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太感人!5块钱压在心头半世纪,铁匠“国兴师傅”终于找到了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这两天,浙江永康铁匠“国兴师傅”突然在朋友圈走红。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22日,诸暨一位石大伯发出了一则寻人信息,50多年前,才10岁的他丢了给妈妈买药的钱,“国兴师傅”拿出5元钱帮助了他。这么多年过去了,石大伯一直对“国兴师傅”念念不忘,希望找到这位永康好心人,并把钱连本带利还给“国兴师傅”。23日,记者接到委托后,开启了全城搜人模式。

  昨天晚上,记者终于在龙山镇下宅口村找到了这位“国兴师傅”。24日一早,诸暨的石大伯马上从诸暨赶到永康见到了这位50多年未见的“梦中人”。

  

  24日早上9时左右,诸暨的石大伯就带着诸暨的一些土特产搭车赶到龙山镇下宅口村。见到夏德兴的两位儿媳,石大伯就已经激动得说不出话来,“终于要见到做梦都会梦见的他了。”石大伯喃喃地说。

  

  

  夏德兴的两位儿媳赶紧接话说:“我们回家,老人已经在等你了。”

  

  看到53年未见的夏德兴,石大伯的双眼立马就湿润了。他张开双手想要一把抱住夏德兴,可又担心老人年事已高,经受不住这份热情,所以他便轻轻拍了一下老人的肩膀说:“国兴师傅,我来看你了。”

  夏德兴似乎没认出眼前这位“陌生人”,有些惊讶地看着对方。

  “我是和苗啊,你还记得我吗?和苗啊。”石大伯赶紧补充了一句,他很怕老人把他忘了。

  “哦,和苗啊,你还有个弟弟。”听到和苗两个字,夏德兴一下子好像想起了什么,慢慢地把自己的手伸向石大伯。

  

  石大伯见状一把接过夏德兴的双手,激动地说:“是我,是我,我有个弟弟,你都还记得。”这会儿,石大伯眼里的泪水再也止不住了,一颗一颗往下掉。“国兴师傅啊,你是好人,是我这辈子遇到的第一个好人,那时候你对我的帮助对我来说太重要了,我知道你喝老酒,我这次特地带了诸暨的老酒给你。”石大伯说,“还有,这是我还你的钱。”

  说着,石大伯拿出一个红包塞给夏德兴。“当时的5元钱大,我也不知道怎么还,这红包是我一家人的心意。”他说。

  

  “不收,不收。”夏德兴见到递过来的红包,连忙推开,执意不收。

  最终,在周围村民的建议下,石大伯决定以夏德兴老人的名义将这2000元钱捐给更有需要的人,希望以此传递诚信待人和乐于助人的精神。

  

  石大伯在夏德兴家待了很久才不舍地离去。走时,他对夏德兴说:“国兴师傅,好人一生平安,好人长命百岁,你是我的骄傲,也为我树立了勤劳朴实的永康人形象。我走了,国兴师傅!”走时,石大伯再一次落泪,他知道,虽然祝福如此,但这一别,不知何时能再见。

  寻找“国兴师傅”的24小时

  

  为了尽快找到“国兴师傅”,1月23日10时,记者将寻找“国兴师傅”的信息在浙江新闻客户端永康频道和永康日报微信公众号推送,并和《诸暨日报》联动,分头寻找。

  “是外陈砖厂的打铁匠吗?叫国生。”

  “我帮你们转发微信了。我的朋友是永康打铁匠。”

  

  ……

  一时之间,寻找“国兴师傅”的消息迅速扩散,引来了永康和诸暨两地网友的关注和热议。

  很快,1月23日10时30分,诸暨一位自称是叫“国兴师傅”师叔的网友通过微信留言:国兴师傅全名叫吕国兴,个子不高,背有点驼。那时的工资与在生产队干活一样,评折头,最高10折,他是9折,每月工资35元左右,他性格开朗,为人和善,爱打抱不平,在外陈一带下乡打铁,但大部分时间在王家井铁器社打铁。他早已退休回家,按推断他现在可能已经90多岁了。

  网友的留言,让记者为之一振。

  吕国兴,找到了?!

