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韩群英会】就要杠,我是在韩普法”老司机”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就要杠,我是在韩普法”老司机

  ——在韩华人普法工作者金毅

  如今,谁的微信里不关注几个公众号,新闻、时尚、八卦、情感,各种有毒没毒的鸡汤。说到个人公众号,每天更新的到处是,标题封面党很常见,敢在留言里和读者互怼的也不新鲜,但综合以上特征,内容关于普法,作者是一名法律工作者的,那可能还真不多。

  很多在韩华人都关注了一个叫做“金律普及韩国法律”的个人微信公众号,订阅者4万+,作者一千多天不间断更新,内容都和韩国的法律有关。但说到文风,要么像日记一样吐槽,要么像小说一样离奇,要么像段子一样搞笑,要么通俗的就像已经做好了封号准备……虽然篇篇都和韩国法律息息相关,每个案例都仿佛发生在身边,但还是让人不禁怀疑,这个作者真的是一名靠谱的法律工作者吗?

  带着疑问,记者在首尔江南某律师事务所内,见到了公众号的作者金毅。一个多小时的访谈中,记者仿佛看到了真人版的公众号,略带东北口音,话语诙谐幽默,这个85后的小伙子可谓是法律界的一股清流,当然,很靠谱!

  

  “我是普法老司机

  Q:大家都叫您金律,同时您也是一名公众号的作者,那么您是如何对自己定位的?

  A:如果你是去年问我,我对自己的定位还比较模糊,但今年我明确了,我就是一名普法宣传者,普法老司机。社会普遍认为法律工作者就是律师、法律顾问,但我在韩国不直接提供任何法律服务。因为韩国律师法规定,任何外国律师不能用律师的名义去做有关律师的活动,所以我从没有说过我是一名律师。对外,我就是一个自媒体、博客人,这些活动都不涉及到律师法。对内,我在律所内是协调和督办工作。

  Q:是协调和督办中国人的案件吗?

  A:是的。我在律师事务所负责客户和律师之间的沟通。客户是中国人,律师是韩国人,客户有需求或者律师想要沟通,必须得有一个真正协调的人。这个协调的概念不是简单的翻译,因为很多中国人不知道韩国的法律,很多韩国人不了解中国人的文化和需求,而我用自己的经验和知识给他们讲解,普及两方面的文化和需求。督办的话,首先是帮韩国律师筛选案件,在我们律所,我有案件受理的选择权,不是正能量的案件不接。每个案件受理之后,我会盯住案件进展,保证案件质量,双方有需求随时和我沟通。我不是法律中介,我只是在律所工作,拿律所工资。所以我的角色很简单,对外是普法宣传者,对内是案件督办的角色,和一般概念的律师不沾边。

  

  (所在律所参加庆祝中国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九周年招待会)

  网瘾少年人生开了挂

  Q:您是怎么想到选择法律行业的呢?

  A:这个要从我初中开始说起了。我小学学习成绩很好,上了初中开始骄傲,深陷网络游戏。甚至中考那天,考了三十分钟就出去打游戏了,没考上高中,上了当地的职高。后来发现我不能这样活,于是自学高考。数学太难,我干脆放弃,专攻语文和文综。我是那种很能杠的人,我们政治老师是延边大学的硕士,我总找老师茬,你这个不对,那个不对。老师开玩笑的说“我觉得你的性格就是当律师的料”,那是2005年的事情,我现在都记的很清楚。于是报志愿就写了法学,我当时并不知道法律是啥,就觉得法律大概就是律师呗。结果考上了一本,延边大学法学院。

  Q:一个网瘾少年,从职高逆袭考上一本,终于开始好好学习了吧!

  A:哪呀!我是朝鲜族,小学到高中都是朝鲜语教材和授课。上了大学,教材是汉语,老师说中文,法律用语那么难,我虽然会汉语但完全听不懂看不懂,我就没学习,班里45人我也就倒数二三吧。我从大一就开始打工,服务员,外卖,家教等等,干到晚上十点十一点,梦想就是赚钱、就业,我那时候一个月赚两千多呢。大三下学期,班里有个学习特别好的汉族同学,他说,金毅你花钱来上学,天天打工不学习干什么,浪费时间浪费钱。我就特生气,你们都是花家人的钱,我自己赚钱你凭什么说我。当时特别不服气,大家都在准备司法考试,那我也去准备,我就算打工,我也要和你们平起平坐。

  Q:我听说司法考试是“天下第一考”,特别难。

  A:是呀,我有同学现在都没考下来。我也没想当律师,考司法考试就是给别人看,为了争气。我给自己下了死命令,必须一次过,过不了的话永远不做和法律有关的事儿。准备了六个月,考上了,我觉得自己太牛了!次年有公务员考试,看大家都考,那我也考,甲级公务员一把过,考上延边检察院。但我的人生没有当公务员的计划,就想赚钱。恰巧韩国沈阳领事馆有个机会,工作人员说这是走向世界的机会。我当时梦想老大了,我要走向世界,我要去大沈阳见世面了。后来我后悔了,因为在领事馆作为一个中国人工作是有限的,工作内容一周就能学会的。

  

  (工作中的金毅)

  普法,人生新目标

  Q:种种经历下来,怎么就想到了普法呢?

