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边质押一边股转 “科瑞系”急甩百年人寿股权套现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财联社】(记者 牛颖惠)随着资本市场持续低靡,昔日的“股神”童话犹如阳光下的泡沫,逐步消融。

  近日,百年人寿公告称,其第二大股东科瑞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科瑞系”)拟将其8.89%的股权转让给国测地理信息科技产业集团(简称:国测集团)。经财联社记者查询资料发现,“科瑞系”转让百年人寿、大连银行股权极可能是资金吃紧不得已而为之。

  在股权质押的背后实际上是资金流动性的枯竭,而对企业财务投资行为而言,金融资产仍是市场不景气大背景下最好变现的那一类资产。

  值得注意的是,“科瑞系”曾缔造上海莱士(A股)千亿市值的神话,但由于2018年资本市场表现不佳,上海莱士不仅炒股巨亏,还因大股东“科瑞系”等高比例股权质押面临强制平仓风险。

  从狂甩金融股权开始,“科瑞系”的风光不再?

  百年人寿股权变更存不确定性

  日前,百年人寿官网披露最新股权变更信息,科瑞集团将所持有的百年人寿7亿股份转让给国测集团。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国测集团持股百年人寿8.98%,晋升第八大股东。公告表示,上述变更股东事项待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批准后生效。

  值得注意的是,与此前百年人寿第一大股东“万达集团”彻底离场不同,此次科瑞集团并未将股份全部转出,而是将持股比例由10.26%减至1.28%,保留了这样一个既不像财务投资又达不到董事会席位比例的股权。

  

  财联社记者注意到,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信息,科瑞系在股权转让公告之前的2018年12月26日、2019年1月3日分两笔将6亿股和1亿股的股权质押给了国策集团。紧接着,百年人寿在2019年1月15日发布公告称,第二大股东科瑞集团将所持7亿股股权转让给国测集团。

  对于科瑞集团此次一边质押一边变更股权的操作,一位保险业资深财务负责人在接受财联社记者采访时表示,从质押的时间来看,基本不存在借款到期无力偿还而致使科瑞系必须以股抵债的情况。并且,银保监会对股权转让审核非常严格,不会因为股东将公司股权抵押,无力偿还就会批准新的股东进入。比较大的可能性是科瑞系资金非常紧张,来不及等到银保监会几个月的批复时间,所以在向银保监会递交股权变更申请的同时进行了股权质押,以保证立刻拿到资金。但此股权转让能否最后成行,还要看监管批复情况,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

  

  此次科瑞集团转让百年人寿股权为何分为了两笔,财联社记者查询到,科瑞集团共持有百年人寿8亿股份,持股比例共计10.26%。早在2016年11月3日其以股权信托投资资产将其持有的2亿股份质押给中铁信托,根据当时的公开资料,中铁信托将其打包成立信托产品对外发售,名为“丰利1610期百年人寿信托项目”的资料中显示,投资方式是“股权投资”,产品期限是24个月,到期后由科瑞集团溢价回购。以此计算,2018年10左右刚好是该产品的回购期。

  而记者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发现,科瑞集团所持百年人寿股权中目前只有1亿股是质押给中铁信托的,公示期均为2019年1月2日。

  金融股权易变现

  除了百年人寿之外,近期“科瑞系”还将所持3000万股大连银行股权进行了转让。

  2018年11月27日,创业板上市公司银信科技公告称,公司拟以1.12亿元,购买科瑞集团持有的大连银行0.44%股权。交易完成后,科瑞集团持股比例降至1.03%,仍然是部分转让股权。

  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公布的信息,此番大连银行股权部分转让之前,科瑞集团曾于2015年6月26日、2015年7月23日、2015年12月25日分三次将总计所持有的1亿股大连银行股票质押给厦门国际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行,而此次股权交易完成后,科瑞集团所持有的7000万股大连银行股权依然处于质押状态,质权人为厦门国际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行。

  对于百年人寿、大连银行的股权转让原因,财联社记者联系到了上述关联方,不过至截稿前,包括银信科技、百年人寿、科瑞集团等在内的公司均未作出回应。

  有多位保险投资界的受访人士均认为 “百年人寿此股东转手部分股权或与股东资金紧张有关。”

  “A股市场股票由于涨跌停板制度,尤其是在遇到一些突发事件后,作为资产处置时会比较难,相比之下,金融资产作为资产处置时更有优势。” 大同证券首席投资顾问张诚认为,股东处于自身的考虑在找略调整或解决资金问题时需要盘活手中的资产,而金融资产一直是各类资产中最为抢手的。

  2018年银保监对于保险牌照的批复为“零”,对于一些有志于从事这个领域的企业,保险牌照依然要首先解决的问题。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保险学院教授、院长助理王国军接受财联社记者采访时表示:“保险牌照属于稀缺资源,依旧属于抢手的生意,虽然由于监管趋严,短期来看个别保险公司日子并不好过,但是长期看还是有优势的,之所以进行股权质押可能与公司现金流有关。”

  从“股神”到以股抵债

  从“股神”到抵押转让多家公司股权,科瑞系的辉煌一去不复返?

