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完101次炮,我感染了艾滋。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一。

  两条杠。

  我瞪大眼睛看着自己手里的HIV测试纸,没有双手颤抖,没有泪水决堤。

  我只是一次次地问自己:

  我真的感染艾滋了?

  是不是搞错了?

  试纸有问题?

  曾经无数次设想过自己感染上艾滋会是什么反应,会不会双手颤颤巍巍地扔掉手里的测试纸,走路摇摇晃晃,一不小心就摔在地上,然后艰难地爬起,就像一下子抽空了所有力气和生命力。

  可现在真真切切地看着手指攥着的这片测试纸,我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慌乱。

  我头脑清晰地拿过一旁的手机,右滑,打开相机,将手里的测试纸给拍了下来。

  甚至还惯性地注意了一下构图。

  我去洗了个头,拿吹风机吹干。不用说,既然洗头肯定是要出门了。

  衣帽架上胡乱挂着几件外套,我随手拿了一件,套上围巾,戴上鸭舌帽,就出了门。

  “草,忘了带垃圾下来了。”

  电梯“叮”的一声,到了一楼,我才想起自己垃圾没有扔,无奈,只能返回去拿,因为已经在家放了太多天。

  床边的垃圾桶已经被堆得很满,大多是卫生纸,顶上是两个用过的安全套。垃圾桶旁边放着几个外卖餐盒。

  我用脚把满满的垃圾桶压了压,然后从床头柜扯出一个垃圾袋,把餐盒装了进去。

  一手一个垃圾袋,出门,下楼,去医院。

  那边告诉我,周四去拿结果。

  今天周二。

  我打开地图,找了个附近的药店买了新的HIV试纸,准备付钱的时候又后悔了,把东西放了回去。

  “还是算了,等医院结果吧。试纸测的不准确。”我告诉自己,带着一些侥幸和期待。

  二。

  周四上午我向公司请了假。我起的很早,先在小区底下跑了几圈,然后回去冲了个澡,换上衣服,下楼找个小店吃早餐:小米粥和蒸饺。

  这是我这两天的生活方式。

  “这样应该比较健康吧。”我告诉自己。

  9点半我到了医院,径直走向取报告单的机器前,从包里翻出自己的条码,对准扫码区域。

  老实说,这一刻我心里很忐忑。

  出单口吐出一张纸,我抽出后,转头看了看周围的人,然后装作若无其事地走向了尽头的厕所。

  关上隔间的门,此刻我有些期待和紧张,就像高中月考后看成绩前的心情。

  然而我没有得到惊喜,就算之前对结果有了几分预料,我依然对自己能逃过一劫抱着莫名的相信。

  是一种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相信。

  可是手里阳性的检测结果,让我清醒过来。

  没有晴天霹雳那么夸张,我还来不及思考应该怎么办。

  我只是觉得,我可能要面对自己难以承受的代价了。

  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把这张纸撕了冲进下水道。

  然而我又没有那样做,我把它塞进了包里。

  打开隔间门的时候,我看到了贴在门上的小广告,上面印着几张男性生殖器的图片,从左到右由小变大。

  呵,恶心的广告。

  三。

  回到出租屋已经是11点多。

  我坐在桌子前,摊在桌上的是我前两天写的计划表,全是我准备好好做的事情。虽然很不要脸很不合时宜,我还是忍不住说一声:字写得真TM好看。

  

  学习画画

  办健身卡坚持健身

  早睡早起不熬夜

  每天吃早餐

  每天和老婆视频通话

  给爷爷奶奶买血压仪

  ......

  

