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告可否以被告未按约定对外履行债务义务为由解除股权转让协议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原告可否以被告未按约定对外履行债务义务为由解除股权转让协议

  本案主要争议点:

  1、股权转让合同的特殊性,股权转让合同受合同法和公司法双重约束。股权转让合同的法定解除权,只有因主客观情况变化,使合同目的履行不能或不必要时,方能行使。

  2、股权转让对价即本案中的股权转让款支付存在瑕疵,有可能导致股东利益受损应另案起诉,不能以此作为解除股权转让合同的依据。

  3、原告仅以被告没有按照内部约定对外履行债务为由,解除一系列股权转让合同,理由不充分,法院不予支持。

  案号:(2017)沪0115民初750号

  本案例主要事实是四个原告与被告就股权转让份额及支付方式达成了一系列协议、备忘录及确认书。笔者会在下文概况列举,各位看官只要大致了解股权转让过程即可,不必在意各个股东之间股权转让的份额及关系,遇到重点我会提示。请各位集中精力关注,法院的裁判要点及解释。

  本案四原告:悟空、八戒、沙僧、唐三藏

  本案被告:白骨精

  第三人:诚信公司

  基本案情:

  2010年4月30日,原告悟空、八戒、唐三藏与被告白骨精签订《协议书》,就诚信公司股权作出两项约定:一、内部股权约定:白骨精占股权80.01%,悟空占股权10.46%,八戒占股权7.86%,唐三藏占股权1.67%;二、各方均确认:截止本协议签订之日,(请读者重点关注)公司对外各类欠款等债务合计人民币3042万元,由白骨精负责清偿,与悟空、八戒、唐三藏无关。

  该《协议书》重点对3042万元的公司对外债务作出约定。

  2010年4月26日,原告悟空、八戒与被告白骨精签订《债务一览表》,罗列了“盘丝洞施工费”等16项对外债务,合计“实数欠款人民币2842万元”。庭审中,原、被告及第三人均确认,上述债务即被告白骨精承诺承担的诚信公司对外债务。

  该《债务一览表》重点对2842万元债务作出约定。

  2010年4月30日,原告悟空、八戒、沙僧与被告白骨精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书》,约定了一系列股权变更,变更后的股东持股情况为:白骨精占77.87%,悟空占12.13%,八戒占10%。

  该《股权转让协议书》只是对股权转让的约定无特殊地位。

  2010年4月30日,原告悟空、八戒、沙僧与被告白骨精另行签订《备忘录》,约定:一、沙僧所有的股权转让款的权益全部归悟空所有;二、悟空不再要求八戒支付股权转让款50万元;三、白骨精合计向悟空和沙僧支付股权转让款300万元,款项全部交由悟空收执,其中2010年6月15日之前支付200万元,2010年年底前支付余款100万元,……以上协商意见为各方真实意思表示,凡涉及公司股权转让款项及付款方式、付款日期事项的,以本备忘录记载为准。

  (请读者重点关注)该《备忘录》重点对300万股权转让款的支付作出约定,后期白骨精拖欠支付股权转让款。

  2010年6月8日,诚信公司原股东悟空、八戒、白骨精作为甲方,诚信公司新股东白骨精、悟空、八戒、唐三藏作为乙方,签订了《备忘录》,主要约定内容为:一、乙方法定代表人白骨精已确认承担相关债务,并作为其在乙方中的投资款,同时取得重组后大股东的权益,因此,债务的清偿与重组后的其他股东无关,不承担债务清偿的义务。二、市房屋土地资源管理局于2008年4月25日作出的第XXXXXXXXXX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中规定的罚款409.1万元,由原诚信公司股东【悟空占56.4%(其中包括唐三藏的5%)、八戒占23.6%、白骨精占20%】按股权比例承担责任。

  2011年5月12日,悟空以白骨精拖欠股权转让款为由,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被告白骨精支付剩余股权转让款190万元。法院作出判决,确认白骨精应向悟空支付股权转让款300万元,已经支付了110万元,应当在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悟空支付剩余股权转让款190万元。

  2011年12月27日,悟空与白骨精在执行阶段达成《和解协议书》,已作了结,悟空持本和解书请求法官作终结处理。

  2012年1月13日,法院作出执行裁定书,其中表述“现因被执行人白骨精与申请执行人悟空达成了和解协议并履行完毕”,据此裁定解除对白骨精相关股权的查封。

  (请读者重点关注)白骨精虽拖欠股权转让款,但积极与悟空和解达成和解协议

  2013年5月25日,白骨精与八戒、唐三藏签订《关于白骨精于诚信国际物流有限公司股权和投资构成的确认书》,其中第二项明确:“确认股东白骨精出资额3600.45万元已经到位。”

  (请读者重点关注)白骨精出资以全部到位,得到公司及股东确认。

  2014年10月28日,原告八戒与被告白骨精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八戒将其持有的诚信公司2.14%的股权转让给白骨精。变更后:白骨精持有诚信公司股权80.01%,悟空持有诚信公司股权12.13%,八戒持有诚信公司股权7.86%。

  2016年11月7日,原告悟空、八戒、唐三藏向被告白骨精户籍地发出《催告函》,要求被告履行2010年4月30日《协议书》和2010年6月8日《备忘录》中关于承担对外债务的约定,并承担相应损失。

  2017年1月22日,东丛新公司通过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分行账户向诚信公司在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曹路支行账户转账1615万元。东丛新公司为2004年3月成立的有限责任公司,现股东为白骨精,白骨精系该公司法定代表人。

