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方协议只产生合同法效力 迈瑞解约大学生应提供更多补救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2018年的最后两天里,医疗器械行业的龙头企业迈瑞医疗闪电解约254名秋招应届毕业生的消息,让2019年即将毕业的834万大学生感到了丝丝寒意。

  迈瑞解约应届生并非个案。2017年的酷派、2018年的金立都发生过临近毕业时点才与百名大学生解约的事件。但迈瑞作为一家刚刚上市,并获得巨额融资且处于风口行业的公司,业内人士亦看不透它为何不惜冒着对品牌的巨大伤害,进行如此大规模的违约。

  劳动法研究者、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法学院讲师李干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对于企业大规模解除就业协议的违约行为要区分对待。若企业经营出现问题,应及时通知毕业生并支付违约金;若企业具有主观违背诚信的恶意,可以考虑将之列入诚信用工黑名单。

  无论哪种情况,被单方解约的学生都会陷入被动的处境。从以往的案例来看,遭受解约的学生应尽快自寻职业。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三方协议”的争议总体上并不适用《劳动合同法》的规则。即使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学生也只能通过向法院起诉要求多赔偿违约金,而很难要求企业按照原来的协议录用他们。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用人单位必须谨慎对待自己的招聘计划,像迈瑞这样出尔反尔的行为对学生造成了难以弥补的损失。高校也要帮助学生维权,把相关企业列入校招黑名单,促进企业重视校园招聘。

  迈瑞逆势减少校园招聘

  2018年10月16日在深交所创业板挂牌上市的迈瑞医疗,是国内医疗器械研发制造的龙头企业。上市时募集59.3亿元,更是创下了创业板最大规模的IPO纪录。

  迈瑞医疗在上市之前启动了2019年校园招聘。据媒体报道,迈瑞此前在校招宣讲中透露,研发类软件工程师硕士应届生月工资达到12500元起,年收入预计20万元起。本科生年收入预计17万元起。北京、上海、深圳以外的城市月收入下浮1000元左右。

  丰厚薪资使得迈瑞成为很多大学毕业生的就业首选,有毕业生表示是拒绝了可以解决北京户口的offer来加盟迈瑞的。但在签订就业三方协议不到三个月后,254名高校毕业生被解约。

  根据迈瑞对媒体的回应,公司秋招签约2019届高校毕业生485人,这一数字比2018年校招录用学生430人增长了12%。从这一增幅可以看出迈瑞在秋招之初所做的是扩大校园招聘的决策。迈瑞官网上2019年校园招聘页面也显示,从2018年9月7日开始到21日,迈瑞在全国的18所重点高校进行了密集宣讲。

  

  但2018年年末,这一招聘决策被反转。解约254人之后,迈瑞2019年的校招名额缩减为231人,同比减少了46%。

  第一财经记者曾连线迈瑞医疗,对方回应称解约是因为公司在进行业务调整,与其他原因无关。

  迈瑞医疗还对媒体表示,新员工尤其是应届毕业生短期内无法胜任和匹配业务需要。为保障公司持续稳健发展,不得不做出解约部分学生的决定。

  熊丙奇表示,迈瑞给出的这一理由反映了该公司在招聘决策上的不审慎,若认为应届毕业生不能适应工作,应在校招开始时就减少校招名额,而非招聘完成之后再解约。

  前程无忧首席人力资源专家冯丽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雇主违约对自己的品牌和之后的招聘效果都会有很大的伤害。雇主违约在外企和民企中较为常见。在外企中,往往是国内公司按照新一年的目标招聘,全球总部决定在中国市场收缩或者调整方向,导致原来给出的offer被撤回。

  此外,上述提到的酷派和金立的解约事件均是因公司经营出现较为严重的问题。但迈瑞称,目前公司经营状况正常,2019年除接纳231名应届生外,还会继续开展社会招聘,扩大用人规模。

  迈瑞扩大社会招聘的选择与很多大公司正好相反。在当前经济下行的压力之下,众多名企为了精简人才队伍,增加新生创新力量,开始更加注重校园人才的招聘。从在线招聘市场的数据来看,2018年多家公司都加大了校园招聘的预算和名额。

  冯丽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2018年9月开始的校园招聘,目前企业通过前程无忧发布的毕业生需要量是上一年同期的124%,招聘职位数量的增速和2017年接近。

