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轰长租公寓推涨房租 胡景晖是敢说真话的斗士还是炮灰?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图为我爱我家董事长谢勇(右)演讲后,中房经联主席胡景晖为其颁发证书和纪念牌

  2019年1月10日,中国房地产经纪同业联盟(以下简称“中房经联”)年会在杭州举行,这场行业盛会聚齐了我爱我家、中原地产、21世纪中国不动产、贝壳找房、房多多、58集团、京东房产等一众大佬。

  这也是胡景晖在辞任我爱我家副总裁一职后,与我爱我家董事长谢勇第一次在公开场合碰面。

  2018年8月17日,胡景晖因炮轰长租公寓的盈利模式,被租客视为“敢说真话的英雄”,但也因此和老东家“不体面的分手”,在获得媒体和业界的力挺的同时,也饱受非议和质疑。

  有人说:“胡景晖是一个炮灰、一个斗士、一个自我鼓吹的理想主义者、一个非典型职业经理人、一个热血中年、一个疯子、一个悲情人物。”

  五个月前,如果他按常理出牌,也许今天的中国长租公寓市场、房租价格和他的工作生活都将是另一番景象。

  撰文 | 田晏林

  编辑 | 汪瑞杰

  抉择

  摆在胡景晖面前有两个选择,一个选择是认了,接受我爱我家董事长谢勇对他的安排,暂停品牌中心的管理工作,不在公开场合发声;另一个选择是离职,与自己工作了18年的老东家开战。

  2018年8月17日晚上聚餐时,当时还在我爱我家任职的品牌中心总监孔丹感觉不对劲。他的直属上司胡景晖非常沉默,全程话不多,这从来不是他的风格。过了一会儿,胡景晖在酒桌上向他们宣布,他要离职了。

  晚饭进行到10点左右,胡景晖找孔丹要来我爱我家尚未公开发布的《关于“胡景晖炮轰长租公寓推涨房租”的声明》,发在了自己的朋友圈。

  

  不到十分钟,他就接到公司人力部门的电话,让他删除信息。胡景晖爆了句粗口把电话挂掉,片刻之后,董事长谢勇的电话打了进来。

  “老胡你什么意思,是不是不想干了?”

  “对,我就不想干了!”

  “我给你两天时间,你好好考虑一下,是不是真的不想干?”

  “不用考虑了,我此刻就告诉你,不干了!我倒是给你两天时间,想想如何善后。”

  胡景晖挂断电话,老臣就此反目。

  决裂12小时前

  2018年8月17日上午10点半,胡景晖结束了关于长租公寓推涨房租的媒体电话会议,舆论迅速沸腾。

  他在电话会议上炮轰自如、蛋壳恶意哄抬房租,并声称“长租公寓爆雷比P2P爆雷”更加严重。相关的新闻报道开始刷屏。

  胡景晖召开这次电话会议并没有通知谢勇,在宣传上,他有一定的特权。这得益于他和谢勇的彼此信任。

  此前在众多公开场合,常听到胡景晖向大家介绍谢勇为“我们的董事长”。特别是在我爱我家上市初期,每个听众都能明显感觉到他语气里夹杂的骄傲感和兴奋劲儿。

  去年6月,在中国房地产经纪人年会的休息间隙,地产壹线想和谢勇了解一些我爱我家对于当下市场的看法。他礼貌地收下记者的名片,眼睛看向斜后方正在跟同行聊得热火的胡景晖,笑着说:“你去问我们胡总,他会给你解答的。”

  这段“蜜月期”从2018年4月,A股上市公司昆百大A发布公告拟更名为“我爱我家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开始。那天“我爱我家”成为出现在中国A股主板市场的首家房产中介企业。

  当时的胡景晖曾感叹:“终于等来这一天……这不是情景喜剧……感谢谢勇先生!感谢这个伟大的时代!”一个多月后,他特意给这位新任董事长送来两本书。一本是《百万富翁房地产经纪人》,另一本叫做《EVERYBODY WINS》(译为“人人皆赢”)。

