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产汽车高层继续离场 戈恩获保释希望渺茫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编译 |杨玉科笨笨猫

  编辑 | 姜 鹏

  来源 |法新社Automotive News

  来自帮宁工作室(gbngzs)的报道

  这是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被羁押的第52天,也是其新的拘留期结束(2019年1月11日)前一天,来自法新社、Automotive News以及路透社的相关报道为戈恩事件未来预演埋下伏笔。

  首先是日本司法体制。

  戈恩自2018年11月中下旬在东京被捕之后, 日本复杂的司法系统就暴露在外国媒体的聚光灯下。岛国司法制度可以长期剥夺他人自由的事实震惊了国外。

  这也是戈恩事件中经常被提起的疑惑——戈恩为何始终不能被保释?

  其次是日产汽车高层的震动。

  继日产汽车宣布其首席绩效官、日产汽车中国管理委员会主席何塞·穆诺兹(JoséMuoz)和雷诺-日产-三菱联盟高级副总裁、日产汽车高级副总裁阿伦·巴贾杰(Arun Bajaj)被曝休假后,2019年1月8日英菲尼迪全球总裁罗兰·克鲁格(Roland Krueger)离职。

  英菲尼迪高层变动正值戈恩事件跌宕起伏,日产汽车经历高层之变时,无疑也为外界平添几分遐想。

  此外,日产汽车董事会成员志贺俊之计划2019年6月任期结束后不再寻求连任。这位将毕生精力献给日产汽车的高管对东京电视台说,“是时候为下一代让位了”。

  日产汽车董事会有9名成员,任期两年,他们的当前任期到2019年6月结束。届时,日产汽车董事会组成又将发生什么变化?

  戈恩事件还远未到终曲。

  

  01.

  上诉失败戈恩获保释希望渺茫

  根据媒体星期三(2019年1月9日)在日本报道,东京地方法院一份声明显示,这家法院驳回了由戈恩的辩护团队提交的请愿书。

  此举表明,戈恩上诉失败。针对他执掌日产汽车期间金融不当行为的指控,这位汽车界偶像被提前保释的可能性越来越小。

  这也意味着,真正的审判到来之前,戈恩只能被关在拘留所中。

  戈恩的律师Motonari Otsuru表示,其被拘留时长可能达6个月。戈恩目前的羁押期将于2019年1月11日结束。届时,检方可能会提出新的指控,或者基于对新的控告请求,将(戈恩的)羁押延期。

  戈恩被指控瞒报数千万美元收入,并将个人交易损失转嫁给日产汽车。检方称这项指控为“违反信托”。

  戈恩在递交给法院的陈词中否为了这一行为。在辩护中,戈恩称其受到了错误的指控以及不公正的拘留,并称这些指控“毫无根据”。

  他还描述了这样一副景象:一位对公司绝对忠诚的人士,他从来不想去伤害对它“充满热爱和感恩”的公司。

  

  02.

  戈恩为何不能获保释

  日本制度有何独特之处?

  “没有什么制度是完美的,但日本制度却独一无二,因为它可以允许对嫌疑人进行长期拘留,甚至在没有任何指控的情况下也可以,并且阻止律师参加听证会。”神户江南大学(西南区)教授Kana Sasakura 近日对媒体表示。

  在由检察院质询的情况下,嫌疑人可能会被拘留22天(如果是警方质询则为23天)。在第一个48小时拘留结束时,检察官办公室必须向法官提出延长拘留的请求 ,法官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会开绿灯。

  在第一个拘留期结束时,嫌疑人会受到指控。反之,如果不被起诉,就会被释放(50%的情况如此),或因其他原因再次被捕。

  就戈恩的具体情况而言,他收到了三份逮捕令, 最后一次拘留于本周五(2019年1月11日)到期。

  等待审判期间,嫌疑人可以继续被监禁2个月,而且这个期限还可以延长。我们做一下对比——在法国,拘留期限原则上为24小时,除恐怖主义案件外,拘留期可延长到96小时。只有在刑事案件中才被允许比较长的审前拘留期。

  

  不惜一切代价迫使招供?

