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眼除夕IPO结果难料:4年巨亏20亿 成首日招股最差新经济股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首日招股表现最差的新经济股。

  

  1月23日,在线娱乐平台猫眼娱乐更新招股书,将其香港IPO日期延长至2月4日除夕当天,每股IPO价格区间为14.80-20.40港元,最高募资不超过27亿港元。此前1月18日猫眼娱乐首次公布的招股计划中,上市时间为1月31日。

  招股书显示,猫眼娱乐为中国交易额最大在线票务平台和日活最多电影社区。股权结构上,大股东光线传媒持股48.80%,美团点评持股8.56%,北京微影时代持股20.62%,腾讯旗下投资公司持股16.27%。

  营收及业绩方面,主营收入为在线票务,三年年均复合增长率超100%,增速稳健。2015年以来持续,累积亏损超20亿元,但亏损幅度缩窄,2018年前3个月亏损1.44亿元。

  互联网观察家丁道师告诉时间财经,猫眼的优势在于几大巨头的支持,管理团队亦多为行业资深人士。他表示,看好猫眼娱乐的长期发展。

  根据招股书2018年前三个季度中,猫眼日活用户中来自美团的占比高达54%,来自微信及QQ渠道的占比41%。随着在线电影行业的发展,平台不仅仅局限于线上购票,开始涉及制片、售票、宣发等全产业链上下游布局。猫眼选择垂直化发展,更利于构建行业壁垒。

  一切顺利的话,猫眼将成为继微盟之后,2019年第二家登陆港股的新经济公司。1月15日登陆港股的微盟系微信第三方服务商,公开发售认购不足,IPO价格定在发行区间下限。三日后股价闪崩最高跌超30%,迄今仍在发行价下方徘徊。

  时间点上看,这不是一个好时机。2018年以来登录港股的新经济公司普遍破发,相比IPO价格的平均跌幅高达40%。从自身发展到外在环境,猫眼上市的股价短期走势凶多吉少。

  需要注意的是,2016年光线收购猫眼时候的估值是83亿元,2017年9月与微影合并时估值136亿元,2017年11月获腾讯新投资的投后估值是200亿元。本次上市后估值167-228亿港元之间,已低于此前估值。

  电商分析师陈礼腾对时间财经表示,猫眼介入影视内容制作后,对资金需求比以往更为迫切,这可能是急于上市的原因之一。另外,互联网人口红利式微的外部环境变价、资本收割等亦是推动上市的因素。

  值得一提的是,据36氪报道称,猫眼的首日融资认购金额仅占公开发售集资额的2.8%。这是去年以来在港上市公司首日招股表现最差的新经济股。

  基本面

  猫眼最早由美团旗下在线电影票业务发展而来,分拆后历经多次股权及资产变动。

  

  2015年美团合并大众点评,猫眼整合点评旗下电影票业务。2016年猫眼分拆独立运营,王长田旗下光线传媒及其母公司收购其超过五成的股权,成为控股大股东。2017年,猫眼攻下最强对手之一微影,收购后者的票务业务,成为第一大在线票务平台。

  招股书引用艾瑞咨询数据称,2018年前三季度,猫眼娱乐在线票务市场的身份份额超过60%。营收构成上,2015年以来,在线票务服务占总营收的比重一直在降低,截至2018年前三季度仍维持在6成左右。

  猫眼的营收增速较为稳健。2015-2017三年营收数据分别为5.97亿元、13.78亿元、25.48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达106.6%;2018年前9个月的营收达到30.6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了99.6%。主营业务在线票务的营收增速亦在50%以上。

  利润方面就没那么乐观。2015年起的三年亏损净额分别为12.96、5.08及0.76亿元,2018年前三季度为1.44亿元,累计亏损高达20亿元。招股书显示,猫眼的同期销售及营销开为15.2亿元、10.3亿元、14.2亿元、17.2亿元。显然,这正是造成猫眼多年亏损的最主要原因。

  值得注意的是,毛利率出现下滑。2018年前三季度,猫眼营收30.62亿元。毛利润19.6亿元,两项数据均超过2017年全年。但毛利率由69%下降到64%。招股书称系“内容宣发成本占收益百分比上升所致”。内容宣发成本来自猫眼的发行业务,该项业务目前在营收中的占比为3成左右。

  综合而论,猫眼行业地位领先,营收增速稳健,盈利前景良好。但选择在熊市中逆势IPO,无惧破发风险,也并非仅出于自信。

  三座大山

  猫眼的现在与未来面对三座大山:成长空间、渠道依赖、竞争对手。

  

  猫眼娱乐CEO郑志昊

  成长空间上看,影视票务本身的行业天花板不高,盈利能力较弱。用户缺乏忠诚度,不具备互联网企业的赢者通吃效应。

  2018年监管部门明确规定,第三方售票手续费不高于2元(含票务系统),院线/影投不得参与分配。此举基本限定了在票务平台从单张电影票中的的营收上限,对目前营收仍主要依靠票务服务的猫眼、淘票票们来说,影响可想而知。

  号称“没有边界”的美团在2016年将这块业务果断放弃,控制权让与传统影视制作公司光线传媒,仅保留一成不到的股份,彼时猫眼的市占率已经行业第一,此举一度令外界不解。

  事后来看,也许正是反映了美团对于票务行业空间的认知。向对于食住行业务,上游供给分散、毛利率高,作为流量入口可以轻易切一大块蛋糕。票务市场尽管与食住行业务具有联动效应,但存在明显消费刚性:用户看电影是冲着电影,而非电影院。

  行业本身利润稀薄之外,增长空间亦不乐观。猫眼招股书直言,中国在线票务市场的渗透率已经高达85%,已经相对饱和,业务增长空间可能受限。

  第二座大山是对美团和腾讯流量来源渠道的严重依赖。高达95%的用户月活来自美团和腾讯旗下微信及QQ的导流,来自APP猫眼的流量微乎其微。有媒体报道称,猫眼在美团及腾讯系App的独家入口协议分别在2022及2023年到期,考虑到利益格局,续期或无虞,但导流费用大概率重新谈判。

  股权结构上,光线系绝对控股,腾讯及美团分列第二三大股东,但猫眼主营收入又主要依赖后两者的导流,由此带来猫眼的治理结构问题。招股书显示猫眼董事会目前有11名董事构成,但执行董事仅CEO郑志昊一人,6名非执行董事中光线占据3席,腾讯占2席,微影时代占据一席。而微影时代的最大股东又是腾讯。

  淘票票的存在是猫眼必须正视的另一座大山。这家最大的竞争对手,在猫眼招股书引用的数据中,市场份额为34%。看起来猫眼领先不少,但这是与微影合并之后的结果。票补猖狂2017年之前,猫眼与淘票票的市场份额数据曾多次“打架”。

  淘票票作为阿里子公司,独占阿里系所有重要导流入口,完全没有渠道损失危机,亦无治理结构或财务之忧。值得一提的是,阿里还是猫眼大股东光线传媒的第二股东。

  三座大山之外,猫眼自身的财务压力,或是选择逆势IPO的直接原因。招股书显示,到2018年9月30日,经营活动现金净流出14.3亿元,账面现金12.1亿元,自身造血能力问题凸显。(北京时间财经 李拜天)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时间财经

北京时间旗下财经新闻官方账号

头像

时间财经

北京时间旗下财经新闻官方账号

4566

篇文章

28345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