  全名确定了,范围一下子缩小了。

  23日11时56分,本报记者得到线索,西溪镇桐塘村有一位老人叫吕国兴,90多岁,也曾到外地打铁,很可能就是石和苗要找的人。

  记者多方联系,从该村村干部处得知,这位老人只是去外地学过打铁,也没去过诸暨,排除了认识石和苗的可能。

  就在这时,记者又得到一条新线索。象珠镇有一位吕国兴老人,今年74岁了,曾经在诸暨打铁,而且一向慷慨助人,会不会是他?

  记者又再度联系上石和苗,石和苗说在他印象里,“国兴师傅”应该比他母亲小,母亲今年84岁,70多岁也是有可能的。他还记得“国兴师傅”有个儿子,比他小一些。

  那么,这个吕国兴很可能就是石和苗要找的“国兴师傅”!记者立即驱车前往象珠镇找到了吕国兴。

  

  吕国兴说,以前在诸暨打铁半年,不过是当学徒,后来又去江西了。帮助人是经常的事,这么多年过去,他也记不清了。

  随后,记者把吕国兴照片发送给石和苗。石和苗觉得不像,而且跟“国兴师傅”在诸暨退休的信息也对不上,线索又断了。

  找到了!师傅叫夏德兴

  1月23日17时,就在事情陷入僵局的时候,石和苗给记者发来了一条消息:“我在诸暨找到“国兴师傅”的同事,得知师傅真名叫夏得兴。”

  

  马上,记者联系到了下宅口村干部,的确有一名叫“夏得兴”的老人,不过正确写法是“夏德兴”。

  “我父亲是叫夏德兴,你们怎么知道他的?”夏金党接到电话很是诧异。

  

  得知有一位诸暨的石和苗在找他的父亲后,夏金党说,父亲前半辈子都在诸暨打铁,也曾在王家井铁器社。退休后就回永康了,现在已经90岁了。

  “父亲以前的确是叫夏国兴,不过后来改名叫夏德兴了。”夏金党说。

  信息都对上了!“国兴师傅”找到了!

  石和苗与夏德兴“相见”

  23日18时30分,记者来到了龙山镇下宅口村,在夏金党的领路下,见到了已经90岁高龄的夏德兴。

  老人腿脚有些不便,不过精神尚可,和老伴住在一户明堂的老房里。说明来意后,老人的大儿子夏金新也过来了。

  记者开启了手机视频通话功能,让石和苗与老人第一时间通过网络相见。

  “国兴师傅!我是诸暨马村的石和苗啊!有印象吗?”石和苗在屏幕那头兴奋地问道。

  也许是受限于手机信号,老人一时没有反应。

  

  “我母亲叫美球,你记得伐?”石和苗操起了诸暨话。

  “美球?她的儿子叫和苗。”夏德兴老人突然开口道。

  听到这里,石和苗一时哽咽,虽然过去了几十年,夏德兴老人竟然还能记得自己一家。因为老人耳朵有些背,沟通不是很顺畅,石和苗向夏金新、夏金党两兄弟问起了老人的情况,聊起了往事。

  当时,有个同事叫赵汉章是诸暨人,凯金师傅和夏德兴搭档,凯金师傅做上手敲大锤,夏德兴当下手敲小锤。

  当记者在采访时,邻居都过来看热闹,你一言我一语地聊起夏德兴来。“德兴师打铁的手艺很好,以前隔壁村常有人来找他打东西。”村民吕岩虎对记者说,不管是菜刀、柴刀还是剪刀,夏德兴都打得很锋利。

  也许是因为从小受过苦,夏德兴特别同情穷苦人。有人拿来磨刀、磨剪子,夏德兴都是无偿帮忙的。“他不仅东西打得好,磨刀的手艺也有一手,他打磨过的刀刃都是发亮的。”一位村民说。

  这也就不难解释,53年前,夏德兴慷慨解囊帮助石和苗的举动了。

  大家都爱看

  查资源,清家底,国土调查需要你!丰厚大奖带回家!

  

  前段时间密集公示!当时称拟任县市区党政一把手,这些干部现在都去了哪儿?

  民办中小学招生风向变了?!浙江省教育厅:原则上不得跨区域招生

  来源:永康日报

  责编:侯玮

  编辑:冯晨希

   为好心人点亮“好看”↓↓↓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3 参与 3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江在线

浙江省委、省政府官方网站

头像

浙江在线

浙江省委、省政府官方网站

8614

篇文章

110023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