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罗湖 社区治理“人人参与 人人尽力 人人共享”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设计师与居民议事员一起现场踏勘,打造小而美的社区。

  

  罗湖社区居民议事员每人都要穿上特制的蓝马甲、手持表示态度的圆牌。

  深圳市罗湖区东湖街道东乐花园一户人家厨房起火,户主全身烧伤面积60%。入院5天,治疗费已花费近15万元,重症监护室一天的费用过万,伤者命悬一线。

  拥有7880户居民的东乐社区,开设的“爱东乐”微信公众号的粉丝有5000多户,是社区的“主流媒体”。“爱东乐”微信公众号推送了《为东乐居民募捐倡议书》,社区居民纷纷伸出援手。5天时间,居民和企业一起凑了6万多元的医疗费。伤者家属发来感谢信:“看着工作人员辛苦奔波于小区组织募捐的图片,感激之情难于言表,社区邻居朋友们、商会爱心企业家们更是积极参与,不断向我们伸出援助之手。”

  物业公司参与到社区共建之中,城市更新和政府投资暂时无法涉及的民生基础设施短板逐步得到改善;69名非户籍委员正式纳入罗湖社区自治队伍核心,为外来人口参与社区共治提供制度保障;南湖街道渔邨社区组建88位“创建美好社区联络员”队伍,其中35岁以下占比达43%,大专及以上学历占比近50%……

  罗湖区的社区氛围,呈现出一种浓郁的“共建共治共享”色彩。这场“全民大合唱”的指挥往往是各个社区工作站的负责人,“合唱”的平台既有线下活动也有线上微信群,社区还通过微信公众号搭建起社区虚拟公共空间,居民们可以在空间中理性对话,互帮互助。

  近些年,罗湖区着眼于基层社会治理全局,着力破解社区、小区治理难题,打造基层党建、综合治理、服务共享、多元共治的综合平台,形成“一核多元共治”社区治理体系,推动罗湖在营造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上走在全国前列。

  赋权人人参与助推社区公共精神重塑

  社区共治,不能唱独角戏,人人参与,才是“共治”。罗湖是怎么把人发动起来的呢?

  嘉北社区位于罗湖人民南商业区中心地带,人口密度大,是深圳最早开发的老城区。上世纪90年代建的不少住宅楼栋的业主为香港人,业委会成立难。各楼宇的公共区域更是鲜少有人管,电线裸露、墙面灰暗、灯花破旧等现象让楼层尽显“丑态”,影响楼栋美观之余,存有较大的安全隐患。这些暴露在表面的问题大家都看在眼里。海丰苑小区就是其中一个小区,很长一段时间里,公共空间的种种问题仿佛编织成一张巨大的穹顶笼罩在小区上方。

  这种状态终于在2017年被打破。一片怨言声中,热心居民管祥金发出了不一样的声音。

  在社区第八届居委会换届选举中,有一定“人气”的管祥金当选了嘉北社区的居委会委员,同时他也是居民小组长、楼栋长。管祥金将“第一刀”对准了自己居住的海丰苑大厦衡山阁26层的公共区域。他找来同楼层的另外8户居民,大家决定共同筹资整改楼层公共空间,并组建整改交流微信群,各家均有权提出预选施工方,共同商议整改细节。大家通过民主表决方式选定施工方,把公共空间从上到下修整了一遍,上至重装天花顶、装灯、管线套管,下至楼层贴瓷砖、地面瓷砖、替换灯花等,整个公共空间焕然一新,成为楼栋亮眼风景。

  大变样的26层引来另外两层楼居民羡慕的眼光,他们主动找到管祥金“取经”,了解了整改的细节和商议程序后,也已完成楼层公共空间的整改提升。居民们的行动倒逼物业公司加强环境卫生维护力度,实现多方共赢,多方受益。这一做法被社区总结规范后,形成了楼层自治操作指引,规范程序流程,把协商议事、居民自治精细到每一个单元,每个楼层。

  像管祥金这样的社区热心人能“冒”出来,少不了社区提供实操演练的空间和平台。当选了居委会委员后,他开始习惯从公共利益角度思考和做事。

  从2014年开始,罗湖通过推行社区治理体制改革为社区减负明责,明确各社区主体的权责边界,街道“大部制”改革和区职能部门“大科室”改革,为居民参与社区治理让渡权利,腾挪空间。居委会、居民议事会等基层自治平台,越来越做实了。

  2015年,罗湖全面推广社区居民议事会。先后出台和修订居民议事会工作指引,规定议事主体,明确议事成员选举程序、构成比例。居民议事会成员三年一选,逐步成为基层民主的一大盛事。