  写的时候我就在想,如果没有感染,我一定要热爱生活,好好生活。

  可是现在……

  呵,真是可笑。

  我把面前的纸撕掉,扔进一旁的垃圾桶。

  第一次

  那年我18岁,读高三。

  有个女生不知道从哪里加了我的QQ,然后每天都和我聊天打电话。

  她说她是隔壁中学的,问她哪来的我QQ号,她说随便加的。

  这理由显然没什么说服力,因为QQ显示的好友来源是账号查找。

  能精准无误地随手输入一个账号恰好是我,这概率简直堪比大海捞针吧。

  不过我没有深究,因为她人真的很好,而且长得很漂亮。

  一个月后我们见面,在一个公园。她趁我不注意的时候亲了我一口,说喜欢我,手开始揉搓我的裆部。

  她说她家没人。

  我再蠢也知道是什么意思了,于是我们一起回了她家。

  安全套是她从父母房间偷偷拿出来的。

  她很有经验,我没有。整个过程我都很被动。

  事后我坐公交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冲进卫生间洗澡。

  后来她再也没有联系过我,把我QQ也删了。

  那时候我不知道那叫骗炮,只是觉得很爽。

  但内心很后悔,第一次不是和自己喜欢的人,稀里糊涂就给出去了。

  第二次

  大一,兼职送外卖。

  有天给住在学校附近的一个女生送外卖,开门拿过外卖后请我进去喝水。我说不用了,她坚持拽我进去。

  当时刚好是手里最后一单,也确实渴了,就很感谢地进去了。

  真是第一次碰到这么热情的顾客。

  结果我喝完水刚起身她就开始抱我。

  那时候我还没有女朋友,说实话心里也不想拒绝。

  第101次

  毕业后女朋友被爸妈要求留在成都本地,而我去了北京的一家公司。

  分居两地,兴致来的时候,我就会上网找新鲜刺激。

  社交软件真的是个好东西,方便快捷,成本低廉。

  我还记得上次约炮是在探探上。

  那应该是第101次了。

  为什么我会记得这么清楚?因为约炮是有罪恶感的,每约一次我都会在手机备忘录里记下。并告诉自己一定不要再有下一次。

  可是不知不觉就到了101次。

  开始总是分分钟都妙不可言,

  结果就是次次沉沦次次忏悔。

  往复轮回。

  我永远都觉得自己不会那么倒霉,艾滋这种病怎么可能找上我?我每次都带套,每次都会洗得很干净。我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感染上的。

  可事实就是如此,容不得我质疑。

  周末我抽空去了趟长城。说来也怪,在北京住了快一年,还是第一次去长城。

  爬爬长城,放空自己。

  『 写在最后 』

  这个故事起因于在简书上看到的一篇关于约炮的文章。

  当时灵光一现,以为自己要写出一个多么情节跌宕又富含教育意义的故事,结果写完后情节我自己看上去都觉得很单薄,不过情节也不是我最想写的东西。

  我想说的,是下面这些。

  约炮好像变得越来越正常,特别是对男生来说,似乎不是什么不好的行为,又不是嫖娼。

  你情我愿的事情,又解决了生理需求,还有新鲜刺激感,多好。

  这种观念本身就有问题。约炮的确是双方自愿,本着解决生理需求和寻求激情的目的。但它又潜在的危险:

  

  1、有对象的如果被发现可能会造成感情破裂

  2、可能感染各种性传播疾病

  3、可能被拍照曝光损害个人形象

  4、可能被敲诈勒索

  5、人身安全可能受到威胁

  6、可能会造成恐艾,影响工作学习

  ......

  

  我倒不想在这里对约炮做什么抨击,只是想说:不管是约炮还是和对象同居,为了自己和他人的安全,都请记得带套。另外还要说的是,带套也不是百分百安全。

  最安全的就是不约,固定性伴侣。

  淘宝上HIV试纸卖的火热,到底是为什么?

  无非是太多人无法拒绝约炮的刺激又难以摆脱对艾滋病的恐惧。

  边怕边约,越约越怕。

  心灵一次次忏悔煎熬不累吗?为了短暂的快感,承受未知的风险,真的值得吗?

  在网上看到很多人说,约炮这种事,只有零次和无数次。

  但我觉得,只要自己下定决心,坚定意志,一定是可以及时止损的。毕竟又不像吸毒会成瘾,再说了,连成瘾的东西都可以戒断,约炮怎么就不行了?

  永远不要对概率问题心存侥幸,真的。关乎生死的事情,就别指望运气。

  何况,这个社会多的是感染了艾滋后想尽办法感染他人来报复社会的。

  社会永远不乏人心险恶,但我希望你能温暖纯良。

  不管你从前约过多少次炮,我都希望,从今天开始算起,你永远是零次。

  然后就是,希望艾滋病有朝一日能被治愈。

  END

  敢说者问:

  你怎么看待约炮?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敢说者

在这里,说你想说

头像

敢说者

在这里,说你想说

1

篇文章

0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