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共享成为“共害”那共享单车还剩什么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元旦期间,银川街头突然出现了许多“青桔单车”。摩拜前途未定,ofo尸骨未寒押金难退,在这个节骨眼上,青桔单车却未经报备来银川投放,尽管被责令召回,但仍旧引发了市民种种猜测。

  

  抢占市场还是骗取押金?共享单车的坑没有最大只有更大。

  北方菇凉:

  眼看他高楼起,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共享单车用三年多的时间经历了辉煌到落败,仿佛坐了一趟过山车,已面目全非。

  2017年4月,银川首批1万辆共享单车上路,它凭借方便、实用、时尚等特点,短短一个月时间,就在银川俘获粉丝无数,在当时的银川街头,随处可见共享单车靓丽的身影,一度成为银川人心中的“宠儿”。

  

  共享单车最早出现在2014年,2016年逐渐走入大众视野, 2017年进入“狂欢”之年。在资本和舆论的推动下,摩拜、ofo、优拜、小鸣、小蓝、悟空单车等20多家共享单车企业相继成立并大肆扩张。

  市场最火热的时候,五颜六色的共享单车在中国遍地开花,成为一道新的“城市景观”,甚至被称为中国的新四大发明之一,那凶猛之势,让人诈舌。

  2018年,共享单车“黑暗时刻”到来!曾经的两大巨头摩拜单车和ofo,迎来各自命运关口:摩拜单车“卖身”美团,ofo风雨飘摇,陷入各种传闻,并被指押金难退、债台高筑!

  共享单车发展太过迅猛,造成了严重的资源浪费。目前,在多个城市出现了大量共享单车“坟场”。

  

  究其原因,共享单车企业比拼的是投放数量,投放的越多,似乎就越能占据市场制高点,但他们却从未想过,这样做会对城市造成怎样恶劣的影响!

  这些曾经辉煌的共享单车,逐渐从原先的香饽饽变成了一堆废铜烂铁,最后散落在城市的犄角旮旯,无人问津。

  它们似乎就像天边那颗最亮的彗星一样,转瞬即逝。

  懒懒的天空

  2018年11月14日,我申请了小黄车押金退款199元,APP上显示0-15个工作日退款,结果20多天过去了,还是显示退款中,客服电话怎么也打不通,就算接通了也会立刻断掉。目前,我前面还有一千多万人等着退款,这是要让我等到白头吗?

  

  对于押金何时才能到账,我和大多数人一样,持悲观态度。共享单车押金方式分为两种,一种99元,一种199元,按照99元计算的话,ofo至少也要拿出10亿来退还给用户,而事实上,还有一些用户缴纳的是199元押金,由此可推算,ofo目前待退押金可能高达20亿元!

  虽然是用户的押金,但关于押金的去向问题,ofo从来不跟大伙共享,对外宣称是商业机密。

  什么商业机密,押金的本质正由债权转变为变相集资!

  

  共享单车押金的特点,不是一对一,而是一对多。一辆共享单车可以对应20多份押金,远远高于单车本身的价值,这就使得收取押金变成了增加企业现金流的有效手段。

  何况,企业根本没有向用户公开押金的去向,这样一大笔财富很可能被用于企业经营、扩大再生产、民间借贷、收取高额利息、对外投资等多方面,而这一切都是非公开进行的。

  企业认为收取押金是合理的,但对于消费者来说,事出反常必有妖。用户无论是否使用共享单车,押金都不会自动退还回来,看似合理,实则漏洞百出,欺骗的行为显而易见。

  骗几个人是骗子,骗一大堆人就成了经济。押金,是一种经济契约下的履约保证工具,不应该是资本大佬们玩金融游戏的集资手段。

  牛魔王的小呆毛:

  只要是公用物品,就一定好用不了!