  “科瑞系”投资公司重点投资制造、地产、资源、金融等行业,自成立以来,旗下已诞生过6家上市公司,包括平高电气(A股)、烟台安德利(H股)、上海莱士(A股)以及部分海外上市公司等。尤为被资本市场熟知的是几年间对上海莱士从几十亿市值到千亿市值的操作,不过科瑞系所持上市公司大部分股份均已质押。

  “股权质押可以帮助企业股东通过信用获取现金流动性,但在市场低迷时,也可能成为压垮股价的最后一根稻草。”一位券商分析人士对财联社记者表示。

  不仅是百年人寿和大连银行,作为上市公司上海莱士的大股东,“科瑞系”因股权质押目前正面临着股价下跌后的强制平仓风险。无论主动转让还是被动倒手,股权质押俨然已“锁喉”“科瑞系”。

  经过梳理,财联社记者注意到,在平高电气、烟台安德利两家上市公司的年报信息中,科瑞集团目前已经退出了前十大股东之列。

  在“科瑞系”对所有上市公司的投资中,上海莱士最引人注目。公开资料显示,科瑞集团旗下控股子公司科瑞天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是上市公司上海莱士的大股东。据Wind数据显示,2015年A股遭遇“千股跌停”的那场风浪里,大盘跌幅近五成,而同期上海莱士股价却从2015年6月12日的收盘价18.27元/股涨至2016年1月27日的收盘价21.06元/股,区间涨幅15.27%。期间更创出26.59元/股的高价。不仅自己股价抗跌,该公司还曾被誉为业内的“炒股高手”。2015年、2016年、2017年,上海莱士分别在A股市场获得股票投资收益8.7亿元、8.3亿元、2.4亿元。

  只不过,昔日在资本市场上征战四方的“科瑞系”,目前已捉襟见肘。

  最初的表现起于是2017年上半年,同方股份拟受让科瑞天诚及莱士中国持有的上海莱士不超过29.9%的股权,并获得控制权。但该方案并未获批,在长达5个月的停牌谋划后交易计划戛然而止,当时市场即有上海莱士股东资金紧张的传闻。

  2018年2月,上海莱士又因策划重大重组事宜开始停牌。紧接着,公司炒股巨亏、重大重组方案市场不买单,股票复牌后连续10个跌停市值蒸发超过630亿元、公司控股股东被爆出高比例质押,在股价下跌后遭遇被动减持等危机接踵而至。

  截至目前,上海莱士股价已较2018年初下跌近60%,三季报显示,2018年以来上海莱士股票资产的公允价值变动收益为-8.96亿元;同期的投资收益则为亏损11.25亿元,这其中包含本期交易性金融资产持有期间和处置时产生的投资收益,以及同方莱士按投资比例享有的净资产增加或减少额。对于业绩变动原因,上海莱士曾表示,公司主营业务经营稳定,由于资本市场波动,公司证券投资产生较大损失,这是导致净利润亏损的主因,同时公司预计2018年度净利润亏损9.6亿元至12.11亿元。

  此外,Wind数据显示,截止三季度上海莱士股权质押总量为35.92亿股,占总股本比例为72.21%,其中有35.65亿股都是由前5大股东质出的,且均为近百分之百质押。其中包括科瑞天诚在内的部分股东所质押的部分股价,构成了违约,造成被动减持的风险。

  12月8日,上海莱士曾公告,科瑞金鼎质押给申万宏源的5901.3万股的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因部分金额逾期构成违约,存在被动减持的风险。

  12月19日,科瑞金鼎的质权人申万宏源“申万卓越七号”定向资产管理计划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公司股份1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02%。

  12月22日,科瑞天诚质押给天风证券的69,370,000股上海莱士股票的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因股价低于平仓线且未能履行补仓义务而构成违约,存在被动减持的风险。

  12月26日,科瑞天诚的一致行动人科瑞金鼎质押给金元证券的17,800,000股上海莱士股票的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因股价低于平仓线且未能履行补仓义务而构成违约,存在被动减持的风险。

  一位证券业分析人士告诉财联社记者,按照市场给予4折左右的质押率计算,上海莱士目前的股价已经基本跌破平仓线,被动减仓在所难免。

  值得关注的是,大股东股权质押隐忧一直延续到2019年,并显现愈演愈烈态势。今年1月9日,上海莱士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科瑞天诚与一致行动人宁波科瑞金鼎质押给华融证券的28,969,900股上海莱士股票,因股价低于平仓线且未能履行补仓义务等而构成违约,如科瑞金鼎与华融证券未能在近期达成一致,华融证券将有权对质押的标的证券进行违约处置,可能导致科瑞金鼎被动减持。

  对于“科瑞系”诸多投资公司的股权质押问题,记者根据科瑞集团官网上公布的联系方式拨通了该公司的电话,在说明采访意图后,该公司一位负责总机接线的工作人员表示:“公司需要实名转接,没有负责媒体的部门,只能帮你问一下。”截至记者发稿前,对方始终没有回复并接受记者采访。

  张诚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上市公司股东通过股权质押可以获取更多的现金流,这部分资金未必会投入到该上市公司的经营中,股权质押对于公司主业的经营没有影响,不过,上海莱士这只股票在A股市场中一直比较有争议,主要原因是公司炒股的收益远远高于主营业绩,现在该公司大股东股权质押后股价低于平仓线,未履行补仓有两种可以,一是因为上海莱士股价持续低迷,补仓的意义不大,二则有可能是大股东目前处于资金方面的考虑,比如现金流不足等因素。”

  事实上,上海莱士只是众多上市公司股权质押中的一个缩影,监管层早已关注到了股权质押风险问题。2018年以来,包括银禧科技、华录百纳、雏鹰农牧等30余家上市公司在内的大股东通过券商质押的股份遭遇平仓导致被动减持。

  长城证券分析师刘文强认为,政策松绑,为纾解股票质押困境创造良好市场环境,帮助民营企业解决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一方面,合约安排时间上延缓融入方还款压力,一方面对纾解质押风险的新增股票质押回购放宽限制。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2 参与 2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财联社

专注中国证券市场的电报快讯

头像

财联社

专注中国证券市场的电报快讯

30372

篇文章

125994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