  东门街道立新社区凉果院2号的余乐廷,本来就是个热心人,前几年竞选成为了小区的业委会成员。“我们这个社区比较老,平常也觉得这里那里有问题,有机会出点力,还是乐意的。”当立新社区议事员竞选通知单递到他面前时,他毫不犹豫地报了名。2017年7月,立新社区2000户居民投票选举产生了86名议事会候选人,其中20多人录制了选举演讲视频。最终选出的44名社区议事员平均年龄为46岁,远低于全区居民议事员的平均年龄55岁。

  新一届议事员们积极性很高,在议事会成员罗冲的记忆中,议事代表来开会,“出勤率”是比较高的,基本上都能来。为了解决小区道路狭窄、公共空间缺乏、设施年久失修等问题,居民议事会与深圳市城市设计促进中心合作,针对居民需求,公开征集提升公共空间和基础设施的设计解决方案,因主张社区的“小而美”,被冠名“小美赛”。一场覆盖全社区的改造工程在居民和专业设计师的共同参与下展开。这场社会协同的改造工程,让居民需求获得发声的渠道,政府的小项目也得到高水准的解决方案。

  余乐廷参加议事员竞选通知单上有句宣传语:“改变不是一两个人做很多,而是每个人做一点点。”

  搭建人人可参与的平台,是重中之重。推进社区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首先必要改革旧有一元管理体制,用制度确立起多元主体格局。只有各方各领其权,各担其责,社区党委、社区工作站与其他非政府治理主体的关系才能真正从“管理”转化为“协作”,“共治”才有基础。

  赋能人人尽力助推“罗湖十条”普及运用

  新秀社区的居民议事会成员周健现在已经养成一个习惯,说话之前,下意识先在心里思忖一下:对于讨论的话题,自己是什么意见?赞成还是反对?还是有什么疑问?开居民议事会,如果发言,第一句话就得表明自己的立场,让其他人明明白白,说话和听话的人都节约时间。

  “主持中立、起立发言、面向主持、表明立场……”“不打断、不攻击、不超时”……每条原则三个字四个字,简明上口,容易记住。罗湖区民政局借鉴“罗伯特议事规则”形成“罗湖十条”居民议事规则,在全区范围推广。到罗湖的社区,经常遇见大爷大妈把“罗伯特议事规则”挂在嘴边,可见普及之广。

  社区议事会还制作了许多“道具”:印着“赞成”“反对”“提问”字样的表明发言立场的圆牌,有议事员名字的议事马夹、主持人议事槌……议事员代表前期要花时间熟悉这套规则,然后在实操运用中运用规则,轮流当主持,很快“在游泳当中学会了游泳”。

  这套来自于实践的开会规则,着实管用。“议事时两个人意见不一致,如果面对面发言,很容易吵起来。面向中立的主持发言,就事论事,不容易吵架。”这是新秀社区的居民议事员张素兰的心得。“罗湖十条”看似简单却十分高效,居民议事从最初的脸红耳赤、不欢而散、议而不决,变为规则至上、理性对话、民主表决、富有效率。

  有空观摩罗湖社区居民议事的人,往往会发现,一开开两三小时的会,没人看手机、没有人早退,大家全神贯注、全情投入。在议事员张素兰看来,开会是一件很有仪式感的事。“你不能走神,一走神,人家讲的什么,你就跟不上了,你怎么表决?回头见到邻居,人家问你,你们议事会都决定了什么事,你代表大家说了什么意见,你都答不上来,这怎么行呢?”

  居民代表的身份也让文华社区居民陈燕红感受到变化:以前,自己是普通居民,与小区污染大户东益汽车城交涉,对方爱理不理;作为楼长、代表全体居民再找上门,对方态度“柔软”多了。成立居民议事会后,社区居民最终与东益汽车城协商成功,顺利解决环保问题。“原来我根本不会换位思考,听不进不同的意见。对话让我了解到,哪怕有矛盾,站在对方的角度讲出来,也许他也有他的道理。”陈燕红曾是一个内向而易紧张的人,如今大会小会,拿起麦克风,她就能侃侃而谈。

  2016年开始,罗湖在社区后备人才的挖掘培养中,以本土议事规则主持人培育为切入点,使热心社区事务、熟悉规则的社区“红人”,通过主持社区会议成为社区居民中议事规则的“传播者”和“执法人”。目前,罗湖已培育83名主持人,实现全区83个社区覆盖,进一步推动了议事规则普及的深度和可持续性,使议事规则逐步成为居民参与社区公共事务的一种内化于心、外化于行的习惯。

  参与公共事务的决策,居民代表们的“站位”并不本位主义。新秀社区新湖村居民的空调外机没有安装好冷凝水管,随意滴落在地的冷凝水让地面潮湿,长满青苔,藏污纳垢,形成卫生死角。社区有人提议,用民生微实事资金为空调加装套管防止滴水,但在居民议事会上,一位议事员提出民生微实事应该为大多数人服务,而不是服务一小部分人。“如果居民家家洗了衣服不拧干了晾晒,社区是不是还要给他们买干衣机?”经过商讨,最终该“提案”被投票否决了。