  两本书都堪称中介行业的“圣经”。在把书目背景跟新领导简要介绍后,胡景晖看着谢勇说:“老谢,书你好好看,这个行业没你想得那么简单。”

  谢勇很高兴,说:“好,我抽时间看。”

  电话会议的效果相当好,当天北京市住建委联合北京市银监局、金融局、税务局等部门集中约谈自如、相寓、蛋壳公寓等主要住房租赁企业负责人,并对住房租赁企业启动了联合专项执法检查。

  让胡景晖意外的是,他没有得到领导的认可,反而等来长达四个小时的“末日审判”。

  嫌隙初生

  8月17日下午1点,胡景晖收到谢勇的微信:“老胡,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俩人的办公室相距并不远,胡景晖很快就走到谢勇的办公室门前。他看到我爱我家北京公司总经理高晓辉正在门口低头签一些文件。

  尽管彼此没有打招呼,也没有眼神交流,但胡景晖认为她的余光肯定看到了他,隐约感觉气氛有点怪。但直到踏进谢勇的办公室,他才确定事情“闹大了”。

  当时我爱我家集团人力副总裁李梅也在场。谢勇劈头第一句话就是:“你惹祸了。”

  “为什么今天上午要开这个电话会?说长租公寓爆仓会比P2P还严重,为什么要把话说得这么狠?”

  熟悉胡景晖的人都知道,他的火爆脾气在业内是出了名的。面对谢勇的质问,他没有激烈地反驳。

  这不太符合他的风格。胡景晖的脾气已经让他不止一次地在工作场合顶撞过谢勇。最严重的一次,是我爱我家内部的反腐事件。

  在昆百大A并购我爱我家时,双方曾签订了业绩对赌协议。协议规定,我爱我家2017年、2018年、2019年的累积净利润分别不低于5亿元、11亿元及18亿元。

  有一次酒桌上,谢勇问他,“你觉得5亿、11亿、18亿有没有困难?”胡景晖认为没困难,“且不要说经营,就公司内部的腐败问题就够令人发指的。”

  他建议谢勇在我爱我家内部成立内审部门。“5、11、18亿根本不用挣,查几个高管,吓都能吓出来,也让大家收敛收敛。”

  地产壹线在我爱我家的招聘信息上看到,胡景晖所说的部门,全称是“内控合规管理中心”,主要职责是负责集团合规及反舞弊体系建设、集团合规及反舞弊检查工作,以及举报专项核查。前不久,我爱我家某城市公司总经理就因该部门的介入而下马。

  然而反腐之路并没有那么顺利。胡景晖记得,大概是去年7月,在一次小型的工作讨论会上,他跟谢勇拍了桌子。

  会议上,谢勇对内部反腐产生了犹疑。“又收到举报信了,如果是小城市公司负责人被举报还好办,万一以后查出来大城市公司的总经理有贪污行为,那怎么办?”

  谢勇不知道应该动口警告还是动手开人。他更偏向杀鸡儆猴,并不想折损更多羽翼。可胡景晖却急了,他希望“老虎苍蝇一起打”。

  “老谢,开弓没有回头箭。如果你对在公司内部贪污腐化的分子姑息,就是对那些清廉的人最大的伤害和不公。”

  分歧演化成争论,争论变成争吵,胡景晖最终跟领导拍了桌子。“如果你在这件事上刹车,那明天我就带着手下一起吃广告回扣,而且吃了多少,我还告诉你!”