  A:在领事馆的三年,我经历了别人很少能经历到的事情。我看到了很多韩国人在中国犯事儿,主要原因就是没有人教他们中国的法律,他们出事了才知道违法,但已经晚了。所以我就想,我要去韩国给韩国人普及中国法律,于是准备留学,考上延世大学。起初,我在NAVER(韩国门户网站)的博客上普及中国法律,当时一搜中国法律都是我的文章。不过虽然我很想帮韩国人,但作为一名外国人,还是感觉很难。

  2014年我在其他律所就职,接触到了很多需要法律帮助的中国人,我发现在韩一百多万中国人遇到的法律问题更庞大,而且也没有人做普法。我先是在某个中国人论坛上做,后来朋友推荐我做微信公众号。刚开始写没人看,分享到朋友圈一天也才十几个人。后来看得人慢慢多了,我就总结阅读量高的文章的经验,发现了法律用语太难了,老百姓不想主动了解,也看不明白。于是我就把风格全换了,换成大白话,甚至可能有些用语不谨慎,但目的是让大家容易明白,接受。慢慢地大家发现我的普法文章通俗易懂,填补了法律空白,所以关注的人也越来越多。

  Q:那么文章素材都是哪里来呢?

  A:刚开始的时候,写一篇得憋好几个小时。后来每天很多人加我问法律问题,我告诉他们解决方案,这个过程中,典型的话题我就专门写文章。有时韩国门户网站上韩国人遇到什么问题,韩国有什么新的法律政策,都是素材。2016年末我下定决心日更,于是从2017年1月1号到现在快两年了,一天也没缺稿,我觉得我现在已经成了普法老司机。

  

  (担任首尔tbs交通广播节目嘉宾)

  “我有一个十年之约

  Q:除了微信公众号普法,还有别的渠道在做吗?

  A:我一边在中国的微信上宣传韩国的法律,一边在韩国的网站上维护着宣传中国法律的博客,韩国的博客从2016年5月1号到现在一天都没缺过稿,访问量已经超过100万了。之前还在首尔TBS交通广播做过一年半的电台嘉宾,每周一次,通过韩国的传统媒体发声,给大家讲中国的法律。当然线下也有很多活动,社会公益组织,留学生会等等。只要能给社会带来正能量,带来价值,我就特别满足。

  Q:什么时候最有成就感?

  A:每天阅读量超过1000,点赞超过20。当然这些都是表面的,我不是为了成就感而做的,这些已经成为了我的一种习惯。有些人说我是为了营销,不管什么目的,只要能带来好的效果,可以双赢,何乐而不为呢?我还有个小期待,就是希望更多的人能够知道我的平台,现在有四万两千多人关注,大概是在韩华人的4.2%吧,潜力还是很大的。

  Q:接下来还会继续普法吗?下一步有什么规划呢?

  A:我和自己有一个十年之约,我要做连续普法十年的中国法律人。现在每天更新已经成了一种习惯,可以说是强迫症吧,快两年了没缺过稿,如果有一天缺稿了,我就不能写“每天普及韩国法律”了,这就尴尬了。也是一种责任心促使我走到了今天,假如我没有了,在韩华人去哪里了解韩国法律呢?也许有韩国律师朋友,但是怎么适用于中国人的文化呢,这种纯公益的活动,恐怕很难找到其他人在做。下一步我还会坚持普法,我想组建一个团队,这样影响力更大,但我也有点儿担心,毕竟这样没有报酬的事情,会不会有人愿意去做,有没有动力去做……但我,一定会坚持的!

  面前的这个年轻小伙子,风趣幽默的谈吐,阳光爽朗的笑声仿佛很难和法律的严酷联系在一起,但是那份自信和坚持,那股韧劲和责任心,正是在韩奋斗的华人们的写照。一千多篇普法文章,可以统计出阅读量,但是无法统计帮助了多少在韩华人、预防了多少违法犯罪。金毅会继续他的普法之路,而我们要做的,就是不断学习法律,共同见证他的十年之约。

  网易新闻韩国站实习记者 刘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2 参与 4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中韩群英会

在韩华人精英专访

头像

中韩群英会

在韩华人精英专访

7

篇文章

125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