  和平社区的居民议事会的许多代表,退休前是海关、检验检疫局的干部,议事能力特别强。有居民提议翻新小区老旧楼梯,议事员们的回答是:“该业主承担的就应该让业主承担,不能由社区工作站承包一切。”议事会商讨达成一致意见:老旧楼梯翻新这部分应该由业主来做,而由市政施工导致的小区楼房漏水,则由工作站申请民生微实事资金解决。

  罗湖区用民生微实事“一件事”,促成了社区多元主体“共参与”,编织出社区共同行动的纽带,始终保障了社区共建必需的居民介入深度与主体参与广度。据了解,从2015年罗湖推广社区居民议事会以来,10个街道112个社区居民议事会共召开议事会2528场,审议各类社区事务5679项,涉及资金达3.72亿元。

  盘活资源人人共享助推社区治理新发展

  东乐社区为何能在短短5天为患者募集到6万元的善款?是社区为居民参与社区治理提供了渠道平台。社区在工作站和党群服务中心设立了线下捐款点,党群中心工作人员走进社区、商铺为伤者募捐,居民还可以扫码进入募捐群,转账捐款。东乐社区党委书记、工作站站长、居委会主任刘芳表示:“这次的事情给了我们启发,社区有很多热心的居民和企业,同时也有不少特殊群体需要帮助,居民需要一个常态化的平台参与到社区治理中。”

  东乐社区因此与深圳慈善会携手,筹建了“深圳市慈善会·东乐社区公益基金”,以“扶贫助困”为宗旨,从而更有效的整合社区资源,帮扶社区困难群体。启动仪式当天共募集到46.2万元善款。社区还专门成立了东乐社区公益基金管理委员会,管委会的设立旨在做好新时期的公益帮扶工作,帮助有需要的社区居民解决医疗、教育等实际困难。

  2.6万人的社区,登记在册的义工近900人,活跃的有近300人。这是文华社区党委书记、工作站站长、居委会主任何文胜最看重的力量。跟一般社区的情形不同,文华社区的居民很积极参与社区活动。文华有两个社区“品牌活动”,一是公益集市,一是长者生日会,每到举办之时,居民们自己就搞定了绝大部分事务。何文胜经常出现在各种活动中。“我们现有义工通过‘传帮带’,把家人熟人都引进义工队伍,社区建立了义工库,义工可以选择性报名参加活动,他们所有的活动我都会参加,看见我去了大家的积极性也比较高。”何文胜说。

  每天,“和平街事(背街小巷)”微信群都很热闹。“群太多,大部分只是偶尔冒个泡,这个群得时时盯着。”这个微信群已被和平社区党委书记、工作站站长、居委会主任姜德荣设置为特别关注,社区大大小小的事,群里消息最灵通。居民陈仲华发现海关三院有大件垃圾,立刻拍下现场照片发到群里。“收到,马上去看。”大院的物管经理立即回应。

  新秀社区广场舞的音乐喇叭声一队比一队高,周边的居民常常向社区党委书记、居委会主任杨海鹏投诉噪音问题,于是,社区居民议事会“特邀”广场舞队的代表、周边居民代表开了一场扩大会议。会议综合各方意见拟定“文化公约”,会后,广场舞大妈们凑份子买了噪音显示屏。杨海鹏说,此前常常投诉噪音问题的居民还给工作站发来了感谢信,对于现在的音量他们已经能够接受。

  改革之前,罗湖社区主要是工作站在唱“独角戏”。改革之后,在社区党委的核心引领下,工作站、居委会、社区党群服务中心、社会组织、驻社区单位共同搭台演绎了基层党建引领基层治理的“大合唱”。据统计,除社区党委和工作站工作外,居委会在社区服务和居民自治工作中承担了34%的任务,社区党群服务中心承担的任务占16%,社会组织的占35%,驻社区单位占15%。社区居委会、社会组织等居民自治组织得到了强化,社区党群服务中心、企事业单位也积极参与到社区治理中来。罗湖通过制度先行,确立了“一核多元”的社区治理格局,有效的激活了各类主体的参治主动性,为“共治”打下坚实基础。

  “以前都是工作站告知居民需要做什么、应该做什么,如今,无论是全职妈妈还是白发苍苍的老人,都能积极主动地参与社区议事,居民的参与深度和广度以及负责任的态度是罗湖社区治理的特色。”罗湖区民政局局长杨文秀表示,这些年,罗湖通过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新格局,居民参与社会建设和治理,共同享有治理成果成为现实,通过顶层设计、体系构建、技术支撑、队伍建设、资源整合等途径协调推进,罗湖也提高了社会治理的社会化、法治化、智能化、专业化水平。

