民外滩公司股权解除冻结,但截至记者发稿,据天眼查显示,中民投所持中民嘉业83.28亿元股权仍处冻结状态。

  值得一提的是,中民投的房地产业务,很大一部分是通过中民嘉业展开的。中民投持有中民嘉业67.26%股权,是中民嘉业的大股东。

  一位不具名的上海金融界人士告诉财联社记者,中民投在海外已经有抛售资产的行为,此次其资产被冻结可能是债权人为防止中民投私下过快转移资产,因此通过法院将其部分资产锁定,董家渡项目即在被锁定之列。

  而此次中民投被冻结的,不仅是公示的这部分资产,还包括与这部分资产相关的其他投资权权益。有律师指出,“其它投资权权益”看似只有几个字,但其背后包含的意义相当宽泛。

  “一般只冻结股权本身,对其它投资权权益的冻结较为少见。其它投资权权益的冻结,意味着与此相关的直接、间接投资及相关收益,都被冻结。细分来看,与被冻结这部分出资相关的,股市、PE类直接投资及收益,信托、理财间接投资收益,以及延伸开来二级子公司的权益、红利,都将被冻结。”上海杜跃平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杜跃平向财联社指出。

  杜跃平进一步表示,这其中包含两层意义,一是被冻结股份在冻结期不得转让、交易、进行股权及工商变更;二是与被冻结出资额相关的投资,其二级或三级公司相应权益在冻结期也一并被锁定。但在冻结期间,企业仍可以继续展开维持正常的相关经营活动。

  “当申请人或法院进行部分或全部解冻后,可以对被解冻部分展开股权转让或交易。”杜跃平说。

  资金缺口仍较大

  2月14日,中民投总裁吕本献公开表示,公司开始正视当前遇到的流动性困难,正通过引入战略投资者、加快退出不符合战略转型方向的项目等举措来解决问题。

  不可否认,中民投的流动性困难广为人知,是中民投30亿私募债“16民生投资PPN001”于1月29日到期后,出现技术性违约。

  这笔违约风波尚未平息,2月11日,中民投发行的公司债“17中民G1”盘中再度大跌,跌幅逾30%,创上市以来新低,已较面值大幅缩水64%。次日,中民投申请在上交所上市的“17 中民 G1”、“18 中民 G1”、“18 中民 G2”,自2月12日起暂停竞价系统交易。

  一家证券公司固定收益分析师指出,这种交易方式一定程度意味着对债券交易价格的锁定,意在避免投资者恐慌情绪进一步蔓延。

  而中民投出现流动性困难的背后,隐藏着令人担忧的财务状况。

  根据中民投在上海清算所披露的信息,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公司总资产3108亿元,总负债2327.9亿元。由此计算,其资产负债率约74.9%。

  “企业越大负债往往越高,关键是看当期营收和偿债能力,财务安排能否覆盖到期负债,以及现金流是否能支持企业日常运营。企业资金出现困难的其中一个直接表现,住往是因债务到期还不上。偿债能力变弱,如果融资能力也有所下滑,企业对抗风险的能力将受到影响。”上述证券公司固定收益分析师向记者表示。

  从债务情况来看,至2018年三季度末中民投的流动负债合计1443亿元,非流动负债合计884.6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金额约429.8亿元。

  在现金流方面,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中民投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为119.2亿元,相比2017年同期205亿元出现较大幅度下滑。

  此外,据中民投公布的财务数据,公司2017年前三季度营业利润总额68.5亿元,而2018年同期仅为17.5亿元;2017年前三季度净利润39.8亿元,2018年同期则降至16亿元。

  业内人士认为,转让董家渡项目可以解中民投在资金上的燃眉之急,但因中民投资金缺口较大,其后续仍需要继续出售资产,才能缓解整体债务压力。

  对此,中民投总裁吕本献于2月14日表示,“中民投的净资产规模达800亿元,完全能覆盖债务和利息。我们有信心能解决当前的流动性困难。”

  “金融方面,上海金融办已就债券、还款期限适度延展等部分问题展开协调,缓解中民投当下流动性紧张的问题。” 上述不具名的上海金融界人士向记者透露。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2 参与 2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蓝鲸财经

中国最大的财经记者社区

头像

蓝鲸财经

中国最大的财经记者社区

21873

篇文章

81478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