  会议不欢而散。之后胡景晖自觉欠妥,给谢勇发了微信。“今天可能沟通方式上有点失当,但是我对你个人是寄予希望的,你别让我失望。”

  谢勇回了一段很长的微信,胡景晖已经记不清更多细节了,但是大致意思他记得很清楚。

  “有共同价值观的人就一起前行吧。”

  但是,这个要和“有共同价值观的人一同前行”的老板,此刻就在胡景晖的面前,对他开始了新一轮的诘问。

  胡景晖开始辩解,他觉得电话会议并不是临时起意的,之前有过谢勇的授意。其次,那个礼拜,他接到很多媒体电话,都问长租公寓有没有推高房租,作为我爱我家的品牌代言人,胡景晖认为自己有必要把我爱我家的房屋资管平台“相寓”给摘出来。

  总之,胡景晖觉得,虽然开这个会确实没跟谢勇提前打招呼,但作为主管宣传的副总裁,自己是有这个权力的。

  这就是众所周知的“末日审判”的开端。谢勇建议他立即休假,但胡景晖不接受这个方式。“第一我是工作狂,你突然让我休假,我不知道要干什么。第二我刚说完长租公寓就休假,媒体都会觉得奇怪的。”

  最后他协商来的结果是,暂停管理品牌中心,同时他要求谢勇把之前5月份拿走的海外业务重新还给他。

  从领导办公室出来后,他立即跟团队开会,宣布公司的决定。但后来又发生了三件事,成为胡景晖彻底爆发的导火索。

  和刚入房产中介行业的谢勇不同,胡景晖已经在这个圈子沉浮了近20年,在业内极富声望。中介行业人人皆知胡景晖,但未必有很多人认识新晋老板谢勇。那时,在我爱我家副总裁的身份之外,胡景晖还是中国房地产经纪同业联盟主席。

  早前,朋友组织了一次线下活动,希望他来站台。活动方定的当天晚上的飞机,但是谢勇始终不让胡景晖参加任何外事活动。他就只好忍着把活动推掉。

  第二件事,谢勇要求出一份声明,内容大意是胡景晖的言论不代表我爱我家立场。这就是那份决裂文件——《我爱我家集团关于“胡景晖炮轰长租公寓推涨房租”的声明》。这意味着,胡景晖被我爱我家集团切割了。他彻底失去了代表我爱我家的权力。

  

  最后一件事,人力副总裁李梅来到胡景晖办公室,要求他把一个由他自己组建的高管群解散。“他们就是想让我不要再跟这些高管沟通了,怕我。”

  2018世界杯期间,一个城市公司总经理被开除,团队内气氛紧张。胡景晖跟谢勇提议拉一个高管群,让大家猜猜球,缓和下情绪。谢勇答应了。

  后来这个群就成了沟通工作事务的平台。但不知何时起,不管胡景晖在群里说什么,谢勇总会跟着补充一些话作为最后的总结。

  这三件事让胡景晖极度反感,他认为是自己的妥协,让对方变本加厉。旧的怨气还未化解,又添新的嫌隙,胡景晖认为自己忍到了极限。

  

  2018年8月19日,胡景晖在北京宋庄召开个人媒体沟通会,痛陈对“末日审判”的不满

  旧怨

  胡景晖不止一次设想过自己在我爱我家退休的样子:等到2020年公司的对赌结果完成,把手中的股份套现,在我爱我家正常退休之后再创业。“到时候拿钱走人干点自己想干的事。在员工大会上给我颁个终身成就奖,如果可以的话,再和员工说点心里话,好好道个别。”

  自我爱我家上市后,他多次找到原董事长刘田,希望自己多年来为公司的付出能在经济上得到肯定。

  2018年6月,胡景晖收到了刘田的最新回复,对方表示关于股权的法律文件都已经签完了,他会找新董事长谢勇问问补偿的事儿。

  胡景晖在我爱我家工作了18年,历任三届董事长。“他们都承认这么多年来亏欠了我,但是没有人说如何补偿。”