  据国际特赦组织称,在日本被长期拘留期间,嫌疑人会不断受到审讯,而且是单独面对检察官,这种严酷的环境“有可能导致被迫招供和错误定罪”。

  “嫌疑人就像人质一样, 他的‘赎金’就是‘供状’。”日本时报援引京都法学院教授科林·琼斯的说法对外宣称。不过,现在的听证会现场都全程拍摄,过去情况并非如此,这常常会造成一些重大司法错误。

  一些人将日本比作“斯大林主义国家”。但专门研究日本的研究员让- 玛丽布苏(Jean-Marie Bouissou)却提醒他们,在日本严格的司法制度保障下,公民可以“获得生活的基本权利:安全”。

  2017年统计数据表明,在日本,每125个日本人中会发生一起犯罪,而16个法国人中就有一起。

  拘留条件如何

  戈恩被捕以来一直在科斯格(东京以北)的拘留中心,这里有3000多名被拘留者。戈恩睡在一个小小的牢房里,作息时间非常严格:早上7点前起床,晚上21点熄灯,一日三餐以米饭为主,运动30分钟。

  戈恩周二(2019年1月8日) 第一次出庭时显得有些憔悴。几周前,他被转移到一个更宽敞的牢房,这里有暖气 ,有一张西式床,而不是直接铺在地面上的被褥。

  他定期与法国大使、黎巴嫩和巴西领事见面,但却见不到家人。日本监狱的纪律严苛,被拘留者居住环境并不拥挤,入住率仅为67%,而法国是115%,让- 玛丽布苏提到。

  

  什么时候开庭

  根据戈恩律师的说法,几个月内不会进行对戈恩的审判。

  对比一个发生过的案例,实际情况可能会更长。那是2015年夏天,法国人马克·卡佩雷斯在日本被捕,这位前比特币男爵被拘留了整整一年后才获得保释,但禁止他离开该国领土。他的案子2017年7月开庭,预计2019年3月15日才能作出判决。

  参考这一案例,大家可以了解等待这位雷诺汽车首席执行官的可能是漫长的司法之旅。

  有关专家猜测,戈恩由于没有向当局申报全部收入,还有可能面临1000万日元(80000欧元)的罚款和10年监禁 ,但他可以请求缓期执行。

  如果周五(2019年1月11日)戈恩同时被指控违反信托,最高刑罚相同,但被监禁的风险会变高。

  戈恩有可以洗白脱身吗?一个真实数据是,在日本,99%重返法庭的人都被判有罪。

  

  03.

  志贺俊之计划任期结束后离开

  日产汽车董事会成员志贺俊之计划2019年6月任期结束后不再寻求连任。在戈恩被解职之后,此举可能会进一步撼动这家汽车制造商的董事会成员组成。

  随着戈恩和凯利因金融不当行为被捕,日产汽车于2018年11月解除了戈恩的董事长以及凯利的代表董事职务后,志贺俊之也开始他的离职计划。

  戈恩和凯利都否认对他们的指控。但严格意义上,他们仍是日产汽车董事,董事席位只能由股东罢免。

  “我当前任期到(2019年)6月底结束,我本来计划将提升日产汽车管理作为最后任务,然而也许是时候退后了。”志贺俊之,这位1976年加入日产汽车,毕生为日产汽车服务的高管这周早些时候对东京电视台如是说。

  据路透社报道,志贺俊之在接受日本这家电视采访时表示:“我想是时候为下一代让位了。”

  日产汽车拒绝就此事进行置评。

  65岁的志贺俊之曾是日产汽车前首席运营官,自2015年以来一直是日产汽车董事会成员,并作为副董事长辅佐戈恩直到2017年。他主要负责销售、市场、公司规划以及相关事项。

  日产汽车董事会9名成员任期两年,他们的当前任期都到2019年6月结束。

  针对戈恩的指控越来越多,包括他在2018年前一直瞒报收入;2008年让日产汽车承担个人投资损失。这一切促使日产汽车进行反思,他们意识到,或许将太多权力集中到了戈恩一人身上。

  这种形势也影响了日产汽车和雷诺汽车的合作关系。雷诺汽车是日产汽车的最大股东,戈恩目前仍是雷诺汽车CEO兼董事长。

  (文中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 参与 1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帮宁工作室

原创汽车商业故事

头像

帮宁工作室

原创汽车商业故事

511

篇文章

143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