  共享单车是指企业与政府合作,在校园、地铁站点、公交站点、居民区、商业区、公共服务区等提供自行车单车共享服务,是共享经济的一种新形态。

  据统计,截至2017年7月,银川市摩拜和ofo两家共享单车企业投放量为30000辆。

  不得不承认,共享单车着实给人们的短距离出行带来了许多便利,可问题也接踵而来。单车市场遭遇到的各种乱象和奇葩案例不胜枚举:有人把车骑回家,丢在楼道,独占独享;有人纯属搞恶作剧,把车锁在树杈上,甚至抛至中心河道;竟然还有人在车座上插针,涉嫌无差别伤害……

  

  据上海法制报报道,研究生学历的关某,月入过万,但他却将路边的共享单车据为己有,还把单车喷成了黑色,并加装了儿童座椅,最终被拘留14天。

  不管是市井小民还是高学历、高收入人群,对大家而言,路边那辆开了锁的单车,不论价值几何都是难以抗拒的诱惑。

  共享单车就像是一面“照妖镜”,照出了一个城市市民道德素质的高低。在私有观念深入人心的今天,共享单车带来共享理念冲击着传统观念,触碰了人们价值观的底线,让一些人困惑,感到不适应。似乎共享单车的出现,检验出了人性的阴暗面和劣根性。

  

  共享单车品牌ofo的创始人戴威太过于理想化,既高估了群众爱护公物的素质,也低估了资本家篡夺胜利果实的野心和无情,更无视古老的人性法则,非要搞一场疯狂的商业实验。

  共享单车的维护成本十分惊人,那些坏掉的单车堆成了恐怖的单车坟场,浪费了几艘航母的钢材;共享单车考验人性的成本也是巨大的,没有市场规则,人性的贪婪一览无余,这场疯狂的商业实验结果最终以失败告终,只是羊毛出在羊身上,老百姓成了冤大头和买单人罢了。

  所以说,永远都不要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俯瞰人性,试图考验人性本身就是愚蠢的。

  东北杉菜:

  雷军说过这样一句话:“只要站在风口,猪也能飞起来。”

  然而,转瞬即逝的共享单车借着共享经济的东风,只滑行了几步远就狠狠摔在了地上。

  事实上,共享单车和盛行的共享汽车、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等各式各样的项目一样,通过缴纳押金、按时租赁的形式为用户提供服务,实质上都是打着共享经济幌子的租赁生意

  何为共享经济?

  共享经济的本质,是利用社会闲散资源实现自由组合和效率最大化。真正健康有序发展的共享经济,应该是盘活闲置资源,有偿与他人进行分享,从而提升社会闲置资源的利用效率。

  从一路高歌到一地鸡毛,我们不可否认的是,共享单车的确推动了绿色出行,也一定程度上解决了最后一公里的出行,但同时,超量投放却给城市管理带来了不少麻烦,给自行车行业带来了不少困扰,也给市场带来了不良引导。

  2017年9月,共享单车在银川最风靡的时期,银川新闻网发布了一则新闻:2017年11月底,银川市首批300辆共享汽车将全面投入运营。报道称,共享汽车在银川的重点商圈、热点地段均有布局,首批共享汽车运营后,还会逐步增加投放数量,最终在宁夏将投放3000辆左右。

  

  然而时至今日,当初备受银川人瞩目的共享汽车,竟成了烂尾项目。

  资本热往往会引发创业者的盲目跟风。银川共享汽车成了盲目跟风的典型。

  以租赁的业务模式运营的诸多共享项目,早已偏离了共享经济的本质,却巧借了“共享”之名,给市场画了一个大饼,打着共享经济的幌子疯狂集资圈钱。

  管理失控、集资圈钱恶性循环、挪用押金填补缺口,这些因素汇聚起来,像一把把锋利的刀子,杀死了一批批企业,也刺向了还未成熟的共享经济。

  从迅速蹿红到频频倒闭,共享项目冷下来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这可以让企业和资本更冷静地去看待这个产业,也可以让城市管理者更冷静去琢磨怎样进行科学管理。

  (文中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Tip:

  以共享为名崛起的企业,绑架了用户太多利益,如果企业家没有更多责任感,那这样的企业,就会成为“共害”。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25 参与 198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易言易语

做有态度的吃瓜群众

头像

易言易语

做有态度的吃瓜群众

8

篇文章

224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