  (请读者重点关注)原告认为该笔转账存在瑕疵,认为东丛新公司付款资金来源于诚信公司的租金或拆迁补偿,因此认为东丛新公司实际是代诚信公司付款,而非代白骨精付款。

  被告白骨精认为东丛新公司代白骨精已经将1615万元支付给诚信公司,白骨精已经全部履行合同义务。

  裁判要点:

  法院认为,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护。本案中,2010年4月30日的《协议书》和同年6月8日的《备忘录》均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双方理应恪守合同约定。

  首先,股权转让合同相对于一般合同具有一定的特殊性,受合同法和公司法的双重约束。为保持公司的稳定性,股权转让合同的法定解除权,作为合同救济的最后手段,只有因主、客观情况变化,使合同履行成为不必要或不可能而导致合同目的无法实现时,方得行使。本案中,双方于2010年4月30日就股权转让事宜作出约定并形成股东会决议,白骨精占公司77.87%的股权。同年5月24日,上述交易完成工商变更登记,白骨精实际控制诚信公司至今。2014年10月28日,最后2.14%的股权变更到白骨精名下,股东会决议确认白骨精占诚信公司80.01%的股权,并于2015年1月5日完成相关工商变更登记。股权受让方实际控制公司多年,并且股权转让合同可以继续履行的情况下,即使股权受让方的付款等义务存在一定迟延或没有完全履行,也不能轻易解除双方之间的股权转让合同。原告可以通过要求被告继续履行合同等方式维护自身权益。庭审中,被告白骨精也明确表示如果存在履行瑕疵,愿意继续履行股权转让合同的意思。

  其次,被告已经提供证据证明其履行了合同的主要义务。关于300万元股权转让款,原告悟空已经通过另案诉讼得到法院支持,法院确认被告已经支付110万元,另外190万元,原告悟空与被告白骨精在执行阶段达成《和解协议书》。从《和解协议书》和执行裁定书表述的内容看,应视为300万元的股权转让款已经履行完毕。原告提出的白骨精实际没有支付300万元股权转让款的理由,本院不予认可。关于白骨精承担诚信公司对外债务及剩余的出资义务,被告在庭审中已提供证据证明1615万元东丛新公司也已经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汇入诚信公司。被告白骨精也已经履行了合同的主要义务。现原告再行主张解除双方的股权转让系列协议,显属不当。至于原告认为东丛新公司付款资金来源于诚信公司的租金或拆迁补偿,因此认为东丛新公司实际是代诚信公司付款,而非代白骨精付款。本院认为,金钱并非特定物,东丛新公司对外付款,即便其款项来源于诚信公司,也应视为东丛新公司款项,仅对诚信公司构成负债,现东丛新公司明确表示是代被告白骨精付款,应当尊重其意思表示。如原告认为东丛新公司对诚信公司构成负债未还或侵害其利益,进而导致其股东利益受损,可以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另案起诉。本案中,东丛新公司的对外付款和向诚信公司的汇款,应当视为代被告白骨精履行相关合同义务。

  再者,诚信公司的对外债务,并没有因为原、被告之间关于对外债务应由被告白骨精承担的内部约定而发生债务转移。本院认为,2010年4月30日的《协议书》和6月8日的《备忘录》虽然约定诚信公司对外债务由白骨精承担,但这些债务仍然是诚信公司的对外债务,被告白骨精仍然应当以诚信公司的名义对外履行债务。如果白骨精没有实际履行股东之间关于对外债务履行的内部约定,在诚信公司实际履行上述对外债务后可以向白骨精追偿。原告仅以白骨精没有履行对外债务为由要求解除与白骨精之间的一系列股权转让协议,理由并不充分,本院不予支持。

  最后,原告的在先行为已经表明其愿意继续履行股权转让合同。本案中,原告悟空在2011年5月以白骨精拖欠股权转让款为由,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白骨精支付剩余股权转让款,并进一步申请执行,表明其要求继续履行合同的意愿。法院也通过判决支持了悟空的诉讼请求。直到本案诉讼中,原告以2017年3月31日法院出具的《执行恢复案件受理通知书》证明白骨精尚有100万元股权转让款未支付,原告悟空已经申请法院恢复执行。原告悟空以自己的行为表明其愿意继续履行股权转让合同。同时,2013年5月25日,白骨精与八戒、唐三藏签订《关于白骨精于诚信国际物流有限公司股权和投资构成的确认书》,明确确认白骨精出资额3600.45万元已经到位。该《确认书》上虽然没有原告悟空的签字,但足以表明原告八戒、唐三藏均认可白骨精相关义务已经履行完毕的意思。此外,2014年10月,诚信公司股东会决议确认最后2.14%的股权变更到白骨精名下,并于2015年1月完成相关工商变更登记,也足以证明当时诚信公司股东继续履行双方系列股权转让协议的意愿。

  综上所述,原告坚持要求解除双方系列股权转让协议的诉请无法得到法院支持。因原告主张的损失赔偿、恢复股权登记以及返还公章等请求,建立在合同解除的基础上,现原告要求解除合同的诉请不能得到法庭支持,故相应的诉讼请求亦无法得到支持。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八条 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

  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护。

  第一百零七条 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

  第七十一条 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之间可以相互转让其全部或者部分股权。

  股东向股东以外的人转让股权,应当经其他股东过半数同意。股东应就其股权转让事项书面通知其他股东征求同意,其他股东自接到书面通知之日起满三十日未答复的,视为同意转让。其他股东半数以上不同意转让的,不同意的股东应当购买该转让的股权;不购买的,视为同意转让。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3 参与 42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张大树是法务

与案例学习爱好者交流

头像

张大树是法务

与案例学习爱好者交流

13

篇文章

0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