  谢勇后来告知胡景晖,刘田确实找过自己,但这是之前公司的亏欠,跟他没关系。他只能根据胡景晖以后的表现再做奖励。

  想多争取一些股份的胡景晖感觉自己像皮球一样被踢来踢去,他始终认为我爱我家对不起他。

  职业经理人的边界

  与旁人奉行的“君子交绝,不出恶声;忠臣去国,不洁其名”不同,胡景晖的处事准则似乎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决裂事件之后,有业内人士认为,胡景晖“没有恪守一个职业经理人的伦理道德”。但他认为,作为职业经理人,应当公众利益优先。

  “肯定是公众利益在先的。因为你漠视这个,去说昧良心的话,那就成帮凶了。”

  宣布离职后的第九天,他应邀参加网易举办的经济学家夏季论坛。会场上,有位年轻的姑娘向他跑来,希望能与他合张影。

  “当时那个小编说,‘我真得谢谢你,我原来租的房子7500元,之前自如说要涨到8800,你这个事儿出来以后,自如打电话说不涨了。虽然7500元只维持到11月底,但也给我省了不少钱,谢谢你!’”这件事被胡景晖拿出来,作为自己做了好事的佐证。

  2018年12月3日,在中国大饭店一层的宴会厅里,胡景晖的创业公司——湘楚朝晖集团开业酒会正在进行。胡景晖给来宾准备的伴手礼是红皮子的《毛主席语录》和《毛主席诗词》,以及一本苏教版六年级的语文书。

  书中收录的第一篇课文《我们爱你啊,中国》是1989年正在上高三的他为参加北京市中学生诗歌朗诵比赛创作的。该诗作当年获得大赛一等奖,同时在《中国青年报》上刊发。如今30年过去,这份荣誉一直被胡景晖妥帖收藏着。

  “2018年8月17日,让我作为天选之人,说出了真话,冥冥之中早已注定!一切才刚刚开始。”蓝粉色的灯光交替照在这位创业者深黑色的西服外套上,他没有搭配传统的衬衣领带,而是选择了一件大红色的圆领打底衫。面对媒体的镜头,胡景晖乖张式的言语极具个人风格。

  多年来,也有不少业内人士对这种“文革式”的语言表示反感。但他本人并不在意,认为自己是一名“新左派”。“现在就应该左一点。我还打算成立一个新左派俱乐部呢!”

  地产壹线问他,假如当时不用“爆仓”这样严重的词,改用缓和的口吻,是否今天将有另一种局面?他给的答案特别直接:“你搞媒体的也知道,话不说得严重一点,不够漂亮。”

  胡景晖个人的离职行为引发了舆论对于房租问题的热议。管理我爱我家品牌中心十多年,他早已成长为一名舆论战的高手。他知道媒体要什么,也知道自己想要告诉媒体什么。

  “媒体后面代表民意,但是媒体也会受到政府的监管,不搞得大一点,怎么能让上面重视?”

  于是在很多公开场合,“长租公寓爆仓论”成了他必提的内容。从去年10月份起,他在微博上给相关政府部门提出“迅速整顿长租公寓行业的十点建议”,目前暂未得到回应。

  

  他说,反正自己没事就发,一直等不到回应就一直发。“最后不好的结果就是以几个长租公寓的大爆仓再次印证我观点的正确。”

  创业者胡景晖

  在地产圈闯荡的这些年,胡景晖说自己最尊敬的对手还是链家董事长左晖。去年8月底,从我爱我家离职两周后,两人约在建国路附近的雅诗阁公寓,谈了6个小时。

  左晖向胡景晖说明了自己要做贝壳的两个初衷。“老左告诉我,第一,贝壳的好处是让经纪人解放。增加工作效率、提升收入和社会地位。第二,一旦贝壳被证明可以提高行业效率,降低成本,他准备把利益让渡给消费者,就是降费率。”

  但就在两个月前,上海链家突然宣布上调中介费费率到3%,胡景晖认为左晖没有兑现承诺,对贝壳的质疑随之又起。

  不过他还想给贝壳多一点时间。“至少还要再看两年吧!左晖的终极理想是让行业更规范,让在底层奋斗挣扎的经纪人劳动效率更高,更有尊严,让消费者受益。这种让穷人受益的商业模式是左派的,和我的价值观吻合。”

