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挝南欧江上打鱼老汉“失业”了,是谁改变了他?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67岁的阿兰老汉,是老挝南欧江上打渔人。

  阿兰老汉祖祖辈辈都在这条江上“讨生活”。江里盛产一种湄公鱼,体态修长,肥美异常,运气好的时候,阿兰一天能打上二三十斤,拿到周边村寨卖钱补贴家用。

  但每到逢年过节,阿兰老汉就会招呼一家老小和亲朋友好友围坐在一起,享受这一年里难得的美味,这也是阿兰最幸福的时刻。

  

  因为阿兰老汉鱼汤炖得好、炖得香,人又热情,村里人都喜欢称呼他为“炖鱼翁”。

  阿兰老汉所在的村子叫帕景村,几十户人家,百十号人,守着大江,面对群山,茅草房透风漏雨,电灯电话还没有普及,村民出行主要靠木船。

  阿兰老汉守着南欧江和江边的三亩稻田,能勉强维持一家人6口人的生计。

  可再平静的湖面,也会有泛起涟漪的时候。一天,村长带着一个“异乡人”来到了村里。

  “沙拜迪,嗦迪”(你好,好运!)

   “异乡人”一张口,阿兰老汉却有点蒙, “异乡人”说着有点不太正宗的老挝语,但勉强听得懂。

  守着堂火,三个人席地而坐。果不其然,来访的者不仅是“异乡人”,还是“异国人”——他来自中国。

  

  “异乡人”拉着阿兰老汉坐下,一边从随身的挎包了,拿出了一叠相片出来。给他介绍道:“您看,这是我们电站的效果图,虽是建设7座电站,但只需一个水库,淹没的很少,只有部分最沿岸的村庄搬迁。我们公司给大家免费建的移民新村大多采用就近安置的方式,基本不影响村民原先的生计方式。您看,这是临近国道13号公路,刚建成投用的哈克村的照片,咱们的帕景移民新村也是按照这个标准建设。”

  一席话语,说得阿兰老汉将信将疑,一张张照片,看得阿兰老汉睁大了眼睛。

  过去哈克村是同样的贫穷闭塞。对于哈克村的变化,阿兰老汉是有所耳闻的,听说搬进了新村,通了电,修了路,日子好过了许多……

  但这一切,都只是听说。

  “异乡人”看出了阿兰老汉的疑惑:“这些照片就算是一个证据,留在您这里,以后对照看看我们能不能做的到。下个星期,我们有车过来,邀请村民到电站和哈克新村坐客。”

  临走时,“异乡人”把联系方式留给了阿兰老汉,让他有任何问题都可以随时联系他。

  

  这时,阿兰老汉才知道“异乡人”叫沈辉,是中国电建南欧江梯级水电站移民征地办的负责人。

  2013年,刚来到南欧江畔时,沈辉是一句老挝语都不会,但领导却把他安排在每天需要跟村民“面对面”的移民征地办。

  移民征地是天下“一等一”的难事,南欧江梯级水电站是中资企业首次在境外获得整条流域开发权,也是老挝政府重点打造“东南亚蓄电站”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其重大意义不言而喻。

  然而,村民或许并不关心这个,更关注的是这个电站给自己生活带来什么影响和变化。中国电建为村民搬迁、补偿以及民生改善,制定实施了诸多措施,做了大量工作,这些都需要沈辉和他的同事们,一个村一一个村去谈,一家一户去讲……

  不到两年的功夫,在工作需求的高度强压下,沈辉的老挝语已经说的很“溜”了。

  为了能和村民走得更近,每到一个村民家,沈辉只是喜欢存着当地的民族衫,拖着拖鞋,再加上一年多的风吹日晒,跟老挝人已无违和感。

  “老挝民风淳朴,社会安定,我们建设电站就是要给当地老百姓带来切切实实的好处和实惠。”所以,项目公司对于移民搬移,执行的是最高标准和最大的优惠,这让沈辉在做工作时,有了十足的底气和自信。

  

  三天后,一辆中巴停在了离帕景村1公里外的公路上。阿兰老汉和其他四个村民,第一次坐上舒适的汽车,整天在江上、山里讨生活的阿兰老汉,沿着新修的柏油路,才知道外边的世界变化的这么大。

