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医治标,中医治本”这句话怎么来的?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本文无意讨论中西医的问题,尽管相信这个问题每个人心里都有答案。本文所讨论的重点是,这句话仔细想来并没有什么依据的话,为什么能够流传到今天,那么它又是如何产生的?

  其实所谓的西医,也就是“现代医学”传入中国的时间极早,明末清初时就已经有了相关的治疗记录,但由于当时西医的治疗水平并不怎么高,尽管在中国偶有记录,但却并没有“形成气候”。比如他们最主要的治疗手法是一种名为“放血疗法”的东西,也就是不管患者身体状态如何,先放一把血再说,据说美国第一任总统华盛顿就特别擅长放血疗法,最终也死在了放血疗法的刀下。

  

  放血疗法的神器“柳叶刀”

  到了1835年,传教士伯嘉在广州开办了“新豆栏眼科医院”,这个医院的厉害之处在于,伯嘉传教士所擅长治疗的疾病,却是当时中医一筹莫展的青光眼、白内障这样在今天的眼科大夫看来十分简单的手术,但在当时就已经可以称为“神乎其技”。

  

  这里产生的插曲在于,由于早期来中国的医生都是国外的传教士,他们在传教的过程中使用了无数种方法,甚至和当地恶霸勾结……但最终传教士们发现,在治病的过程中,通过医疗的方式传教的效果最好。比如以扁桃体发炎这种“小病”为例吧,如果通过中医,可能需要连续喝一周的中药,但传教士则会选择递给患者一片药,患者吃下之后再配合传教士念几句《圣经》,回家后两天就好了,患者当然会觉得是耶稣的功劳,于是阴差阳错下,早期的传教士都采用这种方式,因此在极短的时间里聚集了大量的教徒,而西医自然也藉此机会传播。当然从表现形式上看,这时的中医觉得西医是“妖术”,还是有一些道理的。

  

  随着传教士觉得用西医传教的办法非常好用,传教士们便从本国“进口”到中国了很多西医,除了治病救人外,传教士们要求西医在救人的时候必须宣读圣经,以达到传教的效果。最初西医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只不过到后来患者实在是太多,西医实在懒得读圣经了,过了几十年,才最终开始独立对患者进行救治。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晚清西学东渐的背景,清政府最终决定派遣留学生去日本留学,但工科人才毕竟经费要求高一些,所以大量的留学生是在日本学习现代医学,毕竟如果说中医需要的是一个医生的天赋才能到90分的话,西医最起码能够做到大家一起60分。这些留学生在日本并不学好,所以尽管他们医术不行,但炸弹做的极好,我们熟知的孙中山、黄兴等人当初都是做这个的。但不管这么说,这些人也为日后中西医的讨论,在舆论上得到了支持。

  当然,此后就是中西医长达数十年的相互争论的过程了,根据马金生老师的研究表明,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相当一段时间里,由于中医很难理解为什么西医一片药就把病人治好了;而西医也一直在谴责中医没有疗效。所以在相当一段时间里,中西医相互揪小辫子,发现对方一个问题就一定要拿出来说事。

  

  比如西医说中医没有疗效,那中医就会讲西医“只治标,不治本”,所以药吃完了就好并不是病人真好了;而西医则也盯着中医的把柄不放,比如西医会谴责中医大夫在治病时往往倾向于将病情描述的特别重,一方面让自己免责,另一方面也有吓唬患者多收诊金的意思。总之在相当的一段时间里,中西医在《申报》这个舆论阵地上双方相互吐槽,不亦乐乎。其实我们今天知道的绝大多数关于中西医的观念,都是那时候提出来的:

  “西医治标,中医治本”

  “西医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中医是观察整体看全身”

  ……

  然而一场鼠疫,最终使得中西医的争论摆在了桌面上来:

  

  1910年末,东三省出现了一场规模极大的鼠疫,这场鼠疫在极短的时间里席卷全国,到了第二年(1911年),鼠疫已经入侵天津,而《大公报》在此时却发表了一篇文章,文章主要抨击了中医乱用药方——这篇文章的靶子其实是针对《华字汇报》在1905年转载的一则药方,药方也十分神奇,说针对鼠疫,使用熊胆、蚺蛇胆可以治,但是现在这两种药太稀缺了,所以推荐使用“猫胆”,毕竟猫克老鼠……

  随后,中医也迅速组织人手在报纸上还击,这场争论有机会我们再梳理,总之在相当一段时间里,中西医在疗效的问题上,由于西医更多的能够占领舆论阵地,再加上面对鼠疫许多中医大夫给的答案也的确不大靠谱,比如猫胆、猫尿等……所以至少在舆论上,西医便赢了一把。

  

  而在针对鼠疫的治疗上,西医伍连德带领的西医的治疗队伍和一群中医大夫分别组织的医疗队前往东北进行防疫的医生,由于中医缺乏传染病的相关医疗知识,根据李清晨的说法:哈尔滨第一次荡平瘟疫后,死亡的防疫人员共计2943人,死于鼠疫者297人,死亡率最高的是救护车司机150人死亡69人;当地中医共计9人死亡4人;医学堂的学生共计29人死亡1人;有资格的医师共计20人,死亡1人。而在长春,登记在案的31位执业中医一共死亡17人。可见当时若非有和事佬居中调停,恐怕1910年的那场关于鼠疫的争论,胜负以分。

  当然,我们无比感激在鼠疫横行,而人类对鼠疫认识又极为不足的年代还坚守在城里治病救人的人,不管他是中医,还是西医。

  总之在那个风雨飘摇的年代,类似“中医治本,西医治标”这样的话,流传在今天的不知道还有多少……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3 参与 3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弘扬古道

传承经典,弘扬古道

头像

弘扬古道

传承经典,弘扬古道

12

篇文章

0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