  商场如战场,同行似冤家。多年来,站在不同的立场,胡景晖不仅质疑过链家,也曾因端口费问题抵制过58同城。如今,再提起那段日子,他仍有感触。“符合我价值观的是朋友,不符合价值观的也谈不上敌人。市场应该保持竞争,应该百花齐放。”

  12月3日,在胡景晖的开业酒会上,21世纪中国不动产副董事长兼总裁卢航、贝壳研究院院长杨现领均到场祝贺。胡景晖告诉媒体,左晖和姚劲波因工作繁忙,已经提前在电话里送来了祝福。

  湘楚朝晖集团目前主营业务是企业管理咨询、经济贸易咨询、财务咨询、教育咨询、企业策划等。胡景晖还与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孵化创业项目,计划做一支自己的私募基金。

  创业之后的他,每天平均要接待七八波客人。除了操心办公地的装修进度和员工福利待遇,他最头疼的还是甄别孵化项目。

  “客观讲,我不是很好的操盘人。所以第一不会搞开发,第二不会开门店做二手房,不过在谈的几个项目还是跟房地产行业有相关性。”胡景晖说,开始时觉得自己什么事都可以干,但后来发现江湖骗子太多。“说句不好听的,我个人认为谈区块链的都是骗子,一般谈这个,十分钟我就打发走。”

  “100个找你谈的项目里,最后废掉的占比有多少?”面对地产壹线的追问,胡景晖坦言:“90%。”

  跳出职业经理人的束缚,胡景晖终于不用仰视着和对方谈条件。站在公司掌舵人的位置上再看生意场,此刻的他对左晖、对姚劲波,甚至对谢勇或许都多了一份感同身受。

  在胡景晖的记忆里,离职风波闹得最凶的时候,谢勇约过他两次,但都放了鸽子。

  第一次是在8月19号。他在朋友圈宣布离职后的第二天。上午十点,胡景晖张罗了个人新闻发布会,几十家媒体记者蜂拥而至,听他在现场痛陈与谢勇的冲突,和与我爱我家的反目。“下午他约的我,后来我都出发了,可他临时说有事,再约。”

  之后的胡景晖忙着创业,操持中房经联的中秋家宴以及辗转各大论坛现场,向政府部门提规范租赁市场的建议。

  10月12日,他在朋友圈“状告”我爱我家人力部门在他未正式办理离职手续时,准备停缴其9月的五险一金,并呼吁人社部稽查我爱我家这些年的社保缴纳情况。

  10月中下旬,正在上海参加地产金融闭门会议的胡景晖,接到两通“劝和”电话。

  尽管胡景晖的公众形象向来是疯狂且极度自信的,即便是选择离职也从不做过多的妥协。但他并非是一个倔强到执拗的人。他说:“中间人问我能不能别撕得这么狠,让我跟谢老板见面聊聊,缓和缓和。”

  “你是什么态度?”

  “我说可以啊!”但此后的几天里,胡景晖并没有等来谢勇的邀约,“从始至终只有中间人在传话。”

  12月3日晚上18点18分,在酒会开始之前,他收到谢勇发来的祝贺微信。在胡景晖表示感谢后,谢勇发来第二条信息:“我在看你送我的书,谢谢。”

  谢勇在看的书,正是胡景晖在他上任之初送的《百万富翁房地产经纪人》和《EVERYBODY WINS》。

  胡景晖打出三个字:“不客气。”

  签到处的两旁,整齐地摆放着朋友们的道贺花篮,在众多锦簇的花团上,一张来自我爱我家集团的祝福卡片被放在了最醒目的位置。

  

  ·END·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3 参与 1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地产壹线

有视角、有价值的阅读

头像

地产壹线

有视角、有价值的阅读

652

篇文章

45295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