  五年前,阿兰老汉去哈克村,坐船加坐车,用了一上午的时间,现在有了柏油路,半个小时的功夫就到了。

  新村是啥样,他只在照片见过,在梦里见过,当真正置身其中的时候,阿兰老汉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整洁的路面,漂亮的楼房、还有诊所、学校、庙堂……

  如果真像沈辉和村民们说的那样,自己和家人一年后也可以搬到这样的村子里……

  或许是清贫的日子过的太久,阿兰老汉从来没有想象过这样,一边走,一边看,一边听,这只是幸福大门门缝里投射出的一丝光亮,已经照得他目眩神迷了。

  

  听村民们说,房子是新的,是大的,挣钱的门道也多了。除了新规划的橡胶林和咖啡园,农闲时村里很多人在电站工地上班,有的学电焊,有的做司机,有的直接在村里开了超市,或在工地旁开起了饭店、杂货铺……

  阿兰老汉把沈辉拉到身边,再次确定,沈辉说:“中国央企,中国电建是讲信誉的公司,我们说到做到。”

  “如果你们真能做到,到那时,我就请你吃我炖得鱼汤。”阿兰老汉也打下了包票。

  “那好,咱们一言为定!”

  三天后,在自己茅草屋里,阿兰老汉在搬迁协议上签上了字。

  盯着自家水缸里那条硕大的湄公鱼,阿兰老汉常常会陷入沉思。

  去年,水电站建成了,他也和家人一起搬到跟照片里一样的帕景移民新村。

  让阿兰老汉打心眼里高兴的是,山还是那样绿,水还是那样清,江里的鱼还是那样的多,那样畅快地游。

  现在,他每周还会去南欧江上打上一次鱼,但他再也不拿去卖钱补贴家用,因为他现在和妻子在村里开了小卖部,往城里贩卖土特产,在加上中国电建即将启动生计恢复工程,为其免费提供咖啡种苗,收入会越来越高,打渔不再是必须,而成为一种对过去岁月的纪念。

  当一个月前,阿兰老汉把这条肥美的湄公鱼拖上岸时,突然想到了三年多他曾经跟沈辉的那个约定。

  一切步入正轨,如常所愿,是到了兑现若言的时候了。

  到家后,阿兰老汉把鱼放养在自家的大缸里,便开始翻箱倒柜找沈辉的联系方式。

  

  一年多的时间过去,又刚搬家不久,那张纸片已无处找寻。手机是搬到新村后才买的,没有来及存沈辉的手机号,上次见沈辉还移民新村搬迁的时候,沈兄弟和他的中国同事开车过来帮忙搬家。

  鱼已准备好了,人却怎么也联系不上了。

  人家沈兄弟说到做到,咱不能言而无信。阿兰老汉决定第二天到附近的中国水电站去一趟。

  沿着南欧江,沿着新铺的柏油马路,摩托车的马达轰鸣,阿兰老汉的心情也从来没有如此爽朗过,他欣喜于南欧江的变与不变,更期待着跟沈兄弟的重逢,邀他到自己的新家里尝尝自己的手艺……

  二级水电站的项目营地古香古色,与大山融为一体,高高的旗杆上,中老两国的旗子在迎风飘扬。

  电站的中老员工热情接待了阿兰老汉,却唯独没见到沈兄弟的身影。

  原来,随着新村的投入使用,沈辉的前期民事协调工作完成,已经调离二级电站,去往100多公里外的三级电站,迎接新的工作去了。

  但沈辉在临走前,跟他的中老同事们一再交代,要跟踪服务好帕景新村,继续帮着阿兰和乡亲们向着更美好的日子奔。

  阿兰老汉听完,心情落到了谷底,眼眶里的泪珠一个劲地打转……

  他埋怨沈兄弟为啥不辞而别,更后悔感慨是自己还抱有戒心,当初的承诺没有早一天去兑现……

  圆月当空,清风袭来,夜幕下的帕景新村陷入一片宁静和安详。

  阿兰老汉拿出手机,拨通了沈辉的电话,他想让这美丽的约定,就像那南欧江水一样,永远流淌下去……

  来源:老挝旅游网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3 参与 3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包罗万象-老挝

老挝当地华人新闻和突发事件

头像

包罗万象-老挝

老挝当地华人新闻和突发事件

6558

篇文章

692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