  智联招聘CEO郭盛此前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2018年校招的企业比上一年增加了80%,这表明由社招为主变为校招为主已成为当前招聘市场的一大趋势。与社招相比,企业招聘大学生是更加长远的举措,同时也是性价比更高的举措。

  

  三方协议不适用《劳动合同法》

  迈瑞与校招应届生签署的是《全国普通高等学校毕业生就业协议书》。在这份就业协议上,毕业生、单位与学校都要签字或盖章,所以通常称为“三方协议”。

  冯丽娟表示,三方协议具有一定的约束力,一个学生在毕业前只能签订一份三方协议。当毕业生或单位无故解约,将产生违约责任。“三方协议”中有相应的违约金条款,任何一方无故解约,都应向对方支付事先约定赔偿金额的违约金。

  李干表示,“三方协议”实为两方协议,主要约束单位与毕业生两方当事人。对于学校而言,并没有实体上的权利义务。虽然理论界对“三方协议”的性质有争论,但从裁审实践来看,“三方协议”就是民事合同。“三方协议”一经签订,成立且生效,但只产生合同法上的效力,并不等于产生劳动法上的效力。

  《劳动合同法》明确规定,“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即与劳动者建立劳动关系”,毕业生与单位签订“三方协议”并不必然进入劳动关系,且尚未毕业的在校学生,也不属于劳动法意义上适格的劳动者主体。这表明,三方协议对于学生和用人单位的约束力要远远小于《劳动合同法》。

  此外,在招聘实践中,学生违约比用人单位违约更常见。

  冯丽娟说,近年来因为工作机会多,大学生签好三方协议再违约的情况更多一些,特别是名校的毕业生,一般企业也不太会认真追偿。虽然因为人才难得,企业一旦决定后,会比较快地签订三方协议,约束学生再找工作的行为,但即使如此,学生违约的情况还是不少,为了更好的工作机会,很多学生和家长愿意支付违约金。

  熊丙奇认为,学生违约毕竟是个体的情况,与企业大规模违约造成的影响不同。与企业相比,学生是弱势的一方,法律也应该更多地尊重个体的选择。

  企业能做的不仅仅是赔偿

  迈瑞的解约声明中承诺对所有解约学生支付违约金每人5000元。熊丙奇认为,学生所需要的并不是赔偿金,而是就业机会,有不少学生因为与迈瑞签订了三方协议而错过了校招的黄金期,这个是无法用赔偿金来弥补的。

  李干说,企业支付赔偿金之后已经完成了法律上的责任,就业协议无法强制一方履行劳动关系。学生如果能够举证违约金数额不足以弥补实际损失,可以请求人民法院予以增加,但举证难度较大。原则上违约金与损害赔偿只能择一主张,除此之外并无其他额外的救济内容。

  这也就意味着,学生若想通过维权来让企业继续录用,可能性并不大。一位资深的人力资源管理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这种情况下即使学生们通过维权再进入该企业,未来发展的前景也堪忧。

  虽然企业解约后支付违约金完全符合法律程序,但也有企业出于对学生前途的考虑会向其他公司推荐被解约的学生。比如酷派与学生解约之后,该公司的人力资源部门一直在和其他公司联系把应届生介绍到这些公司去,试图将不良后果降到最低。

  迈瑞在声明中也表示,在尽可能的范围内向有需要的学生推荐其他企业的机会。但迈瑞是否会在这方面采取切实的行动还有待观察。

  李干表示,合同具有保护预期的作用,单位与毕业生任何一方无故解约,对方都会陷入被动。由于公司处于强势一方,大规模解约显示出合同对学生保护不足。学校及政府就业主管部门需要挺身而出,为陷入被动的学生寻找新工作提供便利、平台与机会。

  熊丙奇认为,企业如果经营状况出现改变需要与学生解约,应该和学生开诚布公地谈,并与学校提前协商做好预案,而不是觉得赔偿金付了就完事了。对于高校来说,当前应该尽快建立招聘单位信息共享制度,将一些没有诚信的公司纳入黑名单,让它们承担失信后果,从而促使企业认真对待每一次校招。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中证网公司频道

中证网公司频道

头像

中证网公司频道

中证网公司频道

8227

篇文章

419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