  ■观点

  深圳市委党校副教授许剑波:

  罗湖在社区治理深化中

  寻得了破解之道

  和从前的社会管理模式相比,现代化治理的两个最基本特征,一是治理主体从一元“独唱”到多元“合唱”,二是治理动力从借助行政外力到依靠内生动力。这两个特征的转变,尤其是如何调动居民内生动力参与一直是各地社区治理的最大难题。

  罗湖区委、区政府持续推进的社区治理深化中寻得了破解之道:牢牢地把握社区治理参与主体的内生动力,找准如全职妈妈融入社会的需求、居民对社区环境的需求、邻里关怀的需求等各种真实的“连接点”,把每个居民与看似距离自己很远的社区公益事务和公共服务循序渐进地联结在一起。再通过志愿者、居民议事等公众参与平台,让居民既有自发性和主动性,又能理性有序参与社区治理。

  深圳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周林刚教授:

  规则意识在罗湖社区已内化于心

  空调滴水、广场舞噪音等是当前城市社区治理中的典型难题,罗湖的社区在激发居民参与社区治理,引导居民有序参与方面做出了新的尝试,令人耳目一新。

  社区如何实现共建共治共享?其核心要素在于激发社区共建人有序参与的积极性和主动性。面对诸多社区治理大大小小的事务,居民应该如何参与呢?这需要党委和政府合理引导和培育,因为从本质上讲,民主就是一个技术活。

  多年前,罗湖区率先引入罗伯特议事规则,选取文华社区进行改革创新试验,并根据罗湖社区治理的现实,做了本土化的改进,形成更接地气、操作性强的升级版“罗湖十条”居民议事规则。罗湖社区所播撒居民规则议事的种子,挖掘出了社区共建人,并以议事规则意识的培育、议事能力的提升为抓手,由点到面,稳步推进基层民主进程,如今已在罗湖“遍地开花结果”。

  通过议事会平台与规则引领,先是与居民平等协商对话达成共识,根治了困扰社区多年的“广场舞噪音”纠纷,厘清了财政资金的使用边界,否决了社区为部分业主安装空调套管方案。如此可见,在社区议事过程中,居民的议事规则已内化于心、外化于行,议事能力与水平得到很大的提升。在规范议事程序,推动决策公平的同时,也让居民浸润着规则所体现的尊重、倾听和妥协精神。为社会法治在城市社区埋下了规则的种子,也在润物无声地重塑社区公共精神。

  罗湖区在构建共建共治共享社区治理模式上,率先走了关键的一步,成功引领社区共建人“愿参与、会参与”。

  ■数读罗湖社区治理

  2014年社区体制改革,罗湖出台《深圳市罗湖区深化社区体制改革推进社区治理体系法治化实施方案》1+13文件,重构社区治理体系,制定7份社区事项清单,依法取消、转移社区工作站承担的工作任务102项,取消各类台账46项,聘请专业律师团队梳理出社区不应开具的证明65项,依法归位社区各类组织机构,为居民自治让渡空间。

  “多元融合机制”“活化赋权居委会、社区治理法治化建设”项目于2014、2015年连续被评为“中国社区治理十大创新成果奖”,罗湖成为全国唯一一家连续两年获奖单位。

  从2015年底截至2018年底,罗湖区112个社区居民议事会召开会议2528次,审议通过的民生项目5679个,总计金额高达3.72亿元。

  2017年,罗湖新一届社区居民议事会选出议事员1637名,其中社区党委议事员224名,居委会议事员112名,人大代表议事员111名,企事业单位议事员221名,居民议事员969名。

  2017年,全区建成本土议事规则主持人库83人。至今组织召开议事会场次1263场次,参会人数达13893人次。

  罗湖为每个居委会都设立10万元社区基金用于社区社会组织孵化,同时每年拿出最高1.66亿元民生微实事资金,用项目扶持方式串接辖区社会组织培育。

  2018年,罗湖区优化民生微实事审议程序,拓宽项目生成渠道,形成区、街道、社区三级项目审议生成机制,有效促进项目沉淀社区,全年议决民生项目2313个,投入民生微实事资金约1.8亿元,用“微变化”提升居民“微笑指数”。

  罗湖区物业服务企业参与基层社会治理共建共治共享模式成功入选“2018年深圳市在营造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走在全国前列实践创新示范项目”。

  撰文:祁觊吕冰冰苏梓威摄影:鲁力

  编辑统筹:李江萍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2 参与 3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南方日报

高度决定影响力

头像

南方日报

高度决定影响力

